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仿《采薇》文格的狗尾續貂的上博四偽簡《逸詩·多薪》

談仿《采薇》文格的狗尾續貂的上博四偽簡《逸詩·多薪》

 

2004年12月出版的《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第四冊裡有一篇《逸詩》,由今日造偽此偽簡文本的寫手仿《詩經》寫成的習作的兩篇偽詩組成,一為《交交鳴烏》,二為現在要談的《多薪》:

 

『……兄及弟,斯鮮我二人。

多薪多薪,莫如萑葦。多人多人,莫如兄弟。

多薪多薪,莫如□□。多人多人,莫如同生。

多薪多薪,莫如松梓。多人多人,莫如同父母。』

 

以往廖名春曾指出,第一段文字像《詩經‧鄭風·揚之水》:

 

『揚之水,不流束楚。終鮮兄弟,維予與女。無信人之言,人實迋4女。

揚之水,不流束薪。終鮮兄弟,維予二人。無信人之言,人實不信。』

 

其實,對於《詩經》陌生而偏喜搞偽簡及走出疑古而顛黑倒白的李學勤親信門生的廖名春,其言小而漏大,此篇偽簡的第一段是由《詩經‧鄭風·揚之水》裡的『終鮮兄弟,維予二人』來做為一個引子,以發端此篇《逸詩‧多薪》偽詩。而此偽詩《多薪》的真正文格,廖名春因係李學勤親信或知該偽造者之所據但故意不講,其實是仿造《詩經》小雅裡的《采薇》一篇:

 

『采薇采薇,薇亦作止。曰歸曰歸,歲亦莫止。 靡室靡家,玁狁之故。不遑啓居,玁狁之故。

采薇采薇,薇亦柔止。曰歸曰歸,心亦憂止。 憂心烈烈,載飢載渴。我戍未定,靡使歸聘。

采薇采薇,薇亦剛止。曰歸曰歸,歲亦陽止。 王事靡盬,不遑啓處。憂心孔疚,我行不來!

彼爾維何?維常之華。彼路斯何?君子之車。 戎車既駕,四牡業業。豈敢定居?一月三捷。

駕彼四牡,四牡騤騤。君子所依,小人所腓。 四牡翼翼,象弭魚服。豈不日戒?玁狁孔棘!

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 行道遲遲,載渴載飢。我心傷悲,莫知我哀!』

 

該一《采薇》詩,其首及二與三章的前四句的文格:

 

『采薇采薇,薇亦作止。曰歸曰歸,歲亦莫止。』

『采薇采薇,薇亦柔止。曰歸曰歸,心亦憂止。』

『采薇采薇,薇亦剛止。曰歸曰歸,歲亦陽止。』

 

被此一偽詩的文本寫手改成《多薪》的:

 

『多薪多薪,莫如萑葦。多人多人,莫如兄弟。

多薪多薪,莫如□□。多人多人,莫如同生。

多薪多薪,莫如松梓。多人多人,莫如同父母。』

 

吾人比對一下此二篇詩,就可以發現,詩經的《采薇》是真性情之詩,『歲亦莫止』『心亦憂止』『歲亦陽止』間隔著日居月邁及心情寫照及又是歲終而在時光與心情間的變化裡反照出思歸的憂情,而上博四裡此一《多薪》之詩,徒抄了《采薇》的文格,仿成『多薪多薪』『多人多人』的代辭,而以下『莫如兄弟』『莫如同生』『莫如同父母』一直在談兄弟關係的同生及同父母,完全感受不到詩的情與感,只有令人噴飯之感,分明是今日造偽上博簡組織裡寫文本那個詩情未具的毛頭小子的仿《詩經》習作,拿來充數。像是廖名春等竟還不省此種幼稚詩的下下水準,造偽詩水準拙惡,乃是今人造偽的充份保證,還講此詩具有比興內涵,『“松”的常青來比兄弟之情』等等(廖名春:〈楚簡《逸詩·多薪》補釋〉)。而另還有人說此篇為戰國時楚人之摸擬《詩經》之作,亦頗令人捧腹了。此等學術笑料之所生皆因為該等研究者論學前不先考偽所導致的必然下場。(劉有恒,2020,2,11於台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