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博偽竹書三《周易》比卦之『有孚盈缶』作『有孚海缶』的爆笑來由

上博偽竹書三《周易》比卦之『有孚盈缶』作『有孚海缶』的爆笑來由

 

2003年出版的偽簡集成的《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三)》裡偽簡《周易》比卦初六傳本的『有孚盈缶』的『盈』在此上博偽竹書三《周易》偽簡裡作『海』。表面上來看,兩字天差地遠,為何可以代換。廖名春在〈楚簡《周易》校釋記一〉裡,因未先究此簡係真係偽,於是就猜謎成:《玉篇‧水部》『海,大也』,海有大、富義,所以能與『盈』義近而互用;而季旭昇則猜『海』釋為『盈』。而黃錫全〈札記數則〉猜可以通『盈』或『瀴』;何琳儀、程燕在〈周易選釋〉裡亂猜『海』字乃從水、企聲,音轉為『盈』;楊澤生〈兩個異文〉又猜讀為『竭』,不一而足。

 

但殊不曉,此上博偽竹書三《周易》竹簡根本就是今人偽造的,其中的所書寫出來的先秦古文,都是往往係今人用各種奇想拼揍成的,若不能先考出其偽,反而去猜什麼釋如、什麼音轉、什麼義近、什麼通假、什麼讀為之屬,不成其為學術搞笑一族的一分子而不成了。

 

其實,這是此一偽造者從查考東漢起的字書裡想出的出奇出新的自創之字。其造字術如下:

(一)他先在東漢許慎的《說文》裡去查『盈』這個字,乃是『从皿、夃』。於是他再查『夃』這個字,《說文》裡的釋為『从𠄎从夂,益至也。』他認為無甚用,於是查《康熙字典》,於是就發現了造字密碼了。《康熙字典》裡講,後世宋明的《集韻》《韻會》《正韻》等曰:『𠀤音沽』及『夃,古文沽』,於是他靈光一閃,原來『盈』這個字的上半部『夃』可以變成『沽』字啊。

 

(二)他再查《說文》裡的『沽』字,釋如『从水古聲』,於是他再查《說文》裡的『古』字,乃『从十、口』,他立刻就有了造字靈光了,把『十』擺進『口』中,於是就成了毋之形,即類似『每』字下方的『母』字了。即『海』字右下方的『母』字了。

 

(三)『盈』的上方既然作『沽』,把『沽』的右『水』當成新字的左半,成了水部之字,而其右方『古』由『十』及『口』構成,插『十』入『口』之中,形成似『母』字,於是成了一個右方『水』左上方『母』下方『皿』,於是刪去『皿』,添『母』成『每』,拼左方的『水』,就變成了『海』字,於是上博偽竹書三《周易》比卦初六『有孚盈缶』裡的『盈』就被改作『海』了。

 

看此上博偽竹書三《周易》偽造古文字的偽造者他造出『海』字取代『盈』,來由是根據東漢《說文》及宋明的《集韻》《韻會》《正韻》及清初的《康熙字典》,再自我創意拼合,和先秦文字根本毫無相關,今天,一票古文字學者不能辨偽簡之偽,為偽造者的自創怪字牽強附會找古文字演進的依據,真令人浩歎不已。(劉有恆,2020,3,25於台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