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誤用後世『旱母』二辭看上博四偽竹簡《柬大王泊旱》之偽

由誤用後世『旱母』二辭看上博四偽竹簡《柬大王泊旱》之偽

 

2004年問世的偽簡集成的《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四)》包括《采風曲目》、《逸詩》、《柬大王泊旱》、《昭王毀室》、《內禮》、《相邦之道》、《曹沫之陳》7篇,篇篇都是今人偽造的偽簡。其中的一篇偽簡《柬大王泊旱》是拿《晏子春秋》《說苑》的齊景公的事,擺到在楚國史文獻裡很少記載的楚簡王一朝裡,去冒充地下出去楚國古史文獻。吾人曾有《偽楚竹簡上博四《柬大王泊旱》的嚴重歪曲周代禮制》一文揭其為今人所偽造的竹書。因為充滿災異等怪力亂神,引起對這方面有興趣而不知這些文字都是現代對封建迷信有偏好的造偽簡者所添加不實的想像之祈雨巫術內文的學人的研究,而出現了諸如〈上博楚简《柬大王泊旱》之灾异思想〉(日人淺野裕一)〈上博四《柬大王泊旱》中的祈雨巫術及相關問題〉(王准)等著作,把不實的偽史料裡的假內容當成真史料在研討。

 

在此偽簡裡,有一段文字裡有一『旱母』一辭:

 

『令尹子林問於太宰子止:“為人臣者亦有爭乎?” 太宰答曰:“君王元君,君善,大夫何用爭。”令尹謂太宰:“唯。必三軍有大事,邦家以杌隉,社稷以危歟?邦家大旱,因資智於邦。”將為客告。太宰乃而謂之:“君皆楚邦之將軍,作色而言于廷,王事何…………王諾,將鼓而涉之,王夢三。閨未啟,王以告相徙與中餘:“今夕不穀夢若此,何?”相徙、中餘答:“君王當以問太宰晉侯,彼聖人之子孫。”“將必鼓而涉之,此何?”太宰進,答:“此所謂之『旱母』,帝將命之修諸侯之君之不能治者,而刑之以旱。夫雖毋旱,而百姓移以去邦家,此為君者之刑。”』

 

一見此『旱母』一辭,即知本篇偽簡即現代人所偽造的。因為,『旱母』一辭先秦至漢魏晉所不見,到了南北朝的江南吳地當地人的土語,始言之:

 

《梁書·南浦侯推傳》:『出為戎昭將軍、吳郡太守。所臨必赤地大旱, 吳人號‘旱母’焉。』

 

此既為江南吳地的土語,何以先秦楚國今之湖北人會預知後世南北朝江南吳地人會用『旱母』二字,以示是帶來旱災的掃把星或是旱魃。按,旱魃二字,始是先秦對於司旱災的神的稱呼,最早到推前到西周時期,《詩經·大雅·雲漢》:『旱魃為虐,如惔如焚』,即以指出司旱之神是『旱魃』了。至於『旱魃』又是誰呢,在戰國時代起的《山海經·大荒北經》裡加以神話般的演義而指出:『蚩尤作兵伐黃帝,黃帝乃令應龍攻之冀州之野。應龍畜水,蚩尤請風伯雨師,縱大風雨。黃帝乃下天女曰魃,雨止,遂殺蚩尤。魃不得複上,所居不雨。』並指出『衣青衣名曰黃帝女魃』。也就是,此旱魃是天上的黃帝派下凡間的『天女』,她的名叫『魃』,來制止伐皇帝的另一方的蚩尤的大風雨。但是天女下凡,事平之後回不了天上了,於是在人間,只要是她所在之處就旱災。這就是先秦司旱的女神之神話裡的由來的解釋。先秦謂『旱魃』,不叫南北朝時江南吳人所稱的土話的『旱母』。

 

即此一釋,即知上博四偽竹簡《柬大王泊旱》的造偽者,查到了《梁書·南浦侯推傳》有『旱母』一辭,於是在寫此偽簡時就以為撈到寶而拿來一用之下,露出了偽饀。而滔滔中國古典學界含古文字學界,不去查明此一辭之出處,把全篇當成先秦楚地實事,大研特研,寫出無用之學術廢棄物如林,不亦係太不審之過歟!(劉有恒,2020,3,22於台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