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微博上的小啓

(轉載)微博上的小啓

敝人《與臺灣友人談李學勤與裘錫圭》本是發表在台灣及海外部落格上,在微博上只是轉載.即便讓台灣及海外知內地偽學昌盛乃因偽竹簡及偽古物猖獗,但不論即便台灣就是李學勤迷滿學界,對敝人的提醒,如同宗教信仰信之不疑而惡言相向者不乏其人,但,真理就是如此,有能力揭其偽情又何能不説,對裘錫圭其人,敝人只認為依其著作來看,缺點甚多,從事金石文字者也不少,他只是居中一人,他又涉及不少非其本行的談民俗等等,等於是個民科之才,故除其本行之金石文字而外,他那些著作也是不足料的民科本色,不足掛齒.(敝人曾有一文〈談功虧一字『畜』而造偽露饀的偽竹簡上博九《靈王遂申》〉裡提到上博九《靈王遂申》偽造者依裘錫圭在1988年出版的《文字學概要》裡有『古代奴隸和孩子都不蓄髮所以都稱童』,而在《靈王遂申》裡用了裘錫圭『蓄髮』而錯用(理由已說明於該文),應作『都不結髮或束髮所以都稱童』,其釋裡竟用到了上博九《靈王遂申》的造偽者的思維如此接近的『蓄髮』兩字,不知是不是造偽者讀了裘錫圭此著,於是誤會可以在先秦偽竹簡裡用上『蓄髮』二字,也一併可證明此上博九《靈王遂申》應寫成於1988造偽竹簡者見裘錫圭此書後而誤用了後世用語的『蓄髮』於其偽簡裡。當然裘錫圭於偽造的上博簡裡是否擔任什麼角色,也可問問他了.

 

今天,在所謂學術象牙塔裡,很多都是表面上是專業出身,卻談及的往往是非其專業的民枓.這些民科,像是文字學界談金石甲骨出身,談其本行叫學術專業,他如果談起了哲學又談起了考諝,那不就一樣也是民科了.故民科之害,大宗者就在於學界內不守自己專業而又跨界到非其專業之領域去,像李學勤未讀大學,本非學界人,因陳夢家介紹幫忙陳夢家甲骨文字起家,再被介紹給侯外盧搞商代地理,也是個民科,他本無專業,都等於自修,與民科一樣,李學勤就是頭等民科樣版.今天,不少學界裡的人自已不爭氣,那些文憑不知如何得來,也混跡學界的,對於外界有民科揭其學術瘡疤者就罵以民科,足見此等人就是自招學問不修,嫉賢害能的小人之輩,在學界也是當清除的對象.

至於《與臺灣友人談李學勤與裘錫圭》一文,敝人因內地一些學行不良之人受不了,本文二日後於內地下架,仍大行於台灣及海外而已. 如有想保留,請自行拷貝.(劉有恆,於臺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