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尺七調的源頭就是北周蘇祗婆樂調—-蘇祗婆的『調』即『均』,『旦』即調式

工尺七調的源頭就是北周蘇祗婆樂調—-蘇祗婆的『調』即『均』,『旦』即調式

近代以來,不論雅俗樂,都使用工尺七調。先以工尺七調為喻:盡人周知,工尺七調的所謂的『調』,實即『均』。
小工調即D調,指在D均上吹奏一列音階
凡調即降E調,指在降E均上吹奏一列音階
六調即F調,指在F均上吹奏一列音階
五調即G調,指在G均上吹奏一列音階
乙調即A調,指在A均上吹奏一列音階
上調即降B調,指在降B均上吹奏一列音階
尺調即C調,指在C均上吹奏一列音階

而工尺七調每一調皆可以吹奏出宮調式、商調式、角調式、徵調式、羽調式等調式,只要把調式音做為主音即可。

但是把『均』做為『調』的工尺七調,其實其起源就在於北周時傳入中土的蘇祗婆樂調。蘇祗婆樂調並非中國音樂界普遍誤解的所謂琵琶調,而是管樂調。

《隋書‧樂志中》記:『……(鄭)譯雲:「考尋樂府鐘石律呂,皆有宮、商、角、徵、羽、變宮、變徵之名。七聲之內,三聲乖應,每恒求訪,終莫能通。先是周武帝時,有龜茲人曰蘇祗婆,從突厥皇后入國,善胡琵琶。聽其所奏,一均之中間有七聲。因而問之,答雲:『父在西域,稱為知音。代相傳習,調有七種。』以其七調,勘校七聲,冥若合符。一曰『娑陀力』,華言平聲,即宮聲也。二曰『雞識』,華言長聲,即商聲也。三曰『沙識』,華言質直聲,即角聲也。四曰『沙侯加濫』,華言應聲,即變徵聲也。五曰『沙臘』,華言應和聲,即徵聲也。六曰『般贍』,華言五聲,即羽聲也。七曰『俟利箑』,華言斛牛聲,即變宮聲也。」譯因習而彈之,始得七聲之正。然其就此七調,又有五旦之名,旦作七調。以華言譯之,旦者則謂均也。其聲亦應黃鐘、太簇、林鐘、南呂、姑洗五均,已外七律,更無調聲。』

蘇祗婆所說的『調有七種』,即今日的工尺七調相同的理解,即今日工尺七調的源頭。而其所說的七調,鄭譯譯為華語,則有宮、商、角、變徵(應聲=#1)、徵、羽、變宮,即此蘇祗婆樂調的所用的七均,乃似一正聲音階。按,北周當日所行的實為下徵調法,即以林鐘為宮,所排成的一列正聲音階,即:5,6,7,#1,2,3,#4.此即長久在中國漢魏至西晉及至北周時所采的荀勖所謂的『下徵調法』。此七調,以今日的工尺七調並使用下徵音階來看,完全可以以今日工尺七調等值取代:(按,有關下表,有另文詳釋)

蘇祗婆樂調的七調: 工尺七調;
宮聲調(娑陀力)5 凡調(降E調)
商聲調(雞識)6 六調(F調)
角聲調(沙識)7 五調(G調)
變徵聲調(沙侯加濫)應聲=#1 乙調(A調)
徵聲調(沙臘)2 上調(降B調)
羽聲調(般贍)3 尺調(C調)
變宮聲調(俟利箑)#4 小工調(D調)

 

而蘇祗婆樂調的七調的每一調,都有五旦:其聲應黃鐘、太簇、林鐘、南呂、姑洗,其『旦』只要一比對一下工尺七調此管樂架構譜(管色譜)即知『旦』即調式,而鄭譯言『旦者則謂均也』更是完全南猿北轍,不明樂理者的胡言,故雖有樂書之作,看其譯蘇祗婆樂調都還釋錯,知其實腹中之才質有限。而後之學者全都拿著鄭譯的錯釋當成金科寶典,於是發為唐代燕樂是四均七調之錯論者遍滿學界,從楊蔭瀏提此論而未決到後來如丘瓊蓀的《燕樂探微》以唐燕樂竟有宮音階、商音階、角音階及羽音階到現今臺灣此地孫新財亦一步一趨於丘瓊蓀,實今人浩歎燕樂學的淪落伊于胡底。

 

如果丘瓊蓀、孫新財其說可成立,則工尺七調亦乃四均及七調乎?不知燕樂調乃管樂架構,服依于管色譜的七調,即七均名之為七調而已,名實之差有別,而實質上,蘇祗婆樂調的『調』即『均』,『旦』即調式,而且是工尺七調的先導,沒有人會把工尺七調的調看成調而不看成均,此理推之于燕樂的管色譜的七調,根本就沒有燕樂會有什麼七調四均可言。此理甚明白,而中國音樂學界竟識者罕見!(劉有恆,2019,5,27於臺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