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博偽竹書三《周易》豐卦之『日中見沬』作『日中見瞞』的來由

上博偽竹書三《周易》豐卦之『日中見沬』作『日中見瞞』的來由

 

2003年出版的偽簡集成的《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三)》裡的《周易》偽簡裡,此一偽造偽簡偽古文的書手,他之所以會把《周易》豐卦九三『日中見沬』的『沬』寫成『瞞』,原來他是讀過湖北的武漢大學中文系任教的夏淥(1932-)發表在《中國語文》1984第4期〈“眉壽”釋義商榷〉及《中國語文》1988第5期〈“眉壽”釋義的再商榷〉兩文,裡面談到有關周代的頌鼎銘文裡的「萬年沬壽」,甚至此偽造人極有可能就是出身於湖北武漢大學中文系夏淥的學生。夏淥認為金文「沬壽」即終壽、滿壽之意,而認為『眉壽』的『眉』古有各種寫法,『由盈滿引申為徧、全、終。所以彌、眉、湄、沬、麋、微、牟等訓終,皆為瀰的通假字。』又有『眉祿』的用法,也是『“滿祿”“全祿”的意思』。

 

也就是說,『眉』這個字,在金文裡有作『沬』,如頌鼎,而此字實即『眉』字,又有『滿』之義。於是此一作偽者,靈機一動,就來個變身,把『沬』字換成『眉』及夏淥所講的『眉』語意上相當『滿』之『滿』的組合字,把『眉』的下方的『目』取出,擺在新造字的左方,把『滿』字的左方取出,擺在新造字的右方,於是『沬』就變成了『瞞』,也就是,由『眉』及『滿』內的零件拼裝成,而完全無關乎此『瞞』字和『沬』字之間有什麼字意上的相同,或在古文字的演變裡是如何通假的。也就是,這個『瞞』字只是造偽者的造字的巧思。

 

但看一看今之古文字學者不去考此乃偽簡,其中所自創的假古文字並非真正先秦古文字,而是今人從後人字書或論著裡的一些討論文章裡啓發出來的。像是台灣季旭昇主編的《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三)讀本》引何琳儀、程燕說『瞞』原字應作茇,讀為沫,今本誤作沬,季旭昇認同應作茇,釋鬥杓後星,而茇、沫、沬音皆可通。來比較一下吾人所破釋此偽造者偽造的巧思的來龍去脈的真相,再反觀今日古文字學者的猜謎成風真是無言。(劉有恆,2020,3,24於臺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