崑曲北曲的曲牌(雙調)全[據九宮大成南北詞宮譜]

崑曲北曲的曲牌(雙調)全[據九宮大成南北詞宮譜]
[按:九宮大成作者以北曲的雙調命其名為雙角,今以普用之雙調名之]

編輯 周祥鈺 鄒金生
參定 徐應龍 朱廷鏐
分纂 徐興華 王文祿
校閱 朱廷璋 藍畹
九宮大成南詞宮譜卷之六十五

雙角隻曲

【新水令】十八闋[(月令承應、元人百種、雍熙樂府、散曲、蘇武還鄉、雍熙樂府、同前、天寶遺事、散曲、雍熙樂府、單刀會、散曲、太平圖、同前、雍熙樂府、散曲、同前、同前)按新水令格,字句不拘,可以增損。首闋為正體,次闋第三第四句及末句,皆增一字,概作六字句,此體最為時尚,不在增減之例。第三闋至第七闋,即增句增字格。第八闋至第十八闋,體式各異,句法互有異同,皆另成一體] 【駐馬聽】八闋[(元人百種、散曲、雍熙樂府、元人百種、雍熙樂府、單刀會、散曲、同前)駐馬聽,首三闋句法相同,惟第七句字有增減不同,俱為正格。第四五六闋,皆為增字格。第七闋之第二句、第四句,各減一字,作六字句;第七句變作四字句,體式漸變。第八闋第三句四句,按正體應一四一七兩句,與第一第二句作對仗,此第三句增三字,與第四句為對,此體僅見,不可為法] 【駐馬聽近】四闋[(散曲、同前、雍熙樂府、同前)按駐馬聽近,句法與前駐馬聽相類,惟結尾處不同。按無么篇體,此二闋及第四闋,即么篇體,故句法與首闋三闋不同,舊譜悞作一闋,今分出] 【步步嬌】六闋[(一名潘妃曲)(散曲、同前、同前、元人百種、七國記、元人百種)步步嬌,首闋為正體。次闋第四五句,較正體本上三下四七字句,此減一字,破作三字兩句,中間兩三字句,及末句俱增二字,為增句增字格。第三闋第三句,變作四字句;第五句增作七字句,體式少變。第四五闋句法,直與南詞相類,元人套曲中,此體極多。第六闋亦係增句增字格,與次闋少有不同] 【沉醉東風】十闋[(散曲、雍熙樂府、元人百種、同前、七國記、單刀會、太平圖、元人百種、雍熙樂府、太平圖)沉醉東虱,首闋至三闋,句法相同,惟第三第四句,字有增減不同,然皆為正體。第四闋之第三第四,變作上三下四七字兩句,押韻與正體有異。第五闋為減句格。第六七闋為增句格。以下三體,首二句皆減作六字句,中間句法,較前數體,皆大同小異,是為另一體] 【雁兒落】八闋(一名平沙落雁)[(散曲、雍熙樂府、元人百種、散曲、同前、元人百種、雍熙樂府、同前)按雁兒落體,增字不增句,共收八闋,句法皆同,惟逐句之上,字有增減各異] 【得勝令】六闋(一名凱歌回,一名陣陣贏)[(散曲、雍熙樂府、元人百種、同前、同前、雍熙樂府)按得勝令,首二闋句法相同,惟有無襯字耳。三闋四闋起處,用一呀字,此係近體,中間句法,與前體大同小異。第五六闋,中間兩二字句,皆增句作四字句,為增字格] 【雁兒落帶得勝令】二闋[(長生殿、散曲)雁兒落帶得勝令,本兩全闋,南北合套中相間處,合為一闋,故有是名;純北調套中,則不用是名,應分註為是。次闋係小令,用排句法,如繡襦記之蓮花落,即此體之效顰也] 【喬牌兒】四闋[(散曲、元人百種、散曲、雍熙樂府)喬牌兒,次闋較首闋,句法相同,惟多襯字,皆為正體。第三闋四闋,為增字格] 【滴滴金】二闋(一名甜水令)[(元人百種、同前)滴滴金,首曲為正格。次曲惟第四句,增一字作六字兩截句,稍異;餘句悉同] 【折桂令】十二闋(一名秋風第一枝,一名天香引)[(散曲、同前、同前、同前、元人百種、散曲、元人百種、同前、太平圖、雍熙樂府、同前、同前)按折桂令,字句不拘可以增減。首闋起句作六字,共計十句,係初體。次闋起作七字句,將第六四字句,移於第八句之後,惟此小異,餘與首闋同。第三四五六闋,俱增作十一句,其句法互有異同,然皆正體。第七闋係增句格。以下五闋,句法漸變,格式參差,皆另一體也] 【百字折桂令】[(散曲)此體,係元白無咎小令,正襯文共百字,故以為名] 【蟾宮曲】(一名步蟾宮)[(散曲)蟾宮曲,本折桂令之別名,此係明人小令,觀此句法,與折桂令諸體絕不相同,另為一體也] 【沽美酒】五闋(一名瓊林宴)[(法宮雅奏、元人百種、同前、雍熙樂府、散曲)沽美酒,首闋為正體。次闋惟首二句,增作六字句,餘與前體同;北詞廣正改換字句,悞註小將軍;今查元人百種改正。第三闋較次闋,惟末句,增作上四下三七字句,餘悉同。第四五闋,首句作疊,乃度曲之意,非格也;末二句押韻異,傳奇中此體最多] 【太平令】八闋(雍熙樂府、法宮雅奏、散曲、單刀會、雍熙樂府、散曲、雍熙樂府、散曲) 【沽美酒帶太平令】(艷雲亭)沽美酒全,太平令全 [按此體,惟在二字句處增減不一,首闋為初體。次體中間增恁呵,呀字格,是為近體。第三闋至第六闋,乃增字增句格。第七八闋,為減字減句格。第九闋沽美酒帶太平令,係兩全闋;南北合套中,則有是名,故為備列] 【銀漢浮槎】八闋(一名喬木查)[(散曲、同前、長生殿、太平圖、雍熙樂府、散曲、太平圖、同前)銀漢浮槎,首二闋,本詞體前後闋。考元人此體,用後半闋者居多,故分為二闋。次闋第四句,應五字句,舊譜脫一字,今依廣正譜,補一花字。第三闋至第八闋,句法皆與次闋同,惟逐句之上,字有增減不同] 【落梅風】六闋(一名壽陽曲)[(散曲、元人百種、雍熙樂府、長生殿、元人百種、散曲)落梅風,首闋為正體;以下五闋,皆為增字格) 【月上海棠】四闋[(散曲、同前、雍熙樂府、同前)月上海棠,首闋為正體。次闋第四句,減一字作六字句,舊名么篇體。第三闋較之正體,第三句增一字,作六字兩截句;末句增一字,作上三下四七字句。第四闋亦係么篇體,其末句與次闋有異] 【攪箏琶】十一闋[(散曲、雍熙樂府、元人百種、同前、七國記、雍熙樂府、元人百種、同前、散曲、董西廂、同前)按攪箏琶體,句字不拘,可以增損。首闋無二字句,係初體;第五句,應作六字折腰句,舊譜分作三字兩句,非,後闋五字句可證。次闋第六句下,增二字一句,為近體。凡增句格,或四字句,止在二字句下,不拘多寡,可以增損。以下諸體,句法不一,亦復各成一體] 【天仙令】二闋(令,一作子)[(散曲、同前)天仙令,即與攪箏琶之初體相同,元人風入松夜行船套中,多用攪箏琶,間有用天仙令者,即此體也] 【撥不斷】三闋(一名續斷絃)([散曲、元人百種、同前)撥不斷,第三闋較第一闋,第五句下,增四字四句;結句增二字,為增句格。第二闋,體式有乖,毋為所眩] 【慶宣和】五闋[(散曲、同前、同前、同前、董西廂)慶宣和,首四闋,句法皆同,惟末二句各異。第五闋格式少變,另成一體] 【慶東原】六闋(原,一作圓)[(散曲、雍熙樂府、同前、同前、太平圖、雍熙樂府)慶東原,首闋與次闋同格,次闋惟多襯字耳。第三四闋,為增字格。第五闋,首二句增作七字句,末二句滅二字,皆作三字句,乃另成一體。第六闋,減去中間四字一句,為減句格] 【慶豐年】(火燒阿房)[此慶豐年,即慶東原減句體;末二句彼作五字句,此作上四下三七字句] 【殿前歡】四闋(一名小婦孩兒,一名鳳將雛)[(散曲、同前、七國記、元人百種)殿前歡,首闋為正體。次闋三闋,為增字體。第四闋,首句乃末二句,皆增二字;第六句減二字,作三字句,是為又一體] 【掛玉鉤】三闋[(散曲、蘇武還鄉、散曲)掛玉鉤,舊譜云即掛搭沽,非,後曲可證。今收三闋,句法相同,惟逐句之上,字有增減不同,皆為正格。北詞廣正,所載第三闋,商政叔別恨曲,為增句格;及查雍熙樂府,並無增句。又收元人百種趙禮讓肥曲,為減句格;及查元人百種,句法與正體無異,故不錄] 【掛玉鉤序】三闋[(雍熙樂府、同前、同前)掛玉鉤序,次闋較首闋,起處不同,舊名么篇。第三闋句法,與首闋相同,惟第八句添一字,第十一句減一字,惟此小異耳] 【掛搭沽】(太平圖) 【掛搭沽序】三闋[(散曲、同前、同前)掛搭沽序三闋,係元白仁甫撰海棠初雨歇套內曲,止此三體,別無可較] 【掛打燈】(太平圖) 【亂柳葉】四闋[(雍熙樂府、散曲、元人百種、太平圖)亂柳葉,首闋為正體。次闋通章用疊字法,是為又一體。第三四闋,句法少異,且減去二字兩句,是減句格] 【川撥棹】七闋[(法宮雅奏、元人百種、同前、散曲、元人百種、同前、雍熙樂府)川撥棹,首句作六字句者為近體,三字句者為初體;中間四字句,不拘可以增減。末闋句法,與首闋相同,惟多末句之上六此句,此不在增句之例,是為又一體] 【七弟兄】四闋[(雍熙樂府、元人百種、同前、同前)七弟兄,首三闋句法相同,惟襯字多寡,皆為正體。第四闋首三句,各增三字,作兩五一六三句,餘句與前體皆同,此為近體,最為時尚] 【梅花酒】十三闋[(元人百種、同前、散曲、元人百種、散曲、同前、雍熙樂府、同前、元人百種、同前、伯道棄子、元人百種、雍熙樂府)按梅花酒,字句不拘,可以增損。首闋為初格,以下諸體,增減變換不一,考之自明] 【收江南】五闋(收,一作喜)[(月令承應、雍熙樂府、元人百種、同前、同前)收江南,首曲為古體。次曲首增呀字,舊譜作襯字,今改為格;第四句增一字,作五字句用疊,係從時也;亦有填實句代疊句者,竟成多一句之格。第三四曲,與次曲同,惟第四句不作疊。第五曲首句,將上四下三七字句,破作兩句,此體南北合套中極多,是為通行體格]

九宮大成南詞宮譜卷之六十六

雙角隻曲

【夜行船】五闋[(雍熙樂府、散曲、同前、元人百種、同前)夜行船,首闋次闋,俱作起調。第三闋首二句,各減一字,概作六字句,舊名么篇。第四五闋,為增句格,皆用在套曲中,不作起調] 【風入松】九闋[(雍熙樂府、散曲、同前、同前、雍熙樂府、元人百種、同前、天寶遺事、雍熙樂府)風入松九闋,首闋至五闋,句法相同,惟增減一二字耳,皆為正體。第六闋至九闋,較前體句法稍異,俱為又一體] 【五供養】二闋[(元人百種、同前)五供養,二闋同體。次闋第九句增一字,作六字兩截句,惟此小異,皆為正體] 【朝元樂】(太平圖) 【豆葉黃】五闋[(雍熙樂府、董西廂、散曲、元人百種、同前)此體,按董西廂格,本八句。首闋末句之上,雙疊四字,明係襯字,如作正文則為增句格也,次闋同證。第三闋第三句有異,餘句皆同。第四闋中間七字句,前後增四字二句,為增句格。第五闋較正體,句法迥異,此體僅見] 【雕剌鷄】(太平圖) 【水仙子】八闋(一名凌仙曲,一名馮夷曲,與商角、黃鐘調不同)[(散曲、同前、元人百種、雍熙樂府、散曲、同前、雍熙樂府、千金記)水仙子八闋,首闋為初體。次闋三闋為近體。第四五六闋句法,較前體少有不同,另成一體。第七八闋句法,與近體稍合,惟逐句之上,字有增減不同,皆為增字格] 【河西水仙子】二闋[(月令承應、散曲)此體,即水仙子之前半闋,因減去後半闋,故加河西二字別之。二闋句法皆同,惟末句,一作五字句,一作六字句,小異耳] 【錦上花】八闋(與小石角不同)[(散曲、同前、雍熙樂府、同前、同前、同前、太平圖、同前)錦上花體,考元人套中,俱作兩闋,舊譜悞並作一闋。今按元人百種分出,以上八闋,凡四字句起者,為本調;五字句起者,即么篇。各體句法,雖有參差,然皆大同小異] 【碧玉簫】六闋[(散曲、同前、同前、同前、元人百種、散曲)碧玉簫六闋,首闋為初體。二闋至五闋,皆從第四句下,各有變換不同,亦復各成其體] 【對玉環】(散曲)[按對玉環,與碧玉簫句調相似。考各套內,用此曲,必下接清江引者居多,故俗呼有玉環清江引之名] 【清江引】二闋(一名江兒水)[(散曲、同前)清江引,與南詞句法無異。此二體,惟首尾二句各異,餘句皆同] 【沙子攤破清江引】(散曲)[此體,前六句似對玉環,未四句似清江引,中間用攤破句法。考元人套中,此體極少] 【小陽關】二闋[(哭秦少游、月令承應)此體,正音譜及嘯餘譜,皆收元喬吉散套,錦上花之么篇,次第明月圓作小陽關,此曲悞作小將軍,今按元人百種合汗衫考正] 【小將軍】三闋[(元人百種、同前、月令承應)小將軍,首闋次闋,句法相同,皆為正體。第三闋第三句,變上三下四句;末句變作六字兩截句,是為又一體] 【太清歌】六闋(清,一作平)[(越娘背燈、元人百種、同前、天寶遺事、元人百種、天寶遺事)按太清歌,各套所載,必於曲首用小煞二句,以承上起下,即次闋三闋是也。第一闋,首無小煞,是為初體。第四五六闋之結尾,亦用小煞二句,以存元人遺法。刋本或悞連下曲之首,或脫註小煞,或悞刋七煞,皆非,今為改正;其中間句法,較之初體,不無少異] 【殿前喜】(散曲)[按此曲,在元人套中極少,惟張國賓合汗衫及此曲。此曲無原套可查,合汗衫曲,用在一折之末,以當煞尾,句法與此曲相同] 【早鄉詞】二闋(早,一作棗)[(雍熙樂府、散曲)早鄉詞二闋,惟第五句少異,餘句皆同] 【醉鄉春】(一名添春色)(月令承應) 【石竹子】二闋[(散曲、雍熙樂府)曲譜大成云,按石竹子,即唐時竹枝歌耳。考竹枝歌體,乃七言絕句,用拈不拘平仄,元人用作北雙角曲,故稍易其名] 【山石榴】六闋[(散曲、同前、雍熙樂府、同前、元人百種、同前)按山石榴,套曲中必連用二闋。今收六闋,實則三體。凡三字起句者,係正格;五字起句者,即舊名么篇體;句法皆大同小異耳] 【醉娘子】四闋(一名真箇醉)[(散曲、元人百種、雍熙樂府、元人百種)醉娘子,次闋較首闋,起句作疊,末句變九字句。第三闋首末皆作疊,係增句格。第四闋首句,破作五字兩句,是為又一體] 【駙馬還朝】三闋(一名相公愛)[(散曲、元人百種、雍熙樂府)駙馬還朝三闋,句法大同少異,皆為正體] 【胡十八】五闋[(散曲、雍熙樂府、散曲、元人百種、同前)胡十八,首闋為正體。第二闋第四五句,本二字句,此各增二字,作四字句;末二句各增三字,作六字句,為近體。第三闋係增句格。第四五闋,句法拈異漸變] 【一錠銀】三闋[(散曲、元人百種、散曲)一錠銀,首闋為正體。次闋惟末句減二字,作五字句,餘與首闋同。第三闋轍前格多一句,乃又一體也] 【阿納忽】三闋(納,一作那)[(散曲、同前、元人百種)阿納忽,次闋較首闋,惟末句增一字,句法少異。第三闋為增字格] 【阿忽令】(散曲)[此曲,與阿納忽相類,惟起二句及末句,各增三字,作上三下四七字句,小有不同] 【小拜門】二闋(小,一作不)[(元人百種、散曲)此曲,首闋第四句,疊上文二字,應連下三字作五字句為是。次闋減去二字句;首三句,概作上三下五八字句;末句減作四字句;乃又一體也] 【慢金盞】三闋(一名金盞子)[(雍熙樂府、散曲、元人百種)慢金盞,首闋為正體。次闋中間增四字一句。三闋句法與次闋同,惟多襯字,皆為增句格] 【大拜門】二闋(雍熙樂府、元人百種) 【也不羅】二闋[(雍熙樂府、元人百種)也不羅二闋,惟末句,一作五字句,一作六字句,餘句相同] 【小喜人心】二闋[(元人百種、雍熙樂府)小喜人心,首闋為正體。次闋減去中間四字二句,乃減句格] 【風流體】二闋[(雍熙樂府、元人百種)風流體,首闋通章用疊字法,次闋皆以實字代之;二體並錄,以備選用] 【大喜人心】(散曲) 【忽都白】三闋(忽,一作古)[(元人百種、雍熙樂府、元人百種)忽都白,係外域地名,取以為曲名也。其體式與小喜人心相類,句法小有不同耳。首闋為正體,次闋三闋,皆為減句格] 【唐古歹】三闋(唐,一作俏;又,古,一作兀)[(雍熙樂府、元人百種、同前)唐古歹三闋,句法稍有參差,皆不出規範] 【海天晴】(太平圖) 【一機錦】(與小石角不同)(太平圖) 【好精神】(太平圖) 【農樂歌】(太平圖) 【動相思】(太平圖) 【白苧歌】(太平圖) [海天晴至白苧歌,以上六闋,考元人套中極少,惟劉伯亨撰朝元樂套中,有此數體,較此句法皆同] 【荊山玉】二闋(一名側磚兒)(散曲、元人百種) 【竹枝歌】二闋[(散曲、元人百種)竹枝歌,首闋為正格。次闋句法相同,惟末二句拈異。考元曲,此體古多,乃為近體] 【月兒彎】(太平圖) 【行香子】(散曲) 【蝶戀花】(一名鳳棲梧,一名魚水同歡)(散曲) 【萬花方三臺】(天寶遺事) 【間金四塊玉】二闋(散曲、同前) 【減字木蘭花】(一名減蘭,一名木蘭香)(散曲) 【金娥神曲】八闋(一名神曲纏)[(散曲、同前、同前、同前、同前、同前、同前、同前)按此曲,與神曲纏,本係一體。首至四闋,元杜善夫撰;後四闋,元曾瑞卿撰。舊譜止收杜曲一闋,題作金蛾神曲,將曾曲四闋合為一體,名神曲纏。今查廣正譜,載杜曲四闋,較曾曲不無少異,則曾曲亦當分為四闋無疑也] 【搗練子】(一名胡搗練)(元人百種)[舊譜及廣正譜,皆收楊景輝小令,生查子作搗練子,今考元人百種,此曲註搗練子,較彼句法不同,必係前人偶悞無疑矣,今改正] 【一緺兒麻】(太平圖)[一緺兒麻,舊譜失收,廣正譜註缺。今考元吳昌齡撰西天取經胖姑兒劇,有此體,與此闋句法相同,今補入] 【楚雲深】(散曲) 【生查子】(散曲)[此體,舊譜題作搗練子,非,今改正] 【快活年】五闋[(散曲、雍熙樂府、同前、同前、同前)此快活年,與黃鐘調快活年迥異。首闋第二句,較後四闋少異,餘者皆同] 【新時令】(散曲) 【大德樂】(散曲) 【十棒鼓】(散曲)[此曲,係元人小曲,起作四字四句,以下凡作一七一四句者四遍,其七字句,隨意疊字,變作長句,不拘次序] 【驟雨打新荷】二闋[(散曲、同前)驟雨打新荷,係元遺山小令,舊譜止收前闋,且改易字句,今按詞譜考正] 【山丹花】(散曲)[此曲,舊譜末句,作不見蝴蝶來,蝴蝶來,竟似襯不見二字。按文義不見二字,不應作襯,則蝴蝶來三字,亦不應作疊,今刪去] 【皂旗兒】(皂,一作酒;與越角不同)(散曲) 【枳郎兒】(散曲)[枳郎兒句法,似商角浪裏來,元人套中,並無他曲可較] 【漢江秋】(一名荊襄怨)(李逵負荊)[此曲,諸譜皆註元康進之黑旋風負荊。查元人百種刋本未載,無從考正,姑存之以備一體] 【華嚴讚】二闋[(散曲、月令承應)華嚴讚首闋,即華嚴經卷末尾讚,故以為名,此為正體。次闋句法相同,惟末句少異] 【播海令】(與中呂調不同) 【青天歌】(元人百種) [按此闋,與詞玉樓春同體,舊譜註大石角,亦註雙角,審其音,應入雙角] 【惜奴嬌】四闋(董西廂、同前、同前、同前) 【芰荷香】二闋(董西廂、同前) 【御街行】二闋(一名孤雁兒)[(董西廂、同前)以上惜奴嬌至御街行數闋,舊譜不載,今錄入,以廣其式] 【鴛鴦煞】十闋[(雍熙樂府、元人百種、散曲、元人百種、雍熙樂府、同前、同前、同前、散曲、雍熙樂府)鴛鴦然十闋,首闋至第七闋,前半段句法相同,皆在暢道後,逐漸變換。第八闋,暢道移至第三句以下,句法漸異矣。第九闋十闋,惟首末相同,中間句法參差不一,另成一體也] 【離亭宴煞】六闋[(雍熙樂府、同前、同前、同前、同前、散曲)離亭宴煞六闋,句法各異,亦復各成其體] 【歇拍煞】(薦福碑) 【離亭宴帶歇拍煞】三闋[(雍熙樂府、元人百種、散曲)離亭宴帶歇拍煞,據曲譜大成云,歇拍悞作歇指。歇拍之義,乃是將離亭宴煞,攤破句法格,第三至第八共六句,再疊一遍,蓋取其調長而緩緩收煞,故謂之歇指也。今收三體,句法皆大同小異] 【鴛鴦帶離亭宴煞】(雍熙樂府) 【本調煞】(散曲) [此二闋,僅見於諸小套,而元人百種大套內,未嘗有也] 【煞尾】九闋[(雍熙樂府、同前、同前、元人百種、散曲、董西廂、月令承應、散曲、雍熙樂府)按煞尾,第一,用鴛鴦煞首四句末二句合成;第二,用鴛鴦煞首尾各二句合成;第三四闋,用離亭宴煞首尾合成;刋本名轉調煞。第五六闋,與前體不同,此第二句,皆用上三下四句法,却與南雙調有結果煞相同。以下三闋,為增句格也]
附錄:
【駐馬聽】(寶劍記)[此曲,減去疊句,與南詞句法無異,將本調幾廢矣;斷不可為法] 【撼動山】(牧羊記)[此曲,據北詞廣正云,漢東山即撼動山,及較高宮之漢東山,又不同。與南詞自家名號活閰羅曲,亦少不同。牧羊記亦作凱歌,度作北腔,相沿已久,今從時尚,姑存附錄] 【水仙子帶太平令】(八義記)水仙子全,太平令全 [此曲,查孤兒記原題窣地錦,八義記原題鋪地錦。北調宮譜,並無是名。今依北詞廣正,為水仙子帶太平令,句法雖有少異,然不出規範] 【水仙子帶折桂令】(雍熙樂府)水仙子全,折桂令全 【沽美酒帶太平令】(牧羊記)沽美酒全,太平令全 [此沽美酒末句,係又一體格;但太平令首二句,與本調有變,不可為法] 【雁兒落帶得勝令】(牧羊記)雁兒落全,得勝令全 [此曲,雖句法稍合,第嫌句韻夾雜,終不可為法] 【浪淘沙】四闋[(邯鄲夢、同前、李煜詞、同前)浪淘沙,本南詞,唱作北腔已久,故收入。前二曲末作疊句,係演劇者之作意,非格也。後二曲,係南唐李後主詩餘全闋,分作二曲] 【雙令江兒水】二闋[(紅拂記、同前)雙令江兒水,本係南詞,不知始自何人,將此首句,及十一十二句,俱作疊句,唱作北腔,由來已久,決難復古。今從時尚,姑存之] 【掃晴娘】四闋[(雍熙樂府、同前、同前、同前)此曲,見於雍熙樂府、詞林摘艷等編,較句法,前四句即殿前歡,後四句却似山丹花,今附錄於雙角] 【三轉雁兒落】(繡襦記)鵝毛雪滿空飛[坊本悞刋,故相傳皆訛為沽美酒。按此一段,實雁兒落三闋也,今為考定] 【雁落梅花】(同前)小乞兒捧定着一箇飄[此段,前四句,係雁兒落全闋;最苦是冷難熬至末,乃梅花酒之又一體也] 【蓮花落】(同前)一年價纔過不覺又是一年價春 【醉太平】(同前)卑田院的下司 【蓮花落】(同前)一年價春盡不覺又是一年價夏 【醉太平】(同前)鏤金的破瓢 【蓮花落】(同前)一年價夏盡不覺又是一年價秋 【醉太平】(同前)繞前街後街 【蓮花落】(同前)一年價秋盡不覺又是一年價冬 【醉太平】(同前)貧窮的志高 【蓮花落】(同前)娘行娘行每聽告 [此一段,實數唱調,全用排句,時行度作仙呂調青歌兒聲調,至收結仍轉入本調,此亦度曲者轉變,既不合格,故聲調亦隨其便也]

九宮大成南詞宮譜卷之六十七

雙角套曲
●(法宮雅奏)【新水令】遭逢化宇日舒長 【駐馬聽】 【沉醉東風】 【雁兒落】 【得勝令】 【收江南】 【掛玉鉤】 【沽美酒】 【太平令】 【川撥棹】 【慶餘】
●(元人百種)【新水令】若不是江村四月正農忙 【滴滴金】 【百字折桂令】 【喬牌兒】 【豆葉黃】 【川撥棹】 【殿前歡】 【雁兒落】 【得勝令】 【鴛鴦煞】 [鴛鴦煞第七八句,或作四字一句、三字一句;或作四字二句;或併作七字一句;體式不一。此則作三字二句,格式又復變矣]
●(元人百種)【新水令】那裏是太平公主家夜筵排 【沉醉東風】 【喬牌兒】 【水仙子】 【攪箏琶】 【雁兒落】 【得勝令】 【滴滴金】 【折桂令】 【落梅風】 【沽美酒】 【太平令】 【小絡絲娘煞】 [此調元曲中極少,惟王實甫西廂,註越角、雙角,作小結煞。據絃索譜云,在某宮調,即隨某宮調唱法,僅見此套之尾,餘未之見。前滴滴金,脫去中間四字二句,體式少變]
●(元人百種)【新水令】急忙忙‧盻不到接官廳 【駐馬聽】 【喬牌兒】 【雁兒落】 【得勝令】 【荊山玉】 【竹枝歌】 【水仙子】
●(元人百種)【新水令】你奪下的是輕裘肥馬他這不公錢 【小陽關】 【清江引】 【碧玉簫】 【沽美酒】 【太平令】 【雁兒落】 【得勝令】 【殿前喜】
●(雍熙樂府)【新水令】玉驄絲控錦鞍韉 【慶東原】 【早鄉詞】 【掛玉鉤】 【石竹子】 【山石榴】 【又一體】 【醉娘子】 【相公愛】 【胡十八】 【一錠銀】 【阿納忽】 【小拜門】 【慢金盞】 【大拜門】 【也不羅】 【小喜人心】 【風流體】 【忽都白】 【唐古歹】 【鴛鴦煞】
●(雍熙樂府)【新水令】繡簾風細金鉤 【駐馬聽】 【雁兒落】 【得勝令】 【折桂令】 【上小樓】 【寄生草】 【快活三】 【朝天子】 【耍孩兒】 【七煞】 【六煞】 【五煞】 【四煞】 【三煞】 【二煞】 【一煞】 【煞尾】
●(元人百種)【五供養】愁冗冗,恨綿綿 【落梅風】 【阿納忽】 【慢金盞】 【石竹子】 【大拜門】 【山石榴】 【醉娘子】 【相公愛】 【小拜門】 【也不羅】 【小喜人心】 【醉娘子】 【月兒彎】 【風流體】 【忽都白】 【唐古歹】 【離亭宴煞】 [此套,小喜人心、月兒彎、風流體、忽都白四闋,考北詞廣正,句法與元人百種有異。及考詞林摘艷所收此套,句法亦與二本少不同,疑臧晉叔翻刻元人百種,未免將原文改易,故與諸譜所載各異。此四體照北詞廣正所定]
●(月令承應)【新時令】碧雲天‧序入小陽春 【萬花方三臺】 【十椿鼓】 【百字折桂令】 【梧桐樹】 【蝶戀花】 【煞尾】
●(雍熙樂府)【朝元樂】柳底風微 【錦上花】 【又一體】 【清江引】 【碧玉簫】 【沙子攤破清江引】 【海天晴】 【一機錦】 【好精神】 【農樂歌】 【雁兒落】 【得勝令】 【動相思】 【沽美酒】 【太平令】 【白苧歌】 【掛搭沽】 【鴛鴦煞】 [此套,元人瞽者劉伯亨所撰,係琵琶調。其沙子兒攤破清江引、海天晴、一機錦、好精神、農樂歌、動相思、白苧歌等曲,止有此套;元人諸曲中,並無對格者可較。諸譜所載,互有異同。今依北詞廣正,細為改正]
●(北宮詞紀)【夜行船】百歲光陰一夢蝶 【銀漢浮槎】 【慶宣和】 【落梅風】 【風入松】 【撥不斷】 【離亭宴帶歇拍煞】
●(北宮詞紀)【風入松】暮雲樓閣景蕭疎 【喬牌兒】 【新水令】 【攪箏琶】 【鴛鴦帶離亭宴煞】鴛鴦煞首至四,離亭宴煞五至尾
●(北宮詞紀)【行香子】燕僽鶯僝 【慶宣和】 【錦上花】 【又一體】 【清江引】 【碧玉簫】 【離亭宴帶歇拍煞】 [前錦上花又一體,舊譜悞作小陽關。按元人套曲中,多有用錦上花二闋者,此何獨不然,今改正]
●(千金記)【新水令】恨天涯流落客孤寒 【駐馬聽】 【沉醉東風】 【雁兒落】 【得勝令】 【掛玉鉤】 【川撥棹】 【七弟兄】 【梅花酒】 【收江南】 【鴛鴦煞】 [收江南第四句,時尚有作疊唱者亦可,梅花酒之首句亦然]
●(西天取經)【豆葉黃】胖姑王留,走得來箇偏疾 【一緺兒麻】 【喬牌兒】 【新水令】 【雁兒落】 【川撥棹】 【七弟兄】 【梅花酒】 【收江南】 【煞尾】 [前雁兒落,末二句,作上三下四七字句,與前曲不同,乃又一體也;川撥棹第五六句,顛倒句法;末句拈異]
●(唐三藏)【新水令】纔離了教佛樓‧我剛下這拜佛梯 【銀漢浮槎】 【沽美酒】 【太平令】 【川撥棹】 【豆葉黃】 【喬牌兒】 【煞尾】 [此套,非吳昌齡所撰,據廣正譜註無名氐撰。唐三藏劇,原本已失,無從考正。度其文義,必是元人之筆。此曲相傳已久,向無題。廣正譜雖分句段,牌名即豆葉黃犯、春閨怨犯,皆為牽強。今細為分析,重定牌名。惟豆葉黃,多第七七字一句,與正體少有不同,餘體皆合,按格考定]

九宮大成南詞宮譜卷之六十八

雙角合套
●(雍熙樂府)【北新水令】悶無聊‧和淚倚東窗 【南江頭金桂】 【北雁兒落帶得勝令】雁兒落全,得勝令全 【南金字令】 【北折桂令】 【南孝南枝】孝順歌首至七,鎖南枝四至末 【北沽美酒帶太平令】沽美酒全,太平令全 【南尾聲】
●(北宮詞紀)【北新水令】春光二月滿姑蘇 【南雙令江兒水】五馬江兒水首至五,金字令十句至十三,嬌鶯兒七至末 【北雁兒落帶得勝令】雁兒落全,得勝令全 【南曉行序】 【北川撥棹】 【南孝南枝】孝順歌首至六,鎖南枝四至末 【北清江引】 【南有結果煞】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