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新年號『令和』之典故『初春令月,氣淑風和』仿晉、唐詩賦而來

日本新年號『令和』之典故『初春令月,氣淑風和』仿晉、唐詩賦而來

 

日本新年號『令和』之典故『初春令月,氣淑風和』依日本公佈,係取自日本最早的詩歌總集《萬葉集》卷五《梅花歌卅二首並序》:『初春令月,氣淑風和』。

 

一讀之下,頗覺與中國詩賦形式與風格無異,好奇之下,一查『初春令月,氣淑風和』二句,乃全仿晉代張協的《洛禊賦》內的『夫何三春之令月,嘉天氣之氤氳,和風穆以布暢』三句,只是把『三春之令月』改為『初春令月』。

 

而《洛禊賦》內此後二句的『嘉天氣之氤氳,和風穆以布暢』的語意,以出自唐代中葉以後的李咸用《春宮詞》『風和氣淑宮殿春,感陽體解思君恩。眼光滴滴心振振,重瞳不轉憂生民。女當爲妾男當臣,男力百歲在,女色片時新。用不用,唯一人。敢放天寵私微身,六宮萬國教誰賓』首句『風和氣淑宮殿春』的首四字『風和氣淑』代之,而把詞組倒裝成『氣淑風和』而已。

 

故,『初春令月,氣淑風和』此詩句,就是完全仿《晉張協洛禊賦》內『夫何三春之令月,嘉天氣之氤氳,和風穆以布暢』三句,並以李咸用《春宮詞》內『風和氣淑』詞組倒裝成『氣淑風和』而來。

 

至於所使用『初春』二字,在晉以前多用孟春,到《三國志•賈詡傳》:今將軍授鉞於初春,收功於末冬文獻之始見用『初春』,但此見於《三國志•賈詡傳的白話用辭原不入中國詩賦內,但其用於中國民間亦如上文獻可見於三國時代。到晉代傅玄又答程曉》一詩內則把『初春』二字正式用於詩賦內:『嘉慶形三朝,美德揚初春』。

 

《論語》內有孔子有『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二三人,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之言,早在春秋時代就把『季春』以白話『暮春』取代,而出之於孔子白話之口,即知『初春』二字亦當早用於中國民間白話內。日本華化時又把中國民間用法帶入日本用於《萬葉集》貴族詩中。而『令月』二字,更是早見於先秦《儀禮•士冠禮》:『始加,祝曰:令月吉日,始加元服』。(文史工作者:劉有恒,台北,2019.04.0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