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蔡元定猜燕樂是下徵音階考辨 —————蔡元定的『變』為清角,『閏』為清羽

南宋蔡元定猜燕樂是下徵音階考辨
—————蔡元定的『變』為清角,『閏』為清羽

2013年敝人於初對唐宋燕樂研究之初,已對蔡元定《燕樂書》(燕樂本原辨證)內的內容,認為非唐宋燕樂的事實,而多文披露。不過,當時,分析其所謂『變』及『閏』究為何時,曾認為『變』當為變徵,『閏』當為無射,於是宮音與角音間始有四個半音。吾人當時從宮角之間應為四個半音切入而討論,但被蔡元定對『角』的陳述有語病而被誤導,不知其『六羽』實為角音,『七閏』則是其實是乃清羽,故後來再細究之下,不能不否定吾原先的推論,確定蔡元定他猜燕樂的是為下徵音階,他對燕樂(其實是唐代)所述的音階,正是下徵音階。王光祈的推論即是『變』為清角,『閏』為清羽是沒有錯的。

但王光祈因為沒有把蔡元定的『四變為宮』的『宮』作為音階真正的宮,沒有注意蔡元定『七閏為角』講的是燕樂音階的第四音,『六羽』乃第三音,反而把蔡元定拿來作為對比的雅樂七聲音階的『一宮』當成燕樂音階的宮,在最基本中國樂學知識都疏忽之下,從雅樂律上把燕樂音階擺下去,於是造成一個不倫不類的『燕樂調』,及後來楊蔭瀏、黃翔鵬等在沒有把王光祈的失誤看清楚而只抄其結論,而虛立了數十年來樂界盛傳的無中生有的『燕樂音階』、『清商音階』怪胎的1,2,3,4,5,6,b7。

今全面剖析之:

《宋史·樂志》裡有記載:
『蔡元定嘗為《燕樂》一書,證俗失以存古義,今采其略附於下:黃鐘用“合”字,大呂、太簇用“四”字,夾鐘、姑洗用“一”字,夷則、南呂用“工”字,無射、應鐘用“凡”字,各以上、下分為清、濁。其中呂、蕤賓、林鐘不可以上、下分,中呂用“上”字,蕤賓用“勾”字,林鐘用“尺”字。其黃鐘清用“六”字,大呂、太簇夾鐘清各用“五”字,而以下、上、緊別之。緊“五”者,夾鐘清聲,俗樂以為宮。此取其律寸、律數、用字紀聲之略也。

一宮、二商、三角、四變為宮、五徵、六羽、七閏為角。五聲之號與雅樂同,惟變徴以於十二律中陰陽異位,故謂之變;變宮以七聲所不及,取閏餘之意,故謂之閏。四變居宮聲之對,故為宮。俗樂以閏為正聲,以閏加變,故閏為角而實非正角,此其七聲高下之略也。

聲由陽來,陽生於子,終於午。燕樂以夾鐘收四聲:曰宮、曰商、曰羽、曰閏。閏為角,其正角聲、變聲、徵聲皆不收,而獨用夾鐘為律本。此其夾鐘收四聲之略也。

宮聲七調,曰…….,皆生于黃鐘;商聲七調,曰…….,皆生于太簇;羽聲七調,曰…….,皆生于南呂;角聲七調,曰…….,皆生於應鐘;此其四聲二十八調之略也。』

按,因為其實蔡元定並不是真正了解燕樂的本相,他只是正好猜燕樂是下徵音階而已。於是,有學者就會發現蔡元定的談燕樂的音階,依他前段文字內容所敍,燕樂的音階乃正聲音階。最早,像是清代淩廷堪《燕樂考原》就是持依蔡元定的內文,論燕樂乃正聲音階。

不過,吾人依蔡元定內文,則確認蔡元定雖出之於他的想像力,而猜測燕樂是下徵音階,但,他其實不知唐宋燕樂不同,宋代採正聲音階,唐代則是採下徵音階。於是其談音階的下徵音階,但他把唐宋燕樂視如一物,抄來及自我想像成其《燕樂書》的內容。抄來的部份,都是有關宋代燕樂資料,內容是燕樂音階乃正聲音階。而自我想像的音階,則是想像成下徵音階。如此看來,他並不是真知燕樂的長相,只是恰好猜對一部份,猜對的是唐代燕樂是下徵音階。但他不知唐代燕樂角調的原本不存在,是唐初依大唐雅樂架構增添出來的,於是視同與宮、商、羽調同類,還想像完全不符事實的『夾鐘收四聲』的天方夜譚。

於是因為他的此書內容乃不同樂制的唐宋燕樂的雜碎,而且還有虛幻的猜測,於是後人如果把他的著作當成一個體系來看,要解釋成宋代的燕樂的正聲音階,必得轉彎抹角,曲為解釋其對音階的『變』必為『變徵』,『閏』必為『應鐘』,以前淩廷堪所著《燕樂考原》即如此,而錢仁康《宮調辨岐》(錢仁康音樂文選,上海音樂出版社;1997)亦如是。近時的陳應時先生亦如此論,見其《中國樂律學探微》(2004)一書。但各學者全然沒有注意到蔡元定講的燕樂音階的宮音在雅樂正聲音階的第四個音的『變徵』位置上,都像王光祈一樣把雅樂音階的宮音當成燕樂音階的宮音,於是談了半天,不就仍是在論古來中國雅樂都是正聲音階,而全與燕樂音階無涉了。

不過,吾人就蔡元定的文義,他對於『變』指出,此為燕樂音階的宮音。任何具備初級中國樂學基本知識的人都會知道,所謂的『宮』音,就是一個中國傳統音階的第一個音,也稱為『調頭』。而他對於此燕樂音階的宮音,指出他是位於雅樂正聲音階的第四級音的變徵位置上。雖然此燕樂音階的宮音,位於雅樂正聲音階的第四音上,但確不是雅樂的變徵音,而是低半音的清角音。於是他在『四變為宮』之後,釋此不同於雅樂變徵音的燕樂音階的宮音,指出了『惟變徴以於十二律中陰陽易位,故謂之變』。如果有明白古來中國樂律家講陰律、陽律的事,就完全明白蔡元定所指的就是清角音。因為,一宮,二商,三羽,四變,在十二律陰陽上,黃鐘、太簇、姑洗、蕤賓皆陽律,而仲呂(清角)乃陰律。蔡元定指出,燕樂音階的宮音的位置在雅樂正聲音階的第四音變徵位置上,但變徵的那個蕤賓是陽律,而燕樂音階的宮音則是低於陽律蕤賓半音的陰律的仲呂,所以解釋道:『惟變徴以於十二律中陰陽易位,故謂之變』,即指燕樂音階的宮音位在雅樂正聲音階的第四音的變徵的音名上,但此時燕樂音階的變徵,却是『陰陽易位』,即從雅樂音階的蕤賓此一陽律易位成了陰律的仲呂。於是吾人明確可以明白,蔡元定所講的『變』為清角,即仲呂音。

蔡元定說的『七閏為角』,『變宮以七聲所不及,取閏餘之意,故謂之閏。俗樂以閏為正聲,以閏加變,故閏為角而實非正角』。

『七閏為角』、『閏為角』此話是有語病的。因為後文他釋雅樂正聲音階的變宮在燕樂音階來看,不是在雅樂七聲的任何一個音,它是多出來的,就像閏年、閏月都是農曆多出來的一個月或一天一樣,所以叫做閏。但是燕樂此一俗樂把閏音當成燕樂音階七聲中的一聲。有清角音有清羽音。

不過,他因為在他的宋朝,角調是以應鐘為宮的,他不知唐宋燕樂的角調有別,唐代以以商調的商音視為角調的角音,即『商角同用』,其立基是仿照處理大唐雅樂裡變徵調與變宮調的方式。他因為心裡有應鐘為角調的宮音,所以唐宋燕樂不分之下,就應扯到應鐘與角的關係,其實,以仲呂為宮的無射(閏音)乃下徵音階的四變音位罝上。蔡元定硬扯應鐘與角的關係,把『角』字擺入,乃他解不開為何他所處的宋朝燕樂是角調的宮音在應鐘上,而硬扯而已。
吾人依蔡元定的說法,將其雅樂正聲音階七音及其心中的燕樂音階做一對照表,為了突出從凌廷堪以來,全體中國音樂學界對於中國傳統樂學裡『宮』為一個音階之主及調頭,在此釋蔡元定的燕樂音階論述裡,竟從無一人可以把燕樂音階的『宮』位依蔡元定的文字敍述擺正,都在擺雅樂音階的一列音階為本,實為怪異怪現象。

吾人以蔡元定心目中的燕樂音階,從他指定的『宮』開始排出一列音階,並對照他的雅樂正聲音的相關位置如下表,一目了然,看出蔡元定的敍述即是一列下徵音階。

               
蔡元定心中的燕樂音階 宮(清角,仲呂)4 徵5 羽6 閏為角,非正角(清羽)
b7
宮1 商2 角3
蔡元定敍述的雅樂正聲音階七聲 四變(蕤賓)
#4
五徵
六羽6 七變宮7 一宮1 二商2 三角3

 

吾人明顯看出,蔡元定明明說出燕樂音階是以雅樂正聲音階的變徵位置當成『宮』,於是他排出了一列他的夢幻猜謎的燕樂音階乃宮(清角,仲呂)4,徵5, 羽6, 閏為角,非正角(清羽)b7, 宮1, 商2, 角3,即4,5,6,b7,1,2,3。如果一時看不分曉,那麼,以清角當成簡譜1來看,於是,成了1,2,3,4,5,6,7,這不就是下徵音階,而以清角為宮嗎。

1934年王光祈在其《中國音樂史》,論到『燕樂二十八調』一節裡,把南宋蔡元定其實只是個人的猜度之下的有關燕樂的看法,當成是『燕樂起源與其宮調種類之重要記載』,而且指如今要解析出『蔡元定所述之燕樂樂制,其真相為如何』,於是他在第一二五頁畫了一表,如今我們以直式引如下:

字譜--古律--引為古喻--燕律---燕調

合---黃---宮
下四--大
上四--太---商
下一--夾
上一--姑---角
上---仲---變-----夾----宮
勾---蕤
尺---林---徵-----仲----商
下工--夷
上工--南---羽-----林----角
下凡--無---閨-----夷----變
上凡--應
六---半黃--宮-----無----徵
下五--半大
上五--半太--商-----黃----羽
緊五--半夾--------大----閨

他解釋蔡元定想法的文字裡最艱澀的『四變為宮』及『七閏為角』如下:

『所謂四變者,係指古律仲呂而言』,『四變為宮者,係指該項變者,為燕樂中之宮者也』

『所謂七閨者,係指古律無射而言』,『七閨為角者,係指該項閨者,為燕樂中之清角也』

王光祈的觀點是“變”為清角,“閏”為清羽,他釋對了,但因為他一時疏忽,沒有去看蔡元定所說的清角是燕樂調的宮音,於是照著雅樂音階的宮音錯當成了蔡元定所說的燕樂音階的宮,於是他以雅樂正聲音階的宮音當成蔡元定燕樂音階的宮音去了,於是發明了1, 2, 3, 4, 5, 6, b7,王光祈命之為『燕調』。後來楊蔭瀏就在其1952年的《中國音樂史綱》裡照搬,完全不察,而命名『俗樂音階』、『燕樂音階』及多年後在1964年完就的《中國古代音樂史稿》裡又名之為『清商音階』.

到了後來黃翔鵬依然把楊蔭瀏1952年的《中國音樂史綱》所抄的王光祈的錯誤依樣畫葫蘆,兩位祭酒級學人都照搬王光祈的失誤,沒有用中國傳統樂學基礎來覆察一遍,於是把蔡元定的以清角為宮的下徵音階的原意,誤擺放在雅樂正聲音階的宮,即把蔡元定原義的下徵音階徵調式當成了『清商音階』、『燕樂音階』,此一錯誤,從清代凌廷堪錯起,百年以上全體研究者迄今都不察,真不得不令人喟然若失了,而中國音樂學界在燕樂研究上的求真之路的走上歧路的損失慘重,令人戚戚。
而蔡元定所猜的燕樂調乃下徵音階,此結論只對唐代燕樂有效,因為唐末起,燕樂調改為正聲音階,歷經五代、宋、元及明。但他猜此一下徵音階的燕樂是清角為宮,完全不合於史實。按,北周起的蘇祗婆樂調入北周,即是使用以林鐘為宮的正聲音階,至隋文帝末年改為太簇為宮的下徵音階,至唐天寶十三年又依法曲的以無射為宮而改為以無射為宮,從無使用清角為宮的史實。故更證實蔡元定只是猜謎猜對了下徵音階,但只有隋唐如此。可見他不是真有看到什麼唐宋燕樂的寶貴史料,於是寫下了有史料價值的樂書,此一《燕樂本原辨證》一書,只可搏方家一哂而已。

但蔡元定的猜測以清角為宮,於清代開始夢幻成真。因為,明代採北宋大晟樂府改為下徵調法,以林鐘為宮的正聲音階,於清初以來,一變而燕樂南北曲改為下徵音階。其改變方法,即把林鐘為宮的正聲音階下二律,改以清角為宮,於是正聲音階立馬變成下徵音階,此吾人已有另依朱載壻的著作內的以下徵調法記譜的北曲曲牌,核對清代《九宮大成》的同曲牌的下徵音階記譜,而發現的此一事實。故蔡元定的夢想的以清角為宮的下徵音階,就是吾人現在在唱的南北曲的崑曲的音階,乃以清角為宮的下徵音階是也。真乃大巧合了。(劉有恒,2019,6,20於台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