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清華三偽簡《赤鵠之集湯之屋》及清華一偽簡《尹至》、《尹誥》皆今人偽造

談清華三偽簡《赤鵠之集湯之屋》及清華一偽簡《尹至》、《尹誥》皆今人偽造

 

武漢大學簡帛研究中心肖藝曉2013年3月7日 於簡帛網發表〈試論清華竹書伊尹三篇的關聯〉一文,檢查了清華三竹簡《赤鵠之集湯之屋》及清華一竹簡《尹至》、《尹誥》的竹簡背面的刻痕,發現:『《赤鵠之集湯之屋》共15支簡。兩道竹節位置相同、整齊排列,編號寫於上方竹節處。篇題“赤鵠之集湯之屋”寫於簡15下部。劃綫從簡1頂端開始刻劃,走勢左高右低、基本連貫。觀察《赤》簡15與《尹至》簡1,劃綫與兩道竹節全部密合,故可以推定《尹至》當接於《赤》篇之後。整理者與孫沛陽先生都曾分析,《尹誥》當接於《尹至》之後。那麼、這三篇的順序就當是《赤鵠之集湯之屋》→《尹至》→《尹誥》。三篇竹書當爲同一書手寫在同一卷相連的竹簡上。其中,《赤》篇簡1~18與《尹至》簡1~3劃綫連貫,爲同筒竹簡。《尹至》的簡4~5與《尹誥》簡1~4劃綫連貫,爲同筒竹簡』,即『《尹至》《尹誥》原編爲一卷已由孫沛陽先生在《簡冊背劃綫初探》一文中指出,刊於《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第四輯》,第449~462頁,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12月』,而此文並附實際之此三篇竹簡之背面圖(如末附)。

 

按,吾人已於〈含《創世紀》《天問》素材的清華三偽簡《赤鵠之集湯之屋》係今人偽造〉一文裡,已把清華三簡《赤鵠之集湯之屋》係今人造此偽簡時把《聖經‧舊約‧創世紀》的故事拿來當成該文架構的一部分,並且還把今人蘇雪林《天問正簡》裡把後帝認為係后土的『后土』也抄入該偽簡文本內,可以看出該簡分明是今人中西合璧之下,造出來可笑的偽尹尹傳奇,其據猶太創世神話《舊約‧創世紀》之架構而成為其偽造《赤鵠之集湯之屋》的靈感,吾人亦於該揭發文內以對照表表示如下了:

猶太民族開天闢地神話《創世紀》 偽簡《赤鵠之集湯之屋》
天神——造——伊旬園(其中有善惡樹) 湯——射——赤鳩
天神———命——亞當夏娃二人看守善惡樹 湯——命——小臣煮成鳩羮
夏娃(女)——嚐——善惡樹上的禁果 紝巟(女)——嚐——鳩羮
夏娃(女)又把禁果給亞當(男)吃 紝巟(女)把鳩羮再給小臣(男)吃
夏娃(女)亞當(男)吃了後知善惡羞恥心 紝巟(女)小臣(男)吃了之後成了千里眼
天神——懲——夏娃亞當人類自此有死亡 湯——懲——小臣『視而不能言』

 

再由肖藝曉此文由此偽簡及清華一《尹至》、《尹誥》的竹簡背面刻劃相連,且明白查證出來『三篇竹書當爲同一書手寫在同一卷相連的竹簡上』。則由於清華三簡《赤鵠之集湯之屋》係今人之文本寫手所偽造,於是此一書手亦是今人,他抄了清華三偽簡《赤鵠之集湯之屋》,還且又抄了清華一《尹至》、《尹誥》,則此三篇一下子全都確立了是今人偽造的偽竹簡了。

 

更遑論肖藝曉再比對出清華三簡《赤鵠之集湯之屋》內文本的語句和清華一《尹至》都係出同源的《呂氏春秋‧慎大篇》,此吾人另有文分析。(劉有恒,2020,1,20於臺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