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有其事的孔子傳《易》說

烏有其事的孔子傳《易》說

 

按,所謂孔子有傳《易》的說法,最早可見於歷史文獻的乃是西漢司馬遷的《史記》。

按,《史記‧儒林列傳》完全不提到任何《易》的傳承內容。而《史記‧孔子世家》言及《易》時指出:『孔子晚而喜易,序彖、繫、象、說卦、文言。讀易,韋編三絕。曰:「假我數年,若是,我於易則彬彬矣。」』

 

而在《史記‧仲尼弟子列傳》裡則提到『商瞿,魯人,字子木。少孔子二十九歲。孔子傳易於瞿,瞿傳楚人馯臂子弘,弘傳江東人矯子庸疵,疵傳燕人周子家豎,豎傳淳于人光子乘羽,羽傳齊人田子莊何,何傳東武人王子中同,同傳菑川人楊何。何元朔中以治易為漢中大夫。』

 

又可參考《漢書‧儒林傳》:『漢興,言易自淄川田生;……自魯商瞿子木受易孔子,以授魯橋庇子庸。子庸授江東馯臂子弓。子弓授燕周醜子家。子家授東武孫虞子乘。子乘授齊田何子裝。及秦禁學,易為筮卜之書,獨不禁,故傳受者不絕也。漢興,田何以齊田徙杜陵,號杜田生,授東武王同子中、雒陽周王孫、丁寬、齊服生,皆著易傳數篇。同授淄川楊何,字叔元,元光中徵為太中大夫。齊即墨成,至城陽相。廣川孟但,為太子門大夫。魯周霸、莒衡胡、臨淄主父偃,皆以易至大官。要言易者本之田何。』

 

有關孔子傳《易》,有司馬遷《史記》的內容為證,難道是不可相信的?難道司馬遷會騙人?當然不是。但是,司馬遷身處的時代,已是西漢武帝時際,也是西漢中葉時分了,去先秦已遠,而先秦留下來收入秘府圖書,司馬遷有見到;時今文學派的盛行,司馬遷的一些學術看法,是當日盛行的看法。故他即便言孔子晚年喜《易》,是當日學界普遍的看法,他只是實錄而已,是非對錯,後人只有借助於其他文獻對勘。

 

依吾人所考,所謂孔子傳《易》子虛烏有。試說分明:

 

(一)今日學者喜拿偽古論語裡的『《論語·述而》:「子曰:『加我數年,五十以學《易》,可以無大過矣。』』為說。按,孔子所在故地魯地所傳的魯論,於此文是作:『子曰:『加我數年,五十以學,亦可以無大過矣。』』昔人有不信魯論,而直以東漢初年杜林所造《偽古文論語》為真文本,但刋於《文物》1997年第5期的河北定縣出土的西漢宣帝時的《論語》於此亦作『………以學,亦可以毋大過矣』足以明之,拿《偽古文論語》的『五十以學《易》』,根本不是原本的《論語》文本。以見拿此條在談孔子有學《易》,其成立性等於零。

 

(二)又有學者依《史記》為說,按,吾人前曾談司馬遷以當時火紅的《易》家的說法加入其著作內,但吾人要指出,此種說孔子傳《易》給商瞿,而且在晚年,根本不是孔子教學的style。按,孔子教弟子詩、書、禮、樂,此於《論語》內多有記載此四藝於孔門的教學的重要性。但於《春秋》,則見於《孟子》講孔子著《春秋》,而孔子有沒有把其《春秋》著作教給弟子呢,實未見記載。而《易》在孔子時,是屬於禮的一個分項,在執禮過程裡往往有卜卦的需要,可見於《儀禮》內(可見王葆玹《今古文經學新論》)。就因為孔子沒有特別在研究《易》,儒門後學,尤其屬於南方楚地儒門習《易》者,援《易》入儒,號孔子晚年喜《易》。

 

一如戰國中期郭店楚簡的〈六德〉篇廖名春釋有:『故夫夫,婦婦,父父,子子,君君,臣臣,六者各行其職而憸逆無由作也。觀諸《詩》、《書》則亦在矣,觀諸《禮》、《樂》則亦在矣,觀諸《易》、《春秋》則亦在矣。』

 

而其〈語叢一〉也有斷簡可如廖名春拼如:『《詩》,所以會古今之志也者;〔《書》,所以會〕□□□□者也;《禮》,交之行述 也;《樂》,或生或教也;《易》,所以會天道人道也;《春秋》,所以會古今之事也。』

 

故援《易》入儒,是戰國中葉楚地的習《易》的儒者所創,為了把《易》納入孔門詩、書、禮、樂及孔子著的春秋體系之中,『夫子老而好《易》』,一如楚地西漢初年馬王堆帛書《要》篇,就是續楚地的援《易》入儒的儒家別派作法。

 

而此種援《易》入儒,見之於楚地《莊子》一書。如《莊子‧天下》:『《詩》以道志,《書》以道事,《禮》以道行,《樂》以道和,《易》以道陰陽,《春 秋》以道名分。』

 

及《莊子‧天運》『孔子謂老聃曰:「丘治詩書禮樂易春秋六經,自以為久矣,孰知其故矣;以奸者七十二君,論先王之道而明周召之迹,一君无所鉤用。甚矣夫!人之難說也,道之難明邪?」』

 

到了西漢初年,黃老盛行時際的《禮記‧經解》依然是援《易》入儒的儒門所著,內云:

 

『 孔子曰:「入其國,其教可知也。其為人也,溫柔敦厚,《詩》教也;疏通知遠,《書》教也;廣博易良,《樂》教也;絜靜精微,《易》教也;恭儉莊敬,《禮》教 也;屬辭比事,《春秋》教也。故《詩》之失愚,《書》之失誣,《樂》之失奢, 《易》之失賊,《禮》之失煩,《春秋》之失亂。其為人也,溫柔敦厚而不愚,則深 於《詩》者也;疏通知遠而不誣,則深於《書》者也;廣博易良而不奢,則深於 《樂》者也;絜靜精微而不賊,則深於《易》者也;恭儉莊敬而不煩,則深於《禮》 者也;屬辭比事而不亂,則深於《春秋》者也。」』

 

不但如此,還偽立一個孔子傳《易》傳承表,以說明儒門的《易》是孔子親自所傳授的義理之學。即見於《史記‧仲尼弟子列傳》裡那張表:『孔子傳易於瞿,瞿傳楚人馯臂子弘,弘傳江東人矯子庸疵,疵傳燕人周子家豎,豎傳淳于人光子乘羽,羽傳齊人田子莊何,何傳東武人王子中同,同傳菑川人楊何。何元朔中以治易為漢中大夫。』

 

商瞿此人,算是孔子的七十二弟子裡並不名氣響叮噹的人物,是否真有其人,亦未可知。但此係偽表,為何如此說。首先說,孔子晚年喜《易》即唬人之語,為何到了晚年才喜《易》,因為其實孔子並沒有專門研究《易》,說他晚年喜《易》,是聰明的騙人術,說明了為何大多孔子弟子或《論語》都很少談到《易》,那是因為孔子晚年,多數弟子都不在身邊時,他才喜了《易》,於是他把他的心得傳給了無名小子商瞿,那大多數名聲響叮噹的弟子,包括子夏等都沒有被孔子找來授《易》。此種講法,無論如何笨的人,一見即知是造偽者故意造出來,為何孔子沒有多言《易》及傳《易》給名弟子的一個籍口,反而看出此必為偽造的,是後來儒門裡有儒者習了《易》,想把《易》講成是孔子所傳,而造出來的偽譜系。此種造假,起於道家之起,道家講『陰陽』,找出了《易》也是講『陰陽』,故講『《易》以道陰陽』(《莊子‧天下》)。像《郭店楚簡‧語叢一》的:『《易》,所以會天道人道也』,是儒者習《易》者的說法,按,孔子就是不講天道的,《論語·公冶長》:『子貢曰:“夫子之文章,可得而聞也;夫子之言性與天道,不可得而聞也。』孔子不談『天道』,則,何會談『《易》,所以會天道人道也』,故此又證孔子與《易》的關係沒有那麼密切。

 

(三)《史記‧孔子世家》:『孔子晚而喜《易》,序彖、繫、象、說卦、文言。讀《易》韋編三絕。曰:「假我數年,若是,我於《易》則彬彬矣。」』此段內容,一如吾人前所論,此係當日《易》家托於孔子,連十翼也都比附成孔子之作,此點不少論著都直指十翼皆孔子所作之非是。尤其是,十翼並非自成完整體系,還互有矛盾,此所以漢代之象數等數術派出現,也是為了十翼要能體系化必得走上用象數來拼湊之故。

 

如上所論,可以看出,戰國中期楚地的後儒自已習了《易》,而偽托是授自孔子,是孔子晚而喜《易》而傳了七十二弟子裡一個不起眼的商瞿。而這些楚地的儒者,加上楚地興起的黃老之學,含莊子之學的陶冶,於是又是儒又是道之下,把孔子不談的『天道』,托給談天道與人道的《易》是孔子所傳,再加上楚地道家喜《易》道陰陽,是黃老之學的比肩。於是楚地儒者習《易》派漸和道家一樣談《易》,儒家偏天道人道,道家偏陰陽,偏陰陽者於西漢初年與講天道人道者合流,而完成了十翼裡大部份的著作,其祖本,有些是先秦或秦代儒者或道家《易》派的看法,故今世一些出土楚簡也可以看到一些蛛絲馬跡。

 

但更證明了孔子根本沒有傳《易》之事。《易》之入儒家經典,是從戰國中葉起儒者習《易》者的偽托及發揚,經西漢初年十翼成書而正式把《易》入了經學之林。(劉有恒,2019.9.30於台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