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蔭瀏的《中國古代音樂史稿》揭秘

楊蔭瀏的《中國古代音樂史稿》揭秘

馬力黎在1990年由中國文聯出版社出版的《文藝界通訊》第7期內,寫了一篇《矢志不渝的一生》(紀念中國音樂史研究泰斗楊蔭瀏)裡寫了一段話:

『1865年,毛澤東同志指示要早些出這本書(按:指掛名楊蔭瀏著的《中國古代音樂史稿》),楊蔭瀏曾日以繼夜地趕寫。寫成之後,卻又因為不肯按某些人的“旨意”修改,使書稿在印刷廠白白躺了十多年。文革後,楊先生再次對書稿加以修改訂正,終於在1981年2月出版了《中國古代音樂史稿》一書』

按,馬力黎此文,實是不符史實。按,以楊蔭瀏名義的《中國古代音樂史稿》,其實於文革前的1964年就己由音樂出版社分上、中兩冊出版了三分有其二。依《中國音樂詞典》就對此書有說明:『《中國古代音樂史稿》。楊蔭瀏著。其中從遠古至宋代部分,曾於1964年由音樂出版社分上、中兩冊出版,1981年全書完成(從遠古至清末),由人民音樂出版社出版,分上、下兩冊。作者試圖應用階級分析的方法於歷史研究。全書資料豐富,對若干重要史實做了較詳細的分析。它集中反映了作者幾十年來調查、研究中國民族音樂的成果,是—部較系統地闡述中國音樂歷史的著作,在國內外有較大的影響。』也就是,一如馬力黎所說的,此書是『毛澤東同志指示要早些出這本書』,這是要作為即將開始的文革先於音樂學界訂下一個腥風血雨的計劃的行動綱領。所以不久之後,文革開始,一些音樂學界的人士紛紛受迫害至死,有名的,如吳梅之子的吳南青,寫《中國音樂史綱要》的沈知白。

而馬力黎的文章內的此段文字,顯然不是對於史事的描述,而有包庇楊蔭瀏之目的。如果,楊蔭瀏膽敢對於『毛澤東同志指示要早些出這本書』而心生違抗,『卻又因為不肯按某些人的“旨意”修改』,那麼,為何1964年文革前夕,音樂出版社及時出版了上、中二冊(下冊未及出版而文革已起),而馬力黎的『使書稿在印刷廠白白躺了十多年』又顯然是謊語了,而如果楊蔭瀏真的違抗了毛主席的旨意,還會平安地活過文革期間嗎。

相反的,其中的訊息即是,楊蔭瀏充份依照了毛澤東同志的旨意,把此書寫成了一部『應用階級分析的方法於歷史研究』的著作,即,內容充滿了階級鬥爭的論調,大分紅黑。如於崑曲方面,樹立湯顯祖為紅典範,以沈璟、吳梅為黑分子,捧紅打黑,全書論調盡皆此等筆墨,於是在文革期間立下汗馬功勞,而活過了文革。文革後為了掩飾其行,自有趨炎附勢的人出來為他塗脂抹粉,掩飾其在文革中的貢獻。吾人此文,對楊蔭瀏的道德瑕疵,因身處當日的政治環境下的不能不為了政治目的而為此違心之書,而以致此書價值大打折扣,亦無法深加責備,但後人應記取教訓,尤其對於像是馬力黎為了掩飾而寫與真相不合的文章而深為不值。(劉有恒)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