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博偽竹書三《周易》豫卦之『盱豫』作『阿豫』的來由

上博偽竹書三《周易》豫卦之『盱豫』作『阿豫』的來由

 

2003年出版的偽簡集成的《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三)》裡的《周易》偽簡裡,此一偽造偽簡偽古文的書手,他之所以會把《周易》豫卦六三『盱豫』的『盱』寫成『阿』,他的有心當個今之倉頡造偽古文字的方式,今予以揭發如下:

 

(一)他首先查《周易》豫卦六三『盱豫』的『盱』字,東漢的《說文》指出『从目于聲』。他再去查《康熙字典》,發現有亮點,那就是其中引用了宋元字書《集韻》《韻會》『匈于切,𠀤音吁。』於是他發現『盱』在宋元時乃音『吁』。他再查右方的『于』,《說文》指出了:『本作亏』。接着他再查『亏』,《說文》指出:『从丂从一』。他又再查『丂』,《說文》指出:『丂,古文以為亏字』。如此一來,他發現到了在三拐七折之下,他可以把『盱』,依宋元字書的音『吁』來等同。而『吁』右邊的『于』因為等同『亏』,『亏』(古文)又是等於『丂』,於是『盱』的部件變成了由『口』、『丂』組成的。

 

(二)他又從另一方向切近,他有印象在《康熙字典》裡有『呵』字是『阿』的同義字,於是再查清初的《康熙字典》裡的『呵』字,《康熙字典》引了宋元的字書《韻會》裡指出,在宋元『慢應聲,通作阿。』於是有了宋元的依據可以讓『阿』等於『呵』,左方是個『口』,右方拆成『口』及『丂』。他再查『可』字,《說文》指出『从口、丂』,於是『呵』左方拆成『口』右方是『丂』。

 

因為『口』、『丂』又正好是等同於,『盱』的部件的『口』、『丂』,也就是說,『盱』變成了『吁』,右方是個『口』,左方的『于』又拆成『口』及『丂』。一見之下,『盱』及『阿』都可化成『呵』字,於是九拐十八彎,他讓『阿』=『呵』=『吁』=『盱』。即上博偽竹書三《周易》豫卦之『盱豫』作『阿豫』的來由。

 

但是只要一看其等同之理,是拿後世東漢《說文》、宋元《集韻》《韻會》、清初《康熙字典》來把後世的改變及增出的用法或通假同音法,拿到偽造的先秦楚簡的上博偽竹書三《周易》來耍用,並用來鑑別今世古文字學界是否真有學術根基可發現其偽的試金石,果爾他二三十年來全盤獲勝,古文字學界當成真品猜之又猜而猜而敗者如山倒,被造偽者恥笑不已。像李學勤的親信門生弟子的廖名春的《楚簡《周易》校釋記(一)》找不出來龍去脈,甘脆逕自認為『盱』『阿』意同而予以打發,完全不曉作偽者是用了後世字書來自我創意!(劉有恒,2020,3,25於台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