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博三偽簡《恒先》取名來由———並談龐朴及裘錫圭錯論『恒』乃『極』

上博三偽簡《恒先》取名來由———並談龐朴及裘錫圭錯論『恒』乃『極』

 

2003年偽簡集成的《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三)》出世,內有題於偽簡後的《恒先》篇名的一篇,其偽作者的企圖是把今日談中國哲學史者常把唯物論的氣論之始於北宋程載,移前至先秦已有此一唯物論的氣論的誕生為目的,而成此偽簡企圖翻轉中國哲學史成偽史為其雄心。此吾人另有文深論之。

 

此偽上博簡三的《恒先》其開頭首句『恒先無有』的來源是作偽者看到了馬王堆帛書《道原》『恒先之初,迵同大虛。虛同爲一,恒一而止。濕濕夢夢,未有明晦』,於是靈機一動,而成首句的『恒先無有』。李學勤2004年〈楚簡〈恆先〉首章釋義〉認爲“恒先無有”即《莊子·天下》關尹、老聃“建之以常無有,主之以太一”裡所見的“常無有”。按,其實,不必牽拖那麼廣,此偽造者就是看到《道原》的『恒先之初,……未有明晦』而取『恒先……未有』改為『恒先無有』而已。但裘錫圭〈是“恒先”还是“极先”?〉(2007)依龐朴之論而申論論“亘先”當改讀爲“極先”,“極”意爲“極高”、“極遠” 。

 

其實,此一『恒』字,才不是龐朴或裘錫圭猜謎的『極』。在馬王堆帛書《老子》裡,傳本的『道可道,非常道』作『道可道,非恒道』。接下來的文字,今傳本的『常』皆作『恒』。可見『恒』就是『常』之義,表示恒久亘久之義,李學勤指出『『恒』與『常』通』亦即代表作偽者,申明了其偽作的本義即如此而已,李學勤也代為揭露了作偽者的本意是『『恒先』……也就是道家的道。』。裘錫圭和李學勤唱反論而附會成先秦晚期到漢初的《易傳》裡的『太極』裡的『極』,是雷同於龐朴2004年〈〈恒先〉試讀〉:『「恒先:極先,絕對的先,最初的最初,屈原《天問》所謂的「遂古之初。」』

 

按,此又要回溯到初見『恒先』一辭的馬王堆《道原》,其言謂『恒先之初,迵同大虛。』把『恒先』成為一個時間的歷程,在『恒先』的『初』,同於『太虛』,於是很明白了,『恒先』的『恒』,絕不可視為『極』字,不然,既已『極先』了,表示在最初的先的盡頭的極處,何以又會再有『極先』之『初』,『極先』不就是那個最始的初,或龐朴的那個『絕對的先,最初的最初』嗎,如此一看,不論龐朴,或拾龐朴牙慧的裘錫圭的讕言,不就不攻而自破了。(劉有恒,2020,3,7於台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