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曲友來信談及目睹之曲界怪現狀

一位曲友來信談及目睹之曲界怪現狀

 

一者,師道曲界為何假曲家充盈飽滿?分析其中一重要原因即此類人大部分非研究曲學出身,系如魯達般半路出家者甚多。若如此,本無可厚非,蓋當世曲家,非本業且一專多能者甚多(如海甯王靜安者)。有可舉師之例即為最好例子,師本電機工程專業出身,即投身曲界,以一界之力訂校腔格與諸譜之錯漏,迄今已近三十年矣。若近都似師這般者,曲學復興有望。然事實並非如此,此類人出於多種目的,或圖名,或圖財,亦或一時興起,欲郊古人之風雅,故中途以入而制曲。試問師若圖名圖利,決不可有如今之狀態。然此等人與師卻有雲泥之別。此類人原本積業五花八門,有商人,小學音樂教員,三流詩人,以剽竊他人著作見長之無恥文人,動物園飼養員(此系真事),乃至道教門人,無所不有。魚龍混雜,藏汙納垢。(與曲友曾開列一單,上書百位曲家之名,走訪探問,十中有八皆此類人等。)戲工者,難以欺人,蓋其自小學藝,四功五法並翻打跌撲之藝實乃真功夫,上述此等人決不會冒充戲工乃粉墨登場。惟清工,極好混水摸魚,趁虛而入。此類人方入曲界一二載,即思應有自成一家之理論學說,遂挖空心思,或抄襲前人之著作,僅略改其義而據為己用。或竊他人之作為己用,或依一錯誤觀點借題發揮,擴其規模而成自身所謂觀點。如此一來,曲界混亂之風可見一斑。另,國內曲界頗有結党分派之習,僅南方即有無錫,上海,嘉興,寧波,蘇州,昆山,杭州,金華諸派。每年虎丘曲會,即此等群醜沐猴而冠之時。你方唱罷我登場,互相謾駡攻擊,皆視自身為正統。更有甚者,郊影星成龍之成家班者,給自家曲社冠以某家班之名,醜態百出。(此人名中有我國朝代之名)。竟親率全體弟子上臺演唱,二百之人異口同聲,台下莫辯一字。另舉此人一例,王正來先生去世後,此人攜二濃妝豔抹之妖冶婦人,一左一右攜扶著去吊之。竟為了所獻花圈之擺列順序險些大打出手。其怒曰:“蘇州昆曲為天下之冠,理當放於首位。”如此言行,令人嘿然無語。

 

二者,近日閱師論吳梅貶損伶人阿掌並殷桂深二文,頗有感觸。蓋清工何苦為難戲工?彼時昆曲式微,伶人為生計奔波,饑寒交迫而餓死者大有人在。而吳梅所閱資料雖有限,然其閱譜環境並手中資料亦勝伶人十倍,發如此不設身處地思考之言,頗似晉惠帝何不食肉糜之言。然其理論並所訂之譜,錯誤百出,又如何說之?親者胡亂捧之,與己觀點不同者,如此貶之。腐儒二字已為最好評價,更無需多言。其于學生心中地位,再次下降矣。

 

三者,古之悲情英雄不乏其人,如史可法,楚霸王之類。其之所以悲情,並之所以為英雄者,蓋其主因為:知其不可為而為之。師之例即為說明,當今曲界,已被錯誤理論並唱法充斥,真知理論者幾人?演唱無誤者複幾人?真理掌握於少數人之手即為此理,視之理論並曲譜頗豐並已于大陸曲界開始傳播?然貶者多,識者少,半信半疑者亦眾。師之正確理論,于短時內被大眾認識並接受乃不可能之事。然師仍將其公之於眾,以正本清源,此即為可敬之處。今時接受者雖少,假日時日真相必然大白,屆時師之全部心血將如明珠般耀彩.昔日之日心說,心臟供血論皆如此。異日重修昆曲史,必有為師大書特書者!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