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上博六偽簡《莊王既成》談釋上博及清華簡『聽李學勤的話』就對了

從上博六偽簡《莊王既成》談釋上博及清華簡『聽李學勤的話』就對了

 

上博六2007年7月問世,其中偽竹簡《莊王既成》內的偽古文的本字及用句之真義,當以李學勤的釋此篇簡文為依,為何以他的釋古文字或此篇字句之莪為準呢,如不明乎此,像此篇一出,古文字學界紛紛大考特考,但李學勤此人,早已獲知此集之出版,並且早已寫就一文《讀上博簡〈莊王既成〉兩章筆記》,刋於當年當月16日的《21世紀孔子》網站上。他的此文,已把此篇偽簡內的怪字怪句都以造偽人的角度給出了答案,提示大家應如此來釋哦。後之古文字學界諸公,在失考之下,還提出各種相異於提示原偽簡構思者的想法的天馬行空而自以為當的解法,不即是從事學問前不先考此篇之偽於何人的構思而無法了解原創者的造偽想法,而被李學勤一直笑到今年2月嚥氣為止嗎。

 

像是直到去年2018年,古文字學者劉信芳及陳治軍兩位先生還在簡帛網上發表〈竹書《莊王既成》與《邦家處位》對讀〉一文,在文內表示,『上博藏六《莊王既成》“四與五之閒”一直不知所云』。但是李學勤早在上博六出版同年同月即以上述之文解答了偽造此篇的原創者的構思之下的『四與五之間』是什麼意思的解答了。劉信芳及陳治軍先生在十多年後的此文裡,還在說『一直不知所云』,不把李學勤的正確解釋當回事,那就實在太說不過去了。而且劉信芳及陳治軍先生把『四與五之間』釋成九年之蓄,而大大離原創者本義太遠了,其言曰:

『 四與五之 (閒):《禮記·王制》:“無九年之蓄曰不足,無六年之蓄曰急,無三年之蓄曰國非其國也。三年耕必有一年之食,九年耕必有三年之食,以三十年之通,雖有凶旱水溢,民無菜色。”簡文“四與五之 (閒)”乃九年之半。九年之蓄是理想的,春秋時期的楚國有四至五年之蓄已經相當不錯了。』

 

那麼此篇寫手的偽簡文本裡的『四與五之間』到底是什麼意思呢?一如李學勤於其該文裡所指出的:

 

『「○後之人幾何保之」,指後世楚王繼位者幾人。下沈尹答云「四與五之間」,即莊王後第四王平王和第五王昭王。』

 

如今依李學勤對此篇偽簡裡的包含作偽古文抄手所創怪字及原寫手的文本在內,以李學勤於其文內提示了該作偽文本寫手的真實今文文本,不列第幾支簡,以清眉目:

 

『莊王既成無射,以問沈尹子莖,曰:吾既果成無射,以共春秋之嘗,以待四鄰之徼,○後之人幾何保之?沈尹固辭,王固問之,沈尹子莖答曰:四與五之間乎。王曰:如四與五之間,載之專車以上乎?繄四舸以逾乎?沈尹子莖曰:四舸以逾。』

 

此偽文內容是寫手偽造的,由《國語‧周語》的周王造無射鐘當作構思的火苗,把時間拷貝到楚莊王時代,而編了一個全偽的故事指出:楚莊王造好了無射鐘,問沈尹子莖說,我已造好了無射鐘,在春秋季的嘗祭裡使用,並且待四鄰邊塞之事,而後世繼位者有幾人可保有呢?沈尹不肯答,莊王一定要問,於是沈尹子莖回答說,四或五代左右吧。莊王說,如有四到五代,會是晉國把無射鐘放在大車上由陸路運去晉國呢,或是吳國把無射鐘綁四艘船上載之而運往吳國呢?沈尹子莖回答,是綁在四艘船上來運往吳國吧。

 

此篇內容一看就像是天方夜譚,把沈尹子莖變成了算命先生了,算出有四或五代君王可保有無射鐘,而且還算出是楚國在四五代楚王之後被吳國入侵,無射鐘都被搬走了,無乃傳播封建迷信,可見此分明是糊塗人編出的非夷所思的故事。

 

但為何要編四到五代此一神話呢。因為預先知道歷史發展的結果果真應驗了,應驗的是談吳人侵楚。看李學勤是如何說的,他指出了:

 

『「專車以上」指晉國,「四舸以逾」指吳國,後吳人果然侵楚入郢。』

 

而且,李學勤在該文中也實即告知大家,該偽竹簡文本寫手的構思的一些出處,甚至於該偽竹簡內的一些偽古文的怪字的來由,偽竹簡的抄手,是如何構思一個未曾見過的偽古文怪字,而這些怪字也都出現在上博簡裡的其它偽簡裡,而不見於其他正式出土的楚竹簡內。

如上博偽簡的抄手在造偽古文字裡,他用了一個文字『昏』,其實本字應是『問』。就在此一上博六偽竹簡《莊王既成》的『以問沈尹子莖』的『問』就寫成『昏』字。而另一此抄手所抄上博七偽竹簡《吳命》裡的『寡君問左右』,他一樣是以『昏』字代之。而在上博七偽竹簡《凡物流形》裡他再把『昏』字置左,右側再加一『耳』,形成又一變體的『問』字。但實際上,真正出土的楚竹簡的郭店楚簡裡用的是個左『耳』右『昏』,乃『聞』之楚古文。偽抄手其實也是通於古文字學,或也或是教授級如裘錫圭或李學勤等人的弟子出身,於是使用『通聲』大法,因為『聞』及『問』其聲都與『門』音相關,於是創出此一釋為問偽古楚文昏,而不見於真正出土楚簡,而只見於偽上博清華等偽竹簡。

 

所以,在此請所有研究偽竹簡,如偽上博或偽清華簡的古文字學者們,下筆前請先把李學勤的有關釋該篇偽竹簡的文字先熟讀,則解釋偽上博或偽清華簡才不會離題甚遠,被未亡的偽竹簡文本寫手及抄成偽古文的抄手所笑了。慎記啊。小孩子要『聽媽媽的話』,研究偽竹簡上博簡及清華簡的古文字學者們一定要『聽李學勤的話』才對哦。(劉有恒,2019,12,20於台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