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上博三偽簡《周易》裡『甕敝』用嫁接術玩殘古文字學界

談上博三偽簡《周易》裡『甕敝』用嫁接術玩殘古文字學界

 

裘錫圭曾在一篇訪問稿〈傳世文獻與出土文獻要很好地結合起來〉(《陟彼景山:十一位中外學者訪談錄》(中華書局,2017)裡談到:

『譬如地下出土的尚有傳本的古書,如果本子不好,在很大程度上得根據今本來讀。最明顯的例子就是馬王堆《周易》,用字很亂,假借字很多,還有後來上海博物館的戰國竹簡《周易》,要是沒有今本《周易》,很多字的意思根本猜不出來。』

 

按,從他語氣裡可以得知,當今古文字學界對於所謂上博簡等等,『很多字的意思根本猜不出來』,當然還包括了所謂清華簡。而真相即是,上博簡及清華簡都是今人偽造的假古文的偽竹簡,裡面的古文字都是往往是寫偽古文字的寫手自我發明的偽古文,根本不是什麼真正的古文,因而,從甲骨文到金文到先秦竹簡等的文字發展的歷程裡往往根本尋不到根。裘錫圭在研究古文字學之前,不去先查明所要研究的仿古文物如侯馬盟書或遂公盨或仿古竹簡如上博簡或清華簡等等是不是真古文物,於是看到如上博簡裡的《周易》裡有很多奇冗的古文,就搞不清頭緒,因為依甲骨文到金文到真正先秦竹簡如郭店竹簡等等,都沒有會出現上博簡《周易》等內奇冗的古文的文字進化紋路,於是『很多字的意思根本猜不出來』。而偏偏不信邪的古文字學界諸公,就不自量力大『猜』特『猜』,硬是要把意思猜出來,於是古文字學者們一遇偽竹簡上博簡及清華簡裡的假的今人偽造的古文字,就胡猜一通,蔚為學術笑談已久。

 

在2003年出版的偽簡集成的《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三)》偽簡裡的《周易》裡的井卦裡,傳本的九二裡的『甕敝』,在上博偽簡的《周易》裡被寫如『佳●(左『衣』右『敝』之左偏旁)』,原釋者認為左衣右敝之左偏旁的字疑讀為『敝』,而台灣於2006年季旭昇主編的《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三)讀本》裡,陳惠玲認為『甕』與左衣右敝之左偏旁的怪字通用。內地原釋者濮茅左認為疑讀為『敝』說了等於沒說,因為他見傳本為『敝』,於是想當然爾『猜』成了讀為『敝』,其實被此上博簡《周易》的偽簡寫手玩殘了。而台灣陳惠玲認為『甕敝』和『佳●(左『衣』右『敝』之左偏旁)』通用,不知如何通用起。吾人一見此二字『甕敝』變成了怪字『佳●』,不禁笑煞。原來偽簡的寫手,在兩字上用了嫁接法。其嫁接術如下:

 

他看到今日傳本的『甕敝』兩字,於是造上博簡《周易》裡的『甕敝』時,把傳本『甕敝』的第一個字『甕』下方的『瓦』字去掉,於是剩下了上方的那一半的字的『雍』;接著把第二個字『敝』的右方的『攵』去掉,於是剩下『敝』的左半邊。再把『雍』字拆成兩部份,一乃去掉了『隹』的剩餘的部份像個『衣』字,把此一像個『衣』字的部份嫁接到第二個字的剩字的右方,於是便形成了今日所見偽竹簡《周易》此的●(左『衣』右『敝』之左偏旁)怪字,而諸家所以為的『佳●』的『佳』,其實才不是『佳』字,而乃剩下了的『隹』字。

如此一來,經由今文的字的削去法及嫁接術,於是傳本《周易》裡的『甕敝』兩字,在今人偽造的上博簡《周易》裡,改頭換面順帶捉弄古文字學界,成了『佳●(左『衣』右『敝』之左偏旁)』的怪字。因係完全和古文字學的發展扯不上進化史的自創的怪字,古文字學界,一如裘錫圭等人帶頭,只能進入到猜謎式,於是吾人見今日沉浸在上博簡及清華簡的諸文字學者,不能出污泥而不染,偽簡玩得不亦樂乎,殊不知,真正乃是被寫偽簡偽古文的作手們玩殘得不亦樂乎及取笑個不停。可悲矣夫!(劉有恒,2020,3,11於台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