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月存檔:四月 2018

昆曲界学术骗子王守泰伪造『主腔』现形记——–笑谈昆曲商调【黄莺儿】曲牌八个假主腔的真相

昆曲界学术骗子王守泰伪造『主腔』现形记

———笑谈昆曲商调【黄莺儿】曲牌八个假主腔的真相

 

对于一个伪学的生成,最终还是有雨过天青,伪敌不过正的一天,但是伪学是如何可以眩人耳目,使当时的人不加以审慎的去验证每一个证据,而能够由相信而变成信仰,加上人云亦云的推波助澜,而形成伪学,在昆曲主腔说的生成上,就可以明了世间伪说邪语的能形成风潮,实是人云亦云抄袭陈言而不审慎论学,造就成的。给我们的启示,就是任何一种理论,先以怀疑的治学态度去验证,直到验证为真以前,都不可相信那是一种正确的理论,因为,世间的伪学正多,孰知我所相信的就会是正确的,还是骗尽了二三个世代,如昆曲主腔伪说。

 

1992年死了的王守泰,对于昆曲的声腔格律一无所悉,但也有心在昆曲格律方面从事一些研究。不过,一来学问的研究,和从事各种技能一样,除了后天之外,还是有先天的慧根问题的存在。而且,使用来研究的数据也很重要,如果拿到了一份错误的数据,但却因资质所限,无法分辨那是份错误的数据。于是论学引用了错误的资料,而找不到要研究的真相时,不得已,为了成名,只有出之于巧言骗人一途了。

 

现在,切入主题了,王守泰拿他爸爸王季烈找高步云涂改了刘富梁订谱的《集成曲谱》,号称是王季烈自己改正了不合格律之处,以损人而沽名钓誉之下,付梓以求成名一夕间之乐。所以《集成曲谱》里有许多错腔,王季烈全然不晓,而王守泰更是不晓《集成曲谱》错腔满谱,而拿此《集成曲谱》立说。但因为,此谱内错腔之多,以致于很难找到有何昆曲格律唱腔的规律可言,最后,也为了成名,一定要出版一本《昆曲格律》之书做为人生目的之下,只有出之于说假话,以继承他父亲王季烈理解错误之下所创出的『主腔说』的假格律了。

 

因此,只要把《集成曲谱》同一曲牌的曲子全部列出来,那么,其中的错腔彼此都会相互抵触之下,主腔说就立即穿帮。所以,作伪的王守泰一定也做过这个功课,因此,一定也知道只要把《集成曲谱》里同一曲牌的所有曲牌全部列出来,一定自己的主腔伪说全部不能成立,所以费心去找那少数可以拿来举例的谱例,以证明一个根本不存在的假命题主腔说要纸糊成是真的,想来也是一件苦差事。

 

于是,在书中谈到商调【黄莺儿】的曲牌为例来看,他找了《茶叙》里的【黄莺儿】为谱例(如下),来证实此曲牌里有八个主腔。(因王守泰论主腔不谈是否该音有高低八度,只要音符对即可,故讨论时也不论及不标是否高低八度)

 

芳草掩重门。(『重』有腔21,『门』有腔6,故有主腔甲216)

住仙山,欲避秦。(『秦』有腔56,故有主腔丙56)

门前怕有渔郞问。(『问』有腔653,故有主腔乙653)

淸闲此身。

林泉片云。(『云』有腔56,故有主腔丙56)

琐窗不管春愁闷。(『闷』有腔216,故有主腔216)

免劳心。(『劳』有腔65,『心』有腔3,故有主腔653)

巫山路远,(『远』有腔56,故有主腔56)

空费梦中魂。(『中』有腔21,『魂』有腔6,故有主腔216)

 

当然,《集成曲谱》里还有很多别的折子戏的【黄莺儿】曲牌,但王守泰的黠智黠慧于此特别注意到,绝对不会去选令自已穿帮的例子,于是,他不会去选《廊会》里的两只【黄莺儿】,为什么呢。我们看一看《廊会》里的第一只【黄莺儿】吧:

 

和妳一样做浑家。

我安然妳受祸。(《集成曲谱》『祸』腔5216,并没有王守泰要的56)

妳名为孝妇我被傍人骂。

公死为我。

婆死为我。(《集成曲谱》『我』腔216,并没有王守泰要的56)

我情愿把妳孝衣穿着我

把浓妆罢。

事多磨。

寃家到此,(《集成曲谱》『到』腔21,『此』腔6,并没有王守泰要的56)

逃不得这波查。(《集成曲谱》『波』腔232,『查』腔1,并没有王守泰要的216)

 

王守泰一看,如果拿《集成曲谱》里的《廊会》第一只【黄莺儿】举例,他所期望的八个主腔,马上少了四个,有四个天经地义的主腔竟然在《集成曲谱》里这个谱例里找不到,剩下了四个,太不理想了,于是,把这个例子丢进垃圾桶去,那么,再拿第二只【黄莺儿】,试试看:

 

他当年也是没奈何。

被强将来赴选科。

辞爹不肯听他话。

只为辞官不可。

辞婚不可。

只为三不从做成灾祸天来大。

事多磨。

寃家到此,(《集成曲谱》『到』腔65,『此』腔3,并没有王守泰要的56)

逃不得这波查。(《集成曲谱》『波』腔232,『查』腔1,并没有王守泰要的216)

 

上面这个例子,王守泰还是不满意,因为,还是少掉了他心目中已算定要的八个主腔,只有六个,有二个主腔找不到,不能用,再找别的例子吧。

 

当然,他也会想到名折《长生殿‧密誓》了。

 

仙偶纵长生。

论尘缘也不恁争。(《集成曲谱》『恁』腔1321,『查』腔6,并没有王守泰要的56)

百年好占风流胜。

逢时对景,

增欢助情。

怪伊底事翻悲哽。(《集成曲谱》『哽』腔5356,并没有王守泰要的216)

问双星。

朝朝暮暮,(《集成曲谱》第二个『暮』腔216,并没有王守泰要的56)

争似我和卿。(《集成曲谱》『和』腔1232,『卿』腔1,并没有王守泰要的216)

 

王守泰一看,这个长生殿的密誓,一定不可以拿来举例,因为,他所既定该有的主腔,集成曲谱密誓出竟然只有四个,四个该要有,而一定会出现的主腔竟然找不到,那个例子,也不可以拿出来,自已否定自己。

 

于是再来看一下《集成曲谱》里《手谈》这一出里的两只【黄莺儿】,一看之下,就被王守泰铁当了,而不敢用不能用。为何要如此说呢。因为,他一看第一只的【黄莺儿】:

 

花院手闲敲,(《集成曲谱》『闲』配61,『敲』配6,并没有王守泰的甲字号主腔216)

战楸枰,两下交。(《集成曲谱》『交』配616,并没有王守泰的丙字号主腔56)

争先布摆装圈套。

双关那着。

单敲这着,(《集成曲谱》『看』配616,并没有王守泰的丙字号主腔56)

声迟思入风云巧。(《集成曲谱》『巧』配5356,并没有王守泰的甲字号主腔216)

笑山樵。

从他柯烂。(《集成曲谱》『烂』配13216,并没有王守泰的丙字号主腔56)

不识我根苗。

 

王守泰一看,这《手谈》第一只的【黄莺儿】,竟这么不给脸,八个想要的主腔,五个都不是,只有三个可以算数,太失望了,大怒之下,揉成碎纸丢到窗外去了。于是随手再拿来看一看第二只的【黄莺儿】:

 

换局更难饶。

你热心机,我冷眼瞧。

其中有路应难到。

我推开那着。

点破你这着。(集成曲谱『着』配616,并没有王守泰的丙字号主腔56)

双关那怕能单吊。

笑鸣蜩。

纵横羽甲。(《集成曲谱》『羽』配6121,『甲』配61,并没有王守泰的丙字号主腔56)

千局总徒劳。

 

也是不理想,这次这只里,王守泰想要的八个主腔,有六个可以算数,但没有百分百符合王守泰的期望,于是,失望之余,拿起了《集成曲谱》再往下翻,千挑万选,总算阎王不负苦心人,挥汗如雨,吓出一身冷汗,但终于,反正,每只曲牌因每个字的阴阳八声不同,本来就会配出不同的声腔来之下,他找到了同是《玉簪记》里的《茶叙》出里也有一只【黄莺儿】,这惟一的一只令王守泰满意,比中了彩票还要高兴之下,他总算找到了《昆曲格律》里【黄莺皃】会有八个所谓他绞尽脑浆所找到的八个主腔的一个完美的孤例了。

 

于是,王守泰大胆写进《昆曲格律》里,然后告诉所有的人说,【黄莺儿】,凡是每一只【黄莺儿】,都一定会出现八个主腔,第一句末二字出现甲字号主腔216,第二句加第三句末字出现的是丙字号主腔56,第四句末字出现乙字号主腔653,第六句末出现丙字号主腔56,第七句末字出现甲字号主腔216,第八句末二字出现乙字号主腔653,第九句末字出现丙字号主腔56,第十句末二字出现甲字号主腔216。

 

但,其实,光从我们只举《集成曲谱》里三只的【黄莺儿】(《廊会》二只、《密誓》一只),王守泰的【黄莺儿】第二个主腔的丙字号主腔56就被《廊会》第一只及《密誓》推翻;第四个主腔的丙字号主腔56就被《廊会》第一只推翻;第五个主腔的甲字号主腔216就被《密誓》推翻;第七个主腔丙字号主腔56被《廊会》第二只推翻;第八个主腔被三只全部推翻。但光从以上王守泰的手法,就知道他用的是只拿出一只万无一失,在《集成曲谱》里大多数谱例都不成立的少数孤例中的一只来立说,但后人只要把《集成曲谱》里所有谱例全部列出来,就可以查觉出来这王守泰的所谓主腔说,只是一场没有智商的障眼骗局而已。如果把所有《集成曲谱》的【黄莺儿】谱例全部列出,就可以发现真相,这【黄莺儿】的所谓八个主腔,俱俱是假,没有一个成立。

 

而王守泰在《昆曲格律》的所有内容,都是用以上手法在炮制只只曲牌的所谓的主腔,而使全书成为昆曲史上空前而不绝后的骗术大全,继起者尚有已亡的武俊达的《昆曲唱腔研究》、最近才死掉的洛地的『依字声行腔的曲唱』骗局的《词乐曲唱》,及王守泰第二部主腔骗术大全集的《昆曲曲牌及套数范例集》(1994~1997)之类了,于是,昆曲格律的真相遂被这些所些门外汉掩蔽不见天日数十载迄今。

(刘有恒,〈笑谈昆曲商调【黄莺儿】曲牌八个假主腔的真相〉,《昆曲史料与声腔格律考略(第二集)》,台北:城邦印书馆,2016)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