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肅《聖證論》偽說的劣行一如馬融偽造《周禮》聖證

王肅《聖證論》偽說的劣行一如馬融偽造《周禮》聖證

 

王肅為了對抗當日流行的鄭玄之學,於是假造《孔子家語》《孔叢子》,內中假託孔子之言,來反駁鄭學對於禮學的解釋,而有《聖證論》偽說之著。所謂的『聖證』,是指王肅所反駁鄭玄的釋禮,都有孔子之言為憑,也就是他拿出了他所偽造的《孔子家語》《孔叢子》內的『聖』人孔子之言為『證』,來反駁鄭玄的說法,是說我王肅的反駁的依據,是取自孔子的話,不信請看《孔子家語》《孔叢子》,孔子有講過呢,所以我王肅的說法是引用了孔聖人的言為證哦。

 

王肅的學術劣跡,其實和他所贊同的馬融是一樣的劣行的翻版。一如吾人於《兩漢經學及古文偽經偽史考》(台北:城邦印書館,2019)內〈東漢馬融偽造《周禮》惟一傳人杜子春打擊鄭眾及賈逵《周禮》學的公案〉一文所指出的,

 

馬融,為了對抗當日《周禮》權威的鄭眾及賈逵,於是偽造《周禮》聖證,在《周官傳‧序》裡他把那位『隱於南山』(《後漢書·馬融傳》)的師父摯恂拿來改個假名叫做『杜子春』,並假造此杜子春是劉歆《周禮》學的惟一傳人,係解釋《周禮》如同『聖』人般的權威,且亦係『家於南山』(唐代賈公彥於〈序《周禮》廢興〉引馬融《周官傳‧序》),且還傳《周禮》給鄭眾之父鄭興及賈逵之父賈徽。他的想法是,拿出他的師父來假託『杜子春』此《周禮》惟一傳人的『證』言來壓鄭眾及賈逵,並在其今日已佚的《周官傳》裡,當係列了一堆『杜子春曰』的假籍其師父的話來反駁鄭眾及賈逵的說法,如果鄭眾及賈逵所釋與杜子春不同,那就是鄭眾及賈逵背棄其師杜子春的師門家法而出錯,一如吾人於該文內指出:『此位杜子春如果對於《周禮》寫了什麼注文,那麼,馬融的想法若與鄭眾及賈逵的注文不合,即可據杜子春的注文,暗喻鄭眾及賈逵其學的不精,不照師說而出錯。而只要拿出杜子春的注文,就可以打倒鄭眾及賈逵的注文。』杜子春的注文,存留至今者不多,都是鄭玄引用過的,也當應都是馬融師父摯恂或甚至是馬融本人的看法偽託杜子春之言。

其實,劉歆當日偽造《周禮》時『博士儒者七十八人』裡,到了東漢初年還有鄭興及賈逵之父賈徽兩人在世,而沒有什麼杜子春。因此,反而或可推論反而是鄭興之子鄭眾及賈徵之子賈逵的釋《周禮》較合於當日劉歆偽造《周禮》裡的初心,因為授自其父而來,因為鄭興及賈徵就是輔佐劉歆造《周禮》偽書的『博士儒者七十八人』的其中兩個作者。

 

看一看後來曹魏時司馬家女壻的王肅,假造《孔子家語》《孔叢子》的孔子言語,來壓鄭玄,兩者竟是完全同樣的模式及劣行。(劉有恒,2019,11,12於台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