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九宮大成》談如何研究南北曲的文字格律

從《九宮大成》談如何研究南北曲的文字格律

 

假設不是要研究崑曲的音樂,包含也不研究崑曲的北曲音樂,則:
(一)以北曲而言。

(1)若研究元代北曲,則《九宮大成》只能備參。應以《中原音韻》(內中對部份曲牌也是有格律介紹的)及《太和正音譜》為研究工具。《北詞廣正譜》也是旁參,像《北詞簡譜》(吳梅),《北曲新譜》(鄭騫)等亦只是旁參。甚至《九宮大成》也是旁參。旁參也是有用的,但要知鑑別,有作者個人想法在內。
(2)若研究明代的南曲裡的北曲,則只能研究崑曲裡的北曲。但此時,因明代南曲裡的北曲,統計一下南曲傳奇劇作,就知道大多使用元曲曲牌有限,還以雙調南北合套為最大宗。沈寵綏《度曲須知》談到明代的北曲,多數亡去,只使用少數曲牌,這是指他所知道的民間,但在宮廷裡就不一樣了,像是明代尚有不少宮廷北曲戲劇本留存下來,故可以知道清《九宮大成》裡不少北曲可能就是明代宮廷裡保留的記憶,或有故譜依據。但此一課題研究上,應是不能研究明代崑曲裡的北曲音樂,因為明代的北曲只有《九宮大成》首度公開,《九宮大成》就是明代崑曲裡北曲的聲腔格律的元祖及標準。但它的使用,是做為崑曲北曲譜曲或校曲及編劇之用,是無法研究其音樂做為研究題目,因為題目太大。也就是說,一般而言,以崑曲北曲方面應只是實用範疇之下,而不能做理論研究,此涉及了《九宮大成》的北曲就是崑曲北曲之譜,而且它還是崑曲裡北曲的範本,即,聲腔格律依它為準,因為它是首度定出標準腔。因為《九宮大成》只是崑曲北曲腔,研究元代元曲自不可用,研究明代崑曲北曲也不能和《太和正音譜》等並用。而且研究南曲裡的北曲,也不是一個好題目,因為文字格律和旋律不能完全相應,都是把北曲之曲腔用文字擺進去,不是一對一,此所以崑曲北曲有旋律漂流及減腔之情形(加腔已被《九宮大成》確定,不能擅自加腔)。其精神就是廣義的依腔流去填詞,配腔者想法子把劇作者的北曲曲牌的字句以自已的想法插入到旋律流裡去。
(二)以南曲而言,
(1)如要研究到南曲曲牌文字格律的南戲源頭去,那麼,《九宮正始》很有用。但那不適合用在崑曲南曲的研究。(無音樂存世,不可能研究其音樂)
(2)如要研究明代南曲(含海鹽、崑山腔)的文字格律,那麼蔣孝、沈璟的南九宮譜當是主要依據。不論《南詞定律》或《九宮大成》,也是備參。於是就可以談一談《九宮大成》裡很多宮廷承應戲的範例:
對《九宮大成》的使用目的的譜曲或編劇方面來說,宮廷戲與否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告訴了吾人該曲牌各句各字的正確唱腔,其各字的旋律與該字的陰陽七聲之下如何對應。所以譜曲者,並不看此曲牌是否以宮廷戲為例,每個範例的各個字都改注成一個個陰陽七聲的字,求得其正確譜法如何。而且以譜曲或編劇目的而言,如果是古劇本譜曲,則取其合於的體格(不管是《九宮大成》認定的又一體或正格)的工尺參考,如要新編劇本,也可以用其宮廷戲之格來寫新辭配腔,如此而已。要研究文字格律,《九宮大成》只是備參。南曲尚有《南詞定律》,可在文字格律研究時與《九宮大成》並看,其格無宮廷戲為範,或也可以視為更適合備參之用。
其實,談崑曲南曲之格,如果它是正確的文字的格,但後世沒有曲譜存世,則譜曲也難。此所以像是,尤其崑曲的引子,《南詞定律》對於引子沒有配腔,而《九宮大成》常用宮廷戲為範,但又不合以往南曲譜的格,此時,就還是要參《九宮大成》的宮廷戲的工尺斟酌了,因為若一個正確的引子之格,但沒有音樂可配,對後世而言,是無用的。也可樣可以看出,像《九宮正始》整理出許多的南戲的格,但若沒有《九宮大成》或《南詞定律》合於其格的唱腔存世,則仍是無用之格。依之編劇,即便再是古本正始之格,又有何用,仍成案頭讀本,或只有依各自領會去譜曲而無法確定是否真是崑曲腔了。
又,《九宮大成》於集曲常有其自我的領會,不合於《南詞定律》或更早的文字格律譜,此吾人於《天祿閣曲譜》正譜時,常遇到,則此時可併用《南詞定律》。但後世如編劇本自可也用《九宮大成》集曲之格,因為亦有工尺,自可參用來配腔。(按,此本為與曲友的話題內容,今略為整理)

(劉有恒,2019,8,7於台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