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初以來崑曲裡北曲宮調已非原屬元明燕樂二十八調的宮調辨正

清初以來崑曲裡北曲宮調已非原屬元明燕樂二十八調的宮調辨正

吾人於〈談唐代燕樂與宋代燕樂宮調的代換表〉一文內曾提到:

『歷來論現存崑曲裡的北曲的宮調全都不知宮調實己全都非原先的宮調了,以致於研究此一論題的竟然錯上百年以上。……按,元明屬燕樂二十八調體系的北曲,乃正聲音階,但到了清初以來,則更換成下徵音階,此時,如依上表,即知,元明北曲的宮調,到清代以後會發生什麼現象,此吾人另文將剖析因不明音階的變換對於宮調的變動影響,而照表現的宮調名來論學,而至今不熄的對崑曲內北曲宮調的錯誤認知。如,元明時正聲音階的北雜劇第一折的仙呂點絳唇折到了清代以來的崑曲北曲裡的下徵音階的工尺反應實應乃係『中呂宮』點絳唇折的工尺譜,………。』

一如吾人於〈談燕樂與詞及崑曲南北曲的廢燕樂的『圴』而『結聲』破壞〉一文裡所舉證,提到了:

『………詳見於吾人的〈從朱載壻度曲的二隻北曲曲牌揭開明代北曲的宮調之謎〉一文,但一如該文實證的,明代北曲雖廢均,改用工尺調代均,但仍一如宋燕樂二十八調,採正聲音階,直到清初以來,包含九宮大成等後世崑曲工尺譜把明代北曲工尺譜下移一工尺,而把明代北曲的燕樂二十八調的『凡』,改為降半音的『凡』的定義之下,記譜的北曲工尺就是現在我們所見的崑曲工尺譜的工尺.而在明代的北曲唱腔不同,而明代唱腔又不是元代燕樂二十八調之下的唱腔.故元曲的唱腔元明清各自不同,於是今世那些以崑曲北曲是燕樂二十八高之遺的,自然是與查證之下的文獻實況不合.』

而元明的元曲上的燕樂二十八調的工尺,於清初宮廷內知樂的學者及樂師的制定的聲腔格律的『名家之譜』的《曲譜大成》及《九宮大成》時,將北曲工尺譜下移一工尺,而把元明的燕樂二十八調的凡字,改為降半音的凡的定義之下,改成現成吾人所見崑曲曲譜裡北曲的下徵音階的工尺譜。

一見元明的正聲音階的北曲至清代改成下徵音階時,改為下移一工尺,完全雷同於唐代燕樂與宋代燕樂工尺及宮音位置的轉換相同的手法,只是從下徵音階代換成正聲音階反轉成正聲音階代換成下徵音階而已,其對照表,一如吾人於〈從唐代黃鐘宮法曲《望瀛》於宋奏以中呂宮即知唐代燕樂係下徵音階〉一文內的唐代燕樂及宋代燕樂的工尺及七音對照表如下:

唐代燕樂
下徵音階

4

5

6

7

1

2

3

4
宋代燕樂正聲音階
1

2

3

#4

5

6
[1]
7
六1

只要把上表的『唐代燕樂下徵音階』改成『清代以來崑曲裡北曲的下徵音階』,而上表的『宋代燕樂正聲音階』改為『元明北曲的正聲音階』,改寫成下表即可:

元明北曲的正聲音階
1
 
2
 
3
 
#4

5
 
6
  高凡
7
六1    
清代以來崑曲裡北曲的下徵音階
4

5

6

7

1

2

3

4

所以嚴重的事情發生了。中國音樂學界及戲曲學界最喜歡把唐宋燕樂二十八調比附成後世的崑曲及南北曲都是其遺脈,於是拿著今存崑曲裡的北曲工尺譜裡各北曲宮調及其結聲拿來談論,而不知清初以來,即今見的崑曲裡的北曲的工尺譜因為都已改為下徵音階了,若要論結聲,則應該把今日崑曲裡的北曲工尺譜的各曲牌結聲上移一工尺,如上表:

 

結聲凡字移往合字,

結聲合字移往四字,
結聲一字移往勾字
結聲上字移往尺字,

結聲尺字移往工字,

結聲工字移往高凡字。

研究時再來論北曲各宮調的結聲,和宋代及元明的燕樂二十八調各宮調結聲之間有什麼關係。但可惜的是,從中國音樂史關頭研究的那一天,直到一二百年來,全都是拿著現今崑曲裡北曲各宮調的曲牌裡的下徵音階的結聲的工尺在比附成宋元燕樂的正聲音階之下的宮調的結聲在做研究,如此看來,像是楊蔭瀏《中國古代音樂史稿》及後之所有學者論著,含黃翔鶻、路應昆等搞同均三宮,拿崑曲裡北曲工尺譜工尺移位都不知道,去附會同均三宮的論著全都落入了學術的大失誤中了。
而不但崑曲裡的北曲裡的工尺譜必須上移一工尺以回到宋代燕樂及元代燕樂正聲音階之舊,於是結聲亦都得上移一工尺之外,連宮調也都因為元明北曲係正聲音階,而清初以來崑曲裡的北曲工尺譜改移為下徵音階,故連元明北曲的宮調名稱在崑曲裡的北曲裡,雖宮調名稱依元明北曲宮調名稱之舊,但實際上亦生變動了,此吾人〈談唐代燕樂與宋代燕樂宮調的代換表〉亦表述了,在該文裡的制成一表,顯示唐代燕樂改成宋代燕樂代換之時,宮調異動的代換表如下:

唐代燕樂的宮調
(下徵音階)
宋代燕樂的宮調
(正聲音階)
唐黃鐘均→宋夾鐘均 黃鐘宮、越調、黃鐘羽調 中呂宮、雙調、中呂調
唐太簇均→宋仲呂均 正宮、大石調、般涉調 道調宮、小石調、平調
唐夾鐘均→宋? 高宮、高大石調、高般涉調 ———————
唐仲呂均→宋夷則均 中呂宮、雙調、中呂調 仙呂宮、商調、仙呂調
唐林鐘均→宋無射均 道調宮、小石調、平調 黃鐘宮、越調、黃鐘羽調
唐南呂均→宋黃鐘均 南呂宮、歇指調、高平調 正宮、大石調、般涉調
唐無射均→宋大呂均 仙呂宮、商調、仙呂調 高宮、高大石調、高般涉調

表亦合於元明北曲正聲音階改為清初以來崑曲裡的北曲的下徵音階,但因為元代北曲只用十二宮調,故而於今崑曲裡的北曲的所使用的宮調為原則,刪掉北曲裡已不用的宮調,如下表:

元明代北曲宮調一如宋代燕樂宮調
(正聲音階)
清代以來崑曲裡北曲的宮調
(下徵音階)
元明北曲夾鐘均→清代以來崑曲裡北曲黃鐘均 中呂宮、雙調 黃鐘宮、越調
元明北曲仲呂均→清代以來崑曲裡北曲太簇均 小石調 「正宮」、大石調、「般涉調」
元明北曲林鐘→清代以來崑曲裡北曲姑洗均 南呂宮 —————————
元明北曲夷則均→清代以來崑曲裡北曲仲呂均 仙呂宮、商調、商角調 中呂宮、雙調
元明北曲無射均→清代以來崑曲裡北曲林鐘均 黃鐘宮、越調 道調宮、小石調
元明北曲黃鐘均→清代以來崑曲裡北曲南呂均 正宮、大石調、般涉調 南呂宮、﹝歇指調﹞、﹝高平調﹞
元明北曲大呂均→清代以來崑曲裡北曲無射均(按:此均元明北曲已缺) 高宮、高大石調、高般涉調(按:此均元明北曲已缺) 仙呂宮、商調、仙呂調(按:因為此均元明北曲已缺,故無法代換到清代以來崑曲曲牌內)

按,上表裡,清代以來崑曲裡北曲的南呂宮所在的林鐘均,到清代以來崑曲裡北曲裡應代換到姑洗均,但姑洗此均並非清代以來崑曲裡北曲所在的七均之一,因此,就無法代換下,元明代北曲裡如有南呂宮、歇指調、高平調之曲,是無法在清代以來崑曲裡北曲裡代換演奏的。

又按,因為宮調曲轉宮調曲,商調曲轉商調曲,羽調曲轉羽調曲,故從上表可以見到,如上表第二列『元明北曲仲呂均→清代以來崑曲裡北曲太簇均』,元明代北曲宮調一如宋代燕樂宮調(正聲音階)者只有『小石調』,此為商調曲,故清代以來崑曲裡北曲的宮調(下徵音階)者雖有『正宮、大石調、般涉調』三宮調,也只能代換為商調曲的『大石調』,其餘無可用者以「」框之,而應刪之。

又按,商角調應代換成雙角調,但不在元曲及北曲曲牌內,無其式,故刪之。

又按,而第六列『元明北曲黃鐘均→清代以來崑曲裡北曲南呂均』,元明北曲宮調一如宋代燕樂宮調(正聲音階)者有『正宮、大石調、般涉調』,故清代以來崑曲裡北曲的宮調(下徵音階)者『南呂宮』此一宮調曲外,另添上對應的歇指調及高平調,而以﹝﹞表之。
以上之表經整理後,可得完整對照的下表:

元明代北曲宮調一如宋代燕樂宮調
(正聲音階)
清代以來崑曲裡北曲的宮調
(下徵音階)
元明代北曲夾鐘均→清代以來崑曲裡北曲黃鐘均 中呂宮、雙調 黃鐘宮、越調
元明代北曲仲呂均→清代以來崑曲裡北曲太簇均 小石調 大石調
元明代北曲林鐘→清代以來崑曲裡北曲姑洗均 南呂宮 —————————
元明代北曲夷則均→清代以來崑曲裡北曲仲呂均 仙呂宮、商調 中呂宮、雙調
元明代北曲無射均→清代以來崑曲裡北曲林鐘均 黃鐘宮、越調 道調宮、小石調
元明代北曲黃鐘均→清代以來崑曲裡北曲南呂均 正宮、大石調、般涉調

 

南呂宮、歇指調、高平調


故可以看出:其他元曲裡的宮調,於崑曲裡的北曲宮調裡,因為改為下徵音階而變成不存在的,有正宮、般涉調、仙呂宮、商調,多出了道調宮、歇指調、高平調。故可以制成下表,較易比較:

元明北曲宮調 崑曲北曲裡的宮調
中呂宮 黃鐘宮
仙呂宮 中呂宮
黃鐘宮 道調宮
正宮 南呂宮
雙調 越調
小石調 大石調
商調 雙調
越調 小石調
大石調 歇指調
般涉調 高平調


但崑曲裡的北曲,雖披著元代北曲的宮調名,但實質上,其真正的宮調歸屬,已如上表可知完全大異,今日拿著崑曲裡的北曲的下徵音階工尺譜裡的工尺,在指天劃地,去證明其結聲合不合宋元燕樂之舊,或其聲情如何,豈非都在資料未辨正,把崑曲裡的北曲宮調弄清楚今日成為何宮何調之下,光拿著名目上的崑曲北曲裡的宮調名,當成元代北曲的宮調,去比附成宋元燕樂宮調的屬性,都是學術的大錯謬。(劉有恒,2019,8,22於台北)

[1] 按,今日工尺譜習慣使用下徵音階,而其凡字,實即宋代燕樂的下凡,而宋代燕樂的凡字,實較今日工尺譜的凡字高半音,故今以今日的凡字表示宋代的下凡音,而以高凡表示宋代的凡音,以合於今人用凡字的習慣。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