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上博偽竹書三《周易》頤卦之『朵』被改作偽造的動畫字『歂』

談上博偽竹書三《周易》頤卦之『朵』被改作偽造的動畫字『歂』

 

在2003年出版的偽簡集成的《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三)》裡的《周易》偽簡裡,此一偽造偽簡偽古文的書手,他之所以會把《周易》頤卦初九『觀我朵頤』的『朵』寫成『歂』,乃是因為有心當個今之倉頡造偽古文字而用了其分析組裝文字部件的自我思考邏輯的方式,和先秦古文字源流及演進扯不上關係。今予以揭發如下:

 

(一)『朵頤』魏的王弼注:『朵頤者,嚼也。』也就是張大口來嚼食物的意思,唐代李鼎祚《周易集解》裡指出:『朵:頤垂下,動之貌也』,是一個動態的辭。於是此一偽簡上博偽竹書三《周易》的書手,就要用一個自創的字來取代傳本的『朵頤』的『朵』。

 

(二)他從《周禮》裡找到了一個辭『之而』。在《周禮·冬官考工記·梓人》『作其鱗之而』的東漢鄭玄注指出: 『之而,頰𩑔也。』清代段玉裁《說文解字注》釋之曰:『頰謂鱗屬之面旁。𩑔謂鱗屬之頤』,也就是,所謂的『之而』,就是指臉龐,相當於廣義的『頤』,含面龐。作偽者打算用『之而』兩字表示新創字的『頤』,而要令此新創字產生動畫的效果,以示『頤垂下,動之貌也』,他果真有些文字學根基,於是很快就可以找到了一個字,那就是『欠』,《說文》『欠:張口气悟也。象气从人上出之形。』表示開了口。於是他開始造字了。

 

(三)他把『之而』上下擺,上之下而,形成新字的左旁。再把『欠』擺在新創字的右旁。形成一個表示張開了口而動了『之而』(頰𩑔)的『頤垂下,動之貌也』的動畫示意字。而『之』字,他查了《說文》『之:出也。』再查了《康熙字典·丿部·三》『之:〔古文〕㞢』,於是引生了靈感,把新創字的『之』的部件,改為『㞢』,於是此新創字,乃『歂』的右上方是個『㞢』的字,但如果把『㞢』再改為『山』,刪掉一部份,於是完整就是現今上博偽竹書三《周易》頤卦之『觀我朵頤』作『觀我歂頤』的『歂』字的來源了。

 

但看看李學勤的親信門生弟子的廖名春《楚簡《周易‧頤》卦試釋》以『歂』就是『揣』,而引申為動之義,而認為今本『朵』為誤,以『揣』為正而改『歂』。一見即知以引申『揣』為動之義,當然不是正解,因為不明此上博偽竹書三《周易》乃今人所造偽簡,其創的假古文字是以其自身的想法並參考清初的《康熙字典》在組裝部件,如不能透析其造偽字的本心及手法,何能破解此用了近代《康熙字典》解釋的上博簡怎會是先秦真正楚竹簡,也何能把『歂』字釋對。(劉有恒,2020,3,26於台北)

 

 

小談易經的豐卦

《竹书纪年》

帝辛六年,西伯初禴于畢。

帝辛三十二年,五星聚于房。有赤鳥集于周社。

帝辛三十五年,周大饑。西伯自程遷于豐。

帝辛四十一年春三月,西伯昌薨。(周文王葬毕,毕西于丰三十里)。

帝辛四十八年,夷羊見。二日竝出(《通鑑外紀》:「紂即位以來,兩日見。」,兩日為幻日現象,有改朝換代之意)。

五十二年庚寅,周始伐殷。秋,周師次于鮮原。冬十有二月,周師有事于上帝。庸、蜀、羗、髳、微、盧、彭、濮從周師伐殷。

《雜卦》說:「豐,多故也。」豐卦是繼歸妹卦而來,《序卦》:「得其所歸者必大,故受之以豐。」歸妹即帝乙歸妹,則豐卦有可能是講帝王婚禮之豐盛,所以有「王假之」。

豐卦彖曰:豐,大也。明以動,故豐。下離明而上震動 雷火豐 與帝辛三十五年,周大饑。西伯自程遷于豐有關。在此前三年(帝辛三十二年)出現五星聚于房的天文異象及有赤鳥集于周社。五星聚于房即五星聚會是金星、木星、水星、火星和土星運行到同一星區,大概在一條直線上,又被稱為五星連珠。自從有文獻記載以來,五星聚會大概出現過八次。第一次有記載的五星聚會出現在公元前11世紀,五星聚于房宿,後世的學者認為是周朝將取代殷商的征兆(周將代殷,五星聚于房《唐開元占經》)。

此外,帝辛四十一年春三月,西伯昌薨(周文王葬毕,毕西于丰三十里),另帝辛六年,西伯初禴于畢,因此推斷周武王在為周文王建宗廟之地當為毕。豐亨,王假之,勿憂,宜日中。(丰:亨,王叚之。勿忧,宜日中。)假:借鉴、借助之意。宜:指保持、固守之意。

本卦辞的意思是:亨通,君王能够借助这一大好机遇大展宏图,不用忧愁。应该保持太阳位居中天,光芒万丈的这种状态。周武王在宗廟祭拜周文王。

 

初九,遇其配主,雖旬无咎,往有尚。(初九:禺其肥主,唯旬无咎,往有尚。)周武王在周文王過世十年後,在宗廟祭拜周文王。配:指匹配,般配。旬:指均等。

本爻辞的意思是:遇到与自己相配的主人,虽然能力学识均等,但是没有什么关系,今后的发展会呈现上升的趋势。《象》曰:「雖旬无咎,過旬災也。」《禮記》:「凡卜筮日,旬之外曰遠某日,旬之內曰近某日。」

 

六二,豐其蔀,日中見斗。往得疑疾,有孚發若,吉。(六二:丰其剖,日中见斗,往得疑□。有复洫若,吉。 )为草席屋顶,这里指遮蔽。斗:星斗。发:启发。

本爻辞的意思是:遮蔽屋顶的草席被增大,遮蔽的范围更广。正午的阳光从缝隙中透过来,如同满天的星斗。君主若是如此昏暗,贤士前往就会受到猜忌,只有以谦虚的心态,积其至诚,来启示昏君,才会获吉。

周武王在春分時,看到慧星,怕有災禍發生,於是向周文王的神主請示。

 

九三,豐其沛,日中見沬。折其右肱,无咎。(九三:丰其薠,日中见茉,折其右弓,无咎。)沛:与“旆”同义,指幡幔、窗帘类的物品,表示遮蔽程度比“蔀”更严

沬:同“昧”,指阳光由明变暗,时隐时现。右肱:指右臂,喻指帮手。

此時看到流星從右方墬落。

 

九四,豐其蔀,日中見斗,遇其夷主,吉。(九四:丰其剖,日中见斗,禺其夷主,吉。)夷:指外族。这里指与自己能力相当但不属于同党的上级领导。

本爻辞的意思是:遮蔽屋顶的草席被增大,遮蔽的范围更广。正午的阳光从缝隙中透过来,如同满天的星斗。虽然国君昏暗,但是遇到与国君不属于同一派的能人并受其赏识,可获吉祥。說文解字夷:平也。从大从弓。序卦《晉》者,進也。進必有所傷,故受之以《明夷》。夷者,傷也。傷於外者必反於家,故受之以《家人》。雜卦《明夷》,誅也。左傳: 明夷之謙,明而未融,其當旦乎. 彖傳明夷”明入地中,明夷。內文明而外柔順,以蒙大難,文王以之。利艱貞,晦其明也,內難而能正其志,箕子以之。象傳; 明入地中,明夷;君子以蒞眾,用晦而明。

 

此時看到土地神(夷主即夷羊)。至遇其夷主一事,筆者以為夷主就是夷羊之牌位,對於何謂夷羊,註家有認為是神兽如《国语•周语上》:“ 商之兴也,檮杌次於丕山;其亡也,夷羊在牧。”韦昭注:“夷羊,神兽。牧,商郊牧野。”《史记•周本纪》“麋鹿在牧 ” 裴駰集解引晋徐广曰:“此事出《周书》及《随巢子》,云‘夷羊在牧 ’。 牧,郊也。夷羊,怪物也。”另有一说為土神,《淮南子•本经训》:“ 江河三川,绝而不流,夷羊在牧,飞蛩满野。”高诱注:“夷羊,土神。殷之将亡,见於商郊牧野之地。筆者對照有赤鳥集于周社,認為是土神,故周武王在為周文王建宗廟時,看到土地神後,就將其牌位放於社中。值得注意的是,看到夷羊的地方為商郊牧野,因此後來周武王在牧野誓師伐紂絕非偶然。《逸周書度邑解》有:(周武)王曰:「嗚呼!旦,維天不享于殷,發之未生,至于今六十年,夷羊在牧,飛鴻滿野,天自幽不享于殷,乃今有成,維天建殷,厥徵天民名三百六十夫,弗顧,亦不賓威,用戾于今。嗚呼!予憂茲難,近飽于卹,辰是不室,我未定天保。何寢能欲?」,此亦見於《國語》之:商之興也,梼杌次于丕山,其亡也,夷羊在牧。

 

六五,來章,有慶譽,吉。(六五:来章,有庆举,吉。

)来:招徕,吸引。章:章明。庆:福庆。誉:美誉。本爻辞的意思是:能招徕有美德的贤能之士辅佐,会有喜庆和美誉,吉祥。

諸侯遣使告知將響應武王伐紂。

 

上六,豐其屋,蔀其家,闚其戶,闃其无人,三歲不覿,凶。(尚六:丰其屋,剖其家。闺其户,◎其无人,三岁不遂,兇。(上明下犬))建起房子,把居室用草席蒙蔽上,对着窗户窥视外面的世界,寂静无声,不见人影。多年来不出外见世面,必然有凶。

周武王伐紂,以報周文王時其父王季被武丁囚禁後處死之恥(詳見困卦新解)。

 

自周文王至周武王父子兩代,運用一系列的災異及祥瑞(五星聚于房、有赤鳥集于周社、夷羊見、二日竝出),來塑造伐紂是順天之舉(這在詩經與尚書中皆有記載),甚至後世的占星家如郗萌曰:「五星俱見,兵布野,期不出三年。」,筆者以為這套宣傳手法也體現在鳴豫(豫,利建侯、行師。初六,鳴豫,凶。)及鳴謙兩爻(謙,亨,君子有終。六二,鳴謙,貞吉,上六,鳴謙,利用行師,爭邑國)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