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漢明帝永平求法及《四十二章經》公案探源 ~~~三國魚豢《魏略》當時尚無東漢永平求法及《四十二章經》之故事

東漢明帝永平求法及《四十二章經》公案探源

~~~三國魚豢《魏略》當時尚無東漢永平求法及《四十二章經》之故事

 

 

一、前言

 

吾人曾於《中國古代文史考論》(台北:城邦印書館,2019)內有〈西漢哀帝時大月氏使伊存口授漢人佛經乃偽史考〉,內中曾舉出在三國曹魏時期,魚豢《魏略》只寫出:

 

『臨兒國,浮屠經云其國王生浮屠。浮屠,太子也。父曰屑頭邪,母雲莫邪。浮屠身服色黃,髮青如青絲,乳青毛,蛉赤如銅。始莫邪夢白象而孕,及生,從母左脅出,生而有結,墮地能行七步。此國在天竺城中。天竺又有神人,名沙律。昔漢哀帝元壽元年(西元前2年),博士弟子景盧受大月氏王使伊存口受浮屠經曰復立者,其人也。浮屠所載臨蒲塞、桑門、伯聞、疏問、白疏間、比丘、晨門,皆弟子號也。浮屠所載與中國老子經相出入,蓋以為老子西出關,過西域之天竺、教胡。浮屠屬弟子別號,合有二十九,不能詳載,故略之如此。』《三國志‧卷三十‧倭人傳》後裴松之注引魚豢《魏略‧西戒傳》

 

按,此文明白可令吾人知悉的是,在曹魏時代有所謂漢哀帝時,大月氏王派使來華,漢帝派人口受佛經之說。按,其後,於東晉始偽稱的東漢時明帝又有永平求法事,但三國曹魏時的魚豢却一無所悉,未在其佛史東傳史內寫上一筆。而東漢就是魚豢那個時代之前不久的朝代,而魚豢却完全不知其前朝曾發生有所謂永平求法,故而在他史書《魏略》之作裡未寫出來,更遑論後世偽說裡還說求的是《牟子理惑論》裡所說的那個《四十二章經》,但魏代的魚豢也一無所悉,故而其《魏略‧西戒傳》完全一字不提。

可知所謂永平求法及所謂寫《四十二章經》之事,其間必有偽情。因為直到東晉時才出現了有所謂永平求法的故事,而在曹魏的三國時代時還連史家都不知道會有這回事。以下將層層剖開此一所謂永平求法及所謂求法時寫出《四十二章經》的公案。

 

二、東晉始有永平求法的說法出現,但只云『初傳其道』及『問其道術』而已

 

曹魏時期,一如前言所引,並無所謂永平求法及《四十二章經》的故事存在於世間。而偽傳的永平求法之說約起於東晉。

 

在東晉初年北方匈奴人建立的後趙時石虎(334年–349年在位)時的著作郎王度奏議,指出:『夫王者郊祀天地。祭奉百神。載在祀典。禮有嘗饗。佛出西域。外國之神。功不施民。非天子諸華所應祠奉。往漢明感夢初傳其道。唯聽西域人得立寺都邑以奉其神。其漢人皆不得出家。魏承漢制亦修前軌。』(見南朝蕭梁時僧釋慧皎的《高僧傳》卷九《神異上‧竺佛圖澄一》)

 

東晉的袁宏(328~376年)的《後漢紀》(卷十)也有記載:

 

『初,帝夢見金人長大,項有日月光,以問群臣。或曰:“西方有神,其名曰佛。其形長大。陛下所夢,得無是乎?”而於是遣使天竺問其道術,遂於中國而圖其形像焉。有經數千萬,以虛無為宗,苞羅精粗,無所不統,善為宏闊勝大之言。所求在一體之內,而所明在視聽之外。世俗之人以為虛誕,然歸於玄微,深遠難得而測。故王公大人觀死生報應之際,莫不矍然自失。』

 

二、東晉化胡經又添出是在『永平七年』,並指出『寫其經』,未講寫何經

 

晉代有道士王浮,寫作了《老子化胡經》,在東晉末竺道祖的《晉世雜錄》裡指出:『道士王浮每與沙門帛遠抗論,王浮屢屈焉,遂改換《西域傳》為《化胡經》,言喜與聃化胡作佛,佛起於此。』其中,乃初述及東漢明帝感夢事:

 

『永平七年甲子,星晝現於西方,明帝夢神人,因傅毅之對,知為胡王太子成佛之瑞應,即遣張騫等經三十六國至舍衛,值佛已涅磐,乃寫其經,以永平十八年歸。』

 

三、南朝劉宋到南齊間《牟子理惑論》始有永平求法於大月支有寫《四十二章經》的說法出現

 

《牟子理惑論》則言:『昔孝明皇帝,夢見神人,身有日光,飛在殿前。欣然悅之。明日博問群臣,此為何神?有通人傅毅曰:『臣聞天竺有得道者號曰佛。飛行虛空,身有日光,殆將其神也。』於是上寤。遣中郎蔡愔、羽林郎中秦景博士、弟子王遵等十八人,於大月支,寫佛經四十二章,藏在蘭台石室第十四間。時於洛陽城西雍門外起佛寺,於其壁畫,千乘萬騎,繞塔三匝。又於南宮清涼台,及開陽城門上作佛像。明帝時豫修造壽陵,曰:『顯節亦於其上,作佛圖像。』時國豐民寧,遠夷慕義。學者由此而滋。』

此時,連到達地點也從袁宏的史書《後漢紀》的天竺及《老子化胡經》的佛祖居留之地舍衛改成了另外西域之國的大月氏;《老子化胡經》的寫其經,而明文改成是寫了《四十二章經》,但東晉的袁宏的後漢的正史的《後漢紀》更是只有記載『問其道術』而已。

 

四、永平求法及《四十二章經》公案的結論

 

經由像洋葱般層層剖開此一公案的偽事生成的本末及繁殖,偽說愈來愈生成的逐步形成,使得在曹魏時期都八字沒有一撇,連史家都不知道而未記載的所謂的永平求法及寫《四十二章經》事,在東晉最初開始形成,先是永平求法說,而此說剛開始,只說到天竺求其道術,後來道家《老子化胡經》始言寫佛經,到了再後劉宋南齊間的陸澄其人,首先講出有《牟子理惑論》,及其中有寫了《四十二章經》,而到蕭梁時,此二書都出世,正應了《南齊書‧陸澄傳》裡所說:陸澄死後,其家中有關佛教的書出世了(『家多墳籍,人所罕見。撰地理書及雜傳,死後乃出』),也就是,包含其偽造的《牟子理惑論》,及《四十二章經》的這兩冊在內的自製的佛家『墳籍』都問世了,在蕭梁時被公諸於世。《牟子理惑論》被蕭梁時的僧祐公之於《弘明集》,而《四十二章經》則僧祐《出三藏集》言之,應已見到。(劉有恒,2019.11.25於台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