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談從南宋朱熹到明末沈寵綏的『腔調』的真義只是『腔子』(旋律)

小談從南宋朱熹到明末沈寵綏的『腔調』的真義只是『腔子』(旋律)

南宋的朱熹於《朱子語類》卷七裡提到南宋當日的所有俗樂(民間歌曲含宋詞及雜劇等等所有不是宮廷雅樂以外的歌曲類)都是先有旋律,詞是隨着旋律,後來再配上去的,他指出:『今人先安排腔調,造作語言合之』。而其實,不只是南宋,即如北宋宋詞興盛時,北宋俗樂的大宗的宋詞,一如趙德麟《侯鯖錄》卷七指出王安石所說的『如今先撰腔子,後填詞』。北宋的王安石及南宋的朱熹,一指『腔子』,一指『腔調』,兩人講的都是一個內容,同樣的指歌曲的旋律,王安石及宋代不少人稱之為『腔子』,而到了南宋的朱熹則首用了『腔調』一詞,講的亦只是旋律,和今人把『腔調』兩字附會成什麼土音等等,一無所關,古人,在宋朝時『腔調』一詞指的即唱腔,即旋律,指的是樂曲部份。

其實,從南宋的『腔調』一詞的出現,到了直到明朝末年,都還很清楚的,『腔調』一詞,就是指的是唱腔的旋律,和什麼土音的聲音一點關聯都沒有。到了明末清初的沈寵綏的《度曲須知》裡,把『腔調』與『字面』並立,『腔調』指的是唱腔的音樂,而五方口音即以『字面』表示之。

為什麼『腔調』與『字面』對立,因為,中國自曲子詞以來,除了少數兼擅作詞兼作曲的文人,如姜白石等,一切的俗樂,都是一如王安石所說的『如今先撰腔子,後填詞』,或朱熹所說的『今人先安排腔調,造作語言合之』。因此,一首歌曲的生成,曲子先工尺完成,詞是後來由詞人填上去的,因為曲子工尺已先訂譜完成,管此一填詞者的用何種土音,都是這一工尺譜上的工尺配上了詞,所以『腔調』此一詞,只有唱腔,即旋律的意義的意義。

而到了南戲,一如宋詞,因為,南戲的成立,就是大晟樂工於北宋宣和年間大晟樂府因為金人入侵,而告解散後,樂工流離,而後到了南宋初年,於永嘉萌生了南戲,而且是以如明代《南詞敘錄》所說的『宋人詞益以里巷歌謠』,以有固定唱腔的『宋人詞』為本,再加上南戲要表演的當地的一些里巷歌謠而成,以吸引當地人。南戲亦為一如宋詞,是『先撰腔子,後填詞』,即『先安排腔調,造作語言合之』。而更深一層的意義,即是旋律是樂工的專業,因為後世己脫離周代封建制度之下,樂官及史官是天子的左右手,而在專制君主政體之下淪為賤民階層。樂就是操在這些賤民階層的樂工手上。因此,讓音樂旋律的創作與士人填詞分路揚鑣。因此,後世俗樂,含曲子詞、宋詞、北曲、南曲及崑曲之所以是先有腔子(『腔調』)後才有填詞而有『字面』,在腔調的工尺寫作階段,還沒有字面呢,故腔調完全與字面方面的土音無關,此因為樂與詞的因樂工淪為賤民階層而於是就影響及於後世俗樂必為先有曲子後填詞。一直要到明代中葉以後,此一樂工賤民階層,因著明代中葉以後,中國真正進入到一種資本主義的發展之下,原先的階層流動性大增,於是一些新生的劇種,於清代以來,則有了所謂的腔調會有與土音有關聯性之跡可循,而於崑曲及其前,則無有也。崑曲也者,在此曲先詞後及詞先曲後,實為中繼之地位,因為,崑曲雖依海鹽腔的基本曲調,即依海鹽腔的和曲牌的固定旋律,為其基腔,但是,在此基腔之上,又發展了一套有些近於當日的南京官話,但並非完全比同的調腔法,隨着填詞者所填出的平上去入四聲,到終極的陰平、陽平、上聲、陰去、陽去、陰入、陽入七聲,而頭腔應有所調整。從崑曲開始,於是依有些依附於南京官話而不全然相同的自己設計的一套依字聲的『調整』配腔的程式,而由於崑曲並非如前之雅樂或宋詞的一音配一字,或因北曲的快口唱過,故可能亦為一音一字,只是元代北曲後世工尺全都失傳,明代以來傳到今天的絃索譜或崑曲裡的北曲譜,全都己崑曲化,己不能作為元代北曲的配腔看。而崑曲因有贈板等極慢板,及同一曲牌可能有兼一板一眼及一板三眼與贈板,為了時值加長而產生了於一音對一字的頭腔之後,再加上了『轉音』,即裝飾行進腔的輔助固定腔形,故更為複雜化,但仍是雅樂及宋詞的一字一音為其本,因為一字配一音(頭腔),而頭腔隨陰陽七聲而變,故崑曲的『腔調』始有了『詞』(『字面』)的意義,在其前的萬曆十八年(1590) 祝允明友人陸粲之子陸延枝《煙霞小說》所收,而掛名是祝允明的《猥談》裡,也是釋『腔調』只是『腔者,章句字數,長短高下,疾徐抑揚之節,各有部位;調者,舊八十四調,後十七宮調,今十一調,正宮不可為中呂之類。』仍為指旋律的意義,完全沒有和土音有何相關。

即如《猥談》約近同時,如沉德符 《野獲編•詞曲•弦索入曲》:『若單喉獨唱,非音律長短而不諧,則腔調矜持而走板。』的『腔調』亦指謂完全與語音無關。
即如托為魏良輔所著的《曲律》亦指如『其有專於磨擬腔調,而不顧板眼;又有專主板眼,而不審腔調,二者病則一般。惟腔與板兩工者,乃為上乘。』(《吳歈萃雅》的《魏良輔曲律十八條》)一見其文義,即知,崑曲清唱派的托名於魏良輔的曲律裡的『腔調』即指的是『腔』,所以上言『腔調』與『板眼』對,而下言『腔』與『板』對應,完全沒有任何以『腔調』為土音之類的語音的提示。

而雖即至明末的沈寵綏尚不承認此種『腔調』混『字面』,而把語音有關的『字面』和純指旋律的『腔調』分開而言之。即正統的崑曲研究者,及戲曲的研究者,於明代的戲曲唱腔,從未加上了如今人把土音擺入土腔,以土音釋土腔成腔,而搞出了『腔調說』,都是後人在象牙塔裡的幻夢之作。在先有曲後有詞的時代,腔調即旋律的指謂而己。

有關本文的完整析論見於筆者的《天祿閣曲談》。(劉有恒,取材自《天祿閣曲談》,台北)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