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漢明帝永平七年派人求佛法一事純屬子虛烏有考辨 ~~永平七年西域根本不通,如何派人到西域?

東漢明帝永平七年派人求佛法一事純屬子虛烏有考辨

~~永平七年西域根本不通,如何派人到西域?

一、永平七年西域根本不通,如何派人到西域?

《後漢書‧西域傳》有關永平七年(公元六四年)至十八年之西域事者乃:『十六年,明帝乃命將帥,北征匈奴,取伊吾盧地,置宜禾都尉以屯田,遂通西域,于窴諸國皆遣子入侍。西域自絕六十五載,乃復通焉。明年,始置都護、戊己校尉。及明帝崩,焉耆、龜茲攻沒都護陳睦,悉覆其眾,匈奴、車師圍戊己校尉。』而明帝死於永平十八年,當年章帝即位。

明明白白永平十六年『西域自絕六十五載,乃復通焉。』則從永平七年到永平十六年,都在『西域自絕六十五載』年數之內,西域都走不出去,如何遺使通西域求佛法。而且,如果西域僧人隻身來中華或中華有求佛之人隻身到西域,或有可行。堂而皇之派皇帝的使臣到西域,如何不被捕獲死於非命?一如永平八年鄭眾出使匈奴,被匈奴所迫,逼到拔刃自誓的地步,使『單于恐而止』,而永平十五年左右,被迫再出使和帝到西域和匈奴和談,結果被殺[1]

有關永平求法,事出於約東晉袁宏(328~376年)》《後漢紀》:「初,明帝夢見金人長大,項有日月光,以問腢臣。或曰:『西方有神,其名曰佛。陛下所夢,得無是乎?』於是遣使天竺,問其道術而圖其形像焉。」
在東晉時,已有明帝夢佛,但只言問的是『腢臣』,不是傅毅;只言『遣使天竺』之妄語,而不曾寫出『寫其經』。則當日實未有所謂抄經而歸,還會有什麼抄了《四十二章經》之偽事,亦知,《四十二章經》乃東晉或之後的偽書,必出於袁宏《後漢紀》之後。此吾人考乃是寫《牟子理惑論》者同一人所偽造,此吾人另有專文考之,其見其前之如《老子化胡經》講『寫其經』,於是靈感一生,偽造《四十二章經》,並作《牟子理惑論》,目的是宣揚其偽造的《四十二章經》。
有關永平求法,又見於假托於西晉初的惠帝時道士王浮的妄書《老子化胡經》,但其乃後世偽書,成書當在東晉,因為在東晉末竺道祖的《晉世雜錄》裡指出:『道士王浮每與沙門帛遠抗論,王浮屢屈焉,遂改換《西域傳》為《化胡經》,言喜與聃化胡作佛,佛起於此』。其中,乃初述及東漢明帝感夢事:

『永平七年甲子,星晝現於西方,明帝夢神人,因傅毅之對,知為胡王太子成佛之瑞應,即遣張騫等經三十六國至舍衛,值佛已涅磐,乃寫其經,以永平十八年歸。』

偽造明帝『因傅毅之對,……遣張騫等經三十六國至舍衛,……寫其經……歸。』以上全文都是滿紙荒唐言,『張騫』是西漢武帝時通西域的名人,不在東漢和帝時。日本學者鐮田茂雄《簡明中國佛教史》認為漢明帝時傅毅尚是少年,不可能在朝廷作官,認為漢明帝感夢求法非史實。

而吾人則以求法的年份不對,此事即子虛烏有。明帝即位時,西域都還無法通行,至其死前二年,西域才通。但其死後,又復戰亂而不通如故。其實,早在1920年,考偽巨人梁啟超在〈佛教之初輸入〉一文裡就已指出:『蓋當時西域交通正中絕,使節往返,為事實上所不可能,即茲一端,則此段史迹,已根本不能成立。……漢明帝求法事,全屬虛構。其源蓋起於晉後釋、道鬪爭,道家捏造讕言,欲證成佛教之晚出,釋家旋采彼說,展轉附會,謀張吾軍,兩造皆鄉曲不學之人,盲盲相引。……治佛學史者,須先將此段偽掌故根本拔除,庶以察思想進展之路,不致歧謬也。』而其〈漢明求法說辨偽〉一文即明白引《後漢書‧西域傳》證之。而該文裡也明白舉出,為何托於『永平七年』明帝夢佛,乃是『永平八年賜楚王英之詔書,為其作偽取資之動機。』而袁宏寫《後漢紀》,雖因不滿當日的後漢的史書,而要自著信史,不料仍是把八卦小道偽說寫入其史著內,故有其決心而無其史才史識亦不足成事,此吾人對袁宏其人其史書的評價。

而於約東晉袁宏(328~376年)《後漢紀》:『初,明帝夢見金人長大,項有日月光,以問腢臣。或曰:『西方有神,其名曰佛。陛下所夢,得無是乎?』於是遣使天竺,問其道術而圖其形像焉。』
梁啟超〈漢明求法說辨偽〉一文即明白引《後漢書‧西域傳》證之。而該文裡也明白舉出,為何托於『永平七年』明帝夢佛,乃是『永平八年賜楚王英之詔書,為其作偽取資之動機。』此事於東漢史臣所著《東觀漢記》有記載:『楚王英奉送黃縑三十五疋、白紈五疋入贖,楚相以聞,詔書還贖縑紈,以助伊蒲塞桑門之盛饌。』故為信史。而到了劉宋時成書的《後漢書》卷四十二:『英少時好遊俠,交通賓客,晚節更喜黃老,學為浮屠齋戒祭祀。八年,詔令天下死罪皆入縑贖。英遣郎中令奉黃縑白紈三十匹詣國相曰:「托在蕃輔,過惡累積,歡喜大恩,奉送縑帛,以贖愆罪。」國相以聞。詔報曰:「楚王誦黃老之微言,尚浮屠之仁祠,絜齋三月,與神為誓,何嫌何疑,當有悔吝?其還贖,以助伊蒲塞桑門之盛饌。」』

而《後漢書》列傳第七十八於“天竺國”條也稱:「楚王英始信其術,中國因此頗有奉其道者。」即認為在和帝時,佛教才開始因著皇室有人信之而傳揚開來,此南北朝時人的佛教傳入史的歷史觀。

 

二、結論
梁啟超1920已舉出永平七年,史上明載正處於西域不通,如何可派使。而日本學者鐮田茂雄《簡明中國佛教史》又舉出漢明帝時傅毅尚是少年,不可能在朝廷作官,認為漢明帝感夢求法非史實。當然『張騫』是西漢武帝時通西域的名人,不在東漢和帝時。於是對於佛教界及佛教史界不少人及著作還在抄入及盛傳的所謂『永平求法』一事,實皆不察史書又不去讀前人之早已考證其偽而仍抄古來妄說一意妄傳,可一言決之。(劉有恒,2019,11,17於台北)

[1] 見吾人〈談《後漢書》虛增古文經師鄭眾年壽及事功、司農官職與著作之偽史——出使匈奴被殺害的文人鄭眾竟立軍功、任大司農、反對鹽鐵及著《春秋刪》,及鄭玄偽稱鄭眾為『鄭司農』之故〉,《兩漢經學偽經偽史考》(劉有恒,台北:城邦印書館,2019)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