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詞敘錄[鄭志良校本]

南詞敘錄[鄭志良校本]

(按:以下依鄭志良先生於《戲曲研究》2010年第1期內的《關於南詞敘錄的版本問題》一文內所附重行訂正以往流行的《中國古典戲曲論著集成》版本裡的因未見較完善的清代魯氏壺隱居抄本,而以民國年間董康《讀曲叢刋》此一有訛誤的版本為底本,致內文有誤處,而重新依魯氏壺隱居抄本此一文獻成一較完善之本的正文,至於鄭先生的原文及及注釋皆請見原著)
=============================
北雜劇有《點鬼簿》,院本有《樂府雜錄》,曲選有《太平樂府》,記載詳矣。惟南戲無人選集,亦無表其名目者,予嘗惜之。客閩多病,咄咄無可與語,遂錄諸戲文名,附以鄙見;豈曰成書,聊以消永日,忘歊蒸而已。嘉靖己未夏六月望,天池道人志。

南戲始於宋光宗朝,永嘉人所作《趙貞女》、《王魁》二種實首之,故劉後村有「死後是非誰管得,滿村聽唱蔡中郎」之句。或云:「宣和間已濫觴,其盛行則自南渡,號曰『永嘉雜劇』,又曰『鶻伶聲嗽』」。其曲,則宋人詞,而益以裡巷歌謠,不葉宮調,故士夫罕有留意者。元初,北方雜劇流入南徼,一時靡然向風,宋詞遂絕,而南戲亦衰。順帝朝,忽又親南而疎北,作者蝟興,語多鄙下,不若北之有名人題詠也。永嘉高經歷明,避亂四明之櫟社,惜伯喈之被謗,乃作《琵琶記》雪之,用清麗之詞,一洗作者之陋,於是村坊小伎,進與古法部相參,卓乎不可及已。相傳則誠坐臥一小樓,三年而後成,其足按拍處,板皆為穿。嘗夜坐自歌,二燭忽合而為一,交輝久之乃解。好事者以其妙感鬼神,為剏瑞光樓旌之。我高皇帝即位,聞其名,使使徵之,則誠佯狂不出,高皇不復強。亡何卒。時有以《琵琶記》進呈者,高皇笑曰:「五經四書,布帛菽粟也,家家皆有;高明《琵琶記》,如山珍海錯,貴富家不可無。」既而曰:「惜哉,以宮錦而製鞵也!」由是日令優人進演。尋患其不可入絃索,命教坊奉鑾史忠計之。色長劉杲者,遂撰腔以獻,南曲北調,可於箏琶被之。然終柔緩散戾,不若北之鏗鏘入耳也。

今南九宮不知出於何人,意亦國初教坊人所為,最為無稽可笑。夫古之樂府,皆葉宮調;唐之律詩絕句,悉可絃詠,如「渭城朝雨」演為三疊是也。至唐末,患其間有虛聲難尋,遂實之以字,號長短句,如李太白《憶秦娥》、《清平樂》,白樂天《長相思》,已開其端矣;五代轉繁,考之《尊前》、《花間》諸集可見;逮宋,則又引而伸之,至一腔數十百字,而古意頗微。徽宗朝,周、柳諸子,以此貫彼,號曰「側犯」、「二犯」、「三犯」、「四犯」,轉輾波蕩,非復唐人之舊。晚宋,而時文、叫吼,盡入宮調,益為可厭。「永嘉雜劇」興,則又即村坊小曲而為之,本無宮調,亦罕節奏,徒取其畸農、市女順口可歌而已,諺所謂「隨心令」者,即其技歟?間有一二葉音律,終不可以例其餘,烏有所謂九宮?必欲窮其宮調,則當自唐、宋詞中別出十二律、二十一調,方合古意。是九宮者,亦烏足以盡之?多見其無知妄作也。

今之北曲,蓋遼、金北鄙殺伐之音,壯偉很戾,武夫馬上之歌,而流入中原,遂為民間之日用。宋詞既不可被絃管,南人亦遂尚此,上下風靡,淺俗可嗤。然其間九宮、二十一調,猶唐、宋之遺意也,特其止於三聲,而四聲亡滅耳。至於南曲,又出北曲下一等,彼以宮調限之,吾不知其何取也。或以則誠「也不尋宮數調」之句為不知律,非也,此正見高公之識。夫南曲本市里之談,即如今吳下《山歌》、北方【山坡羊】,何處求取宮調?必欲宮調,則當取宋之《絕妙詞選》,逐一按出宮商,乃是高見。彼既不能,盍亦姑妄於淺近。大家胡說可也,奚必南九宮為?

南曲固無宮調,然曲之次第,須用聲相隣以為一套,其間亦自有類輩,不可亂也。如【黃鶯兒】則繼之以【簇御林】,【畫眉序】則繼之以【滴溜子】之類,自有一定之序,作者觀於舊曲而遵之可也。

南之不如北有宮調,固也;然南有高處,四聲是也。北雖合律,而止於三聲,非復中原先代之正,周德清區區詳訂,不過為胡人傳譜,乃曰「中原音韻」,夏蟲、井蛙之見耳!胡部自來高於漢音。在唐,龜茲樂譜已出開元梨園之上。今日北曲,宜其高於南曲。

1.有人酷信北曲,至以伎女南歌為犯禁,愚哉是子!北曲豈誠唐、宋名家之遺?不過出於邊鄙裔夷之偽造耳。夷、狄之音可唱,中國村坊之音獨不可唱?原其意,欲強與知音之列,而不探其本,故大言以欺人也。

中原自金、元二虜猾亂之後,胡曲盛行,今惟琴譜僅存古曲。餘若琵琶、箏、笛、阮鹹、響盞之屬,其曲但有【迎仙客】、【朝天子】之類,無一器能存其舊者。至於喇叭、嗩吶之流,並其器皆金、元遺物矣。樂之不講至是哉!

今崑山以笛、管、笙、琵按節而唱南曲者,字雖不應,頗相諧和,殊為可聽,亦吳俗敏妙之事。或者非之,以為妄作,請問【點絳唇】、【新水令】,是何聖人著作?

今唱家稱「弋陽腔」,則出於江西,兩京、湖南、閩、廣用之;稱「餘姚腔」者,出於會稽,常、潤、池、太、揚、徐用之;稱「海鹽腔」者,嘉、湖、溫、台用之。惟「崑山腔」止行於吳中,流麗悠遠,出乎三腔之上,聽之最足蕩人,妓女尤妙此,如宋之嘌唱,即舊聲而加以泛豔者也。(今宿倡曰「嘌」,宜用此字。)隋、唐正雅樂,詔取吳人充弟子習之,則知吳之善謳,其來久矣。

詞調兩半篇乃合一闕,今南曲健便,多用前半篇,故曰一隻,猶物之雙者,止其一半,不全舉也。如【梁州序】,四字起乃上篇也,第三隻七字起是後半篇,雖曰四隻,實為兩闕。如【八聲甘州】亦然,故頭隻四字,次隻七字起也。南九宮全不解此意,兩隻不同處,便下「過篇」二字,或妄加一「麼」字,可鄙。「麼」字,非「麼」字也。大抵古人作事不苟,唱前篇了,恐人不知,聯牽唱去,故加一「空」字別之。「麼」乃「空」字之省文,如今點書,「●」乃「非」字之省,「又」乃更書一字之省。《漢書》「元元之民」,本「元●」也,後世不知,呼作「元二之民」,亦是此類。(劉有恒按,第一個●,乃曰字去其左直劃;而第二個●,乃令字去上方的人及一)

南易製,罕妙曲;北難製,乃有佳者。何也?宋時,名家未肯留心;入元又尚北,如馬、貫、王、白、虞、宋諸公,皆北詞手。

國朝雖尚南,而學者方陋──是以南不逮北。然南戲要是國初得體。

南曲固是末技,然作者未易臻其妙。《琵琶》尚矣,其次則《翫江樓》、《江流兒》、《鶯燕爭春》、《荊釵》、《拜月》數種,稍有可觀,其餘皆俚俗語也;然有一高處:句句是本色語,無今人時文氣。

以時文為南曲,元末、國初未有也,其弊起於《香囊記》。《香囊》乃宜興生員邵文明作,習《詩》,專學杜詩,遂以二書語句勻入曲中,賓白亦是文語,又好用故事作對子,最為害事。夫曲本取於感發人心,歌之使奴童、婦女皆喻,乃為得體;經、子之談,以之為詩且不可,況此等耶?直以才情欠少,未免補輳成篇。吾意與其文而晦,曷若俗而鄙之易曉也?

《香囊》如教坊雷大使舞,終非本色,然有一二套可取者,以其人博記,又得錢西清、杭道卿諸子幫貼,未至瀾倒。至於效顰《香囊》而作者,一味孜孜汲汲,無一句非前塲語,無一處無故事,無復毛髮宋、元之舊。三吳俗子,以為文雅,翕然以教其奴婢,遂至盛行。南戲之厄,莫甚於今。

填詞如作唐詩,文既不可,自有一種妙處,要在人領解妙悟,未可言傳。名士中有作者,為予誦之,予曰:「齊、梁長短句詩,非曲子。」何也?其詞麗而晦。

或言:「《琵琶記》高處在《慶壽》、《成婚》、《彈琴》、《賞月》諸大套。」此猶有規模可尋。惟《食糠》、《嘗藥》、《築墳》、《寫真》諸作,從人心流出,嚴滄浪言「水中之月,空中之影」,最不可到。如《十八答》,句句是常言俗語,扭作曲子,點鐵成金,信是妙手。

本朝北曲,推周憲王、穀子敬、劉東生,近有王檢討、康狀元,餘如史癡翁、陳大聲輩,皆可觀。惟南曲絕少名家。枝山先生頗留意於此,其《新機錦》亦冠絕一時,流麗處不如則誠,而森整過之,殆勁敵也。

最喜用事當家,最忌用事重遝及不著題。枝山《燕曲》云:「蘇小,道伊不管流年,把春色銜將去了,卻飛入昭陽姓趙。」兩事相聯,殊不覺其重複,此豈尋常所及?末「趙」字,非靈丹在握,未易鎔液。予竊愛而效之,《宮詞》云:「羅浮少個人兒趙」,恨不及也。

晚唐、五代,填詞最高,宋人不及。何也?詞須淺近。晚唐詩文最淺,鄰於詞調,故臻上品。宋人開口便學杜詩,格高氣粗,出語便自生硬,終是不格合乎,其間若淮海、耆卿、叔原輩,一二語入唐者有之,通篇則無有。元人學唐詩,亦淺近婉媚,去詞不甚遠,故曲子絕妙。【四朝元】、【祝英臺】之在《琵琶》者,唐人語也。使杜子撰一句曲,不可用,況用其語乎?

散套中佳者尤少,如「燕翅南飛」(此一套相傳為鐵布政作)、「為人莫作」、「弓弓鳳鞋」之類,俗而可厭。惟「窺青眼」、「簫聲喚起」、「羣芳綻錦」四五套可觀,然大歇帖尾,用事重沓,亦太滯。

凡唱,最忌鄉音。吳人不辨清、親、侵三韻,松江支、朱、知,金陵街、該,生、僧,揚州百、卜,常州卓、作,中、宗,皆先正之而後唱可也。

曲有本平韻者亦可作入韻,【高陽臺】、【黃鶯兒】、【畫眉序】、【黑蟇序】之類是也;有本入韻不可作平者,【四邊靜】是也;其他平韻不可作入者甚多。

今曲用宋詞者,【尾犯序】、【滿庭芳】、【滿江紅】、【鷓鴣天】、【謁金門】、【風入松】、【卜算子】、【一剪梅】、【賀新郎】、【高陽臺】、【憶秦娥】,餘皆與古人異矣。

凡曲引子,皆自有腔,今世失其傳授,往往作一腔直唱,非也。若【晝錦堂】與【好事近】,引子同,何以為清、濁,高、下?然不復可考,惜哉!

聽北曲使人神氣鷹揚,毛髮灑淅,足以作人勇往之志,信胡人之善於鼓怒也,所謂「其聲噍殺以立怨」是已;南曲則紆徐綿眇,流麗婉轉,使人飄飄然喪其所守而不自覺,信南方之柔媚也,所謂「亡國之音哀以思」是已。夫二音鄙俚之極,尚足感人如此,不知正音之感何如也。

即男子之稱。史有董生、魯兩生,樂府有劉生之屬。

宋伎上塲,皆以樂器之類置籃中,擔之以出,號曰「花擔」;今陝西猶然。後省文為「旦」。或曰:「小獸能殺虎,如伎以小物害人也。」未必然。

生之外又一生也,或謂之小生。外旦、小外,後人益之。

旦之外貼一旦也。

以墨粉塗面,其形甚醜。今省文作「丑」。

此字不可解。或曰:「其面不淨,故反言之。」予意即古「參軍」二字,合而訛之耳。優中最尊。其手皮帽,有兩手形,因明皇奉黃旛綽首而起。

優中之少者為之,故居其末。手執搕爪。起於後唐莊宗。古謂之蒼鶻,言能擊物也[。北劇不然:生曰末泥,亦曰正末;外曰孛老;末曰外;淨曰倈(律蛇切,小兒也),亦曰淨,亦曰邦老;老旦曰卜兒(娘兒也,省文作卜);其他或直稱名。
傳奇

裴鉶乃呂用之之客。用之以道術愚弄高駢,鉶作傳奇,多言仙鬼事謟之,詞多對偶。藉以為戲文之號,非唐之舊矣。
題目

開塲下白詩四句,以總一故意之大綱。今人內房念誦以應副末,非也。
賓白

唱為主,白為賓,故曰賓、白,言其明白易曉也。

相見、作揖、進拜、舞蹈、坐跪之類,身之所行,皆謂之科。今人不知,以諢為科,非也。

今戲文於科處皆作「介」,蓋書坊省文,以科字作介字,非科、介有異也。

諢於唱白之際,出一可笑之語以誘坐客,如水之渾渾也。切忌鄉音。
打箱

以別技求賞也。
開塲

宋人凡句欄未出,一老者先出,誇說大意,以求賞,謂之「開呵」。今戲文首一出,謂之「開塲」,亦遺意也。
曲中常用方言字義,今解於此,庶作者不誤用。

員外

宋富翁皆買郎外散官,如朝散、朝議、將仕之類。
謝娘

本謂文女,如謝道蘊是也。今以指妓。
勤兒

言其勤於悅色,不憚煩也。亦曰「刷子」,言其亂也。
行首

妓之貴稱。居班行之首也。
小玉

霍小玉,妓女也。今以指女妓。
薄暮

母也。「薄」音「博」,磨上聲。薄民綿母,以切腳言。
九百

風魔也。宋人云:「九百尚在,六十猶癡」。
相公

唐、宋謂執政曰「相公」,最古。今人改曰「大人」,已俗矣。
下官

六朝以來,仕者見上,皆稱「下官」,或曰「小官」。最古。
奴家

婦人自稱。今閩人猶然。
使長

金、元謂主曰「使長」,今世已呼公侯子、王姬。
包彈

包拯為中丞,善彈劾,故世謂物有可議者曰「包彈」。
虛脾

虛情也。五臟為脾最虛。
挜襬

把持也。今人云「挜襬不下」,即此二字。
動使

什物器皿也。見《東京夢華錄》。
嗹嗻

能而大也。或作「轟+下方二車之間加一“金”字」「轟+下方二車之間加一“金”字」,皆俗字。
傻角

上「溫假」切,下「急了」切。癡人也,吳謂「呆子」。
評跋

以言論人曰「評」,以文論人曰「跋」。
波查

猶言口舌。北音凡語畢必以「波查」助詞,故云。
入跋

入門也。倡家謂門曰「跋限」。
妝幺

猶做模樣也。古云「作態」。
妝局

宋有吉慶事,則聚人治之,謂之「結局」。誆人者,亦「騙局」。
忐忑

上卯□切,下吞勒切。心不定貌。俗字也。
遮莫

盡教也。亦曰「折莫」。杜詩:「遮莫鄰雞下五更。」
行徑

門牆也。猶言家風也。
摟羅

矯絕也。唐人語曰:「欺客打客當摟羅。」今以目綠林之從卒。
魐魀

難進難退也。一作「間架」。
端相

細看也。唐人曰:「端相良之。」作「端詳」者,非。
若為

怎麼也。李太白:「桃李今若為。」
打脊

古人打背,故詈人曰「打脊」。唐之遺言也。
恁的

猶言「如此」也。吳人曰「更箇」。
交加

紛亂也。唐人云:「交交加加,進能得會?」
饆饠

唐人以麪為湯餅之名,今謂整治酒肴。
胡柴

亂說也。今人云:「被我胡柴倒」,即此字。
畢竟

到底也。唐人云:「畢竟不成眠,鴉啼金井寒。」
爭得

怎得也。唐無「怎」字,借「爭」為「怎」。
支吾

一作「枝梧」,猶言遮欄也。或云:「鼯鼠五枝,技之淺也。」

「你每」二字,合呼為「恁」。

「咱們」二字,合呼為「喒」。
掌事

今之主管。

解庫
今之典鋪
頂老

伎之諢名。

龐兒
貎也。
俌俏

美俊也。

喬才
狙詐也,狡獪也。
辣浪

風流爽快也。
入鳥
進步也。倡家語。
唧溜
精細也。

僝僽

憂懷也。

技掚
本事也。
世不

誓不也。

籌兒

根株也。
宋元舊篇:

《趙貞女蔡二郎》(即舊伯喈棄親背婦,為暴雷震死。里俗妄作也。實為戲文之首。)

《王魁負桂英》(王魁名俊民,以狀元及第。亦里俗妄作也,周密《齊東野語》辨之甚詳。)

《陳巡檢梅嶺失妻》    《鬼元宵》    《王祥臥冰》

《王十朋荊釵記》        《殺狗勸夫》        《朱買臣休妻記》

《鶯鶯西廂記》    《司馬相如題橋記》  《陳光蕋江流和尚》

《孟薑女送寒衣》        《裴少俊牆頭馬上》    《柳耆卿花柳翫江樓》

《劉錫沈香太子》        《賀憐憐煙花怨》        《史弘肇故鄉宴》

《蘇小卿月下販茶船》        ○    《陳叔萬三負心》        《京娘怨燕子傳書》

《歡喜冤家》        《樂昌公主破鏡重圓》        《呂洞賓三醉嶽陽樓》

《周處風雲記》    《王月英月下留鞋》    《劉知遠白兔記》

《趙氏孤兒》        《蘇秦衣錦還鄉》        《趙普進梅諫》

《董秀英花月東牆記》        《宋子京鷓鴣天》        《詐妮子鶯燕爭春》

《蔣世隆拜月亭》        《崔君瑞江天暮雪》    《王公綽》

《柳文直正旦賀昇平》        《秋夜鑾城驛》    《秦檜東窗事犯》

《王孝子尋母》    《馮京三元記》    《朱文太平錢》

《薛雲卿鬼做媒》        《呂洞賓黃粱夢》        《賈似道木棉菴記》

《何推官錯勘屍》        《劉毅洞庭龍女》        《呂蒙正破窰記》

《蘇武牧羊記》    《孟月梅錦香亭》      《張孜鴛鴦燈》

《林招得三負心》        《唐伯亨八不知音》    《百花亭》

《寃家債主》        《劉文龍菱花鏡》        《劉盼盼》

《生死夫妻》        《寶妝亭》    《教子尋親》

《劉孝女金釵記》        《借燭尋珠》        《多月亭》

《閔子騫單衣記》(高則誠作)  《蔡伯喈琵琶記》        《王俊民休書記》
本朝:

《崔鶯鶯西廂記》(李景雲編)  《王十朋荊釵記》(李景雲編)  《天賜溫涼盞》(教坊本)

《賈雲華還魂記》(溧陽人作)  《蘭蕙聯芳記》(教坊本)  《瓊奴傳》(教坊本)

《陳可中剔目記》        《玉簫兩世姻緣》        《岳飛東窗事犯》(用禮重編)

《商輅三元記》    《馮京三元記》(多市井語)      《鄒知縣湘湖記》(多實事)

《馮國珍衣錦還鄉》    《高漢卿羅囊記》        《裴度還帶記》

《韓信築壇拜將》        《張良圯橋進履》        《八不知犀合記》

《桂英誣王魁》    《姜詩得鯉》        《張許雙忠記》

《孟宗泣竹》        《繡鞋記》    《芙蓉屏記》

《花園記》    《銀瓶記》    《鄧攸棄子抱姪》

《金錢記》    《羅帶記》    《高文舉》

《羅帕記》    《五倫全備》(邱文莊作)  《鴛鴦記》
(全書完)
==============================

劉有恒按:以下《中國古典戲曲論著集成》末附由何焯(義門)補錄十五本如下:

《香囊記》(邵文明作)      《龍泉記》    《三益記》

《洪皓使虜記》    《李白宮錦袍記》        《嬌紅記》

《破鏡重圓》        《文林四景》        《麗情四景》

《忠孝節義》方諭生作        《百行傳》    《玉玦記》(鄭若庸作,故事太多)。

《王陽明平逆記》        《中山狼白猿》    《唐僧西遊記》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