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上博八偽簡《有皇將起》及《蘭賦》寫文本者乃同一今人

談上博八偽簡《有皇將起》及《蘭賦》寫文本者乃同一今人
今人如果要偽造仿古含仿先秦的文章,是在下筆之前要做很多收集古往資料以供取擷及引用及引申之用。不像如先秦人寫當時之文,所用乃當日的熟言熟言,及當時的文章套路。但這些先秦當時人寫文章時的駕輕就熟,視為理所當然的,在今日人們的眼光來看,就成了非口語,非熟語,必得下一番浸淫的功夫,把文筆調適成好似先秦人的文筆,這當然是有難度的,所以下筆前的收集資料不可缺。
尤其像上博簡、清華簡、安大簡這種一下子要好多好多的內容,以供產出一大批偽先秦竹簡之用,那麼文本寫手即便有好幾人,甚至為首的造偽組織帶頭的古文字學者及其學術界朋黨們,也得下海寫上幾篇,但每個寫手要負責寫好些文篇,則對於這些文篇的材料收集上,就會發生一種情況,那就是有『一魚多吃』的現象產生。即,所收集來的某一材料就拿來用在兩篇或好幾篇偽造的先秦古文章裡。這種情況的例子之一,就出現在上博八偽簡《有皇將起》及《蘭賦》的共用《論語》裡的同一段內容。

話說在孔子後學所編,而正式出現在西漢的《論語》的〈述 而 篇 〉:『子曰:「志於道,據於德,依於仁,游於藝」』。此一偽文本寫手,他的取此語為材料,應是要寫和此材料有關內容,因為此孔子之言是就品德及學習而言。於是他決定一語兩吃,把此語用在兩篇文學作品裡,一是有關品德的『蘭』的德行的《蘭賦》,另一則是用在述及兒子不好好學習而日後棄父的棄父吟的《有皇將起》裡。他把此語分割成兩部份,

(一)『志於道,據於德』,用在《蘭賦》裡,也就是,《蘭賦》裡的『親眾秉志,綽遠行道。不躬有折,蘭斯秉德』裡。『志』『道』『德』三字都取用到了。『志於道,據於德』改成了『親眾秉志,綽遠行道』,『據於德』改成了『不躬有折,蘭斯秉德』,把『據』字以『折』字代換掉。

(二)『依於仁,游於藝』,用在《有皇將起》裡,也就是,《有皇將起》裡的『思遊於仁今可』裡。『游』『仁』都用上了,而且,『依於仁,游於藝』改成了『游於仁』,有些不倫不類,亦見其偽的不理所當然,試問,如何把仁當六藝來以游玩的心情去游玩呢?

經吾人以上一分析,該二偽文本寫手的使用材料及取用法則就全都露了,亦足見此二篇仿冒的先秦古偽楚賦,乃今人所偽,而內中有取用了同一材料的《論語‧述而篇》的『志於道,據於德,依於仁,游於藝』,而『一魚兩吃』。但所謂《論語》成書時期,經學者們多方研究,多認為乃西漢成書,但有些素材零星在戰國時流傳。《論語》此書,直到西漢文獻始見,則此二篇所謂先秦楚墓裡出土的楚簡,怎會取得到西漢成書而見於世面的《論語》,而拿來當靈感呢,則豈不如此思來,益添偽氛。(劉有恒,2020,1,16於台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