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現代懷才不遇者偽造的上博簡裡的偽簡〈武王踐阼〉

談現代懷才不遇者偽造的上博簡裡的偽簡〈武王踐阼〉

 

偽竹簡文物集團裡負責撰寫竹簡內容主文的一位懷才不遇的偽造者,在近年來所偽造的其中一支的偽竹簡〈武王踐阼〉,完成後出現在香港文物市場上待價而沽,以便賺取暴利。果爾高價賣出給了上海博物館,即所謂的上博簡。

 

此篇上博簡裡的偽簡〈武王踐阼〉,其寫作方式是先找到《大戴禮記》裡有一篇〈武王踐阼〉,以該文為底本,撰寫上博簡的主文。比對起來,除了不完整的全文外,個別用字有別及添減字外,內容大致相同。

 

這種竹簡要辨偽是比較困難的。但是,只要是作偽而非真竹簡,就一定會有不合當日原文實情的破綻。而此篇偽竹簡的破綻,就出現在上博整理時編號的十號簡。該簡的簡文如下:

 

『○?忘於貴福。牖銘唯曰:位,難得而惕失,士,難得而惕外。毋勤弗志,曰余知之。毋』

 

核對一下《大戴禮記》的〈武王踐阼〉:

 

『忘?於富貴。』……戶之銘曰:「夫名,難得而易失:無懃弗志,而曰我知之乎?無」

 

比對二文,即可知文義大致相同,但魔鬼藏在細節裡,《大戴禮記》的〈武王踐阼〉講:『名,難得而易失』,而上博偽簡的〈武王踐阼〉,則作:

『位,難得而惕失,士,難得而惕外』。

 

一比對真偽二文,即知,《大戴禮記》的〈武王踐阼〉是指像是帝王貴族的『名』,是『難得而易失』,這是原文之義,而此位偽造者,則更改了文義。在周代封建社會,帝王貴族是世襲,無所謂會有什麼『位』的得失。而『名』則是帝王貴族在臣下民人心中的名望有得失問題。但此位作偽者,重視的不是『名』,而是『位』,名不重要,因為懷才不遇者本無所謂的『名』可得,但更重視其在其他人眼中的世俗位置。如他可以因為作偽而利厚,豐衣足食,高屋大車而驕於人,獲取社會上重視外表的地位。

 

更重要的,是他再於此偽竹簡內增出了一句,『士,難得而惕外』,其文義乃指一個讀書人,得到成功是困難的,所以要警惕得到的不要失了去。按,此〈武王踐阼〉的封建帝王周武王,他自寫座右銘,要警惕自已的,『名,難得而易失』合乎其身份地位,但若像偽造上博簡的〈武王踐阼〉的懷才不遇的民間高手,其知識不能在社會上給他蒙取名利雙收,因此心有慼慼,而把該句替換成『位,難得而惕失,士,難得而惕外』,其深層對於自已的不平而借此偽文公之於世間,宣洩其悶。

 

但就是這種言出意表的敘述,對於原採《大戴禮記》的〈武王踐阼〉做成底本,寫成偽竹簡的文本時,添加的外加自陳的心情宣洩的表述,於是洩露此一所謂《上博七‧武王踐阼》就是現代人偽造的竹簡,而被上博不查而收入,而誤導學者寫出不少不實之考述之文。故上博簡的不可相信,此一證也。(劉有恒,2019,12,2於台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