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朱熹對其友人蔡元定的燕樂臆猜的不認同 ——朱熹談蔡元定做學問只是『思量得』,缺少『下學工夫』

談朱熹對其友人蔡元定的燕樂臆猜的不認同
——朱熹談蔡元定做學問只是『思量得』,缺少『下學工夫』

南宋蔡元定的友人朱熹對於蔡元定(季通)此人有所點評,如:『古之宮調與今之宮調無異,但恐古者用濁聲處多,今樂用清聲處多。季通謂今俗樂,黃鍾及夾鍾清,如此則爭四律,不見得如何』、『季通書來說,近已曉得,但絣定七絃,不用調絃,皆可以彈十一宮。……渠云,頃問之太常樂工,工亦云然。恐無此理。……季通不能琴,他只是思量得,不知彈出便不可行。這便是無下學工夫,吾人皆坐此病。古人朝夕習於此,故以之上達不難,蓋下學中上達之理皆具矣。』(《朱子語類‧古今樂》)

如,首先對於蔡元定認為燕樂(俗樂)與雅樂的差異,只是在於燕樂以夾鐘清為律本,而雅樂以黃鐘為律本,其間差了黃鐘、大呂、太簇及夾鐘『四律』,而像這樣子認為雅俗樂只差異只在於『四律』,朱子認為蔡元定的燕樂理論不對,應該還有在使用音階音哪些音之上,也有差異才是。

其次又認為蔡元定在做學問上,缺少『下學工夫』,即在實踐上缺乏,都是埋首在象牙塔裡閉門做紙上工夫,如有關古琴上是否可以不用調絃,即可旋十二均,蔡元定光是紙上談兵,認為他問過了『太常樂工』,太常樂工回答說可以啊,於是蔡元定就下了結論,認為他的想法沒錯。但是朱子在古琴律上有專研,還寫過《琴律說》,他認為蔡元定的做學問『只是思量得,不知彈出便不可行』,做學問光靠腦子臆想,實踐工夫全無,於是主觀唯心認定在古琴不用調絃可以奏出十二均,即旋十二宮之想法,而完全不知道『彈出便不可行』。蔡元定做學問只靠唯心臆想(『思量得』),缺少『下學工夫』,的確是蔡元定學問的罩門了。在樂律上他只憑臆想,來解決雅樂黃鐘五度相生後不能回黃鐘,於十二律外又加上六個變律的《律呂新書》一書及其他雅樂律著作,朱熹倒有表示贊許。

但今兩岸中國音樂學界中有人為了張揚蔡元定《燕樂本原辨證》一書,誤以為像丘瓊蓀把該書視為解秘寶典一樣是正確的,而舉朱熹贊同蔡元定雅樂樂律之論《律呂新書》,而轉嫁成朱熹也一定同理可證也同意蔡元定對燕樂的看法,而不去讀一下《朱子語類》,而坐在斗室裡自說自話,與事實不符,故為避免學者未讀到原始資料,而誤信信口黃雌,不得不公之於世,以正視聽。(劉有恒,2019,6,21於台北)

而至於朱熹談蔡元定的燕樂想法,不知見過蔡元定燕樂著作沒有,或只是聽到蔡元定只就其想法中的燕樂與雅樂只差四律這一點告知朱熹而已。尤其後者或較近真。因為,蔡元定該書理論架構的混亂,分明是拼湊加臆想,一如吾人於〈南宋蔡元定猜燕樂是下徵音階考辨—————蔡元定的『變』為清角,『閏』為清羽〉一文裡所解析的,朱熹對於蔡元定的燕樂想法的整體架構恐也是不分曉的。他只就燕雅律在蔡元定想法裡差四律而發表看法,表示蔡元定『爭四律,不見得如何』,認為蔡元定對燕樂的看法的淺薄,乃是朱熹批判的本旨。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