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創世紀》《天問》素材的清華三偽簡《赤鵠之集湯之屋》係今人偽造

含《創世紀》《天問》素材的清華三偽簡《赤鵠之集湯之屋》係今人偽造

2013年上市的《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三)》內有一篇《赤鵠之集湯之屋》,似是先秦小說家的佚篇,其實非是,而是今人偽造的假先秦小說家之言。其素材竟然有取自猶太民族開天闢地神話《創世紀》(今為《舊約》首篇)裡的亞當夏娃原型為素材。再加上像是《楚辭‧天問》裡的神話故事的『緣鵠飾玉,后帝是饗』,不但如此,還去參考了蘇雪林《天問正簡》裡的觀點,她認為『緣鵠飾玉,后帝是饗』裡的『后帝』指的是后土,而從東漢王逸注楚辭起,都把此二句視為湯的故事,於是偽造者以此為素材,把湯列為偽篇故事裡的天神,把蘇雪林的所主張的『后土』做為偽文本後段的『命后土為二蓤屯,共居后之床下,其上刺后之體,是使后之身屙瘧,不可極于席』的關節,而伊尹竟可由靈烏讓伊尹變成了天靈身份,為夏后破除天神命后土的天罰。

此偽篇前段即拿猶太民族的神話《創世紀》做為故事的素材,來說個偽造的先秦小說家之言。其前段偽古文以今文表之,如下:

『曰古有赤鳩集于湯之屋,湯射之獲之,乃命小臣曰:“脂羹之,我其享之。”湯往囗。小臣既羹之,湯後妻紝巟謂小臣曰:“嘗我於爾羹。”小臣弗敢嘗,曰:“後其殺我。”紝巟謂小臣曰:“爾不我嘗,吾不亦殺爾?”小臣自堂下授紝巟羹。紝巟受小臣而嘗之,乃昭然四荒之外,無不見也; 湯返廷,小臣饋。湯怒曰:“孰盜吾羹?”小臣懼,乃逃于夏。湯乃魅之,小臣乃眛而寢于路,視而不能言。』

吾人把兩者故事關要之大綱一比對如下表,即知,原來此偽篇前段是參考了《聖經‧舊約‧創世紀》的內容而編出來的。

猶太民族開天闢地神話《創世紀》

偽簡《赤鵠之集湯之屋》

天神——造——伊旬園(其中有善惡樹)

湯——射——赤鳩

天神———命——亞當夏娃二人看守善惡樹

湯——命——小臣煮成鳩羮

夏娃(女)——嚐——善惡樹上的禁果

紝巟(女)——嚐——鳩羮

夏娃(女)又把禁果給亞當(男)吃

紝巟(女)把鳩羮再給小臣(男)吃

夏娃(女)亞當(男)吃了後知善惡羞恥心

紝巟(女)小臣(男)吃了之後成了千里眼

天祌——懲——夏娃亞當人類自此有死亡

湯——懲——小臣『視而不能言』

至於此篇文本有《天問》『緣鵠飾玉,后帝是饗』的故事在內,此學者已言之了。而『后帝』一辭,古來即以東漢王逸的注認為指湯時故事,但今人蘇雪林《天問正簡》認為《天問》今文內的各句位置有錯置,而予以『正』之。此偽文本寫手當在使用《天問》文字時,有翻看各學者對《天問》的看法,也看到了只有蘇雪林把此中『后帝』釋如『后土』,蘇雪林表示:『逸謂后帝指湯,大謬。后即后土,慣於受人饗祭,……伊尹既善烹調,……他以鵠玉享后帝,后帝指示他即用烹調之技去事夏桀,為湯作間,終以滅夏。』於是偽文本寫手於蘇雪林之言又得以得到啓發,把后土加入到故事情節之中,說后土受天帝指示讓夏后得病。

至於靈烏救被懲的小臣,讓他成了天靈,去破除天帝命后土施在夏后身上的病痛,此係偽文本寫手自編不合情理的故事,試問,湯可使小臣視而不能言,在此故事裡等同天神地位,此天神命后土施加小臣懲罰,一隻靈烏敢違天神及后土,與其作對,而救小臣,並破除天神命后土施於夏后之疾,此靈烏又係何等神祗,實不合情理之至的瞎編。當成今世電影視的神話劇劇本情節始當。(劉有恒,2020,1,12於台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