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一想,為什麼我又一頭鑽到了詩經正偽的領域

想一想,為什麼我又一頭鑽到了詩經正偽的領域

原來,沒有想到,真是沒有任何可能性,我的對崑曲到戲曲到中國音樂史,一步步正偽走來,竟然走到了這步田地,會去搞到詩經正偽去了。

其實,對於先秦的這塊領域,早在四十年前就己涉入了。其涉入之源,就出在孟子大人罵墨子的話:『墨子兼愛,是無父也。。。。是禽獸也』這句話上。當時,在建中讀高中,念到了《中國文化基本教材》教科書裡的《孟子》此語,心中就好大不服氣,認為墨子兼愛的精神多偉大,幾乎古今天下人都是愛自己及家人過於路人,只有墨子,發為愛路人如同愛自己及自己的家人,這種精神,怎會是禽獸呢。但是,當然,敝人實在是醉心在古典音樂,包括作曲法的研究上(當時沒怎麼用功於學科上)。心有所不然為發端,而於是有心於墨子的研究,於是在大專階段就開始涉獵了墨子,但研究墨子,不能不又涉及周遭的先秦諸子百家及先秦的歷史社會等,在服役期間,身在高雄左營的海軍任士校的帶學生的預官,空閒時間一大堆,於是又是自家中帶又是買書,就在軍中空餘時間,大大研究起諸子百家來了,而出社會找工作時,就抽暇寫成《中國上古思想史稿》。故對於先秦歷史及哲學的研究於當時己有一些底子了。又因喜涉獵古今中外史書、哲學及思想書冊,及經世之學之著,又寫些時論及經濟社會等文章發表於雜誌報章上,而日後又研王夫之之學,故不管是從事何文史哲經世之究,於古文的各學亦多有涉獵。而直到1980年代,一頭投入崑曲研究,始儘從事與戲曲史有關,而別科大致未再涉入。

但是,研究崑曲到了後來,在究其本之下,不能不又究及戲曲;而究戲曲之下又不得不又涉入中國音樂史的領域。於是一研究舊說之下,始知近數百年內,不少研究學說的論點都十分勉強,於是考其偽,究其實。但是,不論崑曲,其他如元曲南曲,皆屬詞樂,與宋詞又有關,而為查明其源,正本清源,又不得不涉入了宋詞,而宋詞又與曲子詞有關,而曲子詞又與六朝樂府詩有關,而談樂府詩又不能不追究到中國詞曲之本的詩經。

於是,竟又發現破天荒從漢代的美刺說以來,不論後世贊成或另立新說如南宋朱熹的國風的民間歌謠說,或清代方玉潤、崔述等人也好,都失之片面,而往往後之沿襲因循,而於近年來支持南宋朱熹的觀點又蔚為大觀,如胡適、傅斯年等開步雖號稱整理國故,但抄襲的還是朱熹、方玉潤、崔述等臆度說的舊學餘緒之尾巴,使得千百年來詩經研究界的對於詩經,始終沒有在務實方面,還其面紗之下的真正周朝封建天下宗法及貴族統治的背景的詩經作者的真相。在近年來的詩經研究上,也是有些好著作及正學之學者,值得稱道,但總體而言,以實事求是而求真求實,實為學界共識之下,而為昌明正學方面,詩經研究學界,仍有一大段努力的空間存在,此所以對於詩經國風的篇章屬性,歷來不清者,乃邁一小步,逐一做一拔本塞源之論,在昌明詩經的真正面相做一考據以探求以還其本原。(劉有恒)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