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戲曲學者黃仕忠先生的『徐門問學記』小感

讀戲曲學者黃仕忠先生的『徐門問學記』小感

內地戲曲學者黃仕忠先生在於台灣的國家出版社所出版的其《戲曲文獻研究叢稿》(2006,國家出版社,台北)以一篇〈徐門問學記〉做為〈代序〉,並於文後的『附記』指出:『此文為紀念徐朔方先生從教五十五周年而作』。按徐先生已於2007年逝世,其生前對於《牡丹亭》為主的明代戲曲及文學的研究足稱巨擘。而此文的內容足以彰顯一位戲曲學者的典範,讀之不禁仰之彌高。

雖然,個人於徐朔方先生也有微詞,如其因非聲腔格律專門,故論湯顯祖的《牡丹亭》竟有所謂的以宜黃腔演唱,就頗係未入聲腔堂奧的門外之論,但其小疵不礙為大學者的夙昔典型;而黃先生的立論基礎踏實,雖吾人於論及《詞謔》的作者時,頗不以黃先生以《詞謔》確出自李開先為然(按:見《天祿閣曲談》),但黃先生的作品內因的論證係有根有底,顯為此戲曲學界的楝樑砥柱之一,也非過美了。

以下就摘錄雨絲片斷,以見徐朔方先生的治學風采。
『先生在課堂上毫不客氣地對一些權威性的觀點提出批評,直截了當地表明自己的見解,不作含糊之論。』

『他喜歡指名道姓的爭論、辯駁,而不管對對手是有名或者完全無名。因為在他看來,所有人在學術上都是平等的,指名道姓,才是對他人的尊重。因而他也時時期待著對手的回應,進行真正的學術論爭。不過,先生的等待,大多會是失望和寂寞的。因為在大陸,直到現在我們仍未見到一種正常的學術批評氛圍。』

『他的所有理解都來自對細節的直接感受。先生說:這是小學生的工作,是誰都可以做的,只是他們沒有這樣做,所以一些知名學者也人云亦云地跟著錯了。』

『他說到,考證固然需要材料,但材料本身却不可以不加擇別地予以相信,即使是當事者自己所說的,也是如此。因為說話的背景、場合不同,含義自有不同。』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