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崑曲曲牌【武陵花】的來由

談崑曲曲牌【武陵花】的來由

崑曲曲牌【武陵花】為罕見曲牌,其首度於南曲傳奇內出現於《金印記》,為二隻連用,其實其句數及板式不同,後來《種玉記》也套用其格,最後就是清初《長生殿》第三度使用。

按,明末凌濛初《南音三籟》裡,分散曲及戲曲,於“戲曲下”內收入《金印記‧旅漢》作為雙調的『雙調【武陵春】套』之例。並有眉批:『麼哥句法,唯北【叨叨令】有之,此定入南詞,恐訛傳訛也。』並於第二隻標為【前腔】下加注『大同小異』。

清初格律譜的《南詞定律》收於雙調過曲內。第一隻名為【武陵花】,並加注係二十二句,四十八板,收《金印記》及《長生殿》之例及其工尺譜。第一隻名為【武陵春】,加注係二十句,四十八板,亦收《金印記》及《長生殿》之例及其工尺譜。

到了《九宮大成南北詞宮譜》則改列入南曲高大石調,而且二隻歸併為一隻,訂名為【武陵花】,但於曲牌名後加注『陵一作林,又花一作春』。也收《金印記》及《長生殿》套曲。於曲牌完結處加注:『【武陵花】兩套,中間句法稍有參差,二格並錄,以備選用。』

依敝人看法,此曲牌乃《金印記》首用。按,其實,在傳奇劇作裡加入沒有人使用,或戲曲詞譜內所無的曲牌的新名稱的曲牌,是數見不鮮,如李開先的《寶劍記》裡就有一些獨有的曲牌。像《金印記》這種傳奇原非為崑曲所寫,它早產生在海鹽腔及其他諸腔盛行的歲月。在崑曲盛行之初,像此曲牌可能都還沒有專屬音樂,因為它太少見了,各戲班沒有此一曲牌的崑唱音樂可配唱。若演出時非演此齣不可時,應是自由唱。但日後,有戲班創腔而被認可形成制式化了,於是像到了明末凌濛初的時代,他把此套列入其著,意味有崑曲定腔出現了。
而明末凌濛初就懷疑此曲牌分明南曲,為何有北曲用辭。依他眉批的用字『麼哥句法,唯北【叨叨令】有之,此定入南詞,恐訛傳訛也』的文意,似認為此應為北曲,被以訛傳訛成了南曲。敝人則認為,《金印記》劇本其實至少有三種,在明代《群音類選》裡還被列入到弋陽太平四平等的諸腔類,而不列入官腔(明代稱海鹽及崑曲為官腔)。《金印記》或本為諸腔所作,所以其詞格不嚴謹。如讀明代諸腔類劇本,就會感受到很有南北曲混的風格,甚至有北曲曲牌和南曲曲牌並列(不代表真是唱了元代北曲,而是唱其自認的北曲風的諸腔曲)。此曲牌【武陵花】的依腔去填詞的那個腔,或即是諸腔,故亦填入北詞所用的也麼哥等。改唱崑曲時,唱的是南曲,因為,本無北曲的此曲牌於元代。故並無北曲南唱或南曲仿北曲可言。或如敝人所推斷的,應是諸腔類的花部的腔改唱南曲如海鹽、崑山腔。(劉有恒,2019,7,24於台北)

================================
本文取自與曲友討論之內容,因與學術是非有關,故加詳並公開有關討論的部份。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