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用偽古物遂(豳)公盨及偽簡《容成氏》《子羔》併湊假的中國古史之可笑性

談用偽古物遂(豳)公盨及偽簡《容成氏》《子羔》併湊假的中國古史之可笑性

 

郭店竹簡《唐虞之道》出土,於是次一年上博偽簡的作偽者參考之下寫出了《容成氏》《子羔》兩篇,規模更為龐大唬人,充滿了作偽者想像的偽造古史,以壓倒真出土竹簡,給不知辨偽能力的學界捉弄了一番。果然於是一些搶時興的著作紛紛出現,有名的如郭永秉:《帝系新研–楚地出土戰國文獻中的傳說時代古帝王系統研究》(北京大學出版社2008年9月),而如謝維揚2009年發表的《從豳公盨、《子羔》篇和《容成氏》看古史記述資料生成的真實過程》,還以為其所據的三件假文物偽簡真能還原什麼古史生成的真實過程,真堪笑撐。其他不少論文又接力而出,如〈從上博簡《子羔》和《容成氏》看古史傳說中的後稷〉或〈出土上古文獻的神話傳說研究〉〈《容成氏》夏禹建鼓神話通釋——五論“四重證據法”的知識考古範式〉等等,不一而足。都乃學界學力不足的現形記的一章而已。(劉有恒,2020,3,14於臺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