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庫門』一辭即知清華偽簡(一)《皇門》係今人偽造竹簡

從『庫門』一辭即知清華偽簡(一)《皇門》係今人偽造竹簡

清華簡一裡有一篇被李學勤稱做《皇門》的其中一篇。此篇係以《逸周書‧皇門解》為底本,將今本裡因為傳抄而錯字、及避諱字『邦』、誤增減之字等以今人及其所研究《逸周書》的過程裡發現古人考據有用的成果,全都用在其擬作的復古的先秦《皇門解》裡。但明明本篇是《逸周書‧皇門解》裡相同的內容,但偽何不用《皇門解》而用了《皇門》呢?
這也因為偽造者學識疏簡,雖可能精通於古文字學,甚至還寫過著作,但一向放衛星慣了,粗心大意之下,以為可以拿《逸周書‧皇門解》當底本,偽造所謂周公攝政暫代為周王的古書資料,用來編排周公史料,但疏忽所謂《皇門解》只是西漢人對於《皇門》一篇的疏解而已。原來的《皇門》篇後來於《逸周書》編成時已不存在了,《逸周書》裡只能收入當日還剩下了的《皇門》的注解編的《皇門解》而已了。也就是說,今天清華簡裡的《皇門》乃《皇門解》,而所謂的『解』,就是西漢時的人的用漢人觀點及加說明文字在內的一篇了。而原本《皇門》篇內容應遠較《逸周書‧皇門解》為殊少,且係古文並十分簡略。

故所謂清華簡裡的《皇門》由此看來,不是已亡的真正《皇門》,而是造偽此篇的偽竹簡組織內的文本寫手,把漢人的《皇門解》再已己意想成是企圖偽造成什麼『周初那個時期的口氣』、『是西周的』的心態之下而下筆的。所以看來,《逸周書‧皇門解》本就是西漢時人的依《皇門》所做的校釋文,根本也沒有什麼『是西周的』味道。造偽人故意造出那種不存在的味道的清華簡(一)《皇門》,受其欺者,不乃學問不固,連《逸周書‧皇門解》的《皇門解》是西漢人才有的專利著作都不知道,還真以為清華簡裡的今人偽造的《皇門》是《逸周書‧皇門解》的西周版本,不亦愚乎。

但是這種完全依古書裡的篇章再重寫一遍的偽竹簡文本揭偽是較為困難的,除非找到其自我學問疏忽,尤其相信什麼『走出疑古時代』的魔咒的心結所偏,於是出了乖被找到破綻。吾人於此篇談其第一個破綻,但由此一破綻,此篇已確定是今人所偽造的了。

按,在清華簡一出版的2011年的前一年,清華簡的領頭羊李學勤就在《文物》2010年第5期上發表了《清華簡九篇綜述》,其中談到了他所取名的《皇門》之篇,其中有一段話由他筆下寫出,於是《皇門》是為偽篇由此定案。他寫了什麼以至於前功盡棄呢?他寫道:

『傳世本的“閎門”,孔晁注云:“路寢左門曰皇門,‘閎’音‘皇’也。”朱右曾已指出“末詳所據”[25]。“閎”的意思是巷門,這位公為什麼在左巷門會群臣,是很難理解的。簡文作“耇門”,“耇”字從“古”聲,屬見母魚部,可讀為溪母魚部的“庫”,庫門是周制天子五門(皋、庫、雉、應、路)的第二 道門[26],這也表明公的地位。』([25] 朱右曾《逸周書集訓校釋》,商務印書館,1940年。,第79頁。[26]李學勤《小盂鼎與西周制度》,《歷史研究》1987年第5期。)

按,所謂天子有五門,本是虛妄而無先秦史料可徵,首先出之於東漢儒者的想像,即鄭玄在注《周禮.天官.閽人》『閽人掌守王宮之中門之禁』的時候,引用了東漢在他口中的鄭司農[1]的鄭眾的話:『王有五門,外曰皋門,二曰雉門,三曰庫門,四曰應門,五曰路門。』按,鄭眾其父鄭興,乃劉歆手下共同偽造《周禮》的參與人,即劉歆的『左傳幫』的成員之一。鄭眾從其父的《周禮》家學,知劉歆當時偽造《周禮》裡的構思是天子有五門,而所謂五門,雖有構思而未編入《周禮》,但被鄭眾用來解釋《周禮》裡的『王宮之中門』之用。而鄭玄在注《禮記.明堂位》時,也拿來引用(『天子五門,皋、庫、稚、應、路,魯有庫、雉、路,則諸侯三門。』)。
但其實,在先秦史料裡天子只有三門,而魯國也是三門,為何三門魯同於周天子呢。因為,周公對於周朝貢獻大,所以周天子特許封周公所在的魯國用天子之禮,天子皇宮有三門,魯國國君宮廷也有三門。而哪三門呢,其實北宋學者劉敞對於《禮記》指出:『此經有五門之名,而無五門之實。以《詩》﹑《書》﹑《禮》﹑《春秋》考之,天子有皋、應、畢,無庫、雉、路;諸侯有庫、雉、路,無皋、應、畢。天子三門,諸侯三門,門同而名不同……《明堂位》所言,蓋魯用王禮,故門制同王門,而名不同也。』(孫希旦《禮記集解》引)劉敞在注文內的所指『諸侯』乃指魯國,魯國雖用周天子禮有三門,但名稱還是取名不同於周天子。劉敞明白地就指出了,所謂庫門,是諸侯魯國的宮門名稱,天子皇門名稱是皋門、應門、畢門,並沒有庫門、雉門、路門(『天子有皋、應、畢,無庫、雉、路』)。
從吾人以上所考,可以明白研究先秦到漢代的文獻,看出了,所謂天子有五門,是東漢鄭眾禀其父鄭興此一劉歆同伙[2]在《周禮》裡的構思,但《周禮》成書倉卒之下,沒有把此天子五門的構思明文寫入《周禮》。如依先秦到漢初文獻,周代天子只有三門,而且還沒有諸侯所用名稱的『庫門』。如此對於先秦到兩漢經學文獻一查究之下,於是漏出了所謂清華簡《皇門》一篇乃今人偽造,把東漢鄭眾傳其父《周禮》原構想的天子五門,把先秦西漢史料拼湊天子及諸侯之皇門名稱而搞出天子五門,而且先秦西漢的天子三門內,庫門還不在內,而是諸侯才用的名稱,此在《禮記‧明堂位》裡,即已明白寫出了:『庫門,天子皋門』,指魯國國君宮門的『庫門』,在周天子而言是稱做『皋門』。如此一看,就知清華簡《皇門》一篇乃今人偽造的,用了東漢人的錯誤而不合史料的拼湊。此偽竹簡文本寫手,沒有熟讀所謂鄭玄引用鄭眾講天子五門實王莽時偽造《周禮》那批人的發明,而由鄭興傳給其子鄭眾。在北宋學者劉敞就已明文解析其謬而指出的:先秦到西漢,所謂天子只有三門,魯君也是三門,名稱各異。

而『庫門』是魯君宮門名稱,怎會成了清華簡一內偽篇《皇門》內周公所立的那個周天子的宮門的名稱呢。如此就明白及確定了,清華簡一內《皇門》乃今人所偽造的。(劉有恒,2019,12,24於台北)

[1] 鄭眾並未任大司農,鄭玄誤引,後來《後漢書》據以在鄭眾傳裡造偽史,把出使匈奴被殺的鄭眾,讓他死後任大司農,以符鄭玄之誤。見吾人《中國古代文史考論》(台北:城邦印書館,2019)一書。

[2] 見吾人《兩漢經學及古文偽經偽史考》(台北:城邦印書館,2019)一書內多文所考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