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博偽竹書三《周易》『勿藥又菜』偽造的拼合字『菜』正析

上博偽竹書三《周易》『勿藥又菜』偽造的拼合字『菜』正析

 

像是上博這種今人所偽造的竹簡,其內中的用字,往往是今人自由心證,自我作巧之下所構思的奇狀怪字,無法用古文學家所用的從甲骨文及金文與先秦真正出土簡帛的古文裡找來源,找演化進程,不然,在一定找不到之下,於是訴之於猜謎成通假,或同聲或同韻等等。在上博偽簡三《周易》的無妄卦裡,又見古文字學者大猜特猜。

 

在偽簡《周易》無妄卦的九五在傳本裡的『无妄之疾,勿藥有喜。』被改成『亡妄又疾,勿藥又菜』。其中『無』改『亡』,『之』改『又』,『有』改為『又』尚在先秦文字裡說得通,但怎會這個寫偽簡的造偽者,會用一個『菜』字取代『喜』字呢?於是古文字學者們猜者紛紛。

 

首先,最令人捧腹的,即把『菜』字當真作『菜』字,於是原傳本裡的『无妄之疾,勿藥有喜』,王弼注所釋的:『居得尊位,为无妄之主也。下皆无妄,害非所致而取药焉,疾之甚也。非妄之灾,勿治自复。』也就是,不是咎由自取而得的病,不用吃藥就可以康復了,『喜』指康復而喜。此原釋者濮茅左之言:『有疾不一定要用藥攻治,不忘用菜也可治愈』,也有人附合其說。

 

又如又把『菜』附會成『喜』的同音假借字。如張新俊以『簡文中的『菜』字,顯然是帛書本、今本『喜』字的同音假借字』(《說饎》,簡帛網,2004年),台灣的陳惠玲也同意之。

 

季旭昇在其主編的《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三)讀本》(台北:萬卷樓,2005)裡,以『菜』也可讀作『怡』,『怡』與『喜』義近。又有如鄭玉珊猜『菜』為『瘥』的假借字,廖名春則猜『喜』當讀為『嘻』,而指出:『《說文‧言部》:『嘻,痛也。从言,喜聲。』《玉篇‧言部》:『嘻,懼聲也;悲恨之聲也。』楚簡之『菜』,疑讀為『㥒』。《玉篇‧心部》:『有㥒,恨也。』兩字音義皆近,故『嘻』也可寫作『㥒』。由此看爻辭,『勿藥有喜』當作『勿藥有嘻』或『勿藥有㥒』,也就是有勿藥之痛、有勿藥之恨。爻辭『无妄之疾,勿藥有喜』,不是說得了絕症,不用藥就自然能愈。而是說得了絕症,有无藥可治之痛,无藥可治之恨。』(《楚簡〈周易〉校釋記(二)》,簡帛網,2004年)

其實,此一偽簡偽古文書手,用了併合的方法,他的本義是改用『釋』字,指不需用藥而疾病自可消釋了。他用『菜』的靈感得自於《說文》及《康熙字典》。請看他的造此偽字『菜』的心志活動:

(一)他要改成『釋』字,於是他就查了《說文》裡指出:『釋,解也。从釆;釆,取其分別物也。从睪聲。』但要搞怪,想寫一個字書裡有曲折根據的字來取代,於是他分解了此字,左邊有點像『采』字,於是他就查《康熙字典》,裡頭指出了一句話,深中其心:『又擇也。《禮·昏義》:昏禮:納采、問名、納吉、納徵、請期。《釋文》采,擇也。』他發現到了搞怪密碼。『釋』這個字的左邊像個『采』,右邊又是與『采』同義的『擇』。而他所企圖的用『釋』來取代傳本裡的『喜』,那個『采』+『擇』而把『采』取代『擇』的左手邊的『手』部,正好即他所要的『釋』,亦即他可以用『采』字取代『釋』字,看看那些不知此為偽簡的古文字學者有無功力猜得到。

(二)但他還不死心,認為還是便宜了今世車載斗量的古文字學者,於是想要再用一字取代由『釋』改成了的『采』,於是他找了含有『采』的國字,發現若用上『菜』字也有字書上的依據,那就是《康熙字典》裡,『菜』的說明裡出現了『《韻會》與采通』。也就是在元朝黃公紹著了《古今韻會》,其中講到菜這個字,和采是相通的,所依是漢代的孔耽𥓓裡的『躬菜蔆蕅』,但先秦,從甲骨文到金文到簡帛都無此一實例存在。他見《康熙字典》所引《古今韻會》裡講『采』也同『菜』字,於是改『采』為『菜』。

以上,就是為何上博三偽簡《周易》無妄卦裡的傳本的『喜』被偽造假古文者改成『菜』字的來龍去脈。完全不是以上所舉的現今古文字學者所猜的那樣。從『釋』的原構想,用『采』字用取代,就是用併合字的巧思,而再改以『菜』,是找到漢代的碑文裡的漢代的一個用『菜』取代『采』的一個史上孤例。跟學者們所猜的什麼同音假借,或讀成『佁』或讀為『嘻』,或菜字讀為『㥒』,或猜成「瘥」的假借字,完全不是猜度假造假古文的上博三偽簡《周易》所造偽字的構想的如上一步步弄成此一『菜』字的真解。(劉有恒,2020,3,17於台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