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台灣友人談李學勤與裘錫圭

與台灣友人談李學勤與裘錫圭

中國現活著的經歷上世紀五零年代肅反,反右及文革的學術界中人,都經歷自賤自己,背叛同儕以求活的恐怖歲月,心術已壞,早經歷可以為求活,求名,求利而不惜出賣我們不是生活在他們的歲月之下的人所認為不可能去做及去想的事,都會發生在他們身上.設想,李學勤此一學界要人及友人的告知,現在上級要推行孔子,廣在世界設孔子書院,每位學人都應做出貢獻,您在古文字上也不錯,帶門生搞點古竹簡出來,彰顯一下從禹以來德治以及自古就有禪讓的簡文出來,加上足以彰顯中華文化根源悠久的新尚書篇章等等,又不掛您的名,對國家及黨的推行孔學記功簿上上一筆,您要做罪人否.保證裘老聽到屁滾尿流,大帽子壓頂,不搞不行.不過,李學勤去年二月重病而亡,在前一年十月裘老見李老將死,早一步宣佈退休,金盆洗手,相信自此不會再有驚天地的大數量成堆的所謂楚竹簡再現了.

裘老在李老死前沒多久退休,真是深知經歷重重整肅挺過來者的智慧,要知,在李老死後退休和李老死前就退休了,意義和解讀是不同的.在死後退,表示裘老是李老人馬,李老幹的作偽壞事,裘老是死心榻地跟到死.那罪就大了.李死前就退了,可以申辨本人和李老無關,您們看,我都在李老重病快死前就走了,我分明不是他的犯罪同伙.不然豈不應隨侍在側,死後如喪考妣.此種退休的藝術,是常人難以想像的.

敝人並沒有在正式文章內講出裘錫圭是作偽人馬之一,僅提出目前收集的證據有嫌疑來和您交換看法.故敝人所有文章都是指稱有作偽集團,是古文字學者領頭,才能夠從文法,書法上騙過所有古文字學界.而科學碳14,只是一埸笑話.有學者指出找過故宮專家查《耆夜》清華簡,發現是把新簡作舊,但作舊年份不足,此就真偽很明白了.清華應把所有清華簡交出只只重測一次.因為當初測時,拿二只無字殘簡,不知是誰,從何處拿來,還是設法弄到郭店竹簡殘片,冒充,去測應公開,公正,由測試單位到清大來取樣或應全測,因非確定從一古墓裡取出的,不然,怎會成了新簡作舊,被故宮行家看出來,而且還作舊不足.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