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曹植創『魚山梵唄』係偽史考

所謂曹植創『魚山梵唄』係偽史考

一、本文

在南北朝劉宋時期,劉敬叔寫了一本《異苑》的志怪小說集,此書內容多係神怪不經之事,而且其中也有有關佛教的記載,如『月支國有佛發,盛以琉璃罌。』而其中有鸚鵡救火的故事,也是取材自佛經《舊雜譬喻經》、《阿育王譬喻經》、《雜寶藏經》:『有鸚鵡飛集他山,山中禽獸,輒相貴重。鸚鵡自念:雖樂,不可久也,便去。後數月,山中大火,鸚鵡遙見,便水濡羽,飛而灑之。天神言:汝雖有志,何足云也。對曰:雖知不能救,然嘗僑居是山,禽獸行善,皆為兄弟,不忍見耳。天神嘉感,即為滅火。 』當日劉宋的劉義慶《宣驗記》亦有類似故事鸚鵡滅火。

 

在劉敬叔《異苑》此書裡,首開了所謂曹植創立中土的梵唄之說:『陳思王嘗登魚山,臨東阿,忽聞岩岫有誦經聲,清遒清亮,遠穀流響,肅然有靈氣,不覺斂衿禮敬,便有終焉之志,即效而則之,今之梵唱,皆植依擬所造。』

 

但之前,在正史及雜史裡,如《三國志‧陳思王植傳》指出:『初,植登魚山,臨東阿,喟然有終焉之心,遂營為墓。』到了東晉末年郭緣生的《述征記》指出:『魚山臨清河,舊屬東阿,東阿王曹植,每升此山,有終焉之志,植之所游,池沼溝渠悉存,既葬於山西,有二石柱猶存焉。』不論正史或雜史,在東晉末年以前,講到曹植登魚山,沒有講到他會聽到有人犯禁敢信佛頌經,而且曹植敢犯禁把經文用梵唄唱出。此一烏有之事,在東晉末年到劉宋時期的劉敬叔《異苑》裡就把曹植披上與佛教的關係,還偽說他是中土梵唱的創始人。

 

按,曹植不可能首在中土創梵唄的原因,除了在東晉末以前的文獻皆未記載登魚山還創梵唄之外:

 

(一)曹丕時期,禁止佛教。曹植以一被哥哥曹丕想除之後快的皇族,身敢犯禁嗎?因為,他就是因受曹丕之忌,被貶到魚山,他以一待罪及受監管的身份,小心行事還來不及,還身先試法,去信佛經,從而依佛經造梵唄筆之於文字嗎?

 

(二)曹植文才大,但對音韻方面不行,還被嘲笑填詞『乖調』。《文心雕龍‧樂府》有談到:『子建、士衡,咸有佳篇,并無詔伶人,故事謝絲管,俗稱乖調,蓋未思也。』提到了像是曹植,寫成樂章辭的文采不錯,是為『佳篇』,但是沒有找伶人,來為他的佳篇別配音樂,而在依腔填入原有的詞格內之下,於是就唱起來不合聲韻的要求,和曲調相乘了。曹植文采一流,但是對於聲韻方面就無法配合,那麼,『岩岫有誦經聲,清遒清亮,遠穀流響,肅然有靈氣,不覺斂衿禮敬,便有終焉之志,即效而則之,今之梵唱,皆植依擬所造』偽說其係聲韻頗精通,能轉誦經聲為梵唱之言豈不係虛幻不實的造假之語了。而後來又偽造他音律精而創佛教轉讀七聲之事,更是天方中的天方夜譚了。

 

(三)在劉宋時期,曹植此人已被釋迦化了。劉義慶的《世說新語》,偽造他寫『七步詩』,而七步詩的典故,就是出於佛經裡記載佛祖釋迦摩尼出生時七步成詩,也轉化到曹植身上,說他是七步成詩,像個中土的佛祖一樣了[1] 。在此心態之下,再偽造他也是中土的梵唱創始人,可明白劉宋時期偽造曹植與佛教關係者,皆為相同的思考邏輯。

 

二、偽造的魚山梵唄,當制作於東晉時期

 

東晉時期,即如《述征記》成書時,尚無所謂曹植為華言梵唄之祖的偽說,及偽造的曹植魚山唄的出現。但到了南朝劉宋時期,劉敬叔的《異苑》成書時,已有此一說法及偽造的魚山唄的問世。

 

於是在南朝梁代慧皎的《高僧傳》始據偽說置入曹植為中土梵唄始祖。該書卷十三談梵唄在中土的歷史:

 

『始有魏陳思王曹植,深愛聲律,屬意經音。既通般遮之瑞響,又感魚山之神製。於是刪治《瑞應》、《本起》,以為學者之宗。傳聲則三千有餘,在契則四十有二。其後帛橋、支籥亦云祖述陳思,而愛好通靈,別感神製,裁變有聲,所存止一千而已。至石勒建平中,有天神降于安邑廳事,諷詠經音,七日乃絕。時有傳者,並皆訛廢。逮宋齊之間,有曇遷、僧辯、太傅、文宣等,並殷勤嗟詠,曲意音律,撰集異同,斟酌科例。存於舊法,正可三百餘聲。自茲厥後,聲多散落。人人致意,補綴不同。所以師師異法,家家各製。皆由昧乎聲旨,莫以裁正。 ……然天竺方俗,凡是歌詠法言,皆稱為唄。至於此土,詠經則稱為轉讀,歌讚則號為梵音。昔諸天讚唄,皆以韻入絃管。五眾既與俗違,故宜以聲曲為妙。原夫梵唄之起,亦肇自陳思。始著〈太子頌〉及〈睒頌〉等,因為之製聲。吐納抑揚,並法神授。今之皇皇顧惟,蓋其風烈也。其後居士支謙,亦傳梵唄三契,皆湮沒而不存。世有〈共議〉一章。恐或謙之餘則也。唯康僧會所造《泥洹》梵唄,于今尚傳。即敬謁一契,文出雙卷《泥洹》,故曰泥洹唄也。爰至晉世,有生法師初傳覓歷。今之行地印文,即其法也。籥公所造六言,即《大慈哀愍》一契,于今時有作者。近有西涼州唄,源出關右,而流于晉陽,今之面如滿月是也。凡此諸曲,並製出名師。後人繼作,多所訛漏。或時沙彌小兒,互相傳校。疇昔成規,殆無遺一,惜哉!此既同是聲例,故備之論末。』

 

而後來到了唐代,如唐代道宣的《廣弘明集》又偽造他還發明了佛經聲韻上的『轉讀七聲』,言:『植每讀佛經,辄流連嗟玩,以為至道之宗極也。遂制轉讀七聲,升降曲為之響,故世之諷誦感弘章焉。』或唐代道世的《法苑珠林》卷三十六言:『魏時陳思王曹植,世間藝術無不畢善,嘗游魚山,忽聞空中梵天之響,清雅哀婉,其聲動心,獨聽良久,而侍御皆聞,植深感神理,彌悟法應,乃摹其聲節,寫為梵呗,撰文制音,傳為後式。梵聲顯世,始於此焉。』等等,都是加工又添偽的二手文獻了。

以曹植為名偽造的魚山梵唄,到了唐代還傳入日本,而存於日本。雖非曹植所造,但一如本文所考,當係東晉時所偽造的梵唄。(劉有恒,2019,8,14於台北)

[1] 吾人已有專文考證曹植被釋迦化而把釋迦出生時七步成詩套在曹植身上,見吾人〈七步詩乃偽詩考〉〈七步詩的七步乃受佛典影響所偽造〉兩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