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恭厥事』正見清華九偽簡《廼命一》《廼命二》係今人偽造

從『恭厥事』正見清華九偽簡《廼命一》《廼命二》係今人偽造

 

『恭』這個字,在先秦是指個人的品德修養,先秦文獻所載,其中的『恭』,無一不是指個人的品德而言。而且也常與有關個人品德的『敬』或『謹』字連用。文獻最早見於《詩經‧商頌‧那》的『溫恭朝夕』的『恭』字,也是指個人品格。有名的還有像是子貢讚孔子『溫、良、恭、儉、讓』。

 

到了先秦以下,始有把此字用在講做事的態度之上,《國語‧周語》裡春秋時代晉國的貴族叔向釋《詩經‧周頌‧昊天有成命》之詩內的『夙夜基命宥密』時言『夙夜,恭也』,本是晉國的叔向自釋成西周成王的日夜禀持恭敬之心,其實該詩的『夙夜』只是指日日夜夜而言。東吳的韋昭才歪曲文義,注:『夙夜敬事曰恭』,把個人修義的『恭』用在做事之上。

 

但吾人可以看出,清華偽簡的文本寫手就是把後世用於事上的『恭』字用在其造偽簡的文本之內。像是吾人已於三篇揭發文〈從鄭武公『處衛三年』正見清華六偽竹簡《鄭武夫人規孺子》之偽〉,〈談鄭武公時『䌛賦於萬民』即知清華六《鄭武夫人規孺子》係偽竹簡〉,〈清華偽簡《鄭武夫人規孺子》《鄭文公問太伯》《子儀》《趙簡子》《越公其事》《天下之道》皆今人偽造〉證其為今人偽造的清華五偽簡《鄭武夫人規孺子》裡的『人皆懼,各恭其事。』乃至於清華九偽簡《廼命一》裡的『廼命嬖禦□□□率恭厥事』『恭民毋淫』及《廼命二》裡的『恭民毋淫』『不恭公事』『不恭命』,一見即知清華六偽簡《鄭武夫人規孺子》及清華九偽簡《廼命一》《廼命二》全都是今人偽造的,而用上了以『恭』表恭於事的思維來寫偽清華簡的文本寫手說不定也是同一人。而《廼命一》用了『恭厥事』而露了偽饀,但一如整理者指出:(『《廼命一》)簡文與下篇《廼命二》為同一書手書寫,內容也相互關聯』,則因為而兩文俱用上了一樣的思維,也有一樣的用辭『恭民毋淫』,更見同一人之偽此偽簡《廼命一》及《廼命二》二篇可為定論。(劉有恒,2020,3,27於台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