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華偽簡《鄭武夫人規孺子》《鄭文公問太伯》《子儀》《趙簡子》《越公其事》《天下之道》皆今人偽造

清華偽簡《鄭武夫人規孺子》《鄭文公問太伯》《子儀》《趙簡子》《越公其事》《天下之道》皆今人偽造

 

在今世由高級知識分子組成的偽竹簡造偽組織,在分工上,一定有個總策劃,及其若干參謀。總策劃當是有名的學者專家,參謀即常與他一齊,即狼與狽之為奸,像是也是古文字學者或經學研究學者,而此其下還有分工,如小說家(文本寫手)、製偽古文字者、繕寫者(抄手、書手),都是其親信的門下弟子所組成。當然還有前製及後製技術部門,負責找竹簡或其化學替代品,及一些科技器材,以便照射之後,變新為古,或如X光機、雷射等等,還有一些化學藥材,浸泡偽竹簡,後製一下,讓人看起來更為古雅像極真古簡。更要找到有頭有臉的教授級的仲介推銷員,負責向各博物館及大學推銷。

 

其中在『書法』方面,只要某一篇偽竹簡的內容被證明是今人偽造的,則其書手當然也是今人,於是此一今人的書手,若其又抄了其他的偽篇,則那些由此一今人書手所抄之簡,當然就是今人所造的偽簡了。

 

吾人舉一例明之,於是一下子,《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第六輯《鄭武夫人規孺子》《鄭文公問太伯》《子儀》及清華簡第七輯收錄的《趙簡子》《越公其事》,還有清華簡第八輯收錄的《天下之道》就全都確定是今人造出的偽篇了。

 

按,清華大學出土文獻研究與保護中心裡與李學勤共事的程薇寫了一篇〈清華簡《天下之道》初探〉刋登於2018 年第 6 期( 第33卷) 清華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上。他指出:『《天下之道》是清華簡第八輯整理報告收錄的一篇與武事相關的簡文,經整理小組觀察,其與《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第六輯《鄭武夫人規孺子》《鄭文公問太伯》( 甲、乙) 、《子儀》及清華簡第七輯收錄的《趙簡子》《越公其事》系同一書手,這位元抄手的字體特點如李守奎先生所觀察的,其書寫“工整,謹嚴整飭,字體略呈扁平狀”。』

 

但是,一如吾人於〈從鄭武公『處衛三年』正見清華六偽竹簡《鄭武夫人規孺子》之偽〉、〈談鄭武公時『徭賦於萬民』即知清華六《鄭武夫人規孺子》係偽竹簡〉裡所證明,《鄭武夫人規孺子》乃今人偽造之竹簡。

所以,由清大自招的此偽篇的書手也寫了《鄭文公問太伯》《子儀》《趙簡子》《越公其事》及《天下之道》,於是此一書手既是今人,則以上清華簡內各篇———《鄭文公問太伯》《子儀》《趙簡子》《越公其事》及《天下之道》全都一下子全都確定是今人偽造的竹簡了。
希望有良知的古文字學者能從此方面著手,更可以從『書法』角度上把今日重要的偽簡《上博簡》《清華簡》《安大簡》內每一篇造偽史的偽簡都揭發出來。(劉有恒,2020,1,9於台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