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光祈無中生有的燕樂『清商音階』(燕樂音階)只是一場學術烏龍事件 ————王光祈連音階『宮』位都不曉之下犯的粗糙的學術錯誤

王光祈無中生有的燕樂『清商音階』(燕樂音階)只是一場學術烏龍事件
————王光祈連音階『宮』位都不曉之下犯的粗糙的學術錯誤

1934年王光祈在其《中國音樂史》,論到『燕樂二十八調』一節裡,把南宋蔡元定其實只是個人的猜度之下的有關燕樂的看法,當成是『燕樂起源與其宮調種類之重要記載』,而且指如今要解析出『蔡元定所述之燕樂樂制,其真相為如何』,於是他在第一二五頁畫了一表,如今我們以文字直排引如下:

字譜--古律--引為古喻--燕律---燕調

合---黃---宮
下四--大
上四--太---商
下一--夾
上一--姑---角
上---仲---變-----夾----宮
勾---蕤
尺---林---征-----仲----商
下工--夷
上工--南---羽-----林----角
下凡--無---閨-----夷----變
上凡--應
六---半黃--宮-----無----征
下五--半大
上五--半太--商-----黃----羽
緊五--半夾--------大----閨

他解釋蔡元定想法的文字裡最艱澀的『四變為宮』及『七閏為角』如下:

『所謂四變者,系指古律仲呂而言』,『四變為宮者,系指該項變者,為燕樂中之宮者也』
『所謂七閨者,系指古律無射而言』,『七閨為角者,系指該項閨者,為燕樂中之清角也』

吾人於〈南宋蔡元定猜燕樂是下徵音階考辨—————蔡元定的『變』為清角,『閏』為清羽〉一文裡曾指出:

『王光祈的推論即是『變』為清角,『閏』為清羽是沒有錯的。但王光祈因為沒有把蔡元定的『四變為宮』的『宮』作為音階真正的宮,沒有注意蔡元定『七閏為角』講的是燕樂音階的第四音,『六羽』乃第三音,反而把蔡元定拿來作為對比的雅樂七聲音階的『一宮』當成燕樂音階的宮,在最基本中國樂學知識都疏忽之下,從雅樂律上把燕樂音階擺下去,於是造成一個不倫不類的『燕樂調』,及後來楊蔭瀏、黃翔鵬等在沒有把王光祈的失誤看清楚而只抄其結論,而虛立了數十年來樂界盛傳的無中生有的『燕樂音階』、『清商音階』怪胎的1,2,3,4,5,6,b7。』

並說明之:

『吾人以蔡元定心目中的燕樂音階,從他指定的『宮』開始排出一列音階,並對照他的雅樂正聲音的相關位置如下表,一目了然,看出蔡元定的敍述即是一列下徵音階。

蔡元定心中的燕樂音階 宮(清角,仲呂)4 徵5 羽6 閏為角,非正角(清羽)
b7
宮1 商2 角3
蔡元定敍述的雅樂正聲音階七聲 四變(蕤賓)
#4
五徵
六羽6 七變宮7 一宮1 二商2 三角3

 

吾人明顯看出,蔡元定明明說出燕樂音階是以雅樂正聲音階的變徵位置當成『宮』,於是他排出了一列他的夢幻猜謎的燕樂音階乃宮(清角,仲呂)4,徵5, 羽6, 閏為角,非正角(清羽)b7, 宮1, 商2, 角3,即4,5,6,b7,1,2,3。如果一時看不分曉,那麼,以清角當成簡譜1來看,於是,成了1,2,3,4,5,6,7,這不就是下徵音階,而以清角為宮嗎。……但因為他一時疏忽,沒有去看蔡元定所說的清角是燕樂調的宮音,於是照著雅樂音階的宮音錯當成了蔡元定所說的燕樂音階的宮,於是他以雅樂正聲音階的宮音當成蔡元定燕樂音階的宮音去了,於是發明了1, 2, 3, 4, 5, 6, b7,王光祈命之為『燕調』。後來楊蔭瀏就在其1952年的《中國音樂史綱》裡照搬,完全不察,而命名『俗樂音階』、『燕樂音階』及多年後在1964年完就的《中國古代音樂史稿》裡又名之為『清商音階』.

到了後來黃翔鵬依然把楊蔭瀏1952年的《中國音樂史綱》所抄的王光祈的錯誤依樣畫葫蘆,兩位祭酒級學人都照搬王光祈的失誤,沒有用中國傳統樂學基礎來覆察一遍,於是把蔡元定的以清角為宮的下徵音階的原意,誤擺放在雅樂正聲音階的宮,即把蔡元定原義的下徵音階徵調式當成了『清商音階』、『燕樂音階』,此一錯誤,從清代凌廷堪錯起,百年以上全體研究者迄今都不察,真不得不令人喟然若失了,而中國音樂學界在燕樂研究上的求真之路的走上歧路的損失慘重,令人戚戚。』

於是一個犯最初級學術失誤下的七聲音階被王光祈完滿造就,這個夢幻的王光祈音階,我們可以看出,他錯誤的以雅樂的宮音為簡譜的1,於是形成:

1, 2, 3, 4, 5, 6, b7,王光祈命之為『燕調』

後來楊蔭瀏也是不用基本樂學知識去檢視一下,於是就在其1952年的《中國音樂史綱》裡照搬,文抄而命名為『俗樂音階』、『燕樂音階』.

到了後來黃翔鵬依然文抄楊蔭瀏1952年的《中國音樂史綱》,連王光祈連音階『宮』位都不曉之下犯的粗糙的學術錯誤也不去檢查一下而一味文抄,舉此無中生有而不存在于燕樂內的所謂的『清商音階』,來和正聲音階及下徵音階並列,創出『同均三宮』說.(按,其實,黃翔鵬舉荀勖笛上三調,來說明他的同均三宮源於笛上三調,乃又是一個學術烏龍,吾人於〈談古琴之清商調並非無中生有的『清商音階』(燕樂音階)〉一文內有總結:

『黃翔鵬誤以為下徵調法是下徵音階,誤以為清角之調是清商音階的商調式,於其所指謂的『魏晉清商兼用的三種音階:古音階、新音階加上俗樂音階的商調式』並非事實,荀勖的正聲調法就音階而論,乃黃鐘為宮的古音階是也。但其下徵調法,是當日雅樂所行的以林鐘為宮的古音階。而所謂清角音階,是古音階以黃鐘為宮之下的變徵調式。故荀勖的笛上三調,全都是古音階。正聲調法以黃鐘為宮;下徵調法以林鐘為宮;而清角之調,乃以黃鐘為宮的變徵調式。所以一看黃翔鵬的論述,係全與歷史不合的唯心想像。』

如果像今人主張有清商音階的,往往無中生有一宮位,以便附會出清商音階,自搞調式,甚至亂于古譜上添加升降符號,以屈為解說,如黃翔鵬。

中國史料裡並無清商音階(燕調、燕樂音階), 此一連音階『宮』位都不曉之下犯的粗糙的學術錯誤無中生有的音階,今天都彌漫在中國音樂界的各種論著裡,故可以說,多半中國音樂史的論著,其引王光祈犯的最低級的學術失誤下創出來無中生有的燕調,而當成歷史上曾出現過的燕樂二十八調的燕樂音階或清商音階,而連最初級的對於中國樂學的『宮』為音階的立階的首音的知識都欠缺之下,當成王光祈從蔡元定的臆著裡找到什麼燕樂音階而當成史料者,造成學術著作才會淪為中國音樂怪譚等級的神鬼傳奇遍滿學界的怪現狀了。(劉有恆臺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