違反常識的黃鼠狼和雞寓言的清華偽竹簡《程寤》

違反常識的黃鼠狼和雞寓言的清華偽竹簡《程寤》

 

在辨偽實務上,有一條百試不爽的辨偽原則:『違反常識』必為偽造之文獻。先秦到西漢,有一所謂的《逸周書》出現,但其中有《程寤》一篇,雖有其錄而今世原文已不傳。但至遲到宋代類書裡,尚有引用,故或遲至宋代以後始佚。

 

但是在2011年出版的《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壹)》裡,赫然有已佚的《逸周書‧程寤》再現人間,於是李學勤等就大放衛星,說《逸周書‧程寤》終於出現了。

只可惜的,但細釋其文義,是此為今人所偽造,即,係由專業於尚書及逸周書的教授專家及其親信門生弟子所偽造。此種偽竹簡,其形制或文法或書法都一概因為係出自於行家之手,故判斷上顯然需有更大的本領去揭其偽。

 

但是說來有困難,但若此造偽文本的善於文法及書法的學界不務善行的敗德有學之士所偽,雖其善於古文字學或是書面上搞搞經學史而不究其精者,則犯下了一條自限於學術泥淖之路,即,務於推積一些典故,只憑惟心想像說故事,而不幸違反了常識,即使寫的似乎煞有介事,但實際上卻是造偽之跡大彰者之一例,就出自於《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壹)》裡的《程寤》篇了。

 

為何如此說呢,因為任何偽文,在義理上來說,違反常識常是坐在象牙塔裡的造偽古文字學者及經學研究者所常犯的毛病。因為一生在故紙堆裡求名利,對於塵凡俗事及丁點常識都不曉。所以亦有報導某某退休教授被騙子騙到失去家當,就是對於騙子在社會上常犯下的詐術完全不曉,因為對於這種防騙的常識一無所知,或在學術上就已被學術騙子騙的團團轉過了。但此又與此清華偽簡《程寤》有何相關呢。

 

吾人就來講一寓言故事吧,此一寓言故事完全就是此篇偽竹簡《程寤》的縮影。有一家父母子三隻黃鼠狼,住在雞的隔壁。平常,三隻黃鼠狼早想吃掉雞了。有一夜,黃鼠狼太太夜有一夢,夢到雞家的客廳長出了棘樹來了。而她家兒子拿了家裡的梓樹種在兩闕間的道路上,變成了松柏棫柞四種樹。於是嚇醒。告訴了公狼此夢。於是公狼因為晨思夢想吃掉雞的事竟被夢到了,想到了這真是不吉的凶夢啊,於是叫來兒子,找了三個巫師祝忻、巫率、宗丁,祝忻來給公狼袚,巫率來給母狼袚,宗丁來給子狼袚,去除掉凶與不潔,不要再在夢出三隻狼的朝思暮想了。此一寓言正是此一偽竹簡之篇《程寤》違反常識而露偽餡之所在。

 

《程寤》逸篇之文,尚可見於唐宋類書,如唐初類書《藝文類聚•卷七十九》:『周書曰.大姒夢見商之庭產棘.太子發取周庭之梓樹於闕.梓化為松柏棫柞.寐覺.以告文王.文王乃召太子發.占之於明堂.王及太子發.並拜吉夢.受商之大命於皇天上帝.』明明《程寤》內容,是講大姒做夢,於是『文王乃召太子發.占之於明堂.王及太子發.並拜吉夢』,哪有什麼凶夢,還要去行袚祭。真正的《程寤》是講文王妻做了一夢,此夢到底屬吉屬凶,當然得占一下,結果文王及其子在明堂一占之下,占得是吉夢。此合情合理,雖或仍係東周人之臆造。

 

但另有一個加長版的劇情的版本出現在西晉皇甫謐《帝王世紀》內,即北宋類書《太平御覽‧卷八十四》:『十年正月,文王自商至程。太姒夢見商庭生棘,太子發取周庭之梓,樹之於闕間,梓化為松柏柞棫。覺而驚,以告文王。文王不敢占,召太子發,命祝以幣告於宗廟群神,然後占之於明堂,及發並拜吉夢,遂作《程寤》。』此時,雖加劇情,仍合於常識,即文王聽妻子之夢,不敢自己占,於是找祝先告幣於宗廟群神,再占於明堂。而此段情節,似是西晉皇甫謐《帝王世紀》所加,擺入《帝王世紀》內,而被引於《太平御覽·卷八十四》。

 

但今人偽造《程寤》,怕劇情不夠精彩,賣點不夠多,於是亂加編情節,十分不合常識及情理。因為,按常識即知,文王妻又非占夢者,她怎未占之前曉吉或凶,同時,文王或其子亦應是在未占之前不曉吉凶,於是在明堂去占,但是此偽簡之劇情違反常識,何以文王不占知乃凶夢,而且其妻夢凶夢,還連同自己及兒子一齊因著妻子夢裡夢到於是一併凶,需一併行袚祭呢。此不合常識之至。依常識,母狼做一夢,做到鴨子都死光了,此對母狼又凶何在,如鴨子真會死光,要找到所有鴨子行袚祭嗎?當然夢有凶,則果真要什麼袚祭,求除凶化潔,也是行之於母狼一身而已。故可以看出,那寫此偽簡劇情的古文字學及經學出身的教授專家及其親信門生弟子,想出如此違背常識的劇情,而坐在象牙塔裡的一批古文字學者其至搞經學或史學者,不先考證此偽簡之可笑性,還去據以當真研究偽造文本或偽造出來的先秦楚古文字或文本裡的什麼西周的袚祭,不就令人捧腹不已了。

 

被今造偽的古文字學及經學出身的教授專家及其親信門生弟子於清華偽簡《程寤》內偽造不合理劇情的此偽文前段文字如下:

 

『惟王元祀,貞月既生魄,大姒夢,見商廷唯棘,乃小子發取周廷梓,樹於厥間,化為松柏棫柞。寤驚,告王。王弗敢占,詔太子發,卑靈名鬯祓。祝忻祓王,巫率祓大姒,宗丁祓太子發。幣告宗祊社稷,祈於六末山川,攻于商神,望、烝,占於明堂。王及太子發並拜吉夢,受商命於皇上帝。……』

按,此段文字裡,另外像是造偽者自編的可笑劇情『祈於六末山川,攻于商神。望、烝』,也是不明禮及不明史之下的胡縐,此吾人另有專文駁揭其偽。

 

更要談所謂的袚祭,詩經及尚書裡都不言,金文亦無有。像西漢末劉歆偽造《周禮》裡有談到(《周禮·春官》『女巫掌歲時祓除釁浴』)。而真正的所謂袚祭文獻,得到了東周秦秋戰國時代了。像是《左傳》裡有提到『袚』,應為最早文獻著錄。故西周在建國之前的《程寤》時代,在商末的周此一諸侯有無袚祭之禮,史無文獻可徵。直到最可靠的西周史料的《詩經》都一言無及。而西漢司馬遷《史記·周本紀》『天下未集,群公懼,穆卜,周公乃祓齋,自為質,欲代武王,武王有瘳』,亦是西周建國後有周公袚之事,但是不是取自東周文字,亦無可確定。

按,從以上論述,可知清華(一)偽簡《程寤》是今人依照唐宋類書的片斷語句,加油添醋,自認為天衣無縫,其實貽笑大方,係文章的『義理』程度絕差的電視劇編者的水準,添加內容連常識這一關都通不過,但果爾可以騙過絕大多數學術界中人,如此看來,學術象牙塔真是困煞人,不少人真成了被學術騙子騙的團團轉的百無一用書生了。(劉有恒,2019,12,31於台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