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開唐代燕樂二十八調至北宋教坊只繼承十七宮調之謎

解開唐代燕樂二十八調至北宋教坊只繼承十七宮調之謎

一、前言

北宋前期依《宋史‧樂志》所記,乃『教坊所奏,凡十八調、四十大曲』,但又指出了,十八調內的正平調,『正平調,無大曲,小曲無定數。』所以教坊之十八調,實即大曲連同小曲,不則於大曲只用到十七宮調。按,十八調計如下列:

宮調 商調 羽調
黃鐘均 正宮調 大石調 般涉調
夾鐘均 中呂宮 雙調 中呂調
仲呂均 道調宮 小石調 正平調
林鐘均 南呂宮 歇指調 南呂調
夷則均 仙呂宮 林鐘商 仙呂調
無射均 黃鐘宮 越調 黃鐘羽

 

一直到北宋末年,在史料裡明白表示,『教坊、鈞容、衙前及天下州縣,燕樂舊行一十七調』(《宋會要輯稿》的《樂四之一》內記載徽宗政和八年蔡攸之言),亦北宋不止教坊,連同鈞容、衙前及天下州縣,全國官民都一律只用了十七調。

那麼唐代燕樂二十八調,為何至北宋教坊只繼承十八宮調(按,前言正平調無大曲,而排除),其他十調為何消失了。其原因,只要知道唐代燕樂除角調外是下徵音階,北宋燕樂除角調外是正聲音階,其轉換之中,那大呂均的四個調式(高宮、高大石調、高般涉調、高大石角)就不見了,

二、唐燕樂下徵音階的高宮、高大石調、高般涉調轉不成宋燕樂正聲音階而消失

按,吾人於本書的〈談唐代燕樂與宋代燕樂宮調的代換表〉一文裡曾列出一表,正可以看出為何唐代的大呂均上的四個調式,皆於北宋消失:

唐代燕樂的宮調
(下徵音階)
宋代燕樂的宮調
(正聲音階)
唐黃鐘均→宋夾鐘均 黃鐘宮、越調、黃鐘羽調 中呂宮、雙調、中呂調
唐太簇均→宋仲呂均 正宮、大石調、般涉調 道調宮、小石調、平調
唐夾鐘均→宋? 高宮、高大石調、高般涉調 ———————
唐仲呂均→宋夷則均 中呂宮、雙調、中呂調 仙呂宮、商調、仙呂調
唐林鐘均→宋無射均 道調宮、小石調、平調 黃鐘宮、越調、黃鐘羽調
唐南呂均→宋黃鐘均 南呂宮、歇指調、高平調 正宮、大石調、般涉調
唐無射均→宋大呂均 仙呂宮、商調、仙呂調 高宮、高大石調、高般涉調

在該表裡,明白可以看出,唐代的夾鐘均上的高宮、高大石調、高般涉調,在宋代改為正聲音階時,其無法轉換成正聲音階,故消失。

至於十個調裡除以上唐代夾鐘均上的三調外,其他七調皆是唐代燕樂七均上的角調。
三、唐燕樂七角調至北宋因無法使用七運圖而消失

唐宋的角調的真相,吾人於本書裡〈唐代燕樂角調:『商角同用』之下以變徵音為結聲〉一文裡已明釋,並於本書多所提及。

而唐段安節於《樂府雜錄》裡有『別樂識五音輪二十八調圖』,吾人於本書多有敘及它是指管樂器的指法示意圖。例如它的第一運裡,越角調與越調排在一起,不是表示它與越調都是同一結聲的,而只有從管樂指法上去解釋。因為越角調是唐代造出來的,本不存在於燕樂裡的調式。它的造法,即是用『商角同用』之法,此『別樂識五音輪二十八調圖』是管樂器的運指圖示。

表示在第一運時,越角調的吹奏指位是把越調的角音當成越角調的商音來吹,於此指法下去吹出越角調的一列音階出來,於是在越角調的角音,即位移往變徵音去了。在此七運圖裡,越角調與越調排在同一運下,是管樂器指法上的指示用,在琵琶上才不能用。但到了北宋,此時下徵音階換成了正聲音階,『別樂識五音輪二十八調圖』那個角調的排法,如越角調和越調排法是同在第一運,以提示樂工越角調的運指法參考越調的功能已失去了。在北宋燕樂裡,角調已挪至相當於變宮音為結聲去了,此時和越調在運指上已對應不起來了,樂工無法方便地使用『別樂識五音輪二十八調圖』去運用到角調上,於是唐代燕樂裡的角調的七調全都於教坊失去使用的方便法門。其它如鈞容、衙前乃至於民間,也都一概無法有方便法門用管樂吹奏之下,除了少數樂工專精於一時者外,於是一皆消失了。

只有正確解開唐代燕樂及宋代燕樂的音階真相,其轉承之間的蛛絲馬跡,自然全可以豁然了悟,其所以被當成是個謎,只是因為於燕樂調的來龍去脈沒有真正解開之故。(劉有恒,《中國古代音樂史辨正》(甲集),2019,台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