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月存檔:九月 2014

崑曲南曲的曲牌(大石調)全[據九宮大成南北詞宮譜]

崑曲南曲的曲牌(大石調)全[據九宮大成南北詞宮譜]
九宮大成南詞宮譜卷之十七

大石調引

【帝臺春】 【醜奴兒】 【烏夜啼】 【玉樓春】 【少年遊】二闋(一名玉蠟梅枝,一名小蘭干)[少年遊二闋,首闋為正體,次闋為變體) 【東風第一枝】 【碧玉令】 【驀山溪】(一名上陽春) 【燭影搖紅】(一名憶故人)(周邦彥詞) 【夜合花】(晁補之詞) 【柳初新】(柳永詞)[燭影搖紅、夜合花、柳初新,皆詞全闋。如用半闋亦可。填詞家審其所當] 【陽關引】(一名古陽關) 【步虛聲】 【蓬萊仙】 【珠絡索】 【東坡引】 【長污歌】 【漁父引】(顧況詞)

九宮大成南詞宮譜卷之十八

大石調正曲

【碧玉簫】二闋 【長壽仙】二闋 【賽觀音】二闋 【人月圓】四闋(一名青衫濕)[人月圓,前二闋為正體,後二闋較前闋稍異,為又一體] 【沙塞子】四闋(一名玉河滾,又塞,一作磧)[沙塞子,前二曲為正格,後二曲係又一體] 【沙塞子急】二闋[(月令承應)沙塞子急二闋,首曲為正格,次曲句法稍異,為又一體] 【催拍】二闋(一名急板令) 【插花三臺】二闋 【松下樂】二闋[松下樂,句法與北調水仙子相似,今南調為松下樂,北調為河西水仙子,南北兩收,以廣其式] 【海榴花】二闋 【滿院榴花】二闋[滿院榴花,二闋同體,中間句法,少有參差耳] 【芙蓉花】二闋[芙蓉花,首曲為正體,次曲較首曲稍異,為又一體] 【白芙蓉】 【愛媚花】 【金蓮花 】 【並頭蓮】 【錦海棠】二闋[錦海棠二闋,首曲第三句,作七字句。次曲第三句,作八字句,惟此小異,餘皆同] 【紅葉兒】二闋 【雁傳書】 【明妃曲】 【秋海棠】 【比目魚】[雁傳書、明妃曲、秋海棠、比目魚四闋,自是一套。嫌其用韻夾雜,本不足取,因別無可採,姑錄入以備格式] 【鬪百索】二闋[鬪百索二闋,惟起處稍異,餘皆同] 【雁翀天】二闋 【鶴翀天】 【海仙歌】二闋 【怨別離】[怨別離一闋,諸譜皆收,獨蔣、沈二譜不收。因曲中有怨別離句,故取以為名。南詞定律,收在南呂宮。審其聲調,應歸大石調為是] 【步難行】 【春雲怨】二闋[春雲怨二闋,次曲較首曲,句法雖有參差,亦係正體也] 【三春柳】二闋 【賽嫦娥】 【醉西施】 【眼兒媚序】二闋[眼兒媚序,諸譜未載,惟曲譜大成,收在雙調。審其聲,應歸大石調為是。但用韻太雜,不足為法,姑錄入以備其體] 【會河序】二闋[會河序二闋,諸譜皆不載,獨南詞定律收入。次曲較首曲甚短,或有遺脫,亦未可知。今以首曲為正體,次曲為又一體] 【漁父第一】[(江天雪)漁父第一有二闋,其一孟月梅曲,一即此闋。舊譜皆收入商調,但二曲腔調有別,此調應歸入大石調;孟月梅曲,仍錄商調,庶各得其宜] 【簇仗】 【牧羊關】 【番竹馬】二闋[番竹馬二闋,本係南詞,其占花魁一曲,則皆作北調矣。恐日久失傳,故仍收入南詞譜內,以存其舊] 【竹馬兒】二闋(兒,一作子) 【荔枝香】二體(柳永詞、周邦彥詞) 【夢還京】(柳永詞) 【還京樂】(周邦彥詞) 【受恩深】(受,一作愛)(柳永詞) 【寰海清】(王庭珪詞) 【期夜月】(劉濬詞) 【曲玉管】(柳永詞) 【遙天奉翠華引】(侯寘詞) 【昇平樂】(吳奕詞) 【迎新春】(柳永詞) 【西河】(河,一作湖)(劉一止詞) 【春霽】(太平圖)[此體與詩餘同。按詞譜云,自胡浩然賦春睛詞,即春霽,賦秋睛詞,即秋霽,今春霽收於本調,秋霽收於北詞高大石角] 【太平賺】三闋 【本調賺】 【尚輕圓煞】二闋 【慶餘】二闋

九宮大成南詞宮譜卷之十九

大石調集曲
【觀音水月】(月令承應)賽觀音首至二,江兒水四至六,人月圓合至末 【又一體】(同前)賽觀音首至二,江兒水四至六,人月圓合至末 【又一體】(同前)賽觀音首至二,江兒水四至合,人月圓合至末
【催拍銀燈】(月令承應)催拍首至四,剔銀燈四至末 【又一體】(同前)催拍首至四,剔銀燈四至末
【催拍棹】(月令承應)催拍首至五,一撮棹八至末 【又一體】(同前)催拍首至五,一撮棹八至末
【步醉金蓮】(舊名步金蓮)(散曲)步難行首至二,醉西施三至四,金蓮子三至末 【又一體】(夢花酣)步難行首至二,醉西施三至四,金蓮子三至末
【紅葉襯紅花】(金明池)紅葉兒首至五,水紅花三至末

崑曲北曲的曲牌(中呂)全[據九宮大成南北詞宮譜]

崑曲北曲的曲牌(中呂)全[據九宮大成南北詞宮譜]
九宮大成南詞宮譜卷之十三
中呂調隻曲
【粉蝶兒】五闋[粉蝶兒,首闋為正體,二闋首句作疊,惟合套中有此。第三闋首作五字句,係變體,元人儘有此俗。第四五闋,較正體有異,為滅字格] 【醉春風】四闋[醉春風,首闋為正體。第二闋增一字疊句,即詩餘體,惟末句押平韻,應去用聲始合其調。第三闋,首二句及末句拈異,為增字格。第四闋較首曲,惟第四句減一字,餘悉同] 【叫聲】六闋[叫聲六闋,首二闋為正體。第三四五闋,皆為增字增句格。第六闋較首二曲,將疊句兼三字句,并作七字一句,此體鮮見,為變體,不足為法] 【石榴花】五闋 【古調石榴花】(月令承應)[石榴花前四闋,皆為正格,惟第七句及末句,變法各異。廣正譜起句作五字句,遍考諸譜,並無此格,當作七字句者為是。第五闋作疊句法,此體止用在合套中,時俗甚行,元人諸曲,並無此體。第六曲,與前數體迥異,故加古調二字別之] 【鬪鵪鶉】五闋(與越角不同)[鬪鵪鶉格,首二闋為正體,第三體係合套格。第四五闋,第六句少變,為減字格也] 【上小樓】九闋[按上小樓體,字句增減各異,不能悉舉。今收九闋,以備選用。惟第九闋止用在合套中,純北套中無此體] 【酥棗兒】二闋[酥棗兒,第二闋係元人散曲,用在古調石榴花套內。曲譜大成去襯字,易作鬪鵪鶉又一體,將酥棗兒削去不載,今照北詞廣正,仍歸舊名為是]【滿庭芳】三闋[滿庭芳三闋,句法相同,惟第四句,及第八九句,增滅一二字耳] 【滿庭霜】二闋(董西廂)[滿庭霜二闋,句法雖異,亦復各自成體] 【紅繡鞋】五闋(一名朱履曲)[紅繡鞋,首闋為正體。第二三闋為增字格。第四闋之四五句,句法異,是為變體。第五闋,第四五句,皆作三字句,為滅字格] 【快活三】三闋[快活三體,增字而不增句,以上三闋,首二句及末句,句法雖異,大體皆同] 【朝天子】四闋(一名謁金門)[朝天子,首闋為正體。第二三闋,惟第四七字句,破作四字兩句,元人間用之,此體最為時尚。第四開句法,較前體大同小異,與南正宮普天樂作合套,因中間疊字疊句,度曲者易其腔板,故似與本調不合,今並列之] 【四邊靜】二闋[按四邊靜,與四換頭分別,止在第四句。上二下三五字句,乃四邊靜,舊譜收紅塵千丈曲,第四句却係四字句,乃四換頭,今按諸譜考正] 【四換頭】三闋[按四換頭,首闋為正格。第二闋,第四句減作三字句,為減字格。第三闋減去第五四字一句,增六字一聯,是為增句格] 【齊天樂】(一名臺城路)(散曲)[齊天樂體,第四一字句,按廣正譜皆用韻。遍考諸曲,無不皆然。曲譜大成皆連作五字一句,詳其文義,當從廣正譜為是] 【紅衫兒】二闋 【蘇武持節】(即山坡裏羊) 【醉高歌】三闋(一名最高樓)[醉高歌三闋,惟首尾句法少異,然皆屬正體] 【喜春來】二闋(一名陽春曲) 【攤破喜春來】(月令承應)[喜春來格,首闋為正體,次闋為近體。第三闋與前體迥別,故加攤破二字別之] 【迎仙客】二闋[迎仙客,首闋為正體,次闋句法稍異為近體] 【普天樂】(即高宮黃梅雨與高大石角不同)(太平圖、天寶遺事、月令承應、散曲)[普大樂五闋,首闋為正格,餘體字句,各有不同,皆為變體] 【紅芍藥】二闋(與南呂調不同)[紅芍藥,首闋為正體,次曲較首曲,第八九兩句,併作九字句,惟此有異,餘悉同] 【賀聖朝】(太平圖)[賀聖朝句法,與商角、平調不同,曲譜大成俱歸入商角,但王實甫西廂緘愁齣,係中呂套用此體,別宮調未見,應入中呂調為是] 【柳青娘】二闋 【道和】四闋(和,一作合)[按道和體,中間字句,增損不拘,考諸本起句,原有四體,其北詞廣正,將舊文刪改,起處概作二字句,即曲譜大成,易入作三字句,皆疑執見。今順其原文,分為四體,以廣格式。第四闋末句,雍熙樂府所載,連疊四對字,即不合體,必非原文,今依廣正譜改正為是] 【播海令】(與雙角不同)(罟罟旦) 【古竹馬】(與越角不同)(罟罟旦)[播海令、古竹馬,諸宮譜惟此一體,未經多見。北詞廣正,雖分句韻,因襯字太多,礙於落板。曲譜大成,一作柳青娘之又一體,一作道和之又一體,竟以舊名冺沒。今將句讀,細為分悉,仍存其舊名為是] 【迓鼓兒】(太平圖)[查迓鼓兒,曲譜大成名迓鼓令,收在仙呂調,借入中呂調。但徒有空名,並未載曲。北詞廣正,并無是名。細較句法,與仙呂之村裏迓鼓相似,惟少第五,四字一句;第九十,本三字二句,此作四字二句,復少第十一,三字一句。想因與村裏迓鼓相類,故名迓鼓兒也] 【十二月】[十二月,本四字六句,二十四正字,二十四拍,因其字少拍多,或減之一二板亦可。二句亦有增三字,作七字句者,是為近體] 【堯民歌】三闋 【百字堯民歌】[堯民歌,首闋為正格,第二闋句法與首體相同,惟疊二字句。第三闋第五句,變四實字句。第四闋惟襯字過于正文,故名百字堯民歌,但板式不能拘執,勉強就之,始合度法] 【剔銀燈】四闋[剔銀,首闋二闋,句法相同,惟末句各異。元人諸曲,兩體間用,皆為正體。第三曲第三句及末句,句法稍異。第四曲句法迥然不同,僅見六幻西廂,備為一體] 【蔓菁菜】三闋[蔓菁菜,首二闋句法,少有不同,皆為正體。第三闋之首二句,用拈有異,為變體] 【鮑老兒】二闋[鮑老兒,首闋為正體,次闋脫去末三句,為減句格] 【古鮑老】二闋[古鮑老,首闋起作一四、一七,兩段為對。第二闋起作兩三、一四,兩段對。末句減皆同,是為又一體] 【鮑老三台袞】(雍熙樂府)[按鮑老三台袞,止此一體。元人關漢卿作,用在古調石榴花套內,緊接鮑老兒之後。起句用俺也自知四字,而第二第三句下,又重用此四字。若俱作正文,則與古鮑老句法相同,故分作襯字。北詞廣正,將第二句俺也自知,亦作正文,脫去第二七字一句,疑誤。此依曲譜大成改正] 【鬼三台】(元人百種)[鬼三台,止此一體,別無可較,與越角不同] 【賣花聲】(即昇平樂,亦作煞) 【喬捉蛇】(散曲,董西廂)[喬捉蛇二闋,首為正格,次為減句格) 【鶻打兔】二闋(董西廂) 【萬年歡】(無名氏詞) 【古輪臺】二闋(董西廂)[按古輪臺,諸譜未收,獨見曲譜大成所載,今補入。首闋為正格,次闋首三句各異,餘句皆同] 【擊梧桐】(柳永詞) 【倬倬戚】二闋(董西廂) 【碧牡丹】二闋(董西廂) 【摸魚兒】(一名陂塘柳)(董西廂) 【千秋節】(節,一作歲)(董西廂) 【安公子】二闋(董西廂) 【棹孤舟纏令】二闋(董西廂) 【香風合纏令】二闋(董西廂)[倬倬戚,至香風合纏令,以上數曲,諸譜未收,今補入,以廣其體) 【賣花聲煞】 【煞尾】二闋 【尾聲】二闋(董西廂) 【啄木兒煞】(按賣花聲煞,與前賣花聲曲同,中呂調惟此為本調煞。其下煞尾至啄木兒煞,本係黃鐘調曲,因本調用者居多,故為備錄,以便選用)

九宮大成南詞宮譜卷之十四
中呂調套曲
●(月令承應)【粉蝶兒】管領芳菲 【醉高歌】 【紅繡鞋】 【古鮑老】 【賣花聲】 【啄木兒煞】
●(元人百種)【粉蝶兒】天淡雲閒 【叫聲】 【醉春風】 【迎仙客】 【紅繡鞋】 【快活三】 【鮑老兒】 【古鮑老】 【紅芍藥】 【剔銀燈】 【蔓菁菜】 【滿庭芳】 【普天樂】 【啄木兒煞】
●(元人百種)【粉蝶兒】正值着日暖風微 【醉春風】 【十二月】 【堯民歌】 【上小樓】 【滿庭芳】 【快活三】 【迓鼓兒】 【鮑老兒】 【耍孩兒】 【一煞】 【煞尾】
●(元人百種)【粉蝶兒】則為我年老也甘貧 【醉春風】 【迎仙客】 【紅繡鞋】 【石榴花】 【闘鵪鶉】 【快活三】 【鮑老兒】 【十二月】 【堯民歌】 【亂柳葉】 【上小樓】 【又一體】 【煞尾】
●(元人百種)【粉蝶兒】寶殿生涼 【醉春風】 【叫聲】 【剔銀燈】 【蔓菁菜】 【白鶴子】 【又一體】 【上小樓】 【又一體】 【滿庭芳】 【十二月】 【堯民歌】 【煞尾】[前蔓菁菜首句,脫去上三字,與正格少異,餘句皆同]
●(元人百種)【粉蝶兒】簾捲蝦鬚 【醉春風】 【滿庭芳】 【普天樂】 【迎仙客】 【石榴花】 【闘鵪鶉】 【上小樓】 【又一體】 【十二月】 【堯民歌】 【耍孩兒】 【煞尾】
●(元人百種)【粉蝶兒】自執手臨吱 【醉春風】 【迎仙客】 【紅繡鞋】 【普天樂】 【石榴花】 【闘鵪鶉】 【上小樓】 【又一體】 【十二月】 【堯民歌】 【哨遍】 【耍孩兒】 【四煞】 【三煞】 【二煞】 【煞尾】[前曲十二月,本四字六句,此曲以數目填作,不能皆分作襯字,故概作上三下四七句,此體不足為法,填詞家當辨之]
●(元人百種)【粉蝶兒】這些時廢寢忘食 【迎仙客】 【快活三】 【朝天子】 【紅繡鞋】 【剔銀燈】 【蔓菁菜】 【翠盤秋】 【上小樓】 【滿庭芳】 【倘秀才】 【靈壽杖】 【倘秀才】 【滾繡毬】 【伴讀書】 【笑和尚】 【煞尾】
●(元人百種)【粉蝶兒】我遶着他後巷前街 【醉春風】 【快活三】 【朝天子】 【四邊靜】 【普天樂】 【上小樓】 【又一體】 【脫布衫】 【小梁州】 【又一體】 【耍孩兒】 【煞尾】
●(雍熙樂府)【粉蝶兒】眼力昏花 【醉春風】 【紅繡鞋】 【石榴花】 【闘鵪鶉】 【上小樓】 【齊天樂】 【紅衫兒】 【滿庭芳】 【耍孩兒】 【四煞】 【三煞】 【二煞】 【煞尾】
●(雍熙樂府)【粉蝶兒】賽社處人齊 【醉春風】 【快活三】 【朝天子】 【快活三】 【六么遍】 【六么序】 【鮑老兒】 【古鮑老】 【剔銀燈】 【蔓菁菜】 【柳青娘】 【道和】[前六么序,雍熙樂府將後半段,裂作六么令,剔銀燈與蔓菁菜,柳青娘與道和,句段悉為改正]

九宮大成南詞宮譜卷之十五
中呂調套曲
●(雍熙樂府)【粉蝶兒】瓦鉢磁甌 【醉春風】 【齊天樂】 【水仙子】
●(雍熙樂府)【醉高歌】崎區路遠山遙 【快活三】 【剔銀燈】 【蔓菁菜】[此蔓菁菜,少第二句上三字,惟此少異,餘悉同]
●(詞林摘艷)【粉蝶兒】創立秦都 【醉春風】 【紅繡鞋】 【石榴花】 【闘鵪鶉】 【滿庭芳】 【快活三】 【朝天子】 【上小樓】 【又一體】 【又一體】 【十二月】 【堯民歌】 【耍孩兒】 【七煞】 【六煞】 【五煞】 【四煞】 【三煞】 【二煞】 【煞尾】[此套中之上小樓、堯民歌,乃耍孩兒數體,較正體句法異處居多,且襯字亦緊,因收原套,姑存其體,毋以為眩]
●(北宮詞紀)【粉蝶兒】海角天涯 【醉春風】 【迎仙客】 【齊天樂】 【十二月】 【堯民歌】 【淨瓶兒煞】(淨瓶兒首至四,煞尾末句)
●(北宮詞紀)【粉蝶兒】半百年華 【醉春風】 【叫聲】 【山坡裏羊】 【快活三】 【鮑老兒】 【古鮑老】 【紅芍藥】 【剔銀燈】 【蔓菁菜】 【柳青娘】 【道和】 【啄木兒煞】
●(北宮詞紀)【粉蝶兒】力倦心慵 【醉春風】 【紅繡鞋】 【喜春來】 【醉高歌】 【哨遍】 【臉兒紅】 【牆頭花】 【瑤臺月】 【牆頭花】 【耍孩兒】 【一煞】 【煞尾】[此瑤臺月,較正格之第六句,本上三下四七字句,此句上三字用韻,且文義與下截不貫,應分一三一四兩句。又脫去第十二,二字一句,體格少異]
●(西天取經)【粉蝶兒】滿腹離愁 【醉春風】 【迎仙客】 【石榴花】 【闘鵪鶉】 【上小樓】 【又一體】 【十二月】 【堯民歌】 【煞尾】[前石榴花,較正體,減去第三七字一句,格雖有異,元曲中此體儘有]
●(西天取經)【粉蝶兒】良夜沉沉 【六么遍】 【上小樓】 【又一體】 【喬捉蛇】 【十二月】 【堯民歌】 【耍孩兒】 【一煞】 【煞尾】[此套中喬捉蛇,中間脫去七字一句,與正體有變。堯民歌第五句,應兩字句,或句,格式有乖,不以為法]
●(東窗事犯)【粉蝶兒】只聽得叫喚瘋僧 【又一體】 【醉春風】 【迎仙客】 【石榴花】 【闘鵪鶉】 【紅繡鞋】 【十二月】 【堯民歌】 【快活三】 【朝天子】 【耍孩兒】 【煞尾】[此套之首闋粉蝶兒作引,次闋作曲,始歸入套內,所以韻亦兩樣。此係北調中套曲之變格也。僅見於此,餘未之有]
●(邯鄲夢)【粉蝶兒】秋色蕭疏 【醉春風】 【紅繡鞋】 【迎仙客】 【石榴花】 【闘鵪鶉】 【上小樓】 【又一體】 【白鶴子】 【又一體】 【又一體】 【又一體】 【快活三】 【十二月】 【滿庭芳】 【耍孩兒】 【煞尾】[套首粉蝶兒第六句,較正體有變。上小樓之體,本不足取,因在套中,姑存之。十二月,按刋本作鮑老兒,考其句法,與鮑老兒迥異,今改十二月為是]
●(勸善金科)【喜春來】范雲曾比朝聞道 【石榴花】 【滿庭芳】 【紅芍藥】 【攤破喜春來】 【喬捉蛇】 【煞尾】

九宮大成南詞宮譜卷之十六
中呂調合套
●(雍熙樂府)【北石榴花】不妨沉醉樂陶陶 【南好事近】 【北普天樂】 【南千秋歲】 【北上小樓】 【南越恁好】 【北十二月】 【南紅繡鞋】 【北堯民歌】 【南意不盡】[前十二月曲,正體本四字六句,此脫去二句,本不足取,因收原套,故錄入。詞家不以為法]
●(金雀記)【北粉蝶兒】燈市無雙 【南好事近】 【北石榴花】 【南好事近】 【北闘鵪鶉】 【南撲燈蛾】 【北上小樓】 【南撲燈蛾】 【北尾聲】[按南北合套,俱以南北曲間用,此一定之格也。粉蝶兒套,前用好事近二曲相間,後用撲燈蛾二曲相間。撲燈蛾原係南曲,前人不知,悞將撲燈蛾,增損一二字,去也字格式,將第二曲,易名疊字令,皆唱作北腔,以致前半套,係南北相間,後半套,純是北套。長生殿驚變套,辯之甚悉。今為改正。更有悞者,如一捧雪劾惡,白簡朱衣曲,本粉蝶兒純北套,一自笠菴悞於闘鵪鶉下,填撲燈蛾曲,竟歸入北曲,此所謂以訛傳訛,後人當辨之]

崑曲南曲的曲牌(中呂)全[據九宮大成南北詞宮譜]

崑曲南曲的曲牌(中呂)全[據九宮大成南北詞宮譜]

九宮大成南詞宮譜卷之九
中呂宮引
【粉蝶兒】二闋[粉蝶兒次闋,較首闋多第六四字一句,末句滅一字作六字句,惟此異,餘皆同] 【好事近】二闋[一名翠圓枝,與本宮正曲不同][好事近兩闋,體格各異,今具二體,以備選用] 【漁家傲】二闋[(宴殊詞、蔡伸詞)與本宮正曲不同][漁家傲兩闋,其第二闋第二句,將七字句,破作四字、五字二句,後段亦然,乃變體也] 【尾犯引】二闋[尾犯引,第一係全闋,第二係半闋,較前稍異,並錄入以備選用] 【沁園春】(一名洞庭春色)(李劉詞) 【金菊對芙蓉】二闋[金菊對芙蓉,兩闋體格各異,故並錄入,以備選用] 【菊花新】二闋(新,一作心) 【賀聖朝】三闋(與雙調引不同)[此賀聖朝三闋,句法雖各有異,然皆詞體,故並錄入,以備選用] 【剔銀燈】三闋(與本宮正曲不同)[剔銀燈弔三闋,第一係半闋,第二係全闋,第三句法較前稍異,並錄入以備選用] 【四園春】 【思園春】 【青玉案】二闋(一名西湖路)[青玉案二闋,第一係半闋,第二係全闋,並錄入,以備選用] 【定風波】二闋(一名定風波令,又波,一作流)[(陳允平詞、蘇軾詞)定風波,諸譜皆不載,惟曲譜大成收入。此二闋,句法各異,今收二體,以備選用] 【醉春風】(一夕怨東風) 【醉中歸】 【行香子】 【滿庭芳】(與高大石調正曲不同) 【柳梢青】(與小石調、雙調正曲不同) 【駐馬聽】(與本宮正曲不同) 【江城子】(一名村意遠) 【遶紅樓】 【怨回紇】 【西江月】(一名白蘋香,一名江月令)

九宮大成南詞宮譜卷之十
中呂宮正曲
【山花子】三闋[山花子前二闋同,為正格。第三曲前半闋較正格有異,後半闋同] 【大和佛】二闋[大和佛,舊譜多與舞霓裳相混,實則體格各異] 【和佛兒】三闋 【舞霓裳】三闋[舞霓裳,首闋為正體,次闋末二句變。第三闋,惟多第七句,舊譜悞作大和佛,非] 【古山花子】二闋[古山花子,聲調與山花子相類,但字句多寡大異,故以古字別之。二曲句法,雖有不同,然皆不失為正格] 【駐馬聽】三闋(與本宮引不同)[駐馬聽三闋,格式雖有少異,皆不失為正體) 【駐雲飛】三闋[駐雲飛,前二曲為正格,第三曲格少變] 【尾犯序】四闋[尾犯序四闋,體格無異,惟第二闋起句增二字一句,餘皆同] 【石榴花】三闋[石榴花三闋,句法雖少異,皆不失為正格) 【好事近】四闋(一名杏壇三操,與本宮引不同)[好事近四闋,首曲三曲為正體,第二四曲,惟增二字起句,餘皆同] 【粉孩兒】二闋 【紅芍藥】二闋(與南呂宮正曲不同) 【耍孩兒】二闋(與高大石調正曲不同) 【會河陽】二闋 【縷縷金】三闋[縷縷金三闋,首曲為正體,以下二曲,句法參差,俱屬變體] 【越恁好】五闋(一名走山畫眉,一名滾繡毬)[越恁好五闋,句法雖異,皆不失為正體] 【添字紅繡鞋】二闋 【紅繡鞋】四闋(一名朱履曲)[紅繡鞋四闋,首曲為正格,以下三曲句法有差,皆屬變體,末句不作疊亦可] 【千秋歲】三闋(一名千秋萬歲) 【古輪臺】三闋[古輪臺三闋,第一第二,句法皆同,是為正體。第三,首句變作二字句,中間句法不同,惟後段無異] 【撲燈蛾】六闋(一名打火蟲)[撲燈蛾六闋,首曲為正格,第二、三曲首句不作疊,句法較正格,互有異同。第四曲,首句變作六字,句讀大有不同。第五、六曲句法與前格迥異,此體止用在南北合套內,南詞套中未見之,今備錄以具合套之格] 【得勝序】二闋[得勝序,諸譜皆作一闋。審其章句,應分為二。考曲譜大成、南詞定律,雖分二闋,但其中斷續處,不甚妥協,今改正] 【杵歌】 【喜漁燈】三闋[喜漁燈曲,諸譜皆收入集曲,竟將喜漁燈之正體冺沒矣。但他曲往往有集喜漁燈者,寧有所集之曲,仍係集曲者乎。惟蔣譜載在正曲,今從蓐譜錄入中呂正曲。前二曲皆為正體,第三曲少第五六句,為變體] 【馱環着】四闋[馱環着,首曲為正格,第二三四曲,首尾相同,中間各異,皆變體也] 【喬合笙】四闋(與越調正曲不同)[喬合笙,首曲為正格,第二三四曲,首句有疊者,有不疊者,且詞不雅馴,姑存之以備一體,填詞家當以首曲為法] 【漁家傲】(與本宮引不同) 【剔銀燈】二闋(與本宮引不同) 【攤破地錦花】二闋 【麻婆子】四闋(一名羅敷令)[麻婆子四闋,第一曲為正格,次曲惟首句三句,將疊字填作實字,餘皆同。第三四曲,句法參差,為變體)

九宮大成南詞宮譜卷之十一
中呂宮正曲

【念佛子】六闋[念佛子,體格最雜,其間句法互有不同。今收六闋,以備選用] 【鶻打兔】二闋 【駐馬兒】二闋 【大影戲】二闋 【兩休休】四闋[兩休休,體格最雜,其間句法互有不同。今收四闋,以備選用] 【迎仙客】二闋[迎仙客,次曲將七字句,移入第二句下,亦不失為正格] 【太平年】(無名氏詷) 【平湖樂】(一名採蓮詞)(王輝詞) 【五福降中天】(江致和詞)【祭天神】(柳永詞) 【漁家燈】二闋[漁家燈二闋,蔣譜、沈譜皆收入正曲,惟曲譜大成、南詞定律,載入集曲。按他曲每有集漁家燈者,斷無所集之曲,仍係集曲之理。今復歸入正曲] 【恤刑兒】 【好花兒】 【福馬郎】(與正宮正曲同)[福馬郎,本正宮曲,因粉孩兒套內,用之甚協,故收入中呂宮,正宮內仍錄入,蓋欲不失其舊也] 【好孩兒】 【瓦盆兒】二闋 【古瓦盆兒】二闋[古瓦盆兒二闋,首曲為正格,次曲較首曲,句法稍異,為又一體] 【太平令】二闋 【小團圓】 【鳳凰閣序】 【十破四】 【水車歌】 【丹鳳吟】二闋(與羽調引同)[丹鳳吟,時譜所收殺狗記,悞作一闋,并連道白二句。按南詞定律,雙烈、懷香二曲,與今第一闋,行到柳堤同格,其殺狗記,亦未分析。今特刪去道白,改為二體] 【鳳凰閣】二闋(一名數花風,與商調引不同) 【宮娥曲】四闋[宮娥曲四闋,首闋三闋為正體,二闋四闋為又一體] 【呼喚子】(與南呂宮正曲不同) 【不漏水車子】(各譜所收不漏水車子,只此一曲,用韻甚雜,填詞家但取其式可也) 【阿好悶】(阿好悶曲,句法應如是,但用韻夾雜,存之以備一體) 【風蟬兒】二闋 【打棗兒】 【倦尋芳】(王雱詞) 【醉吟商】(姜夔詞) 【永團圓】二闋[首闋,與名傳四海同體。次闋,舊譜作耍鮑老,收入黃鐘,皆悞。應歸中呂宮為是] 【鼓板賺】 【本宮賺】 【意不盡】二闋 【尚如縷煞】二闋 【慶餘】二闋
九宮大成南詞宮譜卷之十二
中呂宮集曲

【好子樂】(舊名好事近)(月令承應)好事近首至四,刷子序五至合,普天樂八至末 【又一體】(九九大慶)好事近首至四,刷子序五至合,普天樂八至末
【好銀燈】(散曲)好事近首至八,剔銀燈合至末 【又一體】(同前)好事近首至五,剔銀燈合至末
【好事有四美】(太平圖)好事近首至四,石榴花五至六,漁家燈三至四,刷子序五至八,錦纏道合至末
【榴花好】(舊名榴花泣)(九九大慶)石榴花首至四,好事近五至末 【又一體】(散曲)石榴花首至三,好事近四至末 【又一體】(牡丹亭)石榴花首至三,好事近四至末
【石榴掛漁燈】(題紅記)石榴花首至二,漁家傲二至三,剔銀燈三至末 【又一體】(同前)石榴花首至二,漁家傲二至三,剔銀燈三至末 【又一體】(狀元旗)石榴花首至二,漁家傲六至七,剔銀燈三至末
【石榴燈】(舊名石榴掛紅燈)(海潮音)石榴花首至四,剔銀燈三至末 【又一體】(芭蕉井)石榴花首至四,剔銀燈合至末
【榴子雁聲】(英雄譜)石榴花首至四,刷子序五至合,雁過聲七至末
【花尾雁】(百鍊金)石榴花首至四,尾犯序四至合,雁過聲七至末
【石榴刷子樂】(夢花酣)石榴花首至四,刷子序五至合,普天樂八至末
【榴花三和】(散曲)石榴花首至三,杏壇三操五句,大和佛合至末
【榴花馬】(散曲)石榴花首至二,駐馬聽五至末
【尾芙蓉】(十孝記)尾犯序首至六,玉芙蓉合至末
【尾銀燈】(芭蕉井)尾犯序首至三,剔銀燈合至末
【尾漁燈】(獺鏡緣)尾犯序首至三,山漁燈七至末
【尾錦纏】(舊名尾犯錦)(井中天)尾犯序首至合,錦纏道九至末
【漁燈雁】(舊名兩漁聽雁)(散曲)漁家傲首至三,剔銀燈三至六,雁過聲七至末
【漁家醉芙蓉】(廣陵仙)漁家傲首至五,醉太平五至合,玉芙蓉合至末
【漁燈花】(王煥傳奇)漁家傲首至三,剔銀燈三至六,石榴花末二句 【又一體】(同前)漁家傲首至三,剔銀燈三至六,石榴花末二句
【漁銀燈】(燕子樓)漁家傲首至四,剔銀燈四至末
【三燈並照】(百鍊金)喜漁燈首至六,山漁燈八至十,剔銀燈末二句
【喜銀燈】(芭蕉井)喜漁燈首至四,剔銀燈合至末
【喜漁燈集】(散曲)喜漁燈首至四,漁家傲四至五,河傳序八至九,古輪臺十一至十四,喜漁燈六至末
【剔銀燈集】(散曲)剔銀燈首一句,永團圓二至三,朱奴兒第四句,泣秦娥七至八,引駕行三至四,尾犯序第六句,錦腰兒第三句,山漁燈六至七,雁過聲末二句
【銀燈照芙蓉】(鬧花燈)剔銀燈首至合,玉芙蓉合至末
【銀燈紅】(如是觀)剔銀燈首至合,紅娘子合至末
【燈影搖紅】(夢花酣)剔銀燈首至二,大影戲四至合,紅芍藥合至末
【銀燈花】(舊名銀燈照錦花)(夢花酣)剔銀燈首至四,攤破地錦花五至末
【花六么】(夢花酣)攤破地錦花首至五,六么令四至末
【麻婆穿繡鞋】(勸善記)麻婆子首至四,紅繡鞋七至末 【又一體】(散曲)麻婆子首至五,紅繡鞋七至末
【麻婆好繡鞋】(廣陵仙)麻婆子首至五,越恁好十至十一,紅繡鞋七至末
【駐馬鎗】(舊名馬蹄花)(翫江樓)駐馬聽首至合,急三鎗四至末
【二馬普金花】(舊名金馬樂)(牡丹亭)駐馬聽首至四,普天樂五至六,四季花第七句,滴滴金四至五,駐馬聽合至末
【駐馬近】(舊名駐馬泣)(十孝記)駐馬聽首至合,好事近合至末
【倚馬待風雲】(散曲)駐馬聽首至合,一江風八至九,駐雲飛四至末
【駐馬輪臺】(夢花酣)駐馬聽首至四,古輪臺十四至末句
【駐馬翫江風】(舊名番馬舞西風)(散曲)駐馬聽首至七,一江風末一句
【駐馬摘金桃】(白兔記)駐馬聽首至六,四塊金六至八,櫻桃花末二句 【又一體】(鴛鴦棒)駐馬聽首至六,四塊金六至八,櫻桃花末二句
【駐馬聽鶯兒】(春燈謎)駐馬聽首至六,黃鶯兒合至末
【駐雲聽】(散曲)駐雲飛首至五,駐馬聽四至末
【舞霓戲千秋】(舊名霓裳戲舞千秋歲)(廣陵仙)舞霓裳首至六,大影戲六至七,千秋歲合至末
【千秋舞霓裳】(長生殿)千秋歲首至合,舞霓裳五至末

【芍藥掛雁燈】(太平圖)紅芍藥首一句,剔銀燈第二句,雁過聲末二句
【紅雁過】(舊名芍藥掛雁燈)(散曲)紅芍藥首至三,雁過聲末二句
【兩兒帶芍藥】(舊名孩兒帶芍藥)(散曲)耍孩兒首至三,兩休休第二句,粉孩兒三至合,紅芍藥合至末
【金孩兒】(太平圖)縷縷金首至六,耍孩兒四至末
【金芙蓉】(散曲)縷縷金首至合,玉芙蓉合至末
【雙金圓】(舊名縷金嵌孩兒)(牡丹亭)縷縷金首至六,小團圓第二句,縷縷金合至末
【孩兒燈】(散曲)好孩兒首至五,剔銀燈合至末
【撲紅燈】(舊名撲燈紅)(翠屏山)撲燈蛾首至七,紅繡鞋七至八,撲燈蛾末一句
【九品蓮】(散曲)兩休休首至四,五供養五至八,雙蝴蝶合至末
【兩紅燈】(舊名漁家燈)(夢花酣)兩休休首至四,紅芍藥六至八,剔銀燈合至末
【念佛水紅花】(散曲)念佛子首至三,紅葉兒第六句,水紅花二至末
【雙瓦合漁燈】(夢花酣)古瓦盆兒首至五句,瓦盆兒五至七,漁家燈三至末

崑曲北曲的曲牌(仙呂)全[據九宮大成南北詞宮譜]

崑曲北曲的曲牌(仙呂)全[據九宮大成南北詞宮譜]
九宮大成北詞宮譜卷之五
仙呂調隻曲
【端正好】三闋[按元人,皆以端正好、賞花時為楔子,間有用賞花時入聯套者。賞花時既可入套,端正好胡獨不然。故仙呂調,亦有用端正好,冠套曲之首,句法與高宮端正好相同。其異處,高宮不作增句,仙宮調可以隨意增損。首曲第四句下,增三字四句,次曲北詞廣正譜作正格,因句法與高宮無異,故作又一體] 【賞花時】六闋[賞花時曲,元人百種,多用作楔子,亦入套曲中。但楔子必用二闋,聯套內或一或二皆可。首闋至四闋,格式相同。後二曲,末句拈異,毋為所眩] 【點絳唇】三闋[按點絳唇,原出於詞體,南調引內,用詞之全闋,即琵琶記,月淡星稀可証。元人將詞之前半闋,通章叶韻,為北調體,即首闋通行之格式。第三闋,董解元西廂係北調,亦用南體,僅見於此] 【混江龍】七闋[按混江龍有二體,皆是十句。前六句及末二句,俱同一體。第七八,作三字兩句,即第一曲,係初體也。一體,第七八,作上四下三七字兩句,即第二曲,係近體也。其增句格,自第六句下,或四字句,或六字句,不拘多寡,可以隨意增損。結尾大概用近體居多。第三曲,減第七句,係減句格也。第四曲,乃初體之減句格,中間三字兩句,減作二字一句,此照關漢卿調風月劇牛糞二字體。第五曲於第六句下,增四字八句,六字兩句,乃增句格。第六七曲之結尾,一作七字兩句,一作一七一四兩句,體格逐漸而變,不可為法] 【滿江紅】[(董西廂)滿江紅曲,據曲譜大成云,混江龍第二體本此,恐亦未必然也] 【油葫蘆】二闋[按油葫蘆正格,止九句,並無增損之例。甚如前人任意增益字句,幾欲脫却原稿矣。今詳為拈出。第一,本七字句,漁陽三弄曲,第一來逼獻帝遷者又將伏后來殺,則增作十四字句矣。第二,本三字句,西樓記俠試曲,赤緊的把死生盟恁便能自守,則增作十一字句矣。牡丹亭冥判曲,蜂兒呵恁忒利害,甜口兒咋着細腰捱,則增作七字一句,八字一句矣。第三,本七字句,王實甫西廂記,雪淚拍長空,天際秋雲捲,竹索纜浮橋,水上蒼龍偃,則增作五字四句矣。第六,七三字兩句,喬夢符兩世姻緣曲,搽一個紅頰腮似赤馬猴,舒着雙黑爪老似通臂猿,則增作十字兩句矣。末二句,本七字一句,五字一句,增作抱着面紫檀槽彈不的昭君怨,鳳凰簫吹不出鷓鴣天十二字一句,九字一句矣。又末句,牡丹亭曲,則教你翅挷兒展將春色鬧場來,則增作十三字句矣。曲體增益,至油葫蘆極矣。然本格固在,聞者慎勿為其所依] 【天下樂】三闋 【天下樂令】(月令承應) 【攤破天下樂】(月令承應)[天下樂六闋(劉有恒按:應為五之誤),首曲為正體,第二句,或增也波也麼等字,此元人口氣,非格也。第二曲,乃增字格。第三曲係詞體。第四曲,通章作七字四句,另名天下樂令。第五曲,與正體句法迥異,故名攤破天下樂。舊譜本失傳,今補入以備參考]【哪吒令】四闋[按哪吒令格,首曲為正體。以下三曲,皆為變體。凡增減字句,總不出此四體範圍] 【鵲踏枝】四闋[鵲踏枝四闋,首闋為正格。第二闋,第三四兩句,各增一字,作五字句,拈亦有異。第三闋,係增字格。第四闋,第五句下,增四字一句,為增句格也] 【寄生草】三闋[寄生草,首闋為正體,起作三字兩句。次闋,起作五字兩句;以下皆作八字句,乃增字格];【金盞兒】二闋[一名碎金盞] 【高過金盞兒】二闋;【低過金盞兒】[金盞兒,首曲為正格。次曲為增字格。第三曲,於第四句下,句法皆變,故曲譜大成,加以高過二字也。元人百種,及北詞廣正,皆作金盞兒又一體,非,當從曲譜大成為是。第四曲第四句,較之第三曲,減一字作六字折腰句,末句增四字,非上四下三,七字句,此為高過金盞兒又一體。第五曲起四句,與第三曲同,多第五六,五字兩句,結尾作四字二字,與高過金盞兒格式有異,所以北詞廣正,加以低過二字也,當從北詞廣正為是] 【醉扶歸】四闋[醉扶歸,首曲係初體。第二曲,第二句增三字,作五字句,與第一句作對偶體,第四句以下,較首曲句法皆變。此體頗多。第三曲,前半闋與第二曲同,後半闋誤與首曲同,惟第五句拈異。第四曲,與前三曲,格式迥異,諸譜皆不載,惟北詞廣正,附錄此曲,今亦採入,以備一體] 【醉中天】四闋[醉中天四闋,首曲為正格,此體諸曲中最多。第二曲,第四句滅一字,作五字句,此下增三字兩句,此為增句格也。第三曲,首二句各增一字,作六字兩句,末二句應一四一七兩句,此變作上三下四,七字一聯,此體諸曲中亦多。第四曲首五句,與前三曲相類,惟第六,應四字句,此減作二字句,此格僅見,是為變體] 【憶王孫】三闋[一名畫娥眉] 【柳外樓】(明朝樂章)[柳外樓,句法與憶王孫同,其柳外樓取義,蓋明代樂章,欲冺憶王孫之跡,而取第二句柳外樓高空斷魂,首三字為題,亦狙公賦芧云爾] 【一半兒】二闋[考一半兒體,與柳外樓句法相同,惟末句有異。次闋較首闋,惟多襯字耳] 【六么序】六闋[按六么序格,無單用之式,今收六闋,原係三體,其增字句,皆在第二曲,第四句下增入,或四字六字句,不拘多寡,隨意增損] 【村裏迓鼓】三闋[村裏迓鼓,首曲為正格,第三句以下六句,或作四字句,或作三字句,此類最多。末句之上,有以一呀字作格者,用否皆作疊唱,此度曲者之作意,非格也。末句之上,以一風字代呀字格,乃又一體也。第三曲與首曲同,惟多襯字耳。既然句,本曲中帶白,今作襯字用,亦填詞家一通融之法] 【元和令】二闋[元和令二闋,首曲為正體。二闋與首闋句法不同,元曲中此體最多,是為又一體。自此曲起,至後庭花,亦入商角,故聲調亦復稍異] 【上馬嬌】三闋[上馬嬌三闋,首曲為正格,第五係三字用韻句,遊四門曲內亦然。但遊四門有減三字句格,此則無滅去體式。第二曲,體式稍異。第三曲,首二句併作七字一句,未句增一字,作六字句,原本悞作遊四門,今改正] 【遊四門】三體[按遊四門、上馬嬌兩曲,句法大概相彷。或古調原係一體,亦未可定。今兩收之,以備體式] 【醉雁兒】二闋[一名雁兒][醉雁兒二闋,體式大同小異,皆為正體] 【上京馬】二闋[上一作尚,與商角不同][上京馬,首曲為正格,第四應三字句。次曲減一字,作二字句,惟此小異,餘句皆同] 【玉花秋】 【四季花】三闋[四季花,首曲為正格。二曲、三曲,與正體句法不同,皆屬變體也] 【勝葫蘆】三闋[勝葫蘆三闋,格式皆同,惟次曲第二句,增作六字句,元曲類多,故爾備列] 【後庭花】四闋[一名玉樹後庭花][按後庭花體,中間字句,不拘多寡,可以增損。或在末句之後增入,或連末句配成奇偶。元人百種,有加河西二字者,即此體之變格也。然此體止入商角,仙呂調則無是名。首闋為正體。二闋、三闋,為增字格。四闋,為增句格。今收四體,以備選用] 【柳葉兒】二闋[與黃鐘調不同][以上二闋,較黃鐘調柳葉兒有異。首曲為正格。第二曲,通章每句上,俱填作處字,起句滅二字,作五字句,末句滅三字,作四字句,為滅字格也] 【青歌兒】二闋[歌,一作哥][按青歌兒格,起二句,應作上二下四,六字句,其作四字句者,則將上二字作疊,第三句下,可以增四字句,或六字句,多寡不拘。首曲係正體,次曲起二句,作疊字格,第三句下,增四字三句,為增句體也] 【翠裙腰】 【祅神急】三闋[祅神急,首闋、次闋為正格,可作起調。第三曲,將未二句滅二字,併作七字句,為滅句格。舊譜將第二曲分註雙角,今較句法相同,應歸本調為是] 【六么遍】四闋[與高宮不同][六么遍曲,舊譜悞作六么令,細考董解元西廂記,及雍熙樂付諸套,俱作六么遍。按首二闋,起句第四字用暗韻,若以乍字向字作襯,則成三字兩句,與高宮六么遍起處無異矣。故起句仍作七字句。第一二闋作正體,第三四闋,皆變體也] 【雙雁子】二闋[雁,一作燕] 【憶帝京】 【穿窗月】二闋 【太常引】(明朝樂章) 【樂神令】二闋(董西廂) 【大安樂】二闋 【繡帶兒】三闋(月令承應、董西廂)[按繡帶兒曲,與南詞句法迥異,舊譜皆未之收,獨曲譜大成所載。今收三格,以備選用) 【八聲甘州】三闋[八聲甘州曲,與南詞相類,惟末二句梢異。首闋為正格。第二闋與首闋同,惟第四句滅一字,作三字句。第三闋首句增二字,作六字句,惟此小異耳] 【瑞鶴仙】[一名一捻紅] 【六么令】二闋[與黃鐘調不同][舊譜皆以六么遍,作六么令,彼調董解元西廂,及雍熙樂府,俱作六么遍,此調董解元西廂,及雍熙樂府,俱作六么令。今按兩體句法分析,不致混淆]
【三番玉樓人】(散曲)[三番玉樓人,止此一闋,無別曲可較。諸譜昔以首句,作風擺簷間馬五字句,今照曲譜大成,依原本作風擺動簷間馬六字句,與下句兩打響碧窗紗,為對偶句法,第七八句,曲譜大成併作一句,此從北詞廣正,分作二句] 【錦橙梅】(散曲)[錦橙梅,諸譜所載,惟此一闋,亦無別曲可較。曲譜大成,脫去末句之上,三字一句,今從北詞廣正增入] 【醉落魄】二闋[董西廂][一名一斛珠] 【一斛叉】二闋(董西廂) 【戀香衾】(董西廂)[戀香衾曲,諸譜皆未之收,獨見曲譜大成,今亦錄入,以備一體] 【六么實催】二闋[董西廂) 【整花冠】二闋(董西廂) 【惜黃花】(董西廂、月令承應)[惜黃花,首闋正體。第二闋惟第三句增一句,作四字句小異,餘句悉與正格同) 【瑞蓮兒】(董西廂) 【咍咍令】(董西廂)[此闋與後曲杏園芳相似,惟多也哈哈句,哈哈,刋本作台台,或作哈哈,皆非,亦有以末作疊句格] 【杏園芳】二闋(尹鴞詞) 【綠窗愁】[愁,一作怨] 【大紅袍】三闋[按大紅袍闋,元人無此格,係明人創始,諸譜皆未之收。其中間句法,類滾繡毬、小梁州二曲,所以曲譜大成,附錄在高宮之末。今審其聲調清輕,應作仙呂調為是。首曲係初體,為正格。第二句,句法與首曲同,因曲中有鬱輪袍句,又名鬱輪袍。第三曲,較前二體,雖句法少異,亦不失其規範也] 【河傳】二闋(董西廂) 【聚八仙】二體(月令承應) 【拗芝蔴】二闋(月令承應)[聚八仙二闋,又名河傳序,舊譜皆收巴到西廂闋,此曲與彼同格。拗芝蔴二闋,句法各異,與南詞羽調崎嶇去路賒同體。諸譜皆不載。其聲調從琵琶調而來,今增入南北譜並收,使各盡其致也] 【桂枝香】(張炎詞) 【臨江仙】(賀鑄詞) 【相思會】二闋[一名千年調](董西廂) 【香山會】二闋(董西廂)[香山會,首曲與次曲,句法迥然不同,固是兩體,一名醍醐香山會,因首闋末句,有醍醐二字,故名] 【鞓紅】(無名氏詞) 【風吹荷葉】二闋(董西廂) 【朝天急】二闋(董西廂) 【喜新春】(董西廂) 【得勝樂】二闋[按得勝樂,首闋為正體,二曲為變體。曲譜大成,及北詞廣正,俱載入雙角。考兩世姻緣齣中之將羅袖捲曲,却在仙呂套中,彼既入仙呂調,此何獨載雙角。今歸入本調為是] 【慶清朝】[一名慶清朝慢](月令承應) 醉奚婆】(董西廂) 【法曲獻仙音】[一名越女鏡心](太平圖) 【西河柳】 【鳳凰臺上憶吹簫】(李清照詞) 【獻天壽】(月令承應) 【賺煞】三闋[按賺煞體,字句不拘多寡,可以增損,惟首三句,及末二句,不可移換。或割首三句,及末二句,作煞尾者有之。首二句或各增二字,作五字兩句者。首闋為正體。第二闋,第六句應上三下四七字句,此因上三字用韻,故分作二句,王實甫西廂曲,近庭軒花柳爭妍是也。末句之上,或一五一四兩句,或四字兩句,此作七字兩句。第三闋與首闋同,惟第六句變作暢道洞曉幽徵六字句。按暢道二字,係賺煞中之格,但其式不一,有連暢道作七字句者,有除暢道另作七字句者,有連暢道作六字句者,有連暢道作四字句者,以上三曲,諸體悉備] 【上馬嬌煞】 【煞尾】六闋 【後庭花煞】

九宮大成南詞宮譜卷之六
仙呂調套曲

●(月令承應)【賞花時】則這裏越絕吳趨快樂窩,【又一體】【端正好】【錦橙梅】【天下樂令】【高過金盞兒】【低過金盞兒】【高過金盞兒】【低過金盞兒】【尾聲】
●(月令承應)【八聲甘州】【又一體】【大安樂】【又一體】【元和令】【又一體】【煞尾】
●(法宮雅奏)【瑞鶴仙】【憶帝京】【青歌兒】【醉扶歸】【醉中天】【慶餘】
●(元人百種)【點絳唇】則我這書劍生涯 【混江龍】 【油葫蘆】 【天下樂】 【哪吒令】 【鵲踏枝】 【寄生草】 【又一體】 【金盞兒】 【後庭花】 【醉扶歸】 【金盞兒】 【醉中天】 【賺煞尾】
●(元人百種)【點絳唇】這墨光照文房 【混江龍】 【油葫蘆】 【天下樂】 【哪吒令】 【鵲踏枝】 【寄生草】 【又一體】 【後庭花】 【金盞兒】 【醉中天】 【憶王孫】 【金盞兒】 【賺煞】
●(元人百種)【點絳唇】雲鬢花鈿 【混江龍】 【油葫蘆】 【天下樂】 【哪吒令】 【鵲踏枝】 【寄生草】 【又一體】 【得勝樂】 【醉中天】 【後庭花】 【青歌兒】 【賺煞】
●(元人百種)【點絳唇】杜宇傷春 【混江龍】 【油葫蘆】 【天下樂】 【醉中天】 【金盞兒】 【賺煞】
●(元人百種)【點絳唇】我則為錦帳春闌 【混江龍】 【村裏迓鼓】 【元和令】 【上馬嬌】 【勝葫蘆】 【又一體】 【後庭花】 【柳葉兒】 【賺煞尾】

●(元人百種)【點絳唇】楚將極多 【天下樂】 【哪吒令】 【鵲踏枝】 【寄生草】 【玉花秋】 【後庭花】 【金盞兒】 【醉雁兒】 【賺煞】

●(元人百種)【點絳唇】混沌初分 【混江龍】 【油葫蘆】 【天下樂】 【金盞兒】 【後庭花】 【醉中天】 【金盞兒】 【醉雁兒】 【後庭花】 【醉中天】 【一半兒】 【金盞兒】 【賺煞】
●(天寶遺事)【勝葫蘆】則為我爛醉佳人錦瑟旁 【又一體】 【遊四門】 【後庭花煞】
●(天寶遺事)【六么令】冰輪光展 【又一體】 【賺煞】
●(天寶遺事)【瑞鶴仙】小杯橙釀淺 【憶帝京】 【醉扶歸】 【醉中天】 【賺煞】
●(天寶遺事)【祅神急】髻收金絡索 【憶帝京】 【賺煞】
●(雍熙樂府)【油葫蘆】天下黎民仰聖德 【天下樂】 【哪吒令】 【鵲踏枝】 【寄生草】
●(雍熙樂府)【村裏迓鼓】包藏着一團和氣 【元和令】 【上馬嬌】 【勝葫蘆】 【又一體】 【後庭花】 【青歌兒】
●(雍熙樂府)【翠裙腰】鶯穿細柳開金翅 【高過金盞兒】 【綠窗愁】 【賺煞】

九宮大成南詞宮譜卷之七
仙呂調套曲
●(元人百種)【點絳唇】可愛中秋 【六么遍】 【後庭花】 【賺煞】[前後庭花,起句少一字,第二句多一字,雖覺少異,實依然本調也。北詞廣正,作後庭花煞,是套之末,原用賺煞收,此則何用煞為。今刪去煞字,仍名後庭花為是]
●(雍熙樂府)【後庭花】走將來涎涎瞪瞪冷眼兒岑 【鳳鸞吟】 【柳葉兒】
●(雍熙樂府)【八聲甘州】春光艷陽 【混江龍】 【醉中天】 【後庭花煞】
●(董西廂)【碎落魄】吾皇德化 【又一體】 【整乾坤】 【風吹荷葉】 【煞尾】[此套內之整金冠,與黃鐘調整冠令對格。按黃鐘調促織兒外面曲,其句段與整乾坤同,今已改正。此整金冠,是當一體改作整乾坤,勿得謂董西廂原名,而致疑其舛誤也]
●(千金記)【點絳唇】天淡雲孤 【混江龍】 【油葫蘆】 【天下樂】 【哪吒令】 【鵲踏枝】 【寄生草】 【村裏迓鼓】 【元和令】 【上馬嬌】 【遊四門】 【賞花時】 【又一體】 【勝葫蘆】 【又一體】 【後庭花】 【青歌兒】 【柳葉兒】 【賺煞】[此套,千金記刋本所載,脫去賞宮花二曲,及青歌兒,且柳葉兒,易名耍孩兒。考雍熙樂府、詞林摘艷所載,句字訛處俱多,皆非確本原文。今按通行文句,添換更定]
●(西天取經)【點絳唇】梅綻南枝 【混江龍】 【油葫蘆】 【天下樂】 【醉中天】 【金盞兒】 【賞花時】 【又一體】 【煞尾】[按賞花時正格,第三四句,一五一四兩句。此二曲俱作六字句,是為變體]
●(浣紗記)【點絳唇】布襪青袍 【混江龍】 【油葫蘆】 【天下樂】 【哪吒令】 【鵲踏枝】 【寄生草】 【又一體】 【賺煞尾】
●(漁陽三弄)【點絳唇】俺本是避亂辭家 【混江龍】 【油葫蘆】 【天下樂】 【哪吒令】 【鵲踏枝】 【寄生草】 【六么序】 【又一體】 【青歌兒】 【寄生草】 【葫蘆草混】 【賺煞】[前曲葫蘆草混格,止此一體,別無可較。舊譜皆不載,惟曲譜大成,附於仙呂調卷末,今錄全套,以見其眉目也]
●(牡丹亭)【點絳唇】十地宣差 【混江龍】 【油葫蘆】 【天下樂】 【哪吒令】 【鵲踏枝】 【後庭花】 【寄生草】 【又一體】 【賺煞】[混江龍格,字句不拘可以增損,往往馳騁才情,數倍於本格者,皆創始於此套也,以致度曲者任意節之,文義反不完整,宜守元人舊格為是。後庭花曲亦然,但所增必當六字句,否則不合體式。有譜將三字兩句,并作六字一句,牽強合格,終屬支離。蓋曲中花名,係一問一答,如惹天台句,專指碧桃花也。屠妖怪句,專指紅梨花也。若并作六字句,扇妖怪三字,將何着落。舉一蔽諸,紕繆滋甚。莫若將花名添入,共成六字句,格既相符,義更顯亮,此非以白混曲可比。顧套中混江龍、後庭花二曲,未免冗長,填詞家宜審歌喉,存其一格可也]

九宮大成南詞宮譜卷之八
仙呂調合套
●(月令承應)【北賞花時】象服魚軒寵命邀 【南排歌】【北哪吒令】【南三疊排歌】【北鵲踏枝】【南桂枝香】【北寄生草】【南安樂神】【北六么序】【南慶餘】
●(西樓記)【北點絳唇】論兵法黃石深籌 【南劍器令】【北混江龍】【南桂枝香】【北油葫蘆】【南八聲甘州】【北天下樂】【南解三酲】【北哪吒令】【南醉扶歸】【北高過金盞兒】【南安樂高歌】【北寄生草】【南皂羅袍】【北後庭花煞】[套首點絳唇,末作八字兩截句,此亦僅見,不可為法,此後庭花煞,首至七係賺煞,下接後侹花全闋,但末句亦用後庭花體,此亦僅見]

崑曲南曲的曲牌(仙呂)全[據九宮大成南北宮譜]

崑曲南曲的曲牌(仙呂)全[據九宮大成南北宮譜]

九宮大成南詞宮譜卷之一
仙呂宮引
【奉時春】 【鵲橋仙】[一名廣寒秋]] 【金雞叫】 【探春令】[一名景龍燈] 【望遠行】 【天下樂】[樂,一作歡,與本宮正曲不同] 【紫蘇丸】 【似娘兒】 【夜行船】[一名夜遊湖] 【番卜算】 【劍器令】 【聲聲慢】 【河傳】[一名慶同天] 【卜算子】[一名百尺樓] 【小蓬萊】 【鷓鴣天】[一名驪歌一疊] 【杜韋娘】 【糖多令】[一名南樓令] 【夜遊宮】[與羽調正曲不同] 【洞房春】 【踏莎行】 【疎簾淡月】[一名桂枝香,與本宮正曲不同] 【八聲甘州】[一名瀟瀟雨,與本宮正曲不同][(柳永詞)疎簾淡月,八聲甘州,蔣譜、沈譜,皆收作仙呂宮慢詞,俱分入二闋,惟南詞定律載入引子,併作一闋,當從南詞定律為是。或全闋,或半闋,詞家用其所當] 【花心動】二闋[花,一作好][花心動二闋,本詩餘體,雖句法互有異同,皆不失其正,故並錄入] 【珍珠簾】二闋[珍珠簾二闋,前段句法相同,惟少第八五字一句耳] 【風入松慢】[與本宮正曲不同] 【謁金門】[一名垂楊碧] 【五供養】二闋[與本宮正曲不同][五供養引,首闋第七句,作三字句,第二闋,作六字兩截句。雖小有異同,亦復各成一體] 【月上海棠】[與本宮正曲不同] 【海棠春】[春,一作花] 【金瓏璁】 【惜奴嬌】 【胡搗練】二闋[一名搗練子][胡搗練,首闋為正體,第二闋,少第四七字一句,體格少異] 【西河柳】二闋[與本宮正曲不同][西河柳引,第一係全闋,第二係半闋,詞家用其所當]
九宮大成南詞宮譜卷之二
仙呂宮正曲
【步步嬌】六闋[一名潘妃曲][按步步嬌第六句,可韻可不韻。第一闋玉樹班斕曲,天勅付吾曹用韻。第二闋渡水登山曲,趲步向前行不用韻。皆為正格。如南西廂,黃鳥隔春啼,啼字用韻,東閣玳筵開,開字不用韻是也。第三闋半紙功名曲,結尾作五字句,則為最初之格,後人乃增一字,作六字句,亦或增二字,作七字句。第四闋樓閣重重曲,第四句映河橋,橋字用韻,與諸體有異,第五句燕子剛來到,正格本四字,此增一字,作上二下三五字句,是為變格,如牡丹亭硬拷齣內曲,亦用此體也。第五闋裊晴絲起句,晴字平聲,第三句應上二下三,此增一字,作六字兩截句,第六闋寂靜蘭房曲,冰絃張寶鼎爇亦然,而起句更添襯字作兩句,益為變格,今姑存之,以備一體] 【江兒水】三闋[一名岷江綠][凡江兒水首句,第三字下迎頭板,惟第三闋首句下,用截板作起調且第二句變作六字句,為另一體] 【古江兒水】二闋 【皂羅袍】二闋[一名烏衣令,一名間花袍] 【古皂羅袍】三闋[古皂羅袍三闋,各具一體,惟臥冰記、殺狗記有之,餘未之見。因各譜俱載姑存之] 【好姐姐】四闋[好姐姐詞,有贈板者甚少,惟占花魁醉歸齣內,漫說曲用之,然俱用入聲韻,恐撰詞者難分平仄,故收指望曲,以為程式,嫌其平仄,尚有未盡協處,又收念奴曲,始為聲調克諧。至其板式,則視度曲之緊慢,或加贈板亦可。第三闋一交曲,乃陳大聲咏梅散曲,句法板式,與第一第二闋毫無異同,而其聲調悠揚,唱法別致,故并錄之。但首句二字係一句,且用韻,今此作一交黃昏靜悄,雖勉強可讀,不若前數闋之竟可為句也] 【美中美】二闋 【天下樂】二闋[樂,一作歡,與本宮引不同] 【河傳序】二闋[河傳序,諸譜皆收巴到西廂二曲,徧查各種西廂,並無是曲,當時收是曲者,不知何所本。且用韻夾雜,文亦欠雅,故止錄月令承應曲為規模。是闋也,諸譜皆收入正曲,而前人有以分作集天仙子、月裏嫦娥、傳言玉女、長壽仙、洞仙歌、安樂神、水仙子、歸仙洞八曲,曰【聚八仙】,而沈譜皆以分註未協,故不錄入集曲,諸譜皆然,可見宜為正調明矣] 【玉連環】四闋[玉連環,一名廻文,諸譜不載,惟南詞定律錄入。細釋文義句讀,本屬二曲,久混為一,今改正作二曲,以月令承應曲冠首,舊曲仍列於後] 【傍粧臺】三闋[一名臨鏡序][傍粧臺第一曲,首句三字,係正體。第二曲首句換七字句,係變體。第三曲首句三字,仍依正體,惟第五六句,體格少異] 【春從天上來】二闋 【安樂神】二闋 【桂枝香】三闋[一名疎簾淡月,與本宮引不同][桂枝香,前二曲同體,第三曲末二句,作七字句,乃變格也。時人皆效之,故錄入] 【掉角兒序】三闋[掉角兒序,前二曲同體,第三曲,第五六七句,應六字兩截二句、四字一句,此變作七字二句,少四字一句,係另一體也] 【望吾鄉】二闋 【一盆花】[一盆花,首曲係正體,二曲內第四句,將八字句,改作上四下三句,係變體] 【鵝鴨滿渡船】四闋[鵝鴨滿渡船之名,諸譜皆然,惟洪昉思之長生,易名應時明近,分作二曲,但翻新無謂,何如仍用舊名。第一曲,為正體。第二曲第三曲第六句,將八字兩截句,變為七字句,第七句,將七字句變作六字句,乃又一體也。第四曲句法板式,與前三曲迴異,名雖同而實不同,并錄之,以備採擇] 【赤馬兒】二闋[赤馬兒二闋,體格稍異,故曲譜大成,將第一闋改名雙赤子,第二闋為畫眉兒。南詞定律,將第一闋,仍名赤馬兒,第二闋為雙赤子。校其句法,當從蔣、沈二譜為是。末句本作疊,今通用不疊,度曲者當審其用] 【拗芝蔴】[與羽調正曲不同][此拗芝蔴,止載鵝鴨滿渡船套作結,無單用之] 【青歌兒】四闋[青歌兒四闋,第一第二闋為正格,第三闋,少第四句。第四闋起作六字句,俱係變體,故并錄之] 【錦上花】二闋[與小石調正曲不同][錦上花二闋,格式相同,皆為正體,但殺狗記一曲,用韻夾雜,本不足法,因是古曲,姑收入之。填詞家,只取其格,用韻依前闋為是] 【青天歌】四闋[青天歌,前二曲格式皆同。第三曲與第四曲亦同。但第三曲首句,與第四曲之首句,有疊句實句之分。而第四曲,第二句少一字,係原本也。故沈譜,誤作【錦上花】,今改正。四曲板式,各有不同] 【醉扶歸】四闋[醉扶歸四闋,第一二闋同體,第三闋係正格,第四闋首二句用疊字格,最為古雅,效法者亦多,故收入] 【園林好】三闋[一名金谷圓] 【月上海棠】二闋[與本宮引不同] 【三月海棠】二闋 【月兒高】四闋[舊名攤破月兒高][月兒高四闋,前二曲首句四字者,為正體,後二曲句法用韻各異,是為變體] 【長拍】三闋[長拍三闋,首闋次闋同格,第三闋,脫第六四字一句,第十第十一兩句,正格俱作六字句,此作七字句,體式有異] 【短拍】三闋[短拍三闋,句法板式大同小異,填詞家,選用可也] 【八聲甘州】五闋[一名瀟瀟雨,與本宮引不同][五闋首句,字有多寡不同,四字者為正體,五字二字者,又一體也。但首句,必當用韻,如悄然二字不用韻,乃係變格,不足為法] 【川撥棹】四闋[川撥棹四闋,第一第二為正體,第三曲首句用襯字太多,本不足法。姑存之以備一體。第四曲首二句,變作七字句,用平韻,體格少異] 【少措大】三闋[按諸譜,止有小措大之名,因湯若士牡丹亭內,巧拈數目,前一曲從一至十,名小措大,後一曲從十至一,易名大措小,訛傳已久,今改正為又一體。三曲句法稍有不同耳]

九宮大成南詞宮譜卷之三
仙呂宮正曲
【風入松慢】三闋[與本宮引不同][風入松慢,句法與後風入松有異,故添一慢字別之] 【風入松】三闋[一名遠山橫] 【急三鎗】二闋[風入松後,或一曲,或二曲,必帶三字六句二段,謂之急三鎗。因其名不古,故諸家議論不一,或有連在風入松下,不另列名,或有題作黃龍滾、集滾者,紛如聚訟,總無定論。與其朦朧穿鑿,何如仍用舊名二段共三字六句。諸譜皆分作二曲,南詞定律合作一曲,今依南詞定律為準] 【五韻美】二闋[與越調正曲不同] 【解連環】二闋[一名杏梁燕,與商調引不同] 【大齋郎】三闋[大齋郎,首曲係正體。第二曲第二句,以疊句代實字,末多六字一句。第三曲第二句,仍用實字句,合頭較首曲,多四字句,乃變體也] 【十五郎】三闋[十五郎三闋,第一第二曲句法相同為正體,第三曲體格少異,但第二曲用韻夾雜,本不足法。因諸譜皆收,姑存之] 【一封書】三闋[一名秋江送別][一封書三闋,一曲、二曲,句法相類,皆為正體。三曲於第二句下,脫去五字一句,六字一句,其格不足取。因諸譜皆收,姑存之] 【疊字錦】五闋[疊字錦五闋,第一曲,與第二曲格式相同,第三曲、第四曲句法無異,但較前二曲,少嗏字下一段,惟用末句作結尾。第五曲,通體止五句,則與前四曲,迴不同矣] 【上馬踢】二闋 【蠻江令】二闋[蠻,一作鑾][蠻江令,諸譜以此曲與月兒高同,刪去。余意五里十里句,平仄與月兒高不同,況二曲係拜月亭中一套,豈一曲而兩名,故當並存之。首曲襯字太多,填詞家當以次曲為法] 【涼草蟲】二闋[凉,一作狼] 【臘梅花】三闋[臘梅花,前二曲係一體,惟第三曲第二句,增一字作八字句,三句減一字,作五字句,合頭少四字一句,體格有異] 【木丫牙】二闋[牙,一作叉] 【油核桃】三闋[一名油葫蘆][油核桃,首曲二曲為正格,第三曲首二句,變作七字句,少合頭之四字一句,末句六字變為七字句,體格有異] 【雁兒】二闋[首曲為正格,第二曲第五句不用韻,合頭之下,少雁兒二字,末句增二字作八字句,二曲格式少異] 【雁兒舞】三闋 【光光乍】三闋[光光乍三闋,句法無異,皆為正體。惟第三曲末,用光光乍三字押韻,此體最古,如琵琶記之雁兒舞,末句一處裏雙雙雁兒舞,亦是古體] 【解三酲】三闋[解三酲三闋,首曲二曲體式同,但首曲第四句,作上三下四句,二曲第四句,作六字折腰句,惟此少異。若以格論,當以第二曲為準,第三曲首二句,變作上四下三句,體格稍異] 【鍼線箱】二闋 【古鍼線箱】[鍼線箱句法,與解三酲相同,惟第四句,解三酲正體,作六字折腰句,鍼線箱作上二下四句,亦有作上三下四句者,竟與解三酲之又一體無異矣。今以第四句折腰體者,為解三酲上二下四者,為鍼線箱,少為分別。其古鍼線箱,句法板式,與鍼線箱迴異,所以加古字別之,因其同名,故以類附] 【番鼓兒】三闋[番鼓兒首曲次曲,皆為正體,惟第四句,首曲,作八字兩截句,次曲,減一字作七字句,第三曲合頭句法,與前二曲不同] 【三囑咐】二闋[三囑咐,二闋同格,惟合頭,一作四字兩句,一作五字兩句,其節孝記曲,蔣、沈二譜,誤作【喜還京】,今為改正] 【黑麻序】四闋[一名蛤蟆序][黑麻序,首曲與第三曲,雖為同格,微有異處。首曲起句用韻,三曲不用韻。第三句,首曲作五字四字句,三曲作三字六字句。第四五句,首曲用韻,三曲不用韻。二曲起句,增二字句換項。四曲起句,亦係增二字句換頭,以下句法不同,體格梢異] 【惜奴嬌序】二闋 【曉行序】二闋[一名夜行船序][曉行序與夜行船序,體格本同,舊譜悞分二名,今但列曉行序,刪去夜行船序。首曲為正體,二曲增二字換頭,乃又一體也] 【錦衣香】二闋[一名琴家弄][錦衣香,第一曲為正體,第二曲不惟句法不同,用韻亦甚夾雜,本無足取,因是古曲,姑存之] 【漿水令】二闋[漿水令二闋,第一係正體,第二較前曲多七字二句,疊句皆用實句,末句如浣沙記泛湖曲,臺城上,臺城上,夜烏啼,作三字句,體格少異] 【花心動序】二闋[花心動序,與引之花心動,句法有異。次曲起句,增二字,係又一體也] 【喜還京】三闋[喜還京,諸譜有以節孝記內,三囑咐第二曲,黃郎漸長年弱冠,扭作喜還京者,大謬。前二曲同體,為正格,第三句句法迥異,為變體也]
【喜還京】(又一體,散曲)『鼓鑼鼓鑼聲催。施逞百戲。抹土搽灰做硬鬼。(合)(看)舞傀儡。傀儡呈院本,身分詼諧越樣美』
【勝葫蘆】二闋[一名大河蟹] 【雌雄畫眉】 【山東劉袞】 【五方鬼】 【胡女怨】 【鐵騎兒】二闋[一名簷前馬][鐵騎兒,首曲為正體,二曲前三句,與首曲同。第四滅一字,作四字句,不用韻。第五句用韻。第六句增二字,作七字句,末多一字,乃變體也] 【醉翁子】三闋[翁,一作公][醉翁子三闋,首曲與第三曲同格,第二曲前三句,較首曲三曲有異,後段相同] 【僥僥令】二闋[一名彩旗兒][僥僥令二闋,首曲為正體,次曲多一疊句,體格小異] 【綵衣舞】[(月令承應)綵衣舞,舊譜未有是名。因牡丹亭硬拷齣內,御筆親標第一紅曲,按湯若士原本,作僥僥今。南詞定律,改名綵衣舞。考其句法,甚不合僥僥令之體,故從南詞定律] 【豆葉黃】三闋[與雙調引不同][豆葉黃三闋,首曲二曲同格,為正體,第三曲句讀,與前二曲體格迥別] 【玉嬌枝】三闋[玉嬌枝三闋,首曲‘二曲,末句,皆用實字代疊句,三曲末句,仍用疊句法,俱不失為正體] 【玉胞肚】二闋 【六么令】二闋[一作綠腰][六么令,二體相同,惟第二句,首闋作上三下四七字句,次闋作八字兩截句,小有異耳] 【么令】二闋[么令二闋,蔣譜沈譜,俱名【二犯六么令】,不識所集何曲。曲譜大成,作六么令之又一體,竟將么令之名廢矣。但拜月亭離鷥之尹令、品令、么令同套,俱係正調,並無集曲,故仍存么令之名] 【五供養】五闋[與本宮引不同][五供養五闋,首曲二曲,格式相同,但末句應填七字句。二曲末句,填作八字兩截句。諸譜皆有作集月上海棠末句者。按琵琶記辭親齣,通體皆正調,何獨是曲,集此一句。且北調五供養結處,原係四字二句,當名又一體可也,何用集為。第三曲二句,滅一字作七字句,四句,滅二字作三字句,脫七八二句。第四曲前六句,與第三曲同,第七句作六字折腰一句。第一二曲為正體,第三四曲為變體,第五曲本詩餘體,其句法與前四曲,有同有異,諸譜皆分作二闋,或有作引者,或有作曲者,意見不一。因作者已久,故併二闋為一,列在五供養之末]
【金盞兒】二闋[金盞兒曲,與北調金盞兒句法,迥不相同。查南詞諸譜,皆無是名。惟南詞定律載此曲,故錄入,以備一體] 【悞佳期】三闋[悞佳期曲,蔣譜沈譜,皆未之載,惟南詞定律收載。但三曲體式迥別,故併錄入耳] 【忒忒令】三闋[忒忒令第三句,首闋次闋作八字兩截句,三闋作七字句。第四句,或作六字或作五字,皆可] 【沉醉東風】三闋[沉醉東風三闋,首闋次闋同體,為正格。第三闋,第三句滅一字,作五字句,合頭二句,各增一字,作五字句,較首闋次闋有異] 【嘉慶子】三闋 【尹令】三闋[一名么遍][尹令起二句,首曲三曲作七字句,二曲作六字句,餘皆同] 【品令】二闋[品令,首曲為正體,次曲句法有異,乃變體也] 【桃紅菊】二闋[一名鶯踏花] 【十二嬌】二闋 【元卜算】二闋 【望梅花】二闋[與商調引不同] 【雙蝴蝶】四闋[雙,一作兩][雙蝴蝶,即兩蝴蝶,舊譜悞作【玉蝴蝶】,非。查越調內玉蝴蝶句讀,與此絕不相同。沈譜目為【豆枼黃】又一體,蔣譜雖有疑似之辨,仍附在豆葉黃後。曲譜大成,將一體者,或為豆葉黃又一體,或為雙蝴蝶,總無畫一之見。南詞定律名為雙蝴蝶,與豆葉黃毫不混雜,今從南詞定律。共選四曲,句法雖有異,俱不失為正格。 【金娥神曲】二闋 【賽紅娘】二闋[賽紅娘,首闋為正體,次闋脫第四、三字一句,合頭用疊代實句,較首闋有異] 【川豆葉】 【晝錦堂】二闋 【紅林檎】二闋 【福青歌】二闋[福青歌,一曲而兩式。南詞定律,收多句者,蔣譜沈譜收少句者,未敢遽定是否,故並存之。然以殺狗記曲,句法校對,少句者近是] 【一機錦】二闋[曲譜大成云,一機錦句讀,與紅衲襖相似。按,紅衲襖句法,雖大同小異,甚聲調與此曲迥異,又何論似與不似。諸譜皆收雲雨歇、鸞鳳分曲冠首,因用韻夾雜,故未收今。首曲為正體,第二曲首尾與首曲無異,中間句法,或增或減,稍有不同耳] 【四換頭】 【惜黃花】 【碧牡丹】 【西河柳】二闋[與本宮引不同] 【感亭秋】三闋[感,一作撼][感亭秋三闋,首曲為正格,二曲少起句四字一句,第三曲較前二曲,句法迥異] 【對玉環】 【清江引】[一名清河水,與雙調正曲同] 【不是路】 【惜花賺】 【薄媚賺】 【本宮賺】 【情未斷煞】 【有結果煞】 【喜無窮煞】

九宮大成南詞宮譜卷之一
仙呂宮集曲
【八仙過海】(月令承應)八聲甘州首至六句,月上海棠合至末句
【八仙會蓬海】(長生殿)八聲甘州首至四句,翫仙燈五至六,月上海棠合至末句
【甘州歌】(九九大慶)八聲甘州首至六句,排歌合至末句
(又一體,同前)八聲甘州首至六句,排歌合至末句
【甘州解酲】(綠牡丹)八聲甘州首至四句,解三酲五至末
【皂鶯花】(月令承應)皂羅袍首至四,黃鶯兒四至合,水紅花七至末
【皂袍罩金衣】[舊名皂袍罩黃鶯](九九大慶)皂羅袍首至八,黃鶯兒六至末
(又一體,綠牡丹)皂羅袍首至合,黃鶯兒合至末
【皂花鶯】(海潮音)皂羅袍首至三,水紅花五至八,黃鶯兒八至末
【皂羅香】[舊名天香滿羅袖](節孝記)皂羅袍首至二,桂枝香三至七,皂羅袍合至末
【羅袍帶封書】(散曲)皂羅袍首至合,一封書合至末
【羅袍歌】(十孝記)皂羅袍首至八,排歌四至末
【醉女夢巫雲】[舊名醉花雲](月令承應)醉扶歸首至五,女冠子八至九,駐雲飛末二句
【醉羅袍】[舊名醉翻袍](廣寒香)醉扶歸首至合,皂羅袍合至末
【醉羅歌】(舊名全醉半羅袍)(拜月亭)醉扶歸首至合,皂羅袍五至八,排歌七至末句 (又一體,望湖亭)醉扶歸首至五,皂羅袍四至八,排歌四至末句
【醉歸花月渡】[舊名醉歸花月雲](一諾媒)醉扶歸首至合,四季花三至五,月兒高五至七,渡江雲末三句
【醉花月雲轉】[舊名醉花月紅轉](金明池)醉扶歸首至四,四季花四至六,月兒高五至七,駐雲飛四至六,五更轉末二句
【十二紅】[與商調曲不同](西廂記)醉扶歸首至三,雙蝴蝶第三句,沉醉東風第五至七,桃花紅五至七,滴滴金四至五,洞仙歌五至六,皂羅袍五至八,漁父第一八至九句,好姐姐第六句,傍粧臺四至八,排歌四至七句,賀新郎末三句
【月雲高】(琵琶記)月兒高首至七,渡江雲末三句
【月照山】(雙忠記)月兒高首至合,山坡羊七至末
【雲鎖月】(牡丹亭)月兒高首至六,鎖南枝六至七,渡江雲末三句
【三集月兒高】(紅蕖記)月兒高首至六,五更轉四至五,駐雲飛五至六,上馬踢末二句
【二集月兒高】(散曲)月兒高首至六,五更轉四至五,駐雲飛五至六,月兒高末二句
【月轉盼花期】(白兔記)月兒高首至六,五更轉第四句,滿院榴花第五句,悞佳期十一至末句
【月兒映江雲】[舊名月夜渡江歸](牡丹亭)月兒高首至七,渡江雲末三句
【月上五更】(蕉帕記)月兒高首至六,五更轉四至末
【桂花襲袍香】(法宮雅奏)桂枝香首至四,四季花四至合,皂羅袍五至八,桂枝香十至末
【桂花徧南枝】(勸善金科)桂枝香首四句,鎖南枝四至末 (又一體,鑿井記)桂枝香首至六,鎖南枝四至末
【桂子佳期】[舊名桂月佳期](西廂記)桂枝香首至六,金衣公子七至八句,悞 佳期十至末
【香歸雙羅袖】[舊名香歸羅袖](江流記)桂枝香首至七,香羅帶五至六,醉扶歸三至四,皂羅袍五至六,桂枝香十至末
【桂子著羅袍】(蕉帕記)桂枝香首至合,皂羅袍三至六,桂枝香十至末
【桂發轉佳期】(舊名桂香轉紅馬)(梅花樓)桂枝香首至五,五更轉四至五,悞佳期十一至末句
【桂花羅醉歌】[舊名桂花羅袍歌](散曲)桂枝香首至四,四季花四至合,皂羅袍五至八,醉扶歸第四句,排歌八至末句
【桂皂傍粧臺】(沒名花)桂枝香首至四,皂羅袍七至八,傍粧臺末
【桂坡羊】(燕子箋)桂枝香首至合,山坡羊合至末
【一秤金】(牧羊記)桂枝香首至六,月兒高三至六,排歌五至七句,傍粧臺二至四,金鳳釵八至九,洞仙歌五至六,四季花五至六,松下樂五至六,下小樓五至六,一盆花第二句,惜黃花五至七,一封書六至八,西河柳七至九,瑣寒窗合至末
【解袍歌】(明珠記)解三酲首至四,皂羅袍合至八,排歌四至末句
【解封書】(散曲)解三酲首至合,一封書合至末
【解酲樂】(散曲)解三酲首至四,大勝樂五至末
【解酲甌】(夢花酣)解三酲首至合,東甌令合至末
【解酲望鄉】(雙蝴蝶)解三酲首至合,望吾鄉合至末
【解酲帶甘州】(連城璧)解三酲首至合,八聲甘州合至末句 (又一體,鷫鸘裘)解三酲首至合,八聲甘州合至末句
【解酲畫眉序】[舊名解絡索](萬事足)解三酲首至七,懶畫眉第三句,寄生子合至末
【六時理鍼線】(舊名九迴腸)(牡丹亭)解三酲首至七,鍼線箱三至六,急三鎗五至末
【一封羅】(月令承應)一封書首至二,皂羅袍三至末 (又一體,鑿井記)一封書首至四,皂羅袍合至末
【一封歌】(節孝記)一封書首至八,排歌七至末句 (又一體,十孝記)一封書首至八,排歌四至末句
【一封鶯】(散曲)一封書首至合,黃鶯兒合至末
【書寄甘州】(灌園記)一封書首至合,八聲甘州合至末句
【一封河蟹】(散曲)一封書首至四,大河蟹三至末
【封書寄姐姐】(散曲)一封書首至合,好姐姐合至末
【二集傍粧臺】(荊釵記)傍粧臺首至四,八聲甘州五至六句,皂羅袍五至六,傍粧臺末一句
【粧臺望鄉】(散曲)傍粧臺首至合,望吾鄉合至末
【粧臺甘州歌】[舊名粧臺帶甘州](南柯夢)傍粧臺首至四,八聲甘州五至六句,排歌八至末句
【臨鏡解羅袍】[舊名粧臺解羅袍](散曲)臨鏡序首至四,解三酲五至合,皂羅袍七至末
【長短豆葉棲蝴蝶】[舊名丫叉豆葉](蕉帕記)長拍首至七,短拍第六句,豆葉黃四至五,雙蝴蝶合至末
【長短嵌丫牙】(夢花酣)長拍首至十一,木丫牙五至六,短拍六至末句
【短拍帶長音】(夢花酣)短拍首至六句,長拍末句
【望鄉歌】(邯鄲夢)望吾鄉首至五,排歌合至末
【二集掉角兒】(翫嬋娟)掉角兒序首至七句,排歌合至七句,十五郎末
【掉角望鄉】(太平錢)掉角兒序首至七句,望吾鄉合至末
【梅花郎】(散曲)蠟梅花首至四,賀新郎七至未

【安樂高歌】[舊名安樂歌](奈何天)安樂神首至六,月兒高第四句,排歌合至末句
【春絮一江雲】[舊名春絮似江雲](春燈謎)春從天上來首至二,綿搭絮四至七,一江風七至九,駐雲飛末二句
【葫蘆歌】(散曲)勝葫蘆首至四,排歌四至末句
【風送嬌音】(散曲)風入松首至三,惜奴嬌七至末
【風入三松】(散曲)風入松首至合,急三鎗四至合,風入松合至末
【風入園林】(水滸記)風入松首至三,園林好三至末
【十樣錦】[舊名一片錦](拜月亭)疊字錦首至二,窣地錦襠第三句,錦法經五至六,錦衣香七至八,晝錦堂七至八,字字錦六至九,錦上花第六句,一機錦第六句,攤破地錦花五至六,錦腰兒末一句
【錦堂月】(九九大慶)晝錦堂首至五,月上海棠四至末句 (又一體,同前)晝錦堂首至六,月上海棠四至末句
【錦堂集賢賓】(散曲)晝錦堂首至六,月上海棠四至合,集賢賓合至末
【晝錦畫眉】(散曲)晝錦堂首至六,畫眉序四至末
【醉僥僥】(臥冰記)醉公子首至四,僥僥令三至末
【公子醉東風】(散曲)醉公子首至四,沉醉東風四至末句
【步步入江水】(望湖亭)步步嬌首至六,江兒水合至末
【步扶歸】(勘皮靴)步步嬌首至合,醉扶歸合至末
【步月兒】(散曲)步步嬌首至四,月兒高四至末
【令布東風】(尋親記)忒忒令首至三,沉醉東風三至末句
【沉醉海棠】(紅梨記)沉醉東風首至五句,月上海棠合至末句 (又一體,鑿井記)沉醉東風首至二句,月上海棠三至末句
【沉醉姐姐】(牛頭山)沉醉東風首至五句,好姐姐四至末
【東風吹江水】(翻浣紗)沉醉東風首至四句,江兒水六至末 (又一體,散曲)沉醉東風首至四句,江兒水四至末
【九華燈】(太平圖)園林好首至三,江兒水合至末,玉嬌枝首至六,五供養五至末,好姐姐首至三,忒忒令三至末,鮑老催首至六,川撥棹三至合,桃紅菊三至末
【園林帶僥僥】(占花魁)園林好首至合,僥僥令三至末
【園林柳】(水滸記)園林好首至合,香柳娘合至末
【園林入江水】(雙熊夢)園林好首至二,江兒水六至末
【園林見姐姐】(一捧雪)園林好首至合,好姐姐四至末
【園林醉海棠】(金鈿盒)園林好首至合,沉醉東風四至七句,月上海棠合至末句
【園林沉醉】(紅梨記)園林好首至四,沉醉東風四至末句
【江水遶園林】(望湖亭)江兒水首至合,園林好合至末
【江水撥棹】(紅梨記)江兒水首至合,川撥棹合至末
【供養海棠】(紅梨記)五供養首至八,月上海棠末句
【五抱玉郎】[舊名五雙玉](西廂記)五供養首至二,玉胞肚三至四,玉嬌枝五至六,繡衣郎末二句
【供養入江水】(一捧雪)五供養首至六,江兒水末二句
【五玉枝】(雙熊夢)五供養首至四,玉嬌枝五至末
【五枝供】(綵衣歡)五供養首至四,玉嬌枝五至合,五供養合至末
【五月紅樓送嬌音】[舊名五月紅樓別玉人](散曲)五供養首至四,月上海棠三至末句,紅娘子首至四,雁過南樓四至末句,江頭送別首至第七,玉嬌枝四至末,餘音首至末
【玉嬌鶯】(太平圖)玉嬌枝首至合,黃鶯兒合至末
【玉枝林】(紅梨記)玉嬌枝首至合,園林好合至末
【玉枝供】(一捧雪)玉嬌枝首至合,五供養合至末
【玉雁子】(琵琶記)玉嬌枝首至四,雁過沙三至五,玉嬌枝合至末
【玉嬌娘】(水滸記)玉嬌枝首至合,香柳娘合至末
【嬌海棠】(勘皮靴)玉嬌枝首至四,月上海棠四至末句
【嬌枝撥棹】(望湖亭)玉嬌枝首至合,川撥棹合至末
【玉枝帶六么】(雙巹緣)玉嬌枝首至二,六么令三至末
【玉肚枝】(女媧氏)玉嬌枝首至二,玉胞肚三至合,玉嬌枝五至末
【玉山供】(九九大慶)玉胞肚首至合,五供養五至末
【玉山頹】[一名五胞供](牡丹亭)玉胞肚首至合,五供養五至末
【玉肚鶯】[舊名玉鶯兒](西廂記)玉胞肚首至合,黃鶯兒四至末
【玉桂枝】(牡丹亭)玉胞肚首至合,桂枝香五至八,鎖南枝六至八,桂枝香九至末
【玉供鶯】(紫釵記)玉胞肚首至合,五供養五至七,黃鶯兒合至末
【雙玉供】(雙還蕉)玉胞肚首至合,五供養五至合,玉胞肚合至末
【玉么令】(花眉旦)玉胞肚首至合,六么令三至末
【玉胞金娥】(散曲)玉胞肚首至三,金娥神曲三至四句
【海棠沉醉】[舊名海棠醉東風]月上海棠首至五句,沉醉東風合至末句
【月上園林】(水滸記)月上海棠首至三句,園林好三至末
【月上古江】(散曲)月上海棠首至五句,古江兒水合至末句
【海棠醉公子】(散曲)三月海棠首至五句,醉公子合至末
【三枝花】(散曲)三月海棠首至三句,玉嬌枝五至七,武陵花末二句
【三月姐姐】(夢花酣)三月海棠首至六句,好姐姐四至末
【三月上海棠】(花筵賺)三月海棠首至六句,月上海棠合至末句
【撥棹入江水】(西樓記)川撥棹首至合,江兒水合至末
【撥棹帶僥僥】(紅梨記)川撥棹首至合,僥僥令三至末
【川姐姐】[舊名撥棹姐姐](丹晶墜)川撥棹首至合,好姐姐合至末
【撥神仗】(芭蕉井)川撥棹首至三,神仗兒五至末
【撥棹供養】(勘皮靴)川撥棹首至合,五供養五至末
【光迓皷】(法宮雅奏)光光乍首至三,大迓鼓末二句
【光葫蘆】(灌園記)光光乍首至三,勝葫蘆三至末
【豆葉如梧葉】(九九大慶)豆葉黃首至五,梧葉兒末二句
【錦水棹】(邯鄲夢)錦衣香首至九,漿水令五至合,川撥棹合至末
【僥僥撥棹】(勘皮靴)僥僥令首至三,川撥棹合至末
【僥僥鮑老】(如是觀)僥僥令首至三,鮑老催四至末
【二集僥僥令】(太平圖)僥僥令首至三,川撥棹二至五,好姐姐合至五,僥僥令末一句
【姐姐插嬌枝】(望湖亭)好姐姐首至合,玉嬌枝合至末
【姐姐插海棠】(祥麟現)好姐姐首至合,月上海棠四至末句
【好玉供海棠】(散曲)好姐姐首至三,玉嬌枝三至四,五供養五至八,月上海棠末句
【姐姐帶僥僥】(散曲)好姐姐首至合,僥僥令三至末
【姐樂棹僥僥】[舊名姐姐棹僥僥](夢花酣)好姐姐首至合,天下樂第五句,川撥棹二至合,僥僥令三至末
【姐姐撥棹】(雙熊夢)好姐姐首至三,川撥棹三至末
【姐姐帶五馬】(鴛鴦棒)好姐姐首至合,五馬江兒水八至末
【姐姐帶六么】(紅梨記)好姐姐首至合,六么令四至末
【姐姐帶封書】(散曲)好姐姐首至合,一封書合至末
【好有餘】(舊名好不盡)(太平圖)好姐姐首至六,慶餘末二句

天樂正音譜   清初‧吳歷(曲譜收錄於《天祿閣曲譜》續集)

天樂正音譜   清初‧吳歷(曲譜收錄於《天祿閣曲譜》續集)
彌撒樂音  六調
【一枝花】來親彌撒經。莫不相冲凛。詣臺將祭也,禮尤競。儀注西秦。把謙躬謹行。萃我一堂忻信。
【紅衲襖】我等拜臺前將三位稱。却原來內包含無別性。只為造成物我功難罄。使我享用生存何現成。各虔祈悔罪經。除免我罪者因其敬。聽誦古經一段於臺左,也。一似古聖當年求降生。
【繡太平】[繡帶兒首至四句﹞開天路垂慈汲引。救我人墮孽靈魂。聽臺中正讀西音。基利厄勒依算。[醉太平五至末句]三聲。連祈九遍為分形。把兩手分開赦允。從教自省。天神歌奬,世人稱慶。
【宜春樂】[宜春令首至合頭]瞻臺左,手按經。指經中若翰聖人。預為開徑。移經臺右申誠謹。示堂中敬服當同。主降我靈臺方寸。[大勝樂合頭至末句]致邪魔畏遁。那時見我,聖蹟昭明。
【太師引】看開樽元分品。獻耶穌經言訓人。表十字架血流垂盡。與今朝彌撒洪深。悔從前負罪常逆命。我本待報答慈恩。終無定惟有規程永遵。使我就捐軀,纔為致命。
【東甌令】重盥手,復轉身。請禱偕同眾罪人。乾乾洗滌無須剩。纔不負耶穌憫。元何十字劃頻頻。聖死因他釘。
【劉潑帽】舉揚聖體明飡飲。並求為煉處靈魂。撫心時響誦求慈允。天上人間,地獄三般幸。
【尾聲】依彌撒歸思省。雖殘疾疲癃同是心。切不可陽奉陰違自失真。
[後按:【一枝花】鄭騫指『儀注西秦下少二句』,是也,但又猜測為『滅句格』,按,少二句非合格律也,此曲牌無此減句之格。鄭騫又以『把』為襯字,非是;【紅衲襖】之『稱』字為盧前所補,又鄭騫以『者』為襯字,未審『免我罪者』始語意完足,不可以『者』為襯字,應以『除』為襯字,又『也』字為單一的格;【繡太平】鄭本『勒原誤勤。算誤莫』是也;又按,『基利厄勒依算』乃拉丁文Kyrie eleison;而第二句為六字句,應以『救』為襯字,鄭騫無襯,則此句成了七字句而誤了;而第三句為七字句,鄭騫又誤為六字句,而把『聽』字作襯字而誤;【太師引】,末句為九宮大成所引之《東郭記》範例裡的上四下四之格,而且『使我』二字為襯字,鄭騫當作正字而誤;又鄭本『捐原誤損』是也;【東甌令】第二個頻字為盧前所補,是也;【劉潑帽】鄭本『揚原誤楊』,是也;【尾聲】鄭本『陽原誤揚』,是也。(劉有恒)]

稱頌聖母樂章  小工調
【北正宮端正好】皎團團,光無並。印照人無既無生。但海星明立極中天定。憐憫那蒼生命。
【滾繡球】他肇觀摩德馨。仰靈光九品。遠三仇註名於永靜。函費略保耶穌似孕如娠。猶將心兒沒盡藏的謙,意兒滿也滿載的尊。誰想他聖寵着那童身之聖。一謎價救援神魂。鐵錚錚的威容純美冠天神。到如今撫世途艱啓夙興。須信道日月長明。
【叨叨令】合天神天欽和地欽。為先知聖人宗徒敬。聖子的在蒙難日真苦辛。慘模糊將心腸迸。復活後看升了永寧。喜明明證了身言行。受教罷天神聚迎。笑吟吟滿將恩榮贈。你看他操存兀的不主保人也麼哥,兀的不輔翼人也麼哥,要我等依歸至尊。索與他誠誠懇懇的信。
【脫布衫】好生的高玄至仁。超美者卒世童貞。大君前垂慈保領。救我等去邪魔將主恩識認。
【小梁州】可憐人忘救靈魂蹈永刑。全不想地獄幽沉。一任你一罪一重煉,無窮盡。早不解早區分。
【么篇】願盡日從頭至踵遵明訓。一一的再痛悔銘心。自從今不忘,皆感奮。瞻望慈雲恩覆,心朗朗遠塵氛。
[後按:於此北曲之譜裡,鄭本有析出正襯,惟北曲常加不少襯字,而又因北曲為依腔填詞的特性,於固定的旋律裡插入正襯字,至明代崑曲時代以來,因為元代的北曲的唱法己亡,到了明代,北曲的唱法上,基本上是固定唱腔裡自由加襯字,但都得唱這個唱腔,於是正襯不分實成為明代以來北曲的特性,雖往日的各種北詞之譜或分正襯,即如清代的崑曲聲腔格律之譜的《九宮大成南北詞宮譜》亦然,但都是參考性質。《九宮大成》訂正襯字詳參辭意,凡造成辭意不完足者不可視為襯字,故其格不似吳梅《南北詞簡譜》及鄭騫《北曲新譜》那樣不顧文意,及在不曉得北曲是先有旋律,才填辭,故常為了屈就文句的格式,而任意指認而把顧語意的正字貶為襯字,以削足適履,造成拿掉了襯字不看之下,剩下的正字語意不完足的情況,所以論合聲辭之律兩美,要做為填詞的參考,必得使用《九宮大成》,而《南北詞簡譜》《北曲新譜》等後人之譜皆可摒棄不用)。但元明清以來的北曲皆為依腔填詞,而只要把曲辭慎參《九宮大成》此一聲腔格律譜,予以分配在旋律裡即可,故今不分正襯字。【滾繡球】鄭本『滿也之滿字疑衍』,但仍錄之,今亦不刪;鄭騫又言『冠天神三字不合格律』,按:因為鄭騫只在文字格式上考索,並未見如明代黃佐《樂典》一書裡提到元曲為『依腔填詞,一定不易』,即黃佐指出了元曲是每一曲牌的唱腔是固定的一首曲子,填詞者把曲辭填入,所以知元曲是以事先寫成的旋律為主,而據旋律的曲節填作的字格為從;而鄭騫論北曲,並未於此一層面的元曲的曲腔關係上把捉,以致於字格論合不合格律。而鄭騫言『冠天神三字不合格律』,是因末三字依現存元曲核對,常為平平仄,而今吳歷填成仄平平;鄭騫論北曲的格律,並未依元曲『依腔填詞』的曲腔關係的角度,而是拿今存元曲之辭裡的格式拿來對照,以判定多數的相同即為合律,而少數不合大多數的即認為是不合格律,這是以大多數古例當成真理。但此一想法的弔詭之處,即本身即存在着不合理及非真的因子,又加上元曲是先有旋律,後之填詞者填平填仄,並不影響既己先寫好的旋律,同時元曲的工尺己亡,今日崑曲,如《九宮大成》裡的北曲,也不是元曲的原有的工尺。論合不合律,依元曲的先有旋律,後再填詞的生成,是應把旋律,拿平仄放進去,唱看看,是否能唱似應有的字音,始能判定是否係合宜的平仄。但,今日元曲的工尺已亡,若拿多數例來否定少數例,並冠少數例以不合格律的罪名。論學上,對於不能判明之事,應以存而不論的角度暫置始能於論學上,得其事理之平的。【叨叨令】鄭本『天神原誤天真。聖子的原誤聖神的。第一吟字原誤冷。第一兀字原誤凡』,是也;又言『慘模糊句失律』如前理,亦不當逕斷定是失律;而又言『糊字下疑脫一字』,亦非是,『慘模糊將心腸迸』其格,於九宮大成之例,以正字來看,皆五字,如『布置多寬裕』、『几簇笙歌鬧』『志少些兒个』或『冰的(找)鞋兒透』『(透着腦)氤氤氳氳(的)泛』『(一會里)喧喧騰騰(的)誘』,而此『慘模糊將心腸迸』若定要劃出正襯,亦可作如『(慘)模糊(將)心腸逆』,而一如前述,平仄未合多數例者,於北曲是不可逕稱失律的;【小梁州】內鄭本添『苦辛』二字,並指『苦辛二字原闕』,今不據添字,因亦未不通,而加了苦辛二字,煉苦辛,究屬何意,實所語意未通;【么篇】鄭本『恩字原闕』,但不加字亦未為不通,故從原作。(劉有恒)]

敬謝天主鈞天樂  六調
【北黃鍾醉花陰】吾主全能遍天壤。誠赫赫今來古往。雖一體聖三皇。於穆無疆。其位尊無兩。我懷愛德,藉恩光。蕩蕩難名惟叩顙。
【喜遷鶯】自漢季聖子來降。教吾人向化明良。恩廣。託聖母童貞產馬房。若瑟同來獻主堂。祝讚有西默盎。道能救靈魂淪喪。掃魔鬼猖狂。
【出隊子】聖寵的先知若翰。比耶穌年略長。你道他先來開導在何方。領洗河名若爾當。把昔日徑路崎嶇成夷坦。
【刮地風】主救我莽莽乾坤榮福返。命宗徒率土傳揚。得亞孟者常生王。永靜天鄉。其偕爾聖人同饗。爾旨承行於地上。過一州,到一邦。教規指掌。付神魂,為裹糧。豈止憚九萬梯航。生存百穀真生養。感慈恩拜五傷。
【四門子】看靈奇之升天敬仰。一心心信愛望。把十誡來遵,把七克來劻。奉規程破除邪教綱。念一回經,存一回想。炙熱我心腸自挽。
【水仙子】我我我自忖量。看看看塵俗三仇狠似鎗。將將將勤告解銘心,把把把恤哀矜慷爽。呀呀呀那些兒能久享。休休休戀烟雲瞥眼炎涼。喜喜喜指明了教中超性朗。我我我愛天國安熙攘。他他他怎知道世福不能長。休錯認沸海當康莊。
【本宮尾】少不得審判將來罸與賞。論中都非比遐荒。為甚麼不知天的世人拜魍魎。
[後按:於此北曲之譜裡,鄭本有析出正襯,惟北曲常加不少襯字,而又因北曲為依腔填詞的特性,於固定的旋律裡插入正襯字,至明代崑曲時代以來,因為元代的北曲的唱法己亡,到了明代,北曲的唱法上,基本上是固定唱腔裡自由加襯字,但都得唱這個唱腔,於是正襯不分實成為明代以來北曲的特性,雖往日的各種北詞之譜或分正襯,即如清代的崑曲聲腔格律之譜的《九宮大成南北詞宮譜》亦然,但都是參考性質。《九宮大成》訂正襯字詳參辭意,凡造成辭意不完足者不可視為襯字,故其格不似吳梅《南北詞簡譜》及鄭騫《北曲新譜》那樣不顧文意,及在不曉得北曲是先有旋律,才填辭,故常為了屈就文句的格式,而任意指認而把顧語意的正字貶為襯字,以削足適履,造成拿掉了襯字不看之下,剩下的正字語意不完足的情況,所以論合聲辭之律兩美,要做為填詞的參考,必得使用《九宮大成》,而《南北詞簡譜》《北曲新譜》等後人之譜皆可摒棄不用)。但元明清以來的北曲皆為依腔填詞,而只要把曲辭慎參《九宮大成》此一聲腔格律譜,予以分配在旋律裡即可,故今不分正襯字。【喜遷鶯】鄭本『聖子原作聖神』,按,雖今從鄭本,但吳歷原意,亦未必非聖神之意;又若瑟乃耶穌的養父,而西默盎,人名;鄭本『魂字原闕』是也;【刮地風】鄭本『傳字原闕』,是也;亞孟Amen,今多譯作阿們;【四門子】鄭本『劻原誤助。奉原誤奏』,是也;又言『自挽二字疑誤』,但未改字,今從原作;【水仙子】鄭本『狠原誤狼。熙攘之攘可作壤,原誤穰』,是也;鄭騫又言『此曲較常格增出我我我愛天國安熙攘一句』乃錯誤。按,依吳歷的填詞的曲意,『我我我愛天國安熙攘』為一句,而以下『他他他怎知道世福不能長。休錯認沸海當康莊』為一句,並不是鄭騫所計的,以為此句為增一句,而是末句為上下句組成,而末句依九宮大成,常格為正字有六、五,或亦可作四加五字句(元人百種的『(早早早)同心帶扣,雙挽結交歡』),而此句可視如四加五字句的『(他他他怎知道)世福(不)能長。(休錯認)沸海當康莊』之末句之格。【尚遶梁煞】原誤作【南遶梁煞,而鄭騫改正,而云『此套係北曲而用南尾,不合。北黃鍾尾聲與此略同,似可改題』。按,依九宮大成,此北曲之尾,或云【本宮尾】或云【黃鍾尾】或云【隨煞】,而諸宮調使用時作【三句兒煞】,不止鄭騫所云的黃鍾尾一名,今依九宮大成改為【本宮尾】。(劉有恒)]

喻罪樂章   六調
(聖經中設喻有五。障蔽靈明如黑雲布空。人生斯世如舟行沸海。形神種罪如肩負重。滅性痴愚如街坊醉漢。招憎取厭如食上蒼蠅。遵此五者而填詞。以佐規誡警心云爾。)
【賞宮花】(喻黑雲。)黑雲障太虛。終凶暴可知。混跡三仇裡。強自展愁眉。爭似冬蛇常掩目。指南難與話東西。
【獅子序】(喻沸海。)嘆世人心易迷。離娘懷早把情移性移。似舟行沸海,到岸無期。看你在轉眼的覆溺。雖亟信乘槎,望風帆,愛家鄉,尚多愆罪。若道是塵緣未了,此願終違。
【降黃龍】(喻負重。)須知罪大愆深,如負重臨岐。不勝累贅。如此傴僂罄折,難仰雲天,要息肩無地。休題。逐利趨名,寧免浼躬擎跪。豈止那千鈞盎背。壓死難舒。
【大勝樂】(喻醉漢。)誰非是个醉漢狂且。啄如雞醉似泥。包身大胆迎刀鋸。徒哺啜昩修齊。無廉無恥無仁義。處己無情為甚的。末必狂魔誘感,自欲昏昏入夢,向地獄爭趨。
【太平歌】(喻蒼蠅。)蒼蠅技。逐臭避香飛。看舉世人情酷似伊。還思附驥圖千里。看你逢羶見血便忘義。麈尾揮不去。
【尾聲】黑雲沸海明明喻。負重誠愚醉漢癡。比到蒼蠅品愈低。
[後按:【賞宮花】的文字格律,依九宮大成為四。六。五。三(或五)。七,七。今吳歷所填詞為五。五。五。五。七。七。故知第二句脫一字,鄭騫失考,但此處缺一字,亦不礙依崑曲的訂譜的格律訂譜。【獅子序】鄭本『乘原誤棄』,又『早把』、『的』皆應為襯字,鄭騫未標出,今補;【降黃龍】鄭本『背原誤皆』,【太平歌】鄭本把羶字改氈,並云『羶原誤氈』,但吳歷用氈字,未為不合,故依原作;鄭本又云『麈原誤鏖』,是也。又按,此曲牌,吳歷少填寫倒數第二句的七言一句,故配腔亦缺此句。而鄭騫所說『千里句下較常格少一句』,誤,因倒數第三句末字為仄韻,而倒數第二句為平韻,今『看你逢羶見血便忘義』為句末仄韻句,故確為倒數第三句,鄭騫未注意句末為平或仄韻之有別而致誤判缺倒數第三句。(劉有恒)]

悲思世樂章             小工調
【尾犯序】莫謂地球寬。六水三山。一分為田。又且聚蠆如盆,萬惡歸焉。陰慘。非殺命誰能養命,非歛怨誰能無怨。哪堪見。刀途血路生死不安恬。
【前腔】膏火自相煎。華貊同情,食色相連。你看朝士卑田。也一樣爭飡。未免。貧賤者羅雀掘鼠,富貴者長驅席捲。難懲勸。貪饕無底谿壑不能填。
【前腔】頭上月輪天。怎比無形,永靜長年。況我無定形,隨日月推遷。轉眼。百忙裡生老病死,眼措裡烟雲翻變。還須念。如扁舟渡海隔板是黃泉。
【前腔】積成罪不悛,枉說虔齋,告解消愆。若稍忤雄心,就怒髮冲冠。褊淺。這都是囂凌孽火,全不想形骸制限。無更換。總賴蒙恩救贖守誡要心堅。
【尾聲】人心各異如其面。榮辱崇卑天主權。莫把掩襲為能獨自賢。
[後按:第一隻【尾犯序】的『又且』亦為襯字;第二隻的『谿壑』亦為襯字;第三隻的『隔板』亦是襯字;第四隻的『守誡』亦為襯字,以上鄭騫皆失考,今補正之。(劉有恒)]

警傲樂章    凡調
【山坡羊】夢中人,不謙不恕。病中身,不醫不治。性中天,從教廢弛。降中靈,滅不知何處。幸主降生來,開恩在泰西。免除世罪世罪從頭洗。又把我等矜憐,靈魂救取。堪悲。奈蒼生猶執迷。真癡。做魔奴還不自知。
【前腔】少年辰,與魔隱計。老將來,措身何地。急攘攘,如撲燈火蛾。沸騰騰,似聚窟尋氈蟻。又誰知。崇朝日易西。不獨三仇誘我誘我還連你。只為業火無形,當生莫避。須知。除死方休食與衣。還虧。入土方休詐與欺。
【貓兒墜】我儕求生,主定把人悲。洗罪還愁悔罪遲。生平邪妄尚沉迷。須祈。聖水驅魔,須臾不離。
【尾聲】懇祈聖母求天主。赦我從前告解非。尤恐滿腹泥沮罪未除。
[後按:第一隻【山坡羊】鄭本指『降中之降疑誤』,非是。又第二個『世罪』是襯字,鄭騫失考,今正;鄭本『矜原誤務』,是也。第二隻【山坡羊】鄭本指『辰原誤長,急攘攘原誤急嚷』『泥原誤消』,是也。又鄭本改『氈』為『羶』,非是,『氈蟻』義可通。又此隻的第二個『透我』,及『除』,及『詐與欺』的『與』皆襯字,鄭騫失考,今正。(劉有恒)]

戒心樂章  小工調
【不是路】陡壁深谿。難架輿梁作坦夷。如何濟。未分南北與東西。甕中雞。初蒙啓覆知天地。物我區區焉可齊。危途裡。若不回頭陷淖泥。豈無思慮。永殃難避。
【泣顏回】清濁自低回。怎不教人淩制。怪似仇同不共,何妨話不投機。只為昌担自己。禁他人不許鼾然睡。器還欹欲正伊誰。喜把我切磋攻礪。
【前腔】回燄發從脾。欲避延燒何必。環桑穿鼻。自有身衣口食牽拘。饒你淩雲插翅。為饑虛不惜憑投畀。任華夷抵死爭求,獲大罪逆天欺世。
【催拍】此誰欺欺天自欺。問誰知你知我知。行短有虧。行短有虧。與日俱增,罪與身齊。一旦歸泉,永獄無期。從今看真個淒其。豈教外不堪題。
【餘文】假惺惺全不取。惟憑隱德自修持。纔是真誠不我欺。
[後按:第一隻【泣顏回】鄭本『低回原脫回字。欹原誤歌』,是也;第二隻【泣顏回】鄭本『抵字原闕』,是也。又,『欲避延燒何必。環桑穿鼻』,鄭本誤斷句成『欲避延燒,何必環桑穿鼻』,今正;【催拍】鄭本『催原誤摧。淒原誤棲』,是也。又『行短有虧』,依格,應疊一句,而原作缺,鄭騫亦未改正,今補正。(劉有恒)]

咏規程       六調
(仍用彌撒詞調)
【一枝花】誰能離世網。最苦人間況。欲求生免也,豈非罔。賴有梯航。是升天指掌。把譯語隨方敷講。
【紅衲襖】既然悔愆尤崇教皇。也須酬救靈魂恩主降。好將誡規謹守休輕放。假饒你日裡空談何所望。你想六時中日用糧。而免我債者天恩蕩。如我亦免負我債者於今生,也。才許你歸根無永殃。
【繡太平】[繡帶兒首至四句]依歸後捫心向往。尚從魔落魄佯狂。應知面目堪憎,怕難隨儕輩同行。[醉太平五至末句]深想。昌言鐸世不尋常。比世俗差同天壤。從教自反。三仇雖猛,自宜懲創。
【宜春樂】[宜春令首至合頭]聞天國,是故鄉。始孽生厄襪亞當。豈能無恙。違天獲罪誰能挽。致羣靈造孽堪誅,感一主慈悲難仗。[大勝樂合頭至末句]故耶穌降誔。降來救贖,萬國遐方。
【太師引】嘆愚氓再沒有酬恩想。便相聞誰親聖傷。若不將十字架熟偎疼傍。等閒抛駒隙時光。賺終身被累隨濁浪。直等待病骨支床。寃魔障教人飽償。總使夢南柯,猶多惆悵。
【東甌令】休迷執,莫鷹揚。抑傲居謙拜五傷。勤勤告解無覊絆。存不得絲毫妄。從今寸歛九迴腸。實信常生生。
【劉潑帽】全能全善尊無兩。降生來聖史端詳。看他年審判誠非枉。賞罰升沉,再現生前樣。
【尾聲】四行迅速流光返。切不可藉口匆忙不到堂。何苦棄却靈魂赴永殃。
[後按:鄭本【一枝花】『網原誤綱』,是也;鄭騫又以『把』為襯字,非是;又此曲牌亦如前《彌撒樂音》的【一枝花】,亦少了二句;【紅衲襖】並依天主經文添一『負』字於『如我亦免』後;又『而免有債者天恩蕩』句,鄭騫以『者』為襯字,因『負我債者』缺『者』義不全,故『者』不合為襯字,此句的襯字為『而』;又下一句『如我亦免負我債者於今生』,鄭騫以『如我』為襯字,應以『如我亦免』及『於』皆為襯字,以合《九宮大成》適用的六字句之格;又『也』字為單一的格;【繡太平】鄭本『佯原誤徉。憎原誤增』,是也;又『尚』應為襯字,鄭騫脫漏;『怕』字鄭騫當作襯字,按此句,有六字或七字之格,皆可合聲腔格律之譜的《九宮大成》的合格範例;【宜春樂】『仗原誤扙』,是也。又言【太師引】『熟字疑應作熱』,但未改字,今按,作『熟』可通;鄭本『身字原闕』,是也;又,末句為九宮大成所引之《東郭記》範例裡的上四下四之格,而且『總使』二字為襯字,鄭騫當作正字而誤;又言【東甌令】『甌原誤歐』是也;又言【尾聲】『却字原闕』今從之。(劉有恒)]

悲魔傲   小工調
【瑞鶴仙】我主垂慈教。救靈魂大事,洪恩覆幬。回頭須趁早。奈染成未化,勝心猶躁。幾回西士,樹謙光轉眼吠聲如豹。且速宜迴避,物情強弱,付之一笑。
【錦纏道】苦不覺。畏途中憑陵火燒。世苦暫相遭。問誰能,今辰可卜來朝。從沒有繊毫善半分功寵恩可邀。又何須共三仇角勝相嘲。猛可裡痛虛囂。把靈魂兒從魔消耗。看時光轉斗杓。纔覺我年難再少。悔從前不檢罪應招。

【好事近】[泣顏回首至四句]威鳳乍離巢。枝頭斥盡鷦鷯。視諸凡鳥。魆地裡別類分曹。[刷子序五至合頭]探討。取捨依違顛倒。誰似你另生成之玄妙。[普天樂八至末句]普天率土希少。但不能去食,水米無交。
【古輪臺】乍騰蛟。頓將行潦起波濤。無人有我侔天高。無庸目覩,萬般通曉。話英豪岱岳曾交。崑崙踼倒。驚愚駭俗,管教獨步上青霄。音從別調。晦其屑居奇隨人媚竈。隱德規條。須知遐融,誰能紹。逢君崖異是同袍。
【尾聲】藏頭隱面循規教。仇盜兵戈害自消。任爾床頭偽捉刀。
[後按:【瑞鶴仙】趁原誤為逞,今正;又,鄭騫以『幾回西士樹謙光』為一句,以下『轉眼吠聲如豹』一句,按,應斷如『幾回西士,樹謙光轉眼吠聲如豹』始合格律;【錦纏道】鄭騫以『問誰能今辰』下斷句,而以下方『可卜來朝』作一句,應改正如『問誰能,今辰可卜來朝』,斷句於『能』字下;又,『繊毫善』及『又何須』,鄭騫皆作正字,實為襯字;【好事近】的『魆地裡別類分曹』,鄭騫以『裡』字作襯字,按,此句可為六或七字句,故『裡』不必作襯;而『但』應為襯字,鄭騫作正字,今正;【古輪臺】的『話』及『晦其』皆襯字,鄭騫作正字,今正;又,鄭騫以『晦其屑居奇疑當作悔不屑居奇。此曲自此句以下多不合律。文字亦頗費解。必有脫誤。姑存其調』。今按,『須知遐』融下缺四字一句及五字一句,但不礙訂譜;【尾聲】鄭本『捉原誤促』,是也。(劉有恒)]

談為何古來知樂的人配樂都不是『依字聲行腔』

談為何古來知樂的人配樂都不是『依字聲行腔』

『依字聲行腔』從1949年以來就開始大大風行起來,因為對於人民的音樂的著重,於是在民歌及戲曲等的研究上,就開始探討及究竟語言與音樂在中國傳統音樂或戲曲上佔有什麼份量及其間的連繫性為何。只是,因為很多的當日的田野採集者在基礎學識上,都未紮實於古籍上有關的明文記載的基礎學習,多皆半路出家,於是就出現了一種論調,那就是中國的戲曲或民歌,都和當地的人的方言口音相關,是把當地的方言的四聲等聲音直接化為戲曲或民歌的旋律,像是原出身於主編基督教歌曲的楊蔭瀏的一些著作即是大談戲曲和民歌的旋律和聲調多麼的有關。

其實,從中國歷史上的事實來看,反而,愈是知樂的古人就愈是反對這種『依字聲行腔』的說法。最有名的,就是赫赫大名的明代發明新法密律(十二平均律)的朱載壻了。他在《律呂精義》外篇有一篇《起調畢曲新考》裡,對於那些主張詩歌的配腔是依字聲行腔者,予以學理上的反駁,並指出這些讀書而不通的『世儒的陋說』是『與腔譜之理不相關』(『腔譜之理』,以現代的話而言,就是聲腔格律),即和真正詩歌應該配的腔是一點都沒有任何學理上的相關,而認為『明理之士』即自曉,根本就不是值得『細辨』的.其指出:

『或以牙齒舌喉唇五音為宮商之清濁,或以平上去入四聲為律呂之高下.殊不知切韻之法別是一家,而與腔譜之理不相關也.

且如『亹亹文王』四字,若據腔譜家之說,大雅宮音起調,則第一亹字當用宮,其第二亹字當用角,文字當用羽,王字當用徵,方與音調合.獨不用商者,從周之制也.

若據切韻家之說,則亹亹文一連三字,皆在微母下為輕唇音,屬羽,若一連用三個羽者,如何可歌.如何吹彈.又如『厥厥翼翼』四字,而三字皆在喻母下為深喉音,屬宮,一連三字皆宮,如何可歌,如何吹彈.

其以平上去入為譜者,亦欠通.且如『關關睢鳩』四字,皆平聲,如何歌,如何彈.又如『采采卷耳』四字,皆上聲,如何歌,如何彈.『顒顒卬卬』四字,皆在疑母下,又是雙聲,又是疊字,如何歌.如何彈.『矜矜兢兢』四字一音,如何歌.如何彈.明理之士自曉,今不必細辨也.』

以上談了三類的訂譜法,一是真正雅樂的訂譜者(『腔譜家』),首先得確定這是詩經裡的大雅,因為大雅是用的是宮調曲,所以以宮音起調,所以第一字配宮,以下則配.....但雅樂不配商音,所以樂曲裡不配商音.他指出這才是配樂上的正途,即,由作曲者,依這隻曲子的特性,而由作曲者的作曲的靈感及這隻曲子要發揮的聲情及其應具備的樂理(如畢曲的結音)來譜曲,沒有什麼其他的曲意發揮上的任何朿縛了。

第二類的則是出身『切韻家』,即是搞聲韻學的人,妄議譜法,認為配腔是依『牙齒舌喉唇五音為宮商之清濁』,按習崑曲者,如使用《韻學驪珠》,亦可以查到到崑曲每字的是相當『宮商角徵羽』之哪一種.而這種不知樂的文人之類的音盲之屬外行者,以『宮商角徵羽』直接拿來配每個字的『宮商角徵羽』,則朱載壻就批評了,這樣子譜出的曲子,唱成了什麼玩意兒,還算是歌曲嗎.(『如何可歌』).

第三類的則是對腔理外行的不知樂的文人,認為把文字可以變成音符,像第二類一樣的可以自動轉換,而以為依字聲行腔,『以平上去入為譜』,即是看每個字是屬平上去入何聲,則據以行腔的的人,也一樣令樂曲譜得唱的會成什麼玩意兒(『如何可歌』).所以朱載壻就指出了,『其以平上去入為譜者,亦欠通.且如『關關睢鳩』四字,皆平聲,如何歌,如何彈.又如『采采卷耳』四字,皆上聲,如何歌,如何彈.『顒顒卬卬』四字,皆在疑母下,又是雙聲,又是疊字,如何歌.如何彈.『矜矜兢兢』四字一音,如何歌.如何彈.明理之士自曉,今不必細辨也.』也就是說,這樣子配出來的音符,根本就不是音樂(『如何歌,如何彈』)。

真正的譜曲家,即朱載壻所指出的『腔譜家』,是依曲意及樂理的不違反之下,依自己的自由意識的靈感來譜曲,那像歌詞的平上去入或切韻屬『宮商角徵羽』,皆非腔譜家要掛心之事。

所以在朱載壻的《樂律全書》裡,他也為不少歌辭譜了曲,沒有任何一曲是『依字聲行腔』,知樂如朱載壻者,就是這樣看待所謂語言和音樂的關係的。於是,我們就開始懷疑了,是不是後世有太多虛名蓋世,而其實在音樂界及戲曲界都有太多不知樂的人,在濫竽充數,誤導大眾。

其實,更早在北宋有一位詞人李之儀,在其吳思道詞的後跋文裡曾指出了:

『唐人但以詩句,而用和聲抑揚以就之,若今之歌《陽關》詞是也。至唐末遂用其聲之長短句以意填之,始一變以成音律』。

李之儀的其說的重點,在於指出在,在詞起之前的時代,一首詩,被拿來配成音樂,其方法是『抑揚』之法,何謂『抑揚』呢,即這首曲子只要根據平仄律,如平與仄之間的旋律不同即可。也就是以譜曲者的角度,就是,自由的譜曲,平聲字的旋律只要和仄聲字的旋律非同一音即可了。

而詞的時代,則是『用其聲之長短句以意填之』,即是指出了,詞的『聲』(旋律)在先,而根據一首旋律,於是由詞人用其自己的『意』填進了詞。何謂『意』,即,依此詞人自己的想法,想填平聲字就填平聲字,想填仄聲字就填仄聲字,其填字的平仄標準,只是自己心中的一把尺(『意』),而沒有什麼『依字聲行腔』,語言和音樂沒有什麼關係。

於是,我們就很明顯看出了,中國傳統的譜曲者,在先有詩的時代裡,是自由意識的配上了旋律,即,語言和音樂沒有關係。而在詞起後的時代,是依腔填詞,而此時,對於現成旋律,其填入的詞也不是依字聲填入到腔裡,而是隨『意』而填詞。

詩及詞的時代,即包含了遠古到宋代,語言都不必和音樂有什麼關係,這就是古來傳統中國的史實。(又如張炎《詞源》談到宋詞都有『一定不易之譜』,即每首宋詞的唱腔都固定的一隻隻歌曲,而像楊蔭瀏也研究了姜白石現存的宋詞工尺譜,也發現其語言和音樂間沒有什麼『依字聲行腔』的闗係)。

到了曲的時代,一如《天祿閣曲談》裡多方舉證的,在各種史籍裡,都明言中國當日的俗樂(不只戲曲)都是『依腔填詞』的,不只是元曲或南曲,即便是從固定唱腔出發,再依字聲調腔的崑曲,也不是『依字聲行腔』,而是每一曲牌都己有固定的旋律,依不同四聲再於其上調腔而己,即微調固定的不易之譜。

像是今世不少研究戲曲的人,臆論像是比較屬民間的弋陽腔應是依字聲行腔吧,但殘酷的史料又嚴重的當頭一棒喝。像是明淩濛初《譚曲雜劄》中說『江西弋陽土曲,句調長短,聲音高下,可以隨心入腔』,即指出即若弋陽腔,也是唱腔先寫好,而至於填詞是完全沒有和字聲的平上去入或陰陽有什麼相關連,而是字『聲』的平上去入的『高下』,『隨心』而沒有什麼依字聲排入腔裡去。更殘酷的證據,就是故宮博物館掌故部編的《掌故叢編》,內記載藏於懋勤殿的『清聖祖諭旨』中,康熙帝向內遷承差的崑弋腔伶人,所傳的聖旨:

『魏珠傳旨,爾等向之所司者,崑弋絲竹,各有職掌,豈可一日少閑,況食厚賜,家給人足,非常天恩,無以可報。崑山腔,當勉聲詠,律和聲察,板眼明出,調分南北,宮商不相依混亂,絲竹與曲相合為一家,手足與舉止睛轉而成自然,可稱梨園之美何如也。又弋陽佳傳,其來久矣,自唐霓裳失傳之後,惟元人百種世所共喜。漸至有明,有院本北調不下數十種,今皆廢棄不問,只剩弋陽腔而已。近年弋陽亦被外邊俗曲亂道,所存十中無一二矣。獨在因舊教習,口傳心授,故未失真。爾等益加溫習,朝夕育讀,細察平上去入,因字而得腔,因腔而得理』。

康熙於此諭旨裡,把當日流行的弋陽腔(弋腔)的非依字聲行腔的特性,一露無遺。他對於那些唱弋陽腔的樂人不滿,因為,依他的淺識,認為弋陽腔應該依字聲行腔啊,為何沒有『細察平上去入,因字而得腔,因腔而得理』呢,反而可以看出,原來從明代以來的弋陽腔系的戲曲,也和南曲一樣,都不是『依字聲行腔』,一如淩濛初所指出的,是『依腔填詞』啦。於是一察古來史料,竟然發現了自1949年以來,一批音樂及戲曲界裡的人,所臆想的戲曲及民歌應有的『依字聲行腔』的語言和音樂的關係,竟都是在象牙塔裡的學究之說了。

雖然,如果真能把字聲的考量,作為譜曲的一個參考,讓歌曲唱起來,和語言搭配較佳,也是至善之舉,只是,絕非絕對而只能相對,即不可直接轉語言為歌唱旋律,亦只是有抑揚之勢而己。但這種要求絕不能取代曲意,更不是不知樂的文人因為缺少作曲之材,而作為因陋就簡,企求的一條作曲便捷之徑了。同時,依吾人發現,凡主張『依字聲行腔』者,都是不會作曲且不知樂的文人,如楊蔭瀏、洛地、台灣的曾某、清代的梁廷枏等等。(劉有恆,臺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