小談近年來詩經譯注著作裡的優劣品

小談近年來詩經譯注著作裡的優劣品

詩經,不是只有文學概念的人,用著一般談詩的角度,加以鑒賞性的發表自我的詮譯那麼地單純。因為,詩經著成的年代,幾乎三千年前,那個時代,是商朝部族社會,及周朝封建制度涵蓋的時代,而其制度亦非今日的人用今日的角度,以今度古所可以想像的。而詩經,又有不少古代周朝制度下的各種文物,不同身份的人有不同的服制及使用器具。如貴族用的青銅器,而庶民絕不可能在日用上沾上邊的。如,貴族上層有戴特殊飾以珠串的真人發和真人的假髮彙編的頭飾以供祭祀之用,宮女或僕從不可能去配戴;這些屬於禮制下的自貴族到庶人,各有不同的穿戴及規定。如果,連這個都未去深研而不知曉之下,而來譯注詩經,於是,可以見到,不只是把詩經釋的與意境事實相距天壤之別,而且也對於該詩作者也因為無從探究出來,因著認識不清,而一律掛上是民間的諷刺歌曲或愛情歌曲。於是一部詩經譯注,就變成了完全在自由奔放的幻想裡成書,所述都非事實及實有,而成了虛幻的產物了。所以,因著不少學人,中了名過於實,其實聰明了了,學問未佳的胡適(1891-1962)等的口口聲聲民間文學之說,以為詩經真乃民間文學,故完全把詩經一律又是民歌,又是諷上或咒上等,隨心口說,連原本貴族的詩也張冠李戴,變成民間之歌,使詩經譯注成了詩經幻想小說了。

所以,數十年來,詩經譯注,在不少人受了胡適之毒,以為既為民間東西,那麼譯起來一定很簡單,於是此種著作成了顯學,故不少著作,其實內容與真相差距甚遠,非為具學術水準的論述,而只能當成茶餘飯後的消遣小說來看待了。

經敝人檢視了不少坊間有關詩經的譯注(按,未列入者,系因尚未見),茲列出劣質品,但也提出優等之作,以供讀者慎擇入門之用。因為,如果你唯讀一本有譯注的詩經,則讀錯這惟一的一本書,真是會誤人一生的見識。

最劣品:
高亨《詩經今注》(1980),上海古籍出版社

袁梅《詩經譯注》(1985),齊魯書社

次劣品:
唐莫堯注釋,袁愈荌譯,《詩經全譯》(1981),貴州人民出版社

普普而未佳:
劉松來,《詩經三百首詳注》(2001)
李家聲,《詩經全譯全評》(2004)
金啟華,《詩經全譯》(1984)
樊樹雲,《詩經全譯注》(1986)
陳子展,《詩經直解》(1991)
沈澤宜,《詩經新解》(2000)
周振甫,《詩經譯注》(2002)
唐莫堯,《詩經新注全譯》(2004新版)
褚斌傑,《詩經全注》(1999)
王秀梅,《詩經》(2006)
陳子展、杜月村,《詩經導讀》(2008)
馬持盈,《詩經今注今譯》(1971,台版)
黃典誠,《詩經通譯新詮》(1998)(按:此書優點是對於所押古韻詳加標明)
金啓華、朱一清、程自信主編,《詩經鑒賞辭典》,1990,安徽文藝出版社

稍佳:
程俊英、蔣見元,《詩經注析》,1991,中華書局

任自斌、和近健主編《詩經鑒賞辭典》,1989,河海大學出版社
[按:本辭典因為係集體著作,良莠不齊,有些論點精審,可列入最佳解說;有些卻襲往日錯誤陳說,故只能品列於稍佳之列]

集體撰作,《先秦詩鑒賞辭典》,1998,上海辭書出版社
[按:本辭典因為係集體著作,良莠不齊,有些論點精審,可列入最佳解說;有些卻襲往日錯誤陳說,故只能品列於稍佳之列]

周嘯天主編《詩經楚辭鑒賞辭典》,1990,四川辭書出版社
[按:本辭典同上,因為係集體著作,良莠不齊,有些論點精審,可列入最佳解說;書上有些章節卻襲往日錯誤陳說,故只能品列於稍佳之列]

佳:
糜文開、裴普賢,《詩經欣賞與研究》(一至四冊),1964-1974 (台版)

最佳:
聶石樵主編,雒三桂、李山注釋,《詩經新注》,2000,齊魯書社

(劉有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