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說清華偽九《禱辭》的“百湩川”

也說清華偽九《禱辭》的“百湩川”

 

在2019年出版的偽簡集成的《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九)》收有《禱辭》偽簡一篇,其中的一句,由整理者釋譯成今文為『奴(如)百湩(涌)川之䢜(歸) (上母下田,海)』。於是台灣此地的蘇建洲先生就在今年初於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發表了〈說清華九《禱辭》的“百湩川”.〉一文,立主『潼』此一棣定的偽古文字不應如整理者釋為『涌』,而應讀為『注』,舉列了洋洋灑灑的例證及理由。如了上博四偽簡《曹沫之陣》及清華七偽簡《越公其事》等偽古文字的例為證。並從古書裡舉證『“注”有銜接、附屬之意』及『“湩”亦可直接讀為“屬”』。

 

由於蘇建洲一向都不考上博簡及清華簡是偽簡,於是對於此些偽簡裡的今人偽造的先秦假古文字,就從什麼通假等等去研剖,殊不知,此些偽簡假造文字的犯罪團伙,他們除了參考市面上出現的甲骨文及金文及先秦簡帛字書來參考,也參考後世如東漢《說文》、宋元明《廣韻》《集韻》《古今韻會》及清初《康熙字典》裡以已意拼合文字部件,造出假先秦古文字。若不明其情,而去求解,像極了椽木求魚。此吾人已分析了不少上博偽簡《周易》裡的假造字,查出這些造偽者的造字的依據,又是引用東漢《說文》,還用到宋代《集韻》、元代《古今韻會》,再加上清初《康熙字典》都當成造字靈感的參考書而加上自我想像力造出來的,令人捧腹不置。蘇建洲先生若取來讀一讀,就可以明白上博簡及清華簡都是偽簡及內中都是今人假造的偽古字而已,無甚研究價值。

 

其實,此《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九)》的偽簡《禱辭》裡的『百湩(涌)川』的『湩』,明擺着就是『重』字而已,加個『水』部偏旁只不過表示此時『百重』的是『水』而不是俗指的『百重』『千重』『萬重』的『山』。至於『百重』是不是適用來稱『川』(水),勇於創新造假古文字的作偽上博偽簡及清華偽簡者早就印證在不介意的逕自出樣出新在千奇百怪的假造的先秦假古文字之事實中了。(劉有恒,2020,3,26小記於台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