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使用搞笑字眼『季連初降於騩山』而露偽的清華(壹)偽簡《楚居》

談使用搞笑字眼『季連初降於騩山』而露偽的清華(壹)偽簡《楚居》

 

出乖露醜的偽簡集成的《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壹)》計有《尹至》、《尹誥》、《程寤》、《保訓》、《耆夜》、《金縢》、《皇門》、《祭公》、《楚居》九篇,其中的前八篇,個個都是今人所造偽簡,全都已有學者或吾人的揭發,而今吾人再揭發其收入的末篇《楚居》亦為今人偽造之偽簡。

 

按,《楚居》偽簡開章明義的第一句就由偽簡水平極差的文本寫手寫出了一句令人捧腹不已的『季連初降於騩山』。為何說令人捧腹呢,因為,此種用法是使用在所謂《左傳》裡內史過所說的『明神』身上,不是用在開代始祖的身上。此一偽文本寫手,沒有搞懂此句的用法,於是用在所謂的楚國的開國遠祖季連身上而遂出乖露醜,偽饀畢現了,只可惜,現今學界不夠格的學者遍滿學界,於是真偽不辨,連這種古文用法都一無所知,於是也是偽簡出而於是今日兩岸三地及海外的漢文古文字學界及古史學界在解析出土文獻上的水平低下亦畢現。

 

起初此種用法,出現在《左傳》:

『秋七月,有神降於莘。惠王問諸內史過曰:「是何故也」對曰:「國之將興,明神降之,監其德也;將亡,神又降之,觀其惡也。故有得神以興,亦有以亡。虞、夏、商、周皆有之」。王曰:「若之何」對曰:「以其物享焉。其至之日,亦其物也」。王從之。』

 

此講到了在秋七月,『有神降於莘』,於是周惠王問內史過,內史過告以『國之將興,明神降之』『將亡,神又降之』,即指當國之興亡之前,都有明神會顯像。『明神』即『神明』及妖祥之義。

 

而較晚出的《國語‧周語上》,對於《左傳》的內容,又有增飾及發揮,內史過還講出夏商周興亡時出現的明神是誰:

 

『夏之興也,融降于崇山;其亡也,回祿信于耹隧。商之興也,檮杌次于丕山,其亡也,夷羊在牧。周之興也,鸑鷟鳴于岐山;其衰也,杜伯射王于鄗。……』

 

夏興之時,明神祝融『降』於崇山。商興之時,明神檮杌降而止於丕山。周興之時,神鳥鸑鷟降到岐山而鳴。……『降』者,神明自天而降至人間之謂。

 

古文對於明神『降』的用法即如上述。

 

再看一看,偽清華簡《楚居》講『季連初降於騩山』,此一偽文本寫手,他是看到了《史記‧楚世家》談到:『楚之先祖出自帝顓頊高陽。高陽者,黃帝之孫,昌意之子也。高陽生稱,稱生卷章,卷章生重黎。重黎為帝嚳高辛居火正,甚有功,能光融天下,帝嚳命曰祝融。共工氏作亂,帝嚳使重黎誅之而不盡。帝乃以庚寅日誅重黎,而以其弟吳回為重黎後,復居火正,為祝融。吳回生陸終。陸終生子六人,坼剖而產焉。其長一曰昆吾;二曰參胡;三曰彭祖;四曰會人;五曰曹姓;六曰季連,羋姓,楚其後也。』其中『季連,羋姓,楚其後也』,於是知道楚的先祖依《史記》乃『季連』。他採用了《國語‧周語上》的『夏之興也,融降于崇山』的用法,用到楚國之興,原義是想抄襲之以表逹“楚之興也,○○降於○山”,但郤不曉此句的用法是表示明神顯像以示國之興,而不是國的先祖自天而降,於是學術水平拙惡的此個文本寫手,仿《國語‧周語上》的『夏之興也,融降于崇山』的用法,自創了一個『騩山』來仿《國語‧周語上》的『融降于崇山』,還添了個『初』於『降』之前,造成了這句『季連初降於騩山』,而鬧了大笑話,也一舉而露出這篇分明是今日學術水平低下者所造之偽簡文本。

但不料,此篇一出,古文字學界及史學界諸學問低下者紛紛現形,大肆研究,甚至還據以改寫楚國史成了野史八卦之著。《楚居》此篇的副加功能倒是可以反映出兩岸三地及海外古文字學界及古史學界在解析出土文獻上的水平低下的照妖鏡。(劉有恒,2020,3,2於台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