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王顯春:《揭穿河南濮陽西水坡蚌塑龍虎墓鬼蜮伎倆》

(轉載)王顯春:《揭穿河南濮陽西水坡蚌塑龍虎墓鬼蜮伎倆》

 

( 敝人於2018年元月於微博上讀到,當日拷貝下來轉載,但如今此文已遭遮蔽.http://blog.sina.com.cn/s/blog_44944ebe0100k129.html)

 

 

一、概說龍文化造假

 

1985年,當央視春晚唱響《龍的傳人》時,中國人熱血翻騰了,並進一步喚醒了人們的造龍意識,凡是表示發展、騰飛思想的標誌物,大多用龍來表示,在這種氛圍下,考古上龍文化造假應運而生:

 

1986年,內蒙古赤峰市敖漠旗小山遺址出土的“四靈”尊,偽造出距今6000年前的“龍文化”資訊。

 

1987年,河南濮陽西水坡遺址造出6500年前的,長1.78米的蚌塑“中華第一龍”,把“四靈”思想上升為“四象”思想,把龍定格在工藝品龍的造型上。

 

1993年,湖北黃梅焦墩遺址造出用河卵石擺塑的距今6000年前的,長7米的“長江第一龍”。

 

1994年,遼寧阜新查海遺址造出8000年前的,長19.7米的石堆“華夏第一龍”,再次刷新中華龍文化年代、長度記錄。

 

1998年,湖北秭歸東門頭遺址造出距今8000年前的,用150塊河卵石擺塑的,全長10.88米龍,再次刷新“長江第一龍”的年代、長度記錄。

 

2009年,河南安陽西高穴又造出了“曹操墓”(曹操雖不是真龍天子,距離龍鐓僅一步之遙),曹操墓造假是龍文化造假的延伸。

 

從1985年央視春晚唱響《龍的傳人》至今,龍文化造假愈演愈烈,考古磚家已經烤紅了眼,如此下去,將來的有一天非把長城、長江當成旱龍水龍“烤古”不可。在上述“第一龍”中,河南濮陽西水坡遺址的蚌塑“中華第一龍”最有名氣,是龍中的大哥大。據統計,考古、歷史、易學、天文史等領域有二百多位磚家為“龍大哥”歌功頌德,比較著名的磚家有中國社科院的學部委員不懂裝懂的李學勤,研究員後生馮時,逢假必托王大有(曹操墓沒有聽到大有的高見),屁顛屁顛的聞假向前沖的張忠培等(故宮博物館原院長張忠培在查海、西水泊、西高穴托假都有不俗的表演)。這都是磚家,都是用千千萬萬農民工的血汗錢餵養出來的磚家!下面,我們就用比較的方法揭穿河南濮陽西水坡蚌塑龍虎墓(1號主墓,2、3號從墓)鬼蜮伎倆。

 

 

 

二、     基本資訊

 

1987年,濮陽西水坡蚌塑龍虎墓(1號主墓,2、3號從墓)由河南濮陽西水坡遺址考古隊發掘出土,工地總指揮是孫德萱。

 

發掘報告:《河南濮陽西水坡遺址發掘簡報》刊登在1988年《文物》雜誌第3期上,《1988年河南省濮陽西水坡遺址發掘簡報》發表在 1989年《考古》月刊第12期上。

 

揭穿河南濮阳西水泊蚌塑龙虎墓鬼蜮伎俩

 

 

 

河南濮陽西水坡蚌塑龍虎墓

 

河南濮陽西水坡蚌塑龍虎墓,這樣一個假東西,曾在中國歷史博物館顯要位置展出,駐足觀看,給人一種不舒服的感覺。

 

尺寸:墓壙東西寬3.1、南北長4.1、深0.5米。龍昂首,曲頸,弓身,長尾,前爪扒,後爪蹬,狀似騰飛。虎圖案位於人骨架的左側,頭朝北,背朝東,身長1.39、高0.63米。虎頭微低,圜目圓睜,張口露齒,虎尾下垂,四肢交替,如行走狀,形似下山之猛虎。

 

在45號墓正南20米、45米處,還分別出土有同屬在45號墓主人的兩組依次被編為2號和3號的蚌塑遺跡。2號遺跡中有蚌龍、蚌虎、蚌鳥、蚌麒麟(一說是鹿)4圖像,3號遺跡中有蚌人騎龍、蚌虎等。

 

年代:距今6460+-135年。

 

墓主:一說是黃帝顓頊,二說是人祖伏羲,三說是戰神蚩尤。

 

 

 

三、龍尾巴比較

 

事物都有個演變過程,不同的事物在不同的發展階段表現出不同的特徵,文物也一樣。造假者雖有百密必有一疏,假文物難以融入歷史,會在各個方面暴露出造假痕跡。下麵,我們將通過龍尾巴的演變與比較,揭穿“造假幫”的鬼蜮伎倆。

 

 

 

揭穿河南濮阳西水泊蚌塑龙虎墓鬼蜮伎俩

 

龍尾巴的演變史

 

紅山文化的玉龍尾部是鐲斷面形;殷商、春秋戰國的玉龍是蛇尾,尾尖內卷;漢代龍是蛇尾如鞭,五代出現獅子尾,清代出現魚尾(魚化龍),這就是龍尾巴的演變史。濮陽西水坡45號墓蚌塑龍的龍尾用貝殼擺成放射形,像魚尾。這種龍尾只能與工藝品龍對上號,或者說是獅子尾和魚尾的混合物。因此,濮陽西水坡45號墓蚌塑龍是偽造的。

 

據說,“中華第一龍”的口號是張忠培首先喊出來的。故宮博物院原院長、中國考古學會副理事長張忠培先生被文博界稱為“龍窩裡的頭”,故宮有7萬條龍,張先生自然知道五代至距今6500年間有沒有獅子尾、魚尾,請力證。

 

 

 

四、蚌塑技術比較

 

在人類文明史上,科學技術是因需求而產生的發明創造。蚌塑技術始見於“文革”漁村。那是一個口號滿天飛的年代,樹幹上有口號,豬圈上有口號,壁上有口號,山崖上有口號。漁村兄弟為了節省宣傳開支,因陋就簡,變廢為寶,在牆壁上摸上一層泥,在泥上寫字,再把貝殼按照字的筆劃粘到牆上塑成字,就出現了蚌塑貝殼標語——農業學大寨。所謂的蚌塑技術是“文革”時期特殊需求的產物。距今6500年前沒有這種需求,也就沒有蚌塑技術,因此,蚌塑龍虎墓是偽造的。

 

歌頌“中華第一龍”的磚家有二百多位,其中不乏技術史磚家,誰能證明“文革”前有蚌塑技術,並說明其原因,請力證。

 

 

 

五、與其他遺址比較

 

從兩份上《簡報》上看,西水泊遺址是個普普通通的遺址,沒有多少像樣的拿得出手的遺物,與同一時期的半坡、薑寨、大汶口、大墩子遺址比,除去蚌塑部分,該遺址只能稱為窮鄉僻壤。M45蚌塑龍虎墓與那個時代宗教思想、生產生活脫節。那個時代的宗教宏旨就是生死輪回,死者如生,墓就是死者的房子,隨葬品就是死者的生活用品,家族的標記就是墓主輪回時的記號。孫德萱等人沒有給墓主準備一點生活用品,沒有給墓主準備輪回的標記,還把墓主推上大巫、黃帝、伏羲、蚩尤的空座上,逼墓主給他們沽名釣譽,墓主吃什麼?喝什麼?怎麼輪回?彩陶是那個時代科學技術最高成就的象徵,是財富的象徵,同時也是身份地位的象徵。如半坡、大汶口等遺址,無一不是以彩陶(隨葬品)顯示墓主的科學技術、財富、身份地位的。M45墓主沒有隨葬品,是個窮光蛋,充其量是個村長或動物園飼養員,根本就不是什麼大巫,更不是騎龍飛天的黃帝。

 

距今6500年前後還不具備人殉的條件,半坡沒有人殉,大汶口沒有人殉,大墩子遺址有用狗陪葬的。M45墓主弄了三個人殉,墓主都喝西北風了,還能養三個侍從嗎?虧孫德萱等人想得出。孫德萱、李學勤、馮時、王大有等能證明距今6500年前有人殉嗎?請力證。

 

 

 

六、造假材料和造假思路

 

《河南濮陽西水坡遺址發掘簡報》三次提到第五層有蚌殼,是有科學依據的。第五層貼近生土,大約是距今六千年至距今六千五百年之間的遺存。這個時間段正是北方溫暖濕潤的歷史時段,黃淮之間年平均氣溫比現在高2°左右,年降雨比現在多400毫米左右(參考張丕遠主編:《中國歷史氣候變化》等),與現在江浙的氣候條件接近。溫暖濕潤的氣候為水生動物的繁育提供的條件。濮陽西水坡是歷史上的黃泛區,是蚌類繁育的理想場所。“當時考古工地上有100多號人”,每次開探方幾十個,從1987年6月22日至11月30日五個多月,共開探方數百個。第五層的陶片、石片、獸骨、蚌殼都是考古收集的對象,收集了數以噸計的蚌殼,造假材料不是問題,造假思路也不成問題。造假材料是現成的,造假思路也是現成的,1977年,湖北隨縣曾侯乙墓出土的漆箱蓋上有左青龍右白虎的圖案;1987年,《考古》第六期《內蒙古敖漢旗小山遺址》披露了“四靈”思想等。1985年春晚首唱《龍的傳人》,餘韻繞梁,好龍者趨之若鶩,原汁原味的濮陽西水坡蚌塑龍虎墓就這樣造出來了。

 

1987年8月17日,在西水坡考古工地T137(第137號探方,下同)第四層下清理出一座蚌殼擺組的龍虎墓。編號M45。(請網友注意:發現M45時間正是1987年《考古》第六期《內蒙古敖漢旗小山遺址》披露“四靈”思想不久。該期出版時間是當年6月25日,到達孫德萱等人手裡的時間應是7月上旬。)

 

1987年9月10日,西水坡考古工地T176的東部第四層下,打破第五層的一個淺坑中,發現第二組用蚌殼擺組的圖案——龍、虎、鹿、鳳(蜘蛛)四靈圖。

 

1987年11月23日,T215第五層下清理出第三組蚌圖:為北虎南龍,背相對,人騎龍圖。

 

造假是在探方底部進行的,土和蚌殼都沒有問題,也沒有土方回填的必要。造假是幾個少數人的暗箱操作,其他人不知底細,再說,群眾也沒有多少話語權。“‘也許有人會問:蚌殼到處都是,那造假還不容易?我可以告訴大家,這是我們今天的思維方式,是要不得的。’李文穎說,‘再者,結繩都能記事記帳,用貝殼做貨幣,總比結繩讓你認帳吧!貝殼做貨幣其實是人類一次大的飛躍。’”(《中華第一龍》2006-08-11 來源:河南日報報業集團)。聽聽吧,他們連群眾的思維權也剝奪了;看看吧,更可氣的是把普通的貝殼與貝幣等同起來,如同把普通的紙說成紙幣一樣,是明目張膽地欺騙公眾。偷換概念,剝奪群眾的話語權是“造假幫”慣用的的鬼蜮伎倆。

 

距今6500年前後有四象思想,但不是李學勤等人所說的“四象”。四像是哲學語言,不是天文學詞彙。四像是對四季、四方的抽象。四象指四方:東南西北,四季:春夏秋冬等。李學勤等人跑到西水坡賣弄“四象”,在夏商周斷代工程裡依據對甲骨文的曲解又否認夏商有四季,真是滑稽可笑。M45刻意表現的是春秋以來的“天圓地方”思想。距今6500年前後沒有“天圓地方”思想。

 

西水坡1800多畝波瀾不驚的水面上,黑色的成群的野鴨遊來蕩去,與倒映在水中的藍天白雲、綠樹古牆相映成趣。西水坡遺址發掘已經過去了二十多年,1800多畝波瀾不驚的水面淹沒了數百個探方,淹沒了遺址,但,它掩蓋不了“造假幫”的罪惡,掩蓋不了“造假幫”罪惡的黑手。《簡報1、2》是“造假幫”縮不回去的黑手,它時時向後人昭示著“造假幫”的罪惡。

 

造假(含總體規劃)主要嫌疑人:孫德萱、李學勤。

 

 

 

主要參考文獻:

 

《河南濮陽西水坡遺址發掘簡報》,1988年《文物》,第3期。

 

《1988年河南省濮陽西水坡遺址發掘簡報》,1989年《考古》第12期。

 

孫德萱:《探“中華第一龍”奧秘展“中華龍鄉風采” ——“中華第一龍”發現發掘研究傳播大事記》來源:中共濮陽市委。

 

孫其剛:《對濮陽蚌塑龍虎墓的幾點看法》,《中國歷史博物館館刊》,2001年,第1期。

 

李學勤:《西水坡“龍虎墓”與四象起源》,1988年5月《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學報》,第3期。

 

馮時:《中國早期星象圖研究》,1989年《自然科學史研究》(第9卷)第2期。

 

《中華第一龍》2006-08-11 來源: 河南日報報業集團。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