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數學概率推算上博楚竹簡內大多係偽簡

從數學概率推算上博楚竹簡內大多係偽簡

在一九九四年之前,於香港文物市場上出現了一批古竹簡。當時香港學者饒宗頤曾買到了其中一小部份,但數量不明。後來找香港文物鑑定家鑑定出只有十支是真先秦楚竹簡。後來香港中文大學的教授張光裕就找上海博物館時任院長的馬承源看要不要出錢把香港文物市場上當時所有的那批古竹簡貨全數買下。果然一九九四年上博就出巨資全部買了下來,所謂上博簡是也。但還沒有結果,後來香港文物市場再接再厲又出現了先秦古竹簡了,此時香港有人(朱昌言、董慕節)買下來送給了上博。

吾人現純從數學概率來推算一下。當時饒宗頤只買了其中一批,但那其中在香港鑑定者認為只有十支是真先秦楚竹簡。而饒先生買了多少。其中只有十支是真的,那麼既稱一批,那就應至少二十支了,不然真楚簡有十支,而饒先生買了十多支,那麼結論應稱多數為真簡了。但沒有啊,因此偽簡必多於真簡。也就是說,饒先生當日在香港文物市場所買的所謂先秦楚竹簡,一半以上經發現都是假貨。

但剩下的全入了上博,那麼依數學概率推算,樣本就一半以上是假(或大部份都是假竹簡)。則上博所買的就大部份都是偽先秦楚竹簡囉。此相當簡單的數學概率計算。搞文物者至少大學畢業,亦當有讀過數學概率吧。您們看看,即使不看上博未拿出的所謂為真的證據,那麼,其中一半以上都是偽先秦楚竹簡,依數學概率推算,就幾乎令人戒慎恐懼,小心引用來研究,以免成了散播偽學的幫兇了。
至於上博竹簡至今已發行九冊,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內容全都列出來,學者當加存疑,在上博拿出足以公信的證據前,勿上其當。而現今引用這些竹簡寫出的如林的著作及論文,在確定哪些是出自其中的真簡之前,都是沒有學術價值的徒勞之作,或日後損及個人學術名譽,當慎之!尤其像是搞走出疑古的李學勤、楊朝明、廖名春等人的著作引上博簡所作的學術古史而作出的出奇的推斷都應慎之!(劉有恒,2019.11.27於台北)

——————————————————————————
第一冊,2001年11月出版,包括《孔子詩論》、《緇衣》、《性情論》3篇。

第二冊,2002年12月出版,包括《民之父母》、《子羔》、《魯邦大旱》、《從政》、《昔者君老》、《容成氏》6篇。

第三冊,2003年12月出版,包括《周易》、《恒先》、《仲弓》、《彭祖》4篇。

第四冊,2004年12月出版,包括《采風曲目》、《逸詩》、《柬大王泊旱》、《昭王毀室》、《內豊》、《相邦之道》、《曹沫之陳》7篇。

第五冊,2005年12月出版,包括《競建內之》、《鮑叔牙與隰朋之諫》、《季庚子問於孔子》、《姑成家父》、《君子為禮》、《弟子問》、《三德》、《鬼神之明·融師有成氏》8篇。

第六冊,2007年7月出版,包括《競公瘧》、《孔子見季桓子》、《莊王既成·申公臣靈王》、《平王問鄭壽》、《平王與王子木》、《慎子曰恭儉》、《用曰》、《天子建州》(甲本)、《天子建州》(乙本)9篇。

第七冊,2008年12月出版,包括《武王踐阼》、《鄭子家喪》、《君人者何必安哉》、《凡物流形》、《吳命》5篇。

第八冊,2009年12月出版,包括《子道餓》、《顏淵問於孔子》、《成王既邦》、《命》、《王居》、《志書乃言》、《有皇將起》、《李頌》、《蘭賦》、《鶹鸝》10篇。

第九冊,2012年12月出版,包括《成王為城濮之行(甲、乙本)》、《靈王遂申》、《陳公治兵》、《舉治王天下(五篇)》、《邦人不稱》、《史蒥問于夫子》、《蔔書》7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