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先秦末年依陰陽五行偽造的所謂『葛天氏之樂』

談先秦末年依陰陽五行偽造的所謂『葛天氏之樂』

~~~~~天道以九制,地理以八制,人道以六制

早先,在東周戰國時代陰陽五行說始興以後,直到西漢,陰陽五行傳承說法,都是『九』與天道有關,『八』與地理有關,『六』與人道有關。

 

於戰國末年到西漢初年的《管子‧五行》篇裡有一段文字,就講出了當時陰陽五行說法裡,『天道以九制,地理以八制,人道以六制』:

 

『人有六多,六多所以街天地也。天道以九制,地理以八制,人道以六制。以天為父,以地為母,以開乎萬物,以總一統,通乎九制六府三充,而為明天子。……故通乎陽氣,所以事天也。經緯日月,用之於民。通乎陰氣,所以事地也。經緯星曆,以視其離。通若道然後有行,然則神筮不靈。神龜不卜,黃帝澤參,治之至也。昔者黃帝得送尤而明於天道,得大常而察於地利,得奢龍而辯於東方,得祝融而辯於南方,得大封而辯於西方,得后土而辯於北方,黃帝得六相而天地治,神明至。送尤明乎天道,故使為當時。大常察乎地利,故使為廩者。奢龍辯乎東方,故使為土師。祝融辨乎南方,故使為司徒,大封辨於西方,故使為司馬。后土辨乎北方,故使為李,是故春者土師也,夏者司徒也,秋者司馬也,冬者李也。』而且托『黃帝』為言,而說黃帝『得六相而天地治』。

其中的『地理以八制』裡的『八』這個數字,就被拿來附會出『葛天氏之樂』:

《呂氏春秋•古樂》:『昔葛天氏之樂,三人操牛尾,投足以歌八闕:一曰載民,二曰玄鳥,三曰遂草木,四曰奮五穀,五曰敬天常,六曰建帝功,七曰依地德,八曰總禽獸之極』。

偽造者偽造出一種古樂舞名叫『葛天氏之樂』,依陰陽五行,一定很讓此舞『歌八闕』,因為此舞乃歌地之德,乃得歌個『八闕』來應上個『地理以八制』的地之數。於是可知,所謂『歌八闕』的內容,全屬胡謅:『一曰載民,二曰玄鳥,三曰遂草木,四曰奮五穀,五曰敬天常,六曰建帝功,七曰依地德,八曰總禽獸之極』,是陰陽家自行編出來符合地數八的假造物,完全不具史料價值。今之學者,拿著此種偽造的偽史料,在中國音樂學界大談此古樂乃古之勞動樂歌或遠古樂舞的輝煌,或中國戲曲學界拿來談成戲劇之初胚,無乃放錯的,放錯矢。

按,有關『天道以九制,地理以八制,人道以六制』,乃證明《周禮》出於西漢末劉歆的偽造的一項有力證據,另見吾人收入它書的考證文〈周禮三大祭樂『六變』『八變』『九變』探究—劉歆王莽偽造《周禮》探實〉。
(劉有恒,《古代戲劇史說考辨》,2019,台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